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一次改名了

写文就是为了开心的,
这么大人了得互相尊重,
这样产粮吃粮都愉快。
不用客气,叫晚晚或者月月就好。
但不要转载!强行礼貌的微笑:)
因为不开心所以删了很多文
具体可以看置顶


坑多似月球
目前最爱王叶和黄叶(虽然并无产出

【轮回叶】头牌经纪人 08

#瞎编的娱乐圈故事

#OOC伴我左右

#个人链接

#前排广告位:《逆旅》(喻黄叶)预售 已经开始啦~~




叶修只是怀疑,但知道真相的时候还是不由得怒火中烧。

 

周泽楷已经彻底失去了意识,皱着眉头,胡乱用下-----体蹭枕头,而楼下,周父定的包厢内部的监控还显示,一群人正觥筹交错……

 

幸好还没出事……

 

“这要不要报警啊?”连总经理都吓住了。

 

“有什么好报警的?”叶修眉头一挑,“人是小明星,社会人士一知道,微博能炸成什么样你知道吗?这么小的孩子,万一他受不住舆论,抹脖子自杀了怎么办?”


他的气势凌厉,饶是以总经理的阅历都不由得下意识缩了缩脖子。


“按我说的,更换密码、解除房卡的时效,从现在起,到明天,不允许任何人到这层楼来。”叶修一句句安排,转而,他又有模有样地道,“这事足以暴露天颐的管理还有很大问题,不过好在危险还是被及时掐灭,安抚受害者的工作交给我处理好了,相比我跟他更有共同话题。但重点是,各级管理层应充分自查,排查安全隐患,责任落实到人,不要让此类事件再发生,记得将你们的修改意见写成一份报告给我……”

 

几个大大小小地经理赶忙点头称是,然后忙去了。忙之前还交头接耳地窃窃私语:“我还以为就是个混世魔王呢。”

 

“哪能啊!人虽然是富二代,该玩玩,该做事也不含糊的!”总经理说。

 

 

 

而叶修则转头看向周泽楷,叹了口气。真是可怜的孩子,他都有些心疼。

 

他拍拍他,坐在床上——周泽楷还是牛仔裤呢,再这么对着枕头磨下去,估计明天撒尿都得痛。哪晓得周泽楷像是摸到了冰凉而舒服的解药,直接翻身上来了。

 

“干嘛呀!”叶修说。

 

周泽楷还要扯他衣服,死命扯……

 

叶修的功夫很强,周泽楷居然也还行,叶修抓住他的手不让他动,周泽楷就拼命地反抗着他。叶修觉得这只怕是周泽楷还是有些潜意识,于是软声安慰道:“小周,是我,是我叶秋!没事了啊乖……”

 

周泽楷这一套醉拳打得乱七八糟,再加上一股子蛮劲,叶修躲得辛苦,好容易才扯开了周泽楷的外套,已经累得要死了。

 

而且,他身上的这可是杜明半年的工资呢,哪能跟周泽楷这样乱来?


叶修无奈,只好自己先把外套和外裤给脱了理好,这期间,周泽楷还非要抱着他,两厢折腾,叶修累得大汗淋漓,捞了水壶里的一口水喝补充点水分,才再来整周泽楷的裤子。

 

总算也把这人的牛仔裤给扒下来,叶修看着他肿胀的内裤,不由得啧啧感叹了两声,心想说:可惜他戏路不适合拍内裤广告,不然带出去真长脸,不用填海绵的男模啊,这才几岁?

 

想过也就罢了,叶修跪在床上,把周泽楷的裤子摊在腿上给他整理,正伸手要把这条裤子放在床头柜上的时候,周泽楷忽然从背后扑倒了他。

 

“没事啦没事啦,乖。”叶修还像之前那样安慰着。

 

哪晓得一只手直接探进了他的内裤,往他的股间摩挲。

 

叶修一愣,直到周泽楷稳准狠地找到了男性的入口……

 

“卧槽!”

 

叶修下意识要一个肘击过去,都要砸到周泽楷的太阳穴把他击昏了,他才tm的想起周泽楷明天有试镜。这要是让周泽楷挂着彩,带着熊猫眼去……

 

叶修投鼠忌器,不由得顿了顿,结果他的内裤居然撕拉一下,被周泽楷撕烂了、碎了。

 

卧槽卧槽卧槽!!!

 

周泽楷随之探入了一个指节。叶修应声闷哼:“嗯~”

 

娘希匹,这不行!

 

叶修使尽全身力气,翻身成了上位,把周泽楷压在身下。他如今也知道周泽楷这多半是挺厉害的药了,也歇了原先想的让周泽楷自己打枪的心思,道:“小周,我是叶秋,你这么想要?”

 

他轻拍周泽楷的脸。

 

“嗯。”周泽楷似乎被他弄醒了一些,回了句。

 

这人到底清楚没啊?“好,那你听我说啊,”叶修说,“你他妈真要解决,那也得哥当攻,听到没?”

 

真要发泄一下,可以,但他可不爱吃亏——这么说起来,周泽楷这小脸还挺好看的,这波不亏……

 

周泽楷的眼睛忽然亮了亮,像是清明了许多,他的眉头微皱,道:“我上你。”然后一用力,又把叶修翻了回来。

 

嘿!你他妈休想,你自己吃了药,我帮你已经是活lei feng了,这可是关系到男人尊严的大事,打就打,哥能怕你?

 

他翻身,又把周泽楷压了回来。这回他还得意洋洋地唱:“小兔子乖乖,把腿腿张开,快点儿张开,我要进来……”


周泽楷的目光黑漆漆的,瘆人,他使劲,又翻了回来。


只怕是一场缠斗了,希望缠斗过程中能发泄掉周泽楷的精力吧。叶修想,哪晓得他忽然没力气把身上的人压下来了。


反而,反而,反而有一股子无名火往下腹蹿……

 

怎么回事?叶修惊慌。


醉酒?没道理啊!多亏他及时止损,这么久都没什么问题,毕竟他和周泽楷只是一点点的唾液接触嘛……

 

叶修看向水壶,刚刚,他大汗淋漓,喝了一口水……

 

卧槽周泽楷都这样了,你们还在水壶里下药呢?


“小兔子,”周泽楷说,“张腿。”




周泽楷觉得自己浸入了水中。

 

或者,也不是,因为他虽然被紧致地包裹着,却并没有窒息的痛苦,反而全身都是舒爽的,仿佛每一个毛孔都在畅快地吐息。


水,像温泉一样,包裹着他,或许也不只像温泉,因为这水有些冰——但天知道他有多喜欢这感觉,他现在全身发烫,他就想要带着点凉意的水流……

 

全身发烫……

 

周泽楷忽然清醒了些,他觉得自己没醉,他的酒量还挺不错的,他只是被梦魇住了。

 

是啊,真可怕,周泽楷想。

 

周泽楷回想起来,只觉得这么多年都是白活了。


他婴儿时期就被星探看中了,没有几个月的孩子能长得像他那么好看,水灵灵的大眼睛,白白的脸,肉嘟嘟的胳膊,他被抱去拍奶粉、纸尿布广告……他不知道那时候的事情,这些还是他出了名之后,他的粉丝给他找到的照片,夸他从小帅到大。周泽楷对小时候的事情印象并不深刻,但,他还记得当时父母疯狂地吵架——这是S市,让小孩去学唱歌跳舞,这是多么大的一笔投资,父亲坚持要培养他,母亲却觉得这花钱太多……但后来,转机出现了,轮回招募练习生,不仅不收钱,每个月还给孩子们发800块。

 

然后他就进了轮回,十多年如一日,走到今天,每天早上六点钟准时起床,吊嗓,压腿,一年难回几次家……

 

周泽楷根本没计较过钱财。当年他和江波涛一起出道后,已经小有名气,但当时还主要是受小姑娘——跟他们一样大,或者比他们大一点的女孩的喜欢。后来,等孙翔加入,他们的人气才骤然提升一大截,开始全面开花。前些年,估计也就赚了几十万,还是这两年赚得多。但,有多少呢,周泽楷也不知道……他都给了爸妈了。

 

但是今天……他真的不愿意想起父母在“大师”面前谄媚的样子,还有“大师”把手抚在他的腿上,夸他面相精致漂亮,但五行八字命中缺金,有碍钱财,需要单独作法——可杀不可辱,他真想一拳打过去!


但,大师随身带着人,这又是外头,他得顾及形象,顾及媒体。

 

周泽楷赶忙找个借口溜出来,找叶秋帮忙,可是,从饭桌走到厕所的路上他就发现不对劲了……

 

忘了它,忘了它,不要再想起来了,周泽楷想。

 

这么想着,一眨眼,他好像又换了个地方,到了海洋上。


周泽楷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合理的,意识不清醒的人会在意他怎么会瞬移吗?不会的。

 

像海洋一样,周泽楷觉得什么东西把他全部都包容着。他试探性地伸手探寻,只感觉水波流过丝滑的触感。

 

但是,好像有声音……

 

周泽楷想起了那个童话。传说中,船员们出海航行的时候,总会碰到一只美人鱼,它拥有美丽的歌声,能把人不知不觉地引入幻境……

 

歌声——周泽楷忽然想起来了,他想到了那个在广场前,对着熙熙攘攘的人流,自然而然地就唱起来了的叶秋——叶秋好像不在意任何事任何人,明明他也是个挺有点社会地位的人,却毫无顾忌地做着别人可能瞧不起的活。好像他站在那儿,就是因为他想站在那,他唱歌,就是因为他喜欢唱歌,好像只有这么简单……

 

周泽楷那一瞬间就明白了,叶秋一定是喜欢唱歌的,很喜欢很喜欢,甚至可能比他还要喜欢。

 

然后,叶秋居然还唱起了戏,戏曲一般对咬字、唱腔、换气的要求更高,叶秋居然能唱得像模像样。

 

『一霎时把七情具已昧尽,渗透了酸辛处泪湿衣襟。』

 

或许因为是扮男旦,叶修的姿态也调整了些,他的一颦一笑更为妖娆,眼波里媚意横流,周泽楷当时都看呆了……

 

“唱,锁麟囊。”周泽楷说。

 

如果美人鱼要唱,那就唱这个吧。

 

 

 

 

叶修觉得世界上没有比他还更可怜的人了。

 

见义勇为耶,不就贪了一口水?

 

而且他现在十分怀疑,


……………………………………………………


“唱,锁麟囊。”周泽楷说。

 

叶修:???

 

Excuse me?!

 

没听到声音,周泽楷又动,叶修绝望了。

 

虎落平阳被犬欺,他真委屈!

 

“一霎时……啊!把,把把七情具已……嗯……啊……昧尽,渗透了酸辛处……别,小周……啊,轻点,嗯……”

 

“唱。”周泽楷说。

 

“泪湿衣襟。”叶修觉得自己也真的要泪湿衣襟了……

 

 

 

周泽楷在晕睡过去之前,最后听到了那句。

 

『这也是老天爷一番教训,他教我收余恨、免娇嗔、且自新、改性情、休恋逝水、苦海回生、早悟兰因。』

 

收余恨、免娇嗔、且自新、改性情、休恋逝水、苦海回生、早悟兰因。

 

那便,别再计较吧,就当,没有他们……

 

但是,美人鱼的嗓子怎么是哑的?周泽楷想。

 

 

 

周泽楷再次醒来的时候,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

 

他傻了几秒钟,感觉叶修也要清醒过来了,吓得赶忙闭眼。

 

叶修果然醒了,一醒来就嘟囔着:“妈的,才几岁啊长这么大……”

 

周泽楷一愣,随即明白了话中的含义——没有一个男人会对这样明贬实褒的赞美无动于衷的,周泽楷也忍不住在心里偷着乐。


但他又实在很慌,不知该怎么办,只能装睡。

 

叶修打电话:“……叫你买你就买哪那么多废话……对对对,昨天吃多了辣椒,痔疮犯了。”

 

周泽楷听着听着,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了。他其实也不算醉,就是断了片,现在回想一下还是能记得的……

 

想着,他拱了拱身子,准备装作刚刚醒来。

 

哪晓得叶修听见声音,三两下就穿好了酒店里的浴袍,面对着刚刚清醒的他,脸不红心不跳,仿佛老怀大慰地拍拍他的肩膀,对他道:“小周啊,你身子没事吧,昨天叶哥已经尽力很温柔了……唉,也不能怪我,昨天你求着我帮忙,你还记得吗?那样子太诱人了,我,我就没忍住……你应该不痛吧?……”

 

然后叶秋还掏出了一根事后烟,假装怅惘地抽着。

 

周泽楷眨巴眨巴了眼,总算见识到了影帝级别的演技。就这样你还跟我说是“你上我”?

 

“撒谎。”周泽楷毫不客气地揭穿,“我记得。”

 

叶修一愣,盯着他。

 

两个人互相瞪了好半天,叶修叹了口气,道:“唉,好吧,是我是我,丢脸丢大发了。”

 

周泽楷一愣,觉得他好像是有点对不起叶修了,他小心地道:“你,怎么样?”

 

叶修一脸便秘的表情——事实上他应该接下来一周也得喝稀饭了。

 

咱都是大男人啊,别谈这个,太TM让人害臊了!

 

“我没事!”其实叶修坐是坐着,人却都是歪的,只能把重心移在半边屁股上,但他还是随意地把事儿放过去了,“而且昨天晚上也不是没有收获的。”

 

周泽楷看他。

 

“你身材挺好的,”叶修说,“《断魂枪》有个场景要露上半身,拍你脱衣练武的那种,我先头还在担心呢。”

 

叶秋……周泽楷的心一暖。

 

“没事的小周,”叶修看他沉默,只当他想起了那一家子败类的事,心里不好受。叶修拍拍他的肩膀,道:“昨天那些可怕的事都过去了,我安排人处理干净了,别难过啊,你看哥失去贞操都没难过呢。”

 

啊,叶修误解他了。他不是在难过和父母之间的事。

 

“没事,”周泽楷说,“我信你。”

 

叶修一愣,这傻孩子。随即,他笑了笑,玩笑道:“你不怕我也把你卖了啊?”

 

“怕。”

 

“那如果我也骗你怎么办?”叶修问。

 

周泽楷想了想,道:“那就死了吧。”

 

如果你也骗我,那,我好像真的找不到人可以去信任,那我也找不到生命的意义了。


那就死了吧。

 

 

 

叶修呆住了。

 

面前这个帅气的,青春洋溢的孩子,用这样看破红尘的,冷冰冰的声音,毫无顾忌地跟他谈“那就死了吧”这样的事,他被伤着了——他们真是混账东西!


叶修忽然觉得自己有着无与伦比的责任感,对周泽楷……


想着,叶修已经有了主意,但现在不是个合适的时机。“你赶快收拾下吧,我去洗个澡,现在时间还算早,我等下叫人来给你上个妆,我们一起去,把角色拿下来。”叶修说。

 

周泽楷点头。

 

“你别担心。”叶修鼓励他,“我觉得你努力发挥的话胜算很大,至少,刘皓那疏于锻炼的身材肯定不如你。”

 

刘皓当时去有竹居吃饭,也是为了争段共和这个角色的,称他和吴雪峰都在嘉世待过,更有默契。

 

可周泽楷忽然挑了挑眉:“你怎么知道?”

 

“嗯?”叶修疑惑。

 

“刘皓身材,你怎么知道?”

 

哦,我的上帝啊,叶修想,周泽楷哪都好,就这独占欲真不讨喜。

 

“嗯?”周泽楷轻轻哼了一声。

 

“哎呀,”叶修说,“那还用怎么知道?他从不锻炼的。”


周泽楷点点头,像是勉强认可了他的说法。

 

叶修想,天,管经纪人都管这么严,谁做周泽楷的媳妇能受得了哦!





-------------------------

因为群里有妹子圈我催更,所以加更一发吧。之所以不想日更了,是发现隔的时间长一点,大家更愿意评论一点(看到没有!我如此明显的明示啊!)

评论(182)

热度(14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