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一次改名了

写文就是为了开心的,
这么大人了得互相尊重,
这样产粮吃粮都愉快。
不用客气,叫晚晚或者月月就好。
但不要转载!强行礼貌的微笑:)
因为不开心所以删了很多文
具体可以看置顶


坑多似月球
目前最爱王叶和黄叶(虽然并无产出

【王叶】扶舟 05

#前文 01  02  03  04



王杰希把叶修送回了宾馆,也送进了卫生间。

没法泡脚这根本不算是个问题,立刻洗个热水澡也一样可以驱寒。

因为第二天早上就走,叶修空着手来,没带换洗衣服。不过这也不要紧,反正王杰希是撑着伞把叶修送回来的,叶修的身子又没有湿。

“你快去洗澡吧。”王杰希叮咛,“记得吹个鞋。”

宾馆里有一次性棉拖,对付一晚上当然是够用的,但明天早上叶修就要坐飞机走了,总得吹干。

叶修观察了一下屋内布置,一本正经地道:“我觉得我可以把鞋放那儿,你看,正好是空调出风口,一晚上就好了,多省事。”

懒人的道理总是一套一套的,王杰希皱起了眉头。虽然是北方,但恰巧这几天阴雨连绵,空气湿度难得的大,哪有那么容易晾得干?

可话是这样说,王杰希却已经脑补出叶修阴奉阳违的样子了。

“鞋换下来吧,我帮你吹。”王杰希说。

叶修傻了几秒,道:“不是吧王杰希,你这么贤惠啊?”

“贤惠?”这样被占口头便宜,王杰希可不愿意。他眼皮抬了抬,道:“我以为更像是耙耳朵。”


两人对视了几秒,叶修道:“那什么,今天天气真好,我觉得我要活动一下,很适合做点家务,比如说洗洗吹吹鞋子什么的。”

这就对了,都二十多岁的人了,内务这样的事,便是父母开口要接管都会不好意思的,王杰希敢开口,叶秋也不可能真的让他做啊。

“可以,”王杰希说,“我监督。”

叶修认命地冲着他的布鞋叹了口气,准备去洗了,王杰希却道:“先去洗澡,洗完澡再弄鞋,不然又生病。”

“好嘞。”叶修回了句,随即又抬头道,“不对吧王杰希,这好像是我房间,你居然这么登堂入室,指手画脚起我来了?”

“登堂入室不是这个用法。”王杰希说,“是指由浅入深……”

见叶修的表情有些诡异,王杰希一愣:“你想到哪里去了?”

“我什么都没想啊!”

“老司机。”

“哇塞,我可什么都没说好不好!某人自己开车,自己想歪,还怪到别人头上。”

王杰希长呼了口气,道:“登堂入室一般指学问上的由浅入深。”

被强制履行了九年义务还没履行好的叶修双手插腰,边点头,边严肃道:“原来是这样!”

一点没有被揭穿了真实学历水平的尴尬。

好气,王杰希想。


“不要打岔,快去洗澡。”

叶修嘟囔了句什么,总算乖乖地钻进卫生间了。

可水声才响了没一会儿,叶修湿漉漉的脑袋又探了出来,道:“老王,你还不走啊,你们微草的宝贝们不管了啊?”

“你就是个最大的大宝贝。”王杰希无奈道。

不知是不是水汽的作用,叶修颊边并耳根蒸上了一层胭脂色,他小脸绷得紧紧的,看上去认真极了:“那当然,荣耀里谁能比我更宝贝。”

说完,叶修便又钻进卫生间里去。

见他老实,王杰希便自顾自地研究起电视机遥控器的使用方法来,可他刚摸到遥控器,便听见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叶修把卫生间磨砂窗口的百叶扇窗帘给降下来了。

王杰希有些发愣。

两个男人,还是磨砂窗……

王杰希本来真没意思的,但忽然好像有点意思了,叶修这个意思,是不是意味着他也有意思?

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王杰希便觉得身子有些燥热,他偏开头,看新闻。


不过男人洗澡向来按秒计时,叶修没几分钟便出来了。

他胯间围着个毛巾,拎起鞋子冲它道:“宝啊,你爹喜欢干燥的你,要带你受烈风焚烤之刑了,唉,你就忍忍吧……”

王杰希出神了半天,才明白过来他那句“你爹”指的是叶修自己而不是旁的人……


这时,门被敲响了,声还挺大。

“老王,我一手的泡沫呢,你帮我开个门。”叶修在卫生间里叫唤。

其实也不用叶修指挥,王杰希自己就去开了。


和门缝一起扩大的是门外的一句阴阳怪气的“啊哟,叶队长……”和几声有些紧张的“王队?”

王杰希的鼻子微动。

酒味。

王杰希不咸不淡地点头致意:“你们好。”

“谁啊?”叶修也洗干净手走了出来,看见来人,也是一愣。

明显已经酒精上头的刘皓眯着眼觑了两人几秒,冲着叶修道:“叶队长什么时候和王队这么熟了?”在一段回味无穷的停顿之后,又道,“尤其还是在刚刚才输给微草的时候?”

王杰希皱起了眉头。

这话已经别有用心到了诛心的地步……

“是啊,”叶修说,“我正在拷问王队是不是买通了我的队员,不然我们刚才的战术执行怎么能那么不到位,像是有人故意输给他一样?”


并不是所有队员都像喝醉了的刘皓一样胆大的,几个人忙拉着刘皓劝着,王杰希依稀听到句“怎么可能说得过队长这张嘴”。

可叶修说的难道不是事实吗?明明就是队员打得像给他送分一样。

只是这嘉世的氛围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王杰希想着。

却刘皓忽地一甩手,搡开了拦着他的张家兴,道:“队长,您这名字起得真好,秋嘛,不知道您知不知道,秋后的蚂蚱是个什么样的情景啊?”

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了。

叶修笑了笑,没说话。

他的不说话和别人的不同,不是那种说不出的为难,而是像懒得跟你说话一样的不屑。

“好了。”王杰希说。

他微蹙着眉头把这群人一个个看过来,把每个接触到他目光的人看到忍不住偏开头或者转移视线,才一字一句地道:“适可而止。不然,以我的人脉还是能做到至少让微草、皇风、蓝雨、轮回几支队伍都不会接受各位日后的转会的。你们好自为之。”

这句话真是核武级别的杀伤力,马上有人出来道歉,说是刘皓喝醉了,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识一家人,开个玩笑开个玩笑……

可这样王杰希更想冷笑了。

嘉世是豪门战队,队员们没理由这山望着那山高,除非本来就三心二意。但凡是对自家战队有心一点,他刚才的威胁根本不算威胁。

看着面前这群扶不上墙的烂泥,王杰希忽然有些为叶修不值——虽然都一样是为战队呕心沥血,但他好歹是有盼头的,不像叶修……

叶修最后说:“职业选手要自律点,少沾酒。”

 

好歹把这群人赶走了,王杰希有很多问题想问,问出来的第一个是:“所以你让刘皓出单人赛?”

“是啊,单人赛就他自己打,为自己正名,他当然会好好打。”

“那你可以把他丢在单人,自己守擂。”

“哪有那么容易?他精着呢。”叶修说,“擂台赛分值更高,所以他觉得更有水平的才会上擂台,单人就是锻炼新人玩玩的。非得要和这次一样,队里两个明星都上单人了,他才觉得这是战术安排,能上单人才证明了自己的档次不同,才肯上的。”

王杰希觉得叶修还是性子太绵软了。

副队长冲着他那个副字,就只有建议权,除了霸图和轮回,哪有什么队伍的战术安排轮得着副队长指手画脚?

却听见叶修幽幽地道:“你看,他不跟我作对的时候还是能把你家那个小魔道给玩死的不是吗?那可是你的接班人啊。他实力本该很好的,至少不比他们轮回的江波涛差!”

王杰希一愣。

他似乎能从这句话里品出叶修那一点点,微小的自豪感来……


也是,王杰希想。

如果换到他身上,换到英杰身上,他估计也会这样——第五赛季叶修手把手地带刘皓的样子,他也看在眼中……

 

王杰希想叹气,但他又不想出声。

他并不知道叶修和他的副队长怎么到了这地步的,这回被他撞见了,是家丑外扬没办法——事实上这也没什么“家丑”了,毕竟这一赛季全联盟都在看嘉世的笑话——但此中细节叶修未必会愿意告诉他。

许久,王杰希才问道:“嘉世这样肯定是不行的,你有办法了吗?”

“有啊,”叶修从桌上的烟盒里摸了根烟,道,“还有最后一个办法没用呢,还是有机会的。”

“那就好。”王杰希说。


朦胧的白烟从叶修的口中被轻缓地吐出,叶修笑得也很朦胧:“大眼你今天怎么不上单人呢,还想跟你打一场的。”

“谁知道你的安排啊。”王杰希回了句,却还想着要安慰他,道,“以后机会多着呢,下次比赛见也一样的。”

叶修看着他,轻道:“好。”

 

之后,王杰希便忙自己的事去了,微草的事也有很多。

他一直都相信叶修的能力,叶修说有办法自然就是有办法,他这次对叶修已经尽到了朋友的关心了——何况,王杰希觉得他的意识似乎有点往别的方向发展,难免有点想躲着叶修。

他们的职业,最主要的是他们的时间,也不算合适。

他还没想好。 


所以王杰希没料到,隔了十天后,他会听到叶秋退役的消息。

 

孙翔顶替,接管一叶之秋。

 

王杰希这才知道,叶修原来每一个表情每一句话都曾经那么别有深意……

再回想这一切,讽刺至极。

他早该想到的,叶修那么喜欢躲懒的人,怎么会主动遗憾为什么王不留行不上单人,因为这是一叶之秋和王不留行的最后一场对战。他也早该想到的,即便喝了酒,若没有100%的肯定,若后背没有人撑腰,刘皓又怎么敢那样对叶修说话?

叶修还能有什么办法?

一个队员和另外所有的队员发生矛盾,且这矛盾已经无法调和到了影响战斗力的时候,那理所当然地应该放弃那位成员,这是谁都懂的道理。

就像他自己,也会改变他赖以成名的魔术师打法。

那叶修会怎么抉择,这很难想吗?

最后的办法,当然就是自我牺牲,成全嘉世。

 

王杰希懊恼不已,赶忙敲着叶修的QQ。

可这回,叶修始终没有回复他。


直到叶弟弟给他打了个电话,约他见面。



评论(15)

热度(4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