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一次改名了

写文就是为了开心的,
这么大人了得互相尊重,
这样产粮吃粮都愉快。
不用客气,叫晚晚或者月月就好。
但不要转载!强行礼貌的微笑:)
因为不开心所以删了很多文
具体可以看置顶


坑多似月球
目前最爱王叶和黄叶(虽然并无产出

【王叶】扶舟 04

#前文: 01  02  03


嘉世搞了个大事。

正副队外加苏沐橙,居然都上了单人赛。

刚刚输了一局下台的梁方,扭头就看到叶修上了场,不满地嘀咕着:“还瞧不起我们啊!”

强的都上单人,那擂台谁去撑?擂台2分,单人赛一局才1分,叶秋这样的大神,跑到单人赛做什么?

“是太看得起了。”邓复升说。

所以单人赛估计要得个零蛋了。

王杰希宠辱不惊:“那就把擂台给拿下来。”


没说出口的潜台词是,擂台拿下来,单人就算了。

上场的毕竟是叶秋,叶神这么多赛季,输过的单人赛屈指可数。一次输给了韩文清,一次是让人跌破眼球的大失误,还有一次非战之罪,输给了夜雨声烦那张恼人的嘴。除了这么几次之外,叶神从未输过,胜率高得令人发指。故而,虽说大家都期待这一分能拿下,但到底也没有太大的得失心了。

果然,3比0,败下阵来的李亦辉抹了把汗。

等擂台赛第一个上的刘小别离开了,李亦辉才小声冲他的正副队说:“毫无空档,叶神真是贼拉牛逼了。”

是啊,这样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话总不好对着年轻有朝气的孩子们说,他们的时间还长呢,理当凭着一股子目空一切的少年意气肆意风流,但微草的老人们怎么会看不出来呢?

叶秋还是那个叶秋,斗神叶秋。

所以叶秋老了的说法到底是从哪里来的?真是嘉世故意泼脏水?可他们图的又是什么?王杰希思考着。

邓复升则笑着跟李亦辉说:“你还有几年呢,努把力,没准就赢下来了。”

李亦辉玩的是柔道,在荣耀里,玩柔道、剑客或是气功师的,一般都有点侠气在,他感叹了句:“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就算日后能赢,那多半也得等叶神操作再退化两年,可那样也不是最强的叶神了,胜之不武。”

邓复升被他逗笑了,王杰希却看到了低着头的高英杰。

最开始不敢放新人上场,但最近微草分数领跑了,再加上要加强对这位接班人的锻炼,故而,对阵嘉世这样有意义的比赛,王杰希也给了高英杰出场的机会:单人赛打头阵,团战首发。

高英杰刚刚输给了刘皓,但输得挺冤枉。王杰希看着他的样子,微微皱了皱眉头。

 

擂台赛轻松拿下,很快,团战开打。

都是豪强战队——哪怕落魄的嘉世也是的,开打没几分钟就了解了对方的意图。

一叶之秋切开微草阵型,王杰希、李亦辉,更重要的是邓复升这个护着牧师的骑士也被叶秋一个圆舞棍扫开,留下了高英杰和袁柏清在一块儿。

老人慢慢打,新人先强杀,这是因为微草自己的团队还没有磨合到位,被一叶之秋找到了空档。

而高英杰为了保护自家牧师,应对一叶之秋已经到了疲于奔命的地步。

场下热衷于听潘李二人转的刘小别都已经能猜到这两位解说准是开始嚎叫嘉世要赢了,但他依旧气定神闲。

嘉世,有空档!


果然,场上的王杰希虽然没有刘小别这样的上帝视角,但他从不会让微草的粉丝和队友们失望。

没有回援,王杰希迅速找到了嘉世的突破口:

同样是脱节,微草是老人和新人脱节,嘉世……嘉世是沐雨橙风远距离在外,一叶之秋和其他所有人脱节。

王杰希在频道里发布命令:“合围一叶之秋。”

 

最后一击是王杰希给的,拼着一招躲无可躲的怒龙穿心破。

角色血量耗尽会在原地渐渐消失,王杰希看着一叶之秋面无表情的系统脸,仿若看到了叶秋痛快的笑容。

像孤胆英雄一样死去。

 

有那么一个瞬间,王杰希忽然若有所悟。

叶秋和嘉世之间,或许已经再也无法调和了。

很快,微草赢了。

 

叶秋一如既往地没有参加赛后握手,微草是胜队,记者发布会在嘉世后面,嘉世正在记者席前说话的时候,等候的微草众人面上都有些喜色。

赢下嘉世当然是值得开心的,何况是7:3逆转。

“发布会完了我出去一下,大家先看录像,叶秋的想法很好,也抓准了时机,只是架势其他队员的执行力太差,”王杰希对大家说,“我们磨合上还存在许多问题,马上就要对阵蓝雨,喻文州那只老狐狸,只怕光是借鉴叶秋的打法也想了很多主意出来,蓝雨可不存在配合问题。”

队员们神色具是一肃。

在微草,可没有人希望输给蓝雨。

邓复升道:“你这是去哪?说是一会会下暴雨。”

“我带了伞。”王杰希说。

 

发布会上场之前,王杰希从正好下台的苏沐橙处问得了嘉世下榻的宾馆,发布会一完,他便直接找上了门。

叶修是穿着纯棉的白T恤开的门,他头发蓬松,衣服还有些褶皱,像是刚刚从床上起来。见到王杰希,叶修笑道:“怎么的,来冲前辈耀武扬威啊?”

“去喝杯咖啡吧。”王杰希说,“我请客。”

叶修上上下下地瞧了他一眼,道:“好呀。”

说着便伸手拔下了房卡,就要和他走出去。


王杰希张了张口……

叶秋,等下要下雨,你带着伞。

可不知为何,王杰希这话终究没有说出来。

 

等两人坐到了咖啡厅里,叶修随手往菜单上戳了个咖啡,王杰希比他精致些,除了常喝的口味之外还添了份松饼。

只是点完单后,他便只顾着看着叶修。

叶修正爱不释手地把玩着他的账号卡。,一叶之秋的一角抵着桌面,一角被叶修的食指按着,以对角线为轴,在斗神的手里打着转儿。

王杰希目不转睛,一言不发。


叶修被他盯着浑身不自在,便问道:“你瞧我做什么?”

其实王杰希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他只是直觉觉得叶秋要出事了,所以非常不安。

或许他这个人天生就有点通灵的特殊能力在,总是能感觉到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而这样的直觉也往往是对的。

何况虽然今天叶秋的竞技状态很好,可人却很不对劲……

是了,王杰希想给叶秋一点安慰。

经过那场团战,王杰希彻底看明白了。以前他曾和别人说过刘皓狼顾之相,却没和叶秋说,这自然是因为叶秋和人刘皓才是一个队伍,怕自己的实话实说被当成了挑拨。可今天看起来,刘皓和叶秋之间的矛盾确实是很大的。而嘉世似乎也选择了站在刘皓那边,嘉世的老板到底是什么眼神,怎么看不出来叶秋依然强健的实力呢?

但,话又说回来,说到底他也只是叶秋不甚交心的朋友,叶秋没有表现出任何需要他的地方,他便自作主张地想给叶秋以安慰……

瞧瞧现在叶秋举重若轻的样子……

王杰希生平第一次,觉得自己八成是脑子进了水。


想着,王杰希便把视线偏开了。

可叶修却哈哈一笑:“王杰希,那下次我们对战,我对你说句‘你打我做什么’,你会不会立马骑着灭绝星辰就跑?”

王杰希只得又把头扭回来。

这回,叶修不再玩一叶之秋了,他只是握着这张账号卡,看向王杰希的眼睛温柔而湿润,万分美好。

王杰希微微愣了神。


“你们家那个小魔道,操作挺好的,可他打起来却很犹豫,好像有点不自信啊?”叶修说,“想让他接你班,还得再练练。”

王杰希点头。

“性格问题很关键,你有办法了?”叶修问。

“有些思路。”王杰希说。

叶修笑了笑,也不再问。

再问也逾矩了。

 

咖啡到了,两个人相对无言,沉默着喝着。

明明是王杰希请的客,可他什么也没有说,没说为什么请客,也不引导话题。

叶秋也不说话。

两个人呆坐着没半句话,这本该是尴尬的,可王杰希却觉得这样的氛围很舒适。

其实,叶秋已经明白了他要说什么。

王杰希思考再三,放下杯托,道:“听说嘉世在洽谈孙翔的转会。别担心,有孙翔来补强,或许嘉世现在的情况能有所好转……”

他看见叶修惊讶的表情,愣住了:“你怎么是这样的表情?你不知道?”

可叶修的惊疑也就持续了半秒不到,随即,他平静地说:“现在知道了。”

王杰希心头不安的感觉愈演愈烈。

叶修却说:“谢了老王。结账吧。”

 

账结了,人却走不了,因为下雨了。

还是暴雨。

已经入夜,暮色里,天空却不是深黑而是白花花的,空中全是透明的雨水。这雨不似断了线的珠子,而像是一片片珠帘。

白雨,串珠。

短时降水量太大了。


叶修站在门口的屋檐下发呆。

王杰希顺着他的目光看。

咖啡厅的门口,橱窗的外头,有一片围起来的小池子——多半不是池子,而是种花的花坛,因为外面未来得及栽入的花草们摊了一地。

大雨一下,空花坛里积满了水,一片叶子落在了里头,被大雨敲打着浮沉。

王杰希无声地陪他看了一会儿,才道:“我带了伞,送你回去。”

而且……他带的伞还很大。

叶修点点头,道:“那就好,走吧?”

说着,叶修正要下台阶,可刚下一步,他便打了滑。

王杰希眼疾手快地扶住了他:“小心!”

叶修被他扶稳了,自己也惊魂甫定地吐了口气。

 

想什么呢?路都走不稳?

但王杰希到底没说,他知道叶秋怕是心不在焉着。

“谢了老王。”叶秋只是这样说了句。

 

王杰希撑开了伞,叶修跟着他,两个人走进了雨幕里。

外界风吹雨打,一片朦胧,只有伞里的他们是安定的,清晰的。

叶修差点摔了一回,这回直直地看着前方,目不转睛。

王杰希也看着前路,他的脊背挺得很直。

他的余光被叶秋填满了,同理,他的身子也应当把叶秋的余光填满了才是。

 

雨很大,王杰希想让叶修站近一些,却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叶秋,你鞋有换的吗?”

这雨太大,他的鞋怕是要湿。

“哦没,不过没事的。”叶修说。

“那你又生病了怎么办?”

“不会吧……”话是这么说,可叶修的口气里也有些不确定。

王杰希皱起了眉头,说:“那你等下记得泡个热水脚,驱寒。”

叶修脱口而出道:“说得轻巧,宾馆里哪有盆啊?”

说完,他愣住了,王杰希也愣住了。

王杰希的脚步停住了。他个子高把持着唯一的伞,叶修当然也走不了。

两个人都不走了,就呆呆地站在雨里,两相对视,像两个傻瓜。

 

是了,宾馆里当然没盆,可问题不在于此。

王杰希的身份,只要做到撑着伞把叶修送回去就可以了,关心叶修是否会再生病也说得过去,毕竟上一次就是他解救了高烧的叶修,但落到了“泡脚”的层面,却实在是过于细致了。

而对叶修而言,王杰希关心他已很是客气,他也应当回应一句见好就收的“谢谢关心”,而不是蹬鼻子上脸的“宾馆没盆”——他说这句话什么意思呢?难道还要王杰希再帮他找个盆去?

 

王杰希的心忽然跳得很快,他问道:“我今天来还想问你一个问题。之前我送你回家的时候,你弟弟对我挺奇怪的,说我没照顾好你。后来又说他误会我了,他误会我什么了?”

叶修的表情有那么一秒钟的扭曲,但到底没有遮掩,干脆地道:“他当时误会你是我男朋友,但后来我跟我弟讲清楚了……”

果然如此。

这个问题王杰希想了很久,今天看到苏沐橙才想起叶秋对这个联盟女神其实一直没什么特别的想法,才若有所悟。

“你喜欢男人?”王杰希问。

“不想去相亲,就随便编了个理由。”

“哦,可你没回答我的问题。”王杰希说,有些不依不饶。

你喜欢男人吗?


叶修瞥了他一眼。

王杰希觉得叶修那一眼里有种别样的味道,倒不是媚态,叶秋这样的人,怎么会娇媚呢?

反而像是,被娇生惯养宠大的,那种娇气。

王杰希没见过叶修这样——或者说其实他还是见过的,就像第三赛季的时候,叶修明明是个神挡杀神的小队长,但一点盛气凌人的架势都没有,只有被宠坏了的娇气。

叶修嘲讽一群打不过他的对手,浑像是得了爷爷辈们偏疼的小孙女在跟其他的小孙子小外孙们炫耀似的。

王杰希觉得这样的叶修很是新奇。

“主要我不知道荣耀是男神还是女神。”叶修状似认真地说。

 

王杰希嘴角微勾,他当然不会把这话当真。

反正他已经总结出来了,叶秋越是害羞的时候,就越会厚脸皮。


评论(18)

热度(4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