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一次改名了

写文就是为了开心的,
这么大人了得互相尊重,
这样产粮吃粮都愉快。
不用客气,叫晚晚或者月月就好。
但不要转载!强行礼貌的微笑:)
因为不开心所以删了很多文
具体可以看置顶


坑多似月球
目前最爱王叶和黄叶(虽然并无产出

【all叶】一世风流 13

#古风ABO,ooc到亲爹不认

#个人链接

#前文戳tag



叶秋接过咖啡,挥挥手送走惊讶的秘书,“亲自”把这杯咖啡呈给眼前这个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叶修接过杯子,说了句谢谢,便喝了一口。


叶秋眯着眼看着这个人。

他本不是个脑内剧场丰富的人,但眼前这位着实和他长得太像,幻想出个刻意整容妄图李代桃僵的剧本并不稀奇。

可仔细看看这个人——甭说骗过亲人朋友了,他要是能骗过这门口的保安,他叶秋名字倒着写。

叶修双手捧着咖啡,小口小口地啄着水面,像只小松鼠。 

“说说吧。”叶秋开口道,“你有什么目的。”

“没什么目的啊,”叶修放下杯子,无比自然地把眼前人当成弟弟怼,“你脸注册专利了?”

叶秋被他堵得一时说不上话来——像所有霸道总裁一样,他的第一反应是“你居然不怕我”和“你居然敢这样和我说话”。

好半响,叶秋才板住脸,道:“谢谢你给我提了个醒,等下我会找秘书处的人去给我的脸申请注册商标的,但这位先生,你长得也未免和我太像,刻意研究我的行程,出现在我难得和母亲一起出游时,尤其是你还故意给自己改名叫叶修……”

叶修觉得这孩子大约是从小假小说看多了。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叶修道,“我从小就叫叶修。”

“身份证?”

“丢了。”

“学生卡?”

“早毕业了,叶总你看不出来我跟你同龄吗?”

“打个电话给朋友证明证明?”

“手机丢了。”

“用我的。”

“这年头谁会记得电话号码?你是不是傻?”

叶秋只觉得这辈子的好脾气都用光了:“这样你还叫我信你?欺世盗名的无耻之徒,你最好给我乖乖交代,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叶修叹了口气,拔下根头发。

“试试吧,”叶修说,“小弟弟,话别说得太满,小心打脸。”

结合这世界与他曾经待过的现代之间的混乱与差别,叶修想想也明白了。别的不说,就这小子的臭脾气,叶修大概都能猜到,或许是自己穿越的作用,蝴蝶翅膀震一震,叶秋成了个二代。

“谁是小弟弟!”叶秋眼睛一瞪。


可说实话,叶秋年纪轻轻就坐上了总裁的位置,见的三教九流也不算少数,自然有些识人之明。在他看来,叶修这坦然的神态真不似作假。

叶秋面上不屑一顾,心里却不由得嘀咕了几句。

他主要是怕消息泄露出去,成为圈里人的笑柄,否则早也把这人送去警局让警察叔叔调查一下了。

叶秋犹豫了一会儿,接过叶修手里的头发,送去检验了。

 

等待DNA检验报告的时间非常漫长,叶秋审视着叶修。

叶修正背着手,跟领导视察一样地看着他的办公室。

“不错。”叶修说。

他说的是他办公室上高悬的“内圣外王”四个字。

妈的这混蛋哪来的指点江山的派头!叶秋脸都要黑了。

 

检验报告是一个哭泣的中年美妇送进来的。

叶秋吓了一跳。

看到现在他哪里不明白?叶秋心思沉痛地说:“妈……我爸……真出轨了?”

叶妈哭了半天,一听这话,愣了。她气得浑身发颤,一根一阳指点上了叶秋的脑门:“你是不是不盼着你妈好?你这个逆子!”

叶秋下意识偏头躲开自家亲妈,回头却见叶修适才还有些阴郁的脸上露出了温和的笑容。

叶秋看着这张与自己酷似的脸,心想,还挺好看的。

 

在叶妈妈的讲述中,叶修知道了这个世界里,顶级豪门叶氏的家事。

当年叶妈妈怀孕的时候,被叶父的竞争对手算计,跌了一跤,磕着了肚子,出血不止。

多亏叶妈妈也算是将门虎女,身体素质极佳,就算这样也是好险才能保住胎,只是在后来的检查中,双生子的一胎就始终不见长,临产时终于发现,其中一胎已经没了命,多半是当初那跌的一跤害的。

因为早知道自己怀的是双生儿,喜悦的父母早就给孩子起好了名,叶修叶秋,无论是男是女都很能用,叫起来朗朗上口。所以这一胎没能成活,叶父自责不已,叶妈也暗自垂泪了好些天。

成活的叶秋倒是个大胖小子,长得白白壮壮,可每次看到这样的叶秋,叶妈也难免想到那个未缘一面的孩子。

叶秋自然也知道了这件事。

所以,当叶秋看到一个与自己如此相似,还叫作叶修,且在他难得工作悠闲带母亲逛逛校园的时候出现的人,怀疑其别有用心也是很正常的事。

 

当叶秋把怀疑一说,叶妈当即给了她儿子一个爆炒栗子。

谁家家长喜欢把一个儿子胎死腹中这种事伤心事昭告天下,连家里老人们夫妻俩都联手瞒着,叶秋不是缺心眼还是什么?

告诉叶秋,只不过是父母的爱子之心。虽不至于天天耳提面命惹孩子厌烦,但总得告诉他,他本来还有个哥哥,约摸是胎位正好当年给弟弟挡了挡。这也是为了教育儿子要珍惜生命,奋发向上,不要学些纨绔子弟蹉跎年华。

 

若是没有DNA鉴定一事,叶妈多半只会觉得这位叶修是一个和自己早夭的儿子相似的小娃娃,勾起了她多年的伤心事,最多和叶修结个善缘也就罢了——她比任何人都清楚,当年那个小小的,才两斤重的孩子,从抱出来的那一会儿就没了气息。

可如今看着这份99%相似的报告,她怎么还能无动于衷?

她本来不信神佛,事到如今,却偏生觉得这孩子就是她的小修。

 

看到检验报告叶秋也哑口无言。

这可是和他亲娘作对比的报告,他总不能怀疑他亲娘出轨吧。

 

可男人毕竟没女人那么多愁善感,虽然科学知识解释不通为何如此,叶秋却也没对叶修掉以轻心。

谁会相信人死还能复生?

偏生他就有这样一个着了魔的老妈,怎么劝也劝不动,还要把人往家里带。

 

归家的叶父见到叶修也怔愣了许久,甚至话都不会说。

他带着微红的双眼,审视着眼前这个年轻人。

 

当晚叶修是在叶家睡的。

他的心思也很重,实在睡不着,披起件衣服,叶修就在书架前搜索了一番。

他睡的是客房,书架里多半是些装点门面的杂志和无病呻吟的文艺书籍,倒有些商业书和名著,可既然都是脍炙人口的名篇,自然都是他看过的。

叶修扫了一圈,好容易才在边边角角见到一本大兴史。

他拿出来,想了想,却又放了回去。

 

他走到外间,四处茫然,不知瞎逛到什么地方,便听到叶家二老的谈话声。

“唉……你这又是做什么?小修的……当年你不是也抱着了吗,他的墓也是你亲自挑的,长命锁也是我亲手放进去的……”

“我知道你也不信,我知道,我最开始也不信,可这是科学报告你不能不信!这也是咱们自家的机构,怎么做假?!老叶,我是真心觉得他就是我们的孩子,就算不是这辈子的孩子,也是上辈子的孩子……”

叶修没有说话,回去了。

他躺在床上,想,上辈子他和叶秋是孤儿,从来不知父母为何物,如今想来,会不会上辈子他们也是这对夫妻的孩子?只是上辈子的竞争对手陷害得晚了一些,让他平安落地,却再也不知这对夫妻的存在了。

若果真是如此,慈母心肠煎熬近三十年,叶妈妈会是怎样地痛彻心扉?


虽然上辈子才是真的,但还是这辈子好,叶修想。

 

第二天一早,叶修看到叶家三口凝重的脸色,便知三人关于他的看法还未达成一致。

这不要紧,叶修找了个借口出来——出来之前还被叶妈一脸心痛地塞了一把钞票。

叶修没有拒绝,兜兜转转地闲逛。


他回到了A大周边,A大毕竟是百年学府,周边一直有不少书店,叶修来到此处,却徒劳发现原本他熟悉的书店已经被一家便利店取代。

叶修张望一眼想找人问问,最近处一个姑娘穿着学生制的衬衫,正低头踢着石头。

“同学,”叶修道,“请问——沐橙?”

姑娘抬起头来,果真是她。


小姑娘端详了他一会儿,她睁着纯洁无辜的大眼睛,乖巧地道歉道:“真对不起,请问你是?”

“我……”叶修顿了顿。

沐橙并不认得他是谁。

叶修说:“不用道歉,你并不认识我,只是我认识你……”

 

正在此时,叶修感到肩膀一沉。

“喂,我说这位老兄,你搭讪我妹妹,问过我的意见没?”


苏沐秋每天都要处理几百次这样的事,谁叫他妹妹天下第一绝色,苏沐秋早也习惯了。

但他没有料到,这一回,眼前那个心怀不轨的人缓缓回头,看见他,既不是惊慌失措,也不是涎皮赖脸,反而失神了好一会儿。

苏沐秋被他死死地盯着看,也不知怎的,渐渐便不能直视这双清明的眼,他垂下了眼帘,脸上浮起一丝红晕。

见鬼了,苏沐秋想。

 

“真好。”叶修却说。

这可真好。

逃脱了魔咒一般的短命诅咒,苏沐秋还活着,苏沐橙如今还不至于被世事压迫得不得不精明强干,真好。

叶修还有满腔的祝福想送给这两位朋友,可对于一个素昧平生的陌生人而言,或许太过突兀。

“我叫叶修,很高兴认识你们……”

叶修笑着。

“那,再见。”他说。


苏沐秋一怔,下意识想说些什么,可此时路口的绿灯亮起,叶修转身投入了熙熙攘攘的人流之中。

 

回到叶家,叶父终于要和他谈话了。

叶修走进书房,第一眼,就瞧见叶父背后悬挂的一幅字。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这是北宋张载的横渠四句,挂在这儿没什么不妥的,见到了叶秋办公室里的字,叶修就知道这二位也算是儒商。

钱是挣不完的,这挣钱也看怎么挣,是昧着良心、以次充好,还是独具慧眼,踏实勤劳?

沟通有无,繁荣经济,商业也是万世太平之道。

 

但偏生,叶父这横渠四句后还添了画蛇添足的一句。

“亦存一己私心。”





————————

迫不及待地想跳过过渡写下一章回去见锐锐和鱼鱼。

评论(29)

热度(7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