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一次改名了

写文就是为了开心的,
这么大人了得互相尊重,
这样产粮吃粮都愉快。
不用客气,叫晚晚或者月月就好。
但不要转载!强行礼貌的微笑:)
因为不开心所以删了很多文
具体可以看置顶


坑多似月球
目前最爱王叶和黄叶(虽然并无产出

【all叶】囹圄囚匪 14

#ABO,前文戳tag

#个人链接

#给自己打个广告呀,个志访谈录二刷,戳我戳我



韩文清堵门,黄少天居然也寸步不让,说:“不是吧韩大队长,你们霸图即使和叶修有仇也不是这么个囚禁法吧,叶修他愿意跟我走,你拦着算什么?”

有仇?这种情况下谁相信这两位是有仇的?黄少天居然还真就假装一无所知地说出来了。

说完,黄少天扭头看着叶修:“对的吧老叶?我们才是世界第一好的朋友呀,不会韩文清都比我跟你要好了吧?你要讲点义气哦叶修!”

这场面实在是尴尬极了。

叶修开口——不知道该怎么做的时候,不偏不倚地把三个罪恶根源都赶出他的房间就对了。

三人纹丝不动。

叶修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只好说:“那各位慢聊,我饿了,去楼下吃东西了。”

这回三人没有拦着他,叶修拿过了自己的手机电脑,蹑手蹑脚地溜了。

 

苏沐秋有点烦躁。

上帝都有星期天,但他苏沐秋没有了。

叶修这两位前男友后男友,一看到他的武器都大吃了一惊——讲道理,叶修不是都有个能变形的千机伞吗?他受那武器启发,做一个能变形的万象枪有什么好稀奇的?他苏沐秋就是这么天才,学啥啥都会,老天给的机灵脑袋瓜,没办法!

只是这两位实在是粘人的牛皮糖,尤其是那个表面斯斯文文的现男友,不动声色地就给人挖个陷阱探他的话。

苏沐秋肯告诉孙翔,那是因为孙翔本来就是叶修亲自带来的人,当然值得信任,而且两个人之间还有标记,显然是有一定的感情基础。至于现在他面前的这两个人,虽然说得是蛮好听蛮感人的,但苏沐秋并不想告诉他们。对叶修而言,这毕竟是秘密,不算光彩。

 

当苏沐秋的耐心正在崩溃的边缘试探时,他的手机一震。

叶修来了条短信:“老木你大爷的,把病人的个人信息透露出去,你能不能有点职业操守?你办公室是不是有客人了?我在门外厕所等你,速度出来。”

苏沐秋心里叫了句,完了完了。

“失陪一下,上个厕所。”苏沐秋说。

 

然后刚一进厕所门,苏沐秋就被来了个锁喉。

被掐着脖子,苏沐秋勉强讪笑一下,说:“你怎么回来了?”

“废话。”叶修道,“你还真能卖我啊。”

 

毕竟也相处了这么久,叶修对孙翔也不是全无了解,孙翔压根不是一个能藏心事的人。

回去的路上,虽然两人没说什么话,但孙翔欲言又止,又伤心又痛恨的样子,再加上先前,好端端地说什么“死不死”的,回头还和原本水火不容的黄少天一起来找他……

叶修又不傻,瞅两眼也回过味来了——其实他也不算特别确定,这不就用短信试探了一下苏沐秋吗?结果苏沐秋还真把他卖了。

叶修心里又是好笑,又是悲哀。

“我不是在胡闹。”叶修说,“抑制剂……对我,快没用了。”

 

苏沐秋原本还跟他打着哈哈,一听这话,眼睛都瞪大了:“你说什么?!什么时候的事?”

叶修欲言又止。

“我天,拜托你,病人对医生诚实一点行吗?这么重要的事你怎么都不告诉我?!!!”

叶修看着他,抿住了唇。

本来是想说的……可看到你的脸——叫我,怎么开口?

叶修深吸了一口气,轻飘飘地岔开了问题的核心:“主要是当年年纪小,恨死了这幅身子,有段时间恨不得把抑制剂当糖豆吃。只要能正常一点,就什么都不顾了。总是想把发情期往后推,和下一次一起,再推后,和再下次一起……最开始,可以一年才发情一次……我知道这样的滚雪球会越来越痛苦难捱,但,总是不想就这么认输……”

“可你这样乱来不搅合得生理激素紊乱才怪!”

“是呀,本来觉得还能坚持一会,把比赛打完,及时停药就问题不大。”叶修说,“但是这次比赛,最后这段时间……”

 

AO结合是上帝的旨意,两两相配,发情也是Omega必不可少的生理需求。

抑制剂本来就是一种违背自然的药物——虽然被Omega人权协会标榜为希望之光,但是药三分毒,滥用对身体的危害是巨大的。目前,也只有喷雾型抑制剂完全无害,但它的作用也仅仅只能压住Omega的气味。

和普通药物不一样,口服和针剂类Omega抑制剂通过调节激素产生作用,抗药性意味着生理激素紊乱,极可能会随时随地就发情,或者说,会患上性|||瘾。

说得更直白一点,大约是被标记的恨不得就时时刻刻巴着Alpha闻,而未被标记的大约就会是个Alpha就给艹——情|||色行业里,Omega们就是这样被调教的。

“你现在一针RHPC能抵多久?”苏沐秋问。

“大概四个小时吧。”

一针能缓解一周的强效抑制剂,在他身上居然只有这么点时间?!

苏沐秋气得脑袋都发晕:“两小时之内失效就是极度危险了,你知不知道?!”

“这不是还差两小时吗。”叶修说。

苏沐秋真是气得骂也骂不出来。

“你这情况必须摘标记,点滴要打,内用的药得上。起码得调养两个月,而且此后绝不能再乱用抑制剂!”

有的药材不是口服打针就能用的,还得打开叶修的腔口,把药送进体内——要是这样还带着标记,那就得天天注射开腔口的针剂,可问题是要是打多了,这种针剂也没效果了。

 

叶修笑了笑,说,“是啊,现在能给我做去标记手术了吗,苏医生?”

苏沐秋看着他漫不经心的表情就觉得被气得心窝疼:“能做能做!”

“5%哦?”

苏沐秋翻了个白眼,说:“放心好了,你死不了!”

叶修淡淡地笑。

 

在见到苏沐秋其人后,叶修整个人都懵了,等到理智缓缓收归,才终于想明白过来苏沐秋或许是在吓唬他。

苏沐秋之前跟他拍胸脯保证得好好的没事,还吹牛自己比其他医生医术高明上一大截。可在看完B超图之后,苏沐秋的表情里没皱眉,甚至没惊讶,也没那种吹牛被打脸的郁闷,却偏偏虎着脸,又说不能做了。

还是演技太差。

叶修知道苏沐秋这个人,哪怕他在荣耀里才华横溢喜欢异想天开,在生活中,最喜欢的还真就是100%的安全方案。

或许是和苏沐秋的孤儿成长经历有关系——比如最突出的一点,就是他的投资选择大抵只有存银行和买房这两种。

对苏沐秋而言,见到了他和孙翔的相处模式,只会是觉得这样一个多半是小两口闹别扭的、可做可不做的手术,却还要承担一定的风险,怎么会愿意呢?他又不是一个巴不得多挣些钱的医生。

去标记就算没危险也是伤身体的,沐秋那样贴心负责的人,大约只会想办法当个调解员,把他和孙翔哄好吧。

 

果然,苏沐秋被他这样的眼神一看,破罐子破摔地说实话了:“我也不是故意瞒着你,怎么说呢,你之前大出血,现在我看不到不好说死,但很有可能就是因为生殖腔内壁的血管埋得浅,确实是存在危险的。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而且,就光是做标记摘除手术做两次,也很影响日后的受孕。”

看着叶修的表情,苏沐秋又忍不住多了句嘴:“说实话,我总觉得你们现在的年轻人,一个闹脾气,一个不好,就要换人——就不能努力挽救一下吗?两个人谁都有脾气,感情总该互相扶持,互相容忍才是。”

叶修点点头,却说:“别说了。”

 

苏沐秋摇摇头。

谁也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他已经这么努力去劝,叶修还是打定主意,显然是不愿意继续跟孙翔过了。

强扭的瓜不甜,苏沐秋叹了口气,说:“我是真不想做这种手术,感觉跟人流手术一样,损阴德……”

话还没说完,叶修就捂住了他的嘴。

苏沐秋一愣。

“能不能尊重科学?!”叶修的表情似乎有些生气,“别说……别说那种东西……”

 

苏沐秋一愣愣地发傻。

恰恰是因为尊重科学,所以他才能肆无忌惮地拿来乱说开玩笑嘛,叶修那么紧张干什么?

可看着叶修的表情,苏沐秋到底还是不敢说了:“那,明天你过来做吧,我保证给你做了。”

“明天?”叶修眉头一挑,“可某人把我是第二次去标记的事告诉了Alpha,孙翔现在满脑子都是一半的失败率,觉得我第二天就要死了。尤其是今天见着你,更觉得嘴上没毛办事不牢,压根不相信你的医术。真要是拖到了明天,我估计就被他锁在房间里不能出来,老老实实地当一个本分的Omega。真要让我这样活,呵,哥们,兄弟一场,半个月后你就去替我收尸吧。”

“我靠!这人什么眼光,跟这种没眼光的人分得好!”苏沐秋也跟着义愤填膺,“——那你现在怎么出来的?”

“哥聪明啊,溜出来的。”叶修说。

韩文清孙翔黄少天在楼上王对王呢,他抱着个电脑就打车出来了,还在出租车上搞定了一份文件。

“那你的意思是今晚就做?”

“废话,我不信你没法叫员工来了,加班费10倍,我出!而且得快点,追兵估计要来了。”

“那……哥们,不好意思啊,后有虎,前,可能也有狼,你那前男友小帅哥,周什么来着,和一个笑起来腹黑得要死的后男友堵着我呢。”

“……什么意思?”

“就坐在我办公室,你要不要去打个招呼?”

叶修看着苏沐秋,看了几秒:“你还认识其他医院的值班医生吗?”

“场地还是可以借一个的。”苏沐秋点头。

“那就遁。”叶修说。

 

两人正密谋着,厕所外头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苏医生?你没事吧?”

我靠,真是喻文州啊!

叶修不敢吱声了,拿眼睛瞪苏沐秋。

“没……没事!昨晚吃坏了肚子!”苏沐秋说,“你快走远点吧,太臭了,你跟我说话我不好意思的。”

他好说歹说,把喻文州哄了回去,然后跟叶修做口型:“怎么办?”

叶修观察了一下周遭地形,说:“要不然爬窗?”

“成!”苏沐秋点头。

 

苏沐秋的身手极为矫捷,他撑着水池,小小一个助跳,三两下就爬了出去。

但叶修不行啊。

“笨死你得了!”苏沐秋在外头半天等不到人,复又半身趴在窗子上,把手给他,要拉他上来。

 

叶修看着这样的场景,好像回到了当年他们被各大公会围攻的一线峡谷。

他的神情恍惚着,心想……

那位妹妹,或者,姐姐……对不起……我就,我就牵一下他的手,我们这么多年没见了,其实十年前我也是原配呢,我就牵一牵他的手,其他的,我什么也不会做……

可他的手伸出去,却还是缩回来了。

 

“你让让,”叶修说,“我自己能爬过去的。”

“那你快点啊!”苏沐秋说着,半个身子也落回了窗外。

 

两人迅速上了苏沐秋的车,苏沐秋边打电话找师兄弟借地方借人手,好一会儿终于搞定,觉得心累极了。

他那边刚挂电话,叶修的手机又响起来,原来是黄少天的来电。

“老叶我说你跑哪去了?你不是说在楼下吃饭呢吗?我怎么没见到你啊!我转了三圈呢都没找到人呀,你去哪儿了,我有事跟你说呢!”

“忙着呢,”叶修说,“我跑到外头来吃饭了。”

“不是吧叶修,你真是叶修吗?你居然会想到出门吃饭?在哪家店?是这家店特别好吃吗?快发地址给我,你不许吃太快了,我现在就过来,你不准跑啊!!!”

叶修随口说了个饭店的地址,然后挂了电话,对苏沐秋说:“可能很快后面要开始追了。”

苏沐秋也大概听明白了,只觉得心更累:“我去,怎么我一个医生莫名其妙也要上演前后夹击的生死时速啊?”

“还不是怪你泄密。”

“我这不是担心你万一出事?你想想看,阑尾留着总会有发炎的危险,一般人会好端端地去医院把它切除吗?可做可不做的手术为什么要去做?而且主要你之前又不告诉我你抑制剂抗药了啊。”

“……唔,所以还不是怪你泄密。”叶修的逻辑清楚着呢,“甭管你怎么解释,但追兵确实是你招来的,你要是不说有二次去标记的危险,不没事找事,我手术早就做完了好吗?”

苏沐秋抗议道:“瞎讲!前头那两位我可没说!那是你招来的。”

叶修点点头:“所以还不是怪你泄密,本来我们只用逃离一波追击的。”

“我靠!”苏沐秋怒了,怎么就是说不过呢?

不过,苏沐秋脑筋一转,很快就得意起来了:“你再说我停车了啊,搞清楚,有求于我的是你耶!乖,叫声‘苏哥哥’我就原谅你。”

 

许久,苏沐秋都没听到叶修的声音。

他原以为这人是识趣了,所以等红灯的时候,苏沐秋就偏头瞧了一眼。

他愣住了。

叶修的脸上淌着两行泪,轻声说:“苏哥哥。”

 

苏沐秋的心里在发颤。

别哭啊……我只是开个玩笑嘛,你别哭啊叶修……

不知道为什么,苏沐秋只觉得心里特别特别疼——甚至不是闷痛,而是尖锐的,撕心裂肺的疼。

脑海中似乎有什么浮光掠影,苏沐秋下意识地伸手,抹去叶修脸上的泪水:“你……”

“欸?”叶修浅浅地笑了笑,往后缩了缩,躲开了,风淡云轻地说,“没事,我就是忽然想到……你说,我这样的破烂身子,还有人会要我吗?”

“肯定有啊!”苏沐秋下意识脱口而出,“都什么年代了,真的会有人因为这种原因而嫌弃你的话,那也不是良人。”

叶修看着他,眼睛里似乎有很多很深的东西:“话说起来容易,哪有人会真的不在意。如果是你呢?你还会要我这样的吗?”

“这不能套在我身上呀!我要不要你的根由不在这个。”苏沐秋说,“咱俩之间又没那种关系。不过,如果我爱你,我肯定是不会因为这种原因就不要你的。”

叶修眯着眼,笑了笑,说,也是。

然后他又说,开车吧。

苏沐秋扭头,正好绿灯亮了。

 

他边开车,也边小心地安慰着:“说真的,你好好考虑一下,那孙翔不是对你挺好的吗?还有,之前跟我聊天的那个喻文州看上去也还挺不错的样子。我觉得孙翔不像是那样的人,之前我告诉他之后他什么都没说,只是担心你的安全……”

叶修安静着。

所以苏沐秋又找机会瞧了他一眼。

 

再看一眼,苏沐秋觉得有些迷茫。

真难想象,“还有人会要我吗”这句话会从叶修的嘴里说出来。

他看上去那么坚强,自己就能挺直自己的脊背,自己就能坚持走完孤独的人生,他行有余力,能扶持他人,却不需要任何人去需要。



++++++

下一章弟弟应该能出场了!我好期待啊!

评论(42)

热度(5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