我又一次改名了

写文就是为了开心的,
这么大人了得互相尊重,
这样产粮吃粮都愉快。
不用客气,叫晚晚或者月月就好。
但不要转载!强行礼貌的微笑:)
因为不开心所以删了很多文
具体可以看置顶


坑多似月球
目前最爱王叶和黄叶(虽然并无产出

【all叶】一世风流 15

#古风ABO,ooc到亲爹不认

#个人链接

#前文戳tag



他的声音不大,却惊住了所有人。

“皇后醒了?”方锐大喜。

叶修想说话,嘴张开,却发不出任何音节。方锐看着,挥手把无关人等全都挥了下去,当然也没心思再追究张新杰的事。

方锐看出叶修喉咙不适,连忙拿起身边的碗勺给叶修喂水。

几口下去,还不等方锐说些什么,叶修就率先提问,急切中都有些呛音:“皇上,你怎能这样对张太医?”

他这要是再晚一点醒来,那张新杰不就没了?!

 

方锐听着他这话,却觉得委屈极了。

叶修这无故昏迷的一个多月,他担惊受怕。所有太医都说叶修得了失魂症,害得他都跑去王家求巫医来了。

一边担忧着叶修,方锐又不敢放开叶修才草草搭好个架构的政务,兢兢业业地照着叶修早就拟好的策论做,这边安排唐柔,那边也给苏沐橙铺路,还派信使北上联系韩家堡……

工作辛苦就别提了,本来他是皇帝,也是应当的。但他对叶修可好了啊,衣不解带地在边上守着,叶修憔悴了多少他就憔悴了多少,结果叶修一醒来什么都顾不上,就先斥责起他来,为了一个没半点本事的医工!

老坛酸醋一打,方锐说话也不过脑子,道:“一个医工而已,杀了就杀了!”

 

叶修当即就皱起了眉头:“你怎能如此草菅人命?”

“朕!……”

方锐反驳的话没出口,因为外头来了一句:“陛下,喻郎君求见。”

 

喻文州进来的时候,方锐脸上“心不甘情不愿委委屈屈”的郁闷还没散去。

何况喻文州向来是个说三分就能瞧见十分的聪明人,眼睛这么一扫,也就知道这里头刚刚打了一场“帝后失和”的官司。

 

方锐在生闷气,叶修倒没有什么好气的,他不满方锐随意杀人,还是要杀他偶像,可说到底方锐也是个封建君主,他受到的教育就是“我想杀就杀”。

世界观的改变要慢慢来,何必拿他人的错误惩罚自己?

叶修转头看到这一位偶像,看他眼圈青黑,身材显然比上回消瘦了许多,简直像去油田奉献了一场才回来的工人,忍不住问道:“睿甫兄这是怎么了?”

“无碍。”喻文州淡笑。

他身体状态不好,容色不佳,笑意却爽朗疏率,眸光灿灿,真真是骨子里透出股肆意的风流来。


史学界常说“建安风骨,魏晋风度”。叶修觉得,到了大兴,大约就成了这“大兴风流”。

“文州此来,乃拜谢皇后,多谢皇后赐予阁中秘技。”喻文州说,说着还微微一揖。

方锐的耳朵竖了起来。

叶修自己倒真没觉得这句话暧昧在哪,只觉被偶像拜一下当真受不起,何况喻文州说的恰恰是他关心的:“果真有效?”

“确实有效。”喻文州道,便开始给他介绍具体情况。

 

地动发生在封给喻家人的土地上,这年头人口住的不密集,房屋也多是泥巴、草灰、苇杆制作的,虽然这样的房子不结实,又漏雨又透风,但有利有弊,地动来时伤亡确实不算大。

但在古代,这些天灾真正可怕之处其实更在于其后的疫病。要真感染一下时疫,全城玩完。

叶修不专业,当时给喻文州的建议里也就只有弃置原来打好的井中浑浊的井水,做好隔离措施,焚烧人和动物尸体等比较基础的一些常识。

说来简单,做起来可不容易,就比如焚烧尸体这一条,愚昧无知又迷信的古代人能轻易同意?现代推行火化制度都不知道经过了多少年的宣传,叶修采风时还能经常见到乡医院里医生非常“识大体地”和家属偷偷摸摸商量,让快要死的人迅速出院,只要别死在医院,就能不送进太平间统一火化,至少还能回去睡在棺材里,停个头七。

也不知喻文州花了多少心力去做这些事情;而能把这些事都做成了,这又是多大的本事?


如果叶修能找一面镜子,就能看到自己的眼里满是佩服和欣赏——当然,在方锐眼里,那就是看喻文州的眼神都是小心心。

什么嘛,方锐想,原来你才不是为了我。

 

 

 

张府。

“我说什么了?我说什么了?我就说了,别跟这个狗皇帝混!”张佳乐怒气冲冲地对着张新杰道,“今天要是皇后再晚醒来一刻,你还有命在吗?!”

张新杰沉默了许久,低声道:“方氏毕竟是汉家正统。”

“我呸!”张佳乐道,“你个呆子,往前看吧,别说多的,就往前看一百年,曹家人是正统吗?司马家人是正统吗?只是一百年而已,方家凭什么就是正统了?”

“曹与司马得位不正,方家人倒没什么错处。”张新杰说。

“没什么错你就人头落地了我的好弟弟。”

张新杰沉默半响,道:“便是要反,也不该我来反。”

“是啊。”张佳乐说,“我可知道你这脾气了。” 

张新杰只得叹了口气,打算和自家哥哥商量一番:“你要去哪?”

“北边,具体哪我还没想清楚,不过管他呢!你想想,呆在这南朝廷,我就算是气死,也是臣不得不死,又不能砍了那方锐,砍了就成乱臣贼子了——你说说这天底下几个人不愿意砍他?”

“所以你投奔外族?”张新杰难以理解。

“当然不。我们也不可能给外族人办事,混得差不多了把首领一刀砍了便是。”张佳乐道,“虽说这样最开始肯定会被世人唾弃,但若是我们成功了,世人自然明白我们的良苦用心,知道我们身在曹营心在汉,再说了,被人议论又有什么要紧?男子汉大丈夫,何惧人言?”

 

这粗糙任性的计划让张新杰的眉头皱得更深了。

如果世人不相信他们兄弟二人,能有人来投效吗?

投奔外族,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人家的国主就能信任他们兄弟二人?瞧瞧三姓家奴的下场就知道了……

 

“我早就觉得方家不是好东西。新杰,你不要太迂,这是乱世,改换门庭又有何要紧?兄长跟你可不一样,没日没夜地韬光隐晦,赏花逗鸟的日子我可过够了,人生在世当搏青史留名。你我兄弟一文一武,何愁大事不成?”

“北边太乱,不是好去处……”

张佳乐嗤之以鼻:“偏安一隅,在这边儿清谈论道,歌舞升平,便算是好?”

张新杰摇头,道:“阿兄此言差矣。崇武兴兵,青壮伤残,则血脉失。反之,养精蓄锐,文脉不断,则道统不断矣。”

张佳乐没有再说。他偏头往门外一看,正好,有人前来回禀:“郎主,东西收拾好了。”

“好!”张佳乐说。

他回头和张新杰道:“不是你反,听好了,你今天是被我绑走的。”

 

任由壮硕的仆从把自己架住,张新杰只好道:“阿兄,并州韩家堡,可以效力。”

“好说,好说。”张佳乐道。

 

张家人连夜离京的消息直到第二天才传入了宫里。

叶修直接就喊人备马要追。

他火急火燎,无故跟他闹冷战了一晚的方锐那边也火急火燎,赶忙跑过来:“皇后,你腹中还怀着孩儿!”

叶修随口就道:“不过一未成形的孩儿,怎能因此失张先生大才?”

方锐被他气得七窍生烟,却不妨碍身边的人对叶修肃然起敬,等叶修回宫时听到民谣歌唱皇后贤德也就不奇怪了。

毕竟这话和玄德兄当年那句“为汝这孺子几损我一员大将”实在是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叶修头也不回地就要把张新杰追回来,可惜他出发得晚,车夫又不敢真的不顾及他的身孕,等到叶修日夜兼程地赶到渡口时,张家人恰恰乘着船渡江。

叶修白着脸,盯着远去的船只吩咐道:“追是追不上了,众位替我喊句话吧。”

 

“夫主所为,修深歉矣。今日一别,未知何日再见。北地烽烟四起,郎君此去,山高水长,万望珍重!”


张新杰立在船尾,望着江水悠悠。

他想,他与皇后只见得几面,皇后出尘脱俗,这情深意切的话……怎该让这些不通意味的军士吼出来?

别人不知道,但他却是因为离着皇后进宫最近,才看出来的——皇后被皇上强抢,本就是明珠暗投,如今连这句话也是如此,当真可惜。

张新杰抬头怅望。

孤鸿高飞,便是半点意境也无了。

 

张佳乐掀起帘子,走了出来,说:“这新皇后可真是个妙人儿。”

张新杰不欲多谈,岔开了话题:“还有多久能到?”

“今天水势正好。”张佳乐道,“最多一个时辰罢。”

 

那头,乔一帆看着叶修苍白的脸色心疼坏了,道:“皇后,我去传位医工……”

“我的身体我知道,真没事。”叶修说。

亏得他穿越了一个月,如今居然已经算坐稳了胎。更奇怪的是,他明明失魂躺在床上动弹不得一个月,按理肌肉也该萎缩、四肢不协调,得锻炼锻炼才能才是,没想到身子却比之前还强劲了些许。

结合梦中朦胧的记忆,叶修大概猜到了,多半是周泽楷又好几次偷偷溜进来,给他运了功。

大兴皇宫守备没那么森严,这也是相对后代来说。仅仅看大兴,这些禁军可是一点不带含糊的,周泽楷这人真是艺高人胆大。

叶修闭眼盘算了一会儿,道:“唐家女郎既已去了北府军,我们稍事休息,去宏城,去会会……孙大司马。”

 

 

 

长江对岸。

“终于来了?真不枉我在这儿等了数月!”

 

张家两人才刚刚下船,便被人迎了上来。

“不知二位可是淄陵张佳乐、张新杰?”

张佳乐眯着眼,看着眼前与中原人形貌略有不同的壮硕民众——这显然是外族军士。

他倒半点不慌张:“正是在下,敢问诸位有何指教?”

“右贤王想会会郎君。”

“右贤王?”张佳乐偏头看了张新杰一眼。

张新杰附耳道:“冒顿单于和汉公主的子孙,自称汉室后裔的刘元熙才自立了汉国。右贤王是刘元熙的第五子,是其义子……”

 

军士们突兀让开一条道路,马车上,一人掀开帘子。

“素闻张家兄弟才名,”车内人一副礼贤下士的模样,道,“鄙人刘皓,自金帐王庭而来,幸会,幸会。”



+++++++

解释一下大家关心的话题。

历史上冒顿单于和汉公主的子孙中,有一个叫刘渊的神人(匈奴人,起了汉族名字,因为祖上是汉朝的公主所以姓刘),这是最后说的元熙皇帝的原型。刘渊这位大兄弟自己立了个国,自称是汉朝皇室的后裔,所以国号也叫汉。但无论从哪算也轮不着一个匈奴人凭着几十辈前的姥姥是汉公主,就能自己称自己是汉室后裔的,比刘皇叔那已经天远地远的血统都差得不是一星半点。尽管瞎攀亲戚,但他还是非常有才的,有兴趣可以查一下。

评论(45)

热度(6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