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一次改名了

写文就是为了开心的,
这么大人了得互相尊重,
这样产粮吃粮都愉快。
不用客气,叫晚晚或者月月就好。
但不要转载!强行礼貌的微笑:)
因为不开心所以删了很多文
具体可以看置顶


坑多似月球
目前最爱王叶和黄叶(虽然并无产出

【轮回叶】头牌经纪人 25(下)

#瞎编的娱乐圈故事

#OOC与我相亲相爱

#个人链接



叶修再一次看手机的时候,看到江波涛的新闻被刷了上去。

新剧,新代言,新自拍,机场图——这波分流公关得实在太显眼了,不明智,何况怎么能为了周泽楷把江波涛推出来挡枪?这谁出的馊主意?

叶修皱着眉头要打电话,正在这时,江波涛的电话先来了。

 

“怎么这么晚还不睡?”这是江波涛听到叶修说的第一句话。

冬日的S市气候阴寒湿冷,湿气冷到骨子里,可江波涛却觉得仿佛从心间儿里热了起来——哪怕明知道叶修不过是无差别地礼貌关心。

“担心你累着。”江波涛说。

话说得讨巧,却也是真心话。

听筒里的叶修淡淡地笑了笑,“工作哪有累不累的?”

“那也不能剥削我们叶哥啊。”江波涛说,“叶哥也别怪你的手下们了,这是我的安排。”

 

叶修在心里叹了口气。

samsara组合少年成名,当年确实没实力,长得还那么帅,是惹人眼红的活靶子,十分招黑。故而,陪他们一起战斗而成长起来的粉丝们在粉圈里摸爬滚打这么多年,也练就了一身撕X本事。

别家新红明星的粉丝们能懂什么?最多舔舔颜喊句“好帅好帅”,了不起给偶像寄个小礼物,画个画。samsara家却深谙娱乐圈的潜规则。她们熟知轮回公司内部结构和人事变更,对轮回拥有的资源了如指掌,甚至还能完成不少他这个经纪人该做的工作。她们能做笔记能做图,然后传遍网络,仿佛真的是孩子们的亲妈粉,在精打细算地为孩子挑选公立私立双语老师好离家近学费低同学好的幼儿园。

江波涛如今主动跳出来,是为了帮助分流公众的视线。在信息化的时代,新资讯层出不穷,令人目不暇接,八卦新闻的存活时间相比以往大大缩短。江波涛的所作所为正是在给周泽楷打掩护。他的这用心当然是好的,就像江波涛说,“队长我必须帮”,但说实话,这不用半个小时就能给江波涛人精似的粉丝们看出来。

看出来后怎么办?

samsara还勉强维持着组合的形式纯粹是老板娘一厢情愿,仨崽在叶修刚接手时就各自都已有不小的粉丝基础,如今在叶修的帮助下更是火得炙手可热。同龄男星中,除了如邱非等几个相貌却有点差距的实力派,其实最大的商业竞争对手正是彼此。

叶修的想法是周泽楷以电影为主,江波涛以综艺和青春电视剧为主,孙翔以热血IP电视剧为主,这已经是想办法避免三人的直接竞争。但代言呢,广告呢,时尚刊呢?资源有限,三家早就撕得你死我活。

故而,今天这件事一出,哪怕江家粉丝是相对最佛的一家,也绝对不能容忍经纪人推他家孩子出来挡枪,明天叶修的全家绝对能被粉丝们致以最诚挚的新年“问候”。

然后就让外人继续看笑话。

 

心里这样想,叶修就直说。

江波涛听他说完,表示明白,也道了个歉。

叶修舒了口气。他忽然觉得和江波涛说话舒服极了——尤其是在他那不懂事的孙翔的对比之下。

小江三年前就很聪明,情商也高,叶修跟他解释这其中的弯弯绕绕,其实也是点出了他自作主张的不妥之处。

这若是孙翔,怕是马上就会跳起来说他“好心当成驴肝肺”,但江波涛却很明白他的意思,虽然道歉,也不过分解读、自怨自艾,而是真正地理解领会了他的意思。

小江真是个好孩子。

 

他这边想到孙翔,那边,江波涛也正好提起孙翔:“还有叶哥,你和孙翔闹别扭了吗?孙翔怎么说要连夜回S市?”

叶修一愣,随即无奈道:“不是吧,这回真这么生气?”

 

听筒溢出满满的宠溺,江波涛有些心酸。

他其实也挺努力了,但叶修夸奖归夸奖,流露出的情绪却只是普普通通的欣赏,哪里像对孙翔那般,宠到了心尖上?

满腔酸涩无法言说,江波涛状似体贴地道:“叶哥好好劝劝他吧。”

 

叶修含糊地应了声。

他忙得很,孙翔那臭脾气,也想晾晾他。


所以直到交代完撤热搜的正经事后,叶修才一边捶腰,一边打孙翔的电话。

打一个挂一个,打一个挂一个,循环往复二十五回,孙翔关机了。叶修等了两分钟再打,孙翔开机了,却还挂电话。

这孩子……

叶修叹了口气,给沐橙留张纸条,打算收拾东西打车回去。

 

可也不知是不是沐橙睡得太浅,他动作一大,沐橙就醒了。

姑娘揉着眼睛问他:“你怎么这么晚还要走?”


可令苏沐橙无比意外的是,这么平淡无奇的一句疑问句,居然把叶修问笑了。

那么温暖柔和的笑容,就像夜里燃烧的烟头浅浅的光。


“我想起拍《却邪》的时候,”叶修眉毛弯弯,解释说,“当时我和他说,女主定的是苏沐橙,你猜他怎么说?

“他虎着脸,点点头,跟个领导似的,说,‘可以,她配得上我。’”

 

《却邪》是君莫笑早期的作品——虽然和叶修一样,都用君莫笑这个ID,但这文完结于哥哥还在的时候,苏沐橙大概知道,80%以上都是哥哥自己写的。

哥哥完成的作品,苏沐橙当然想出演。

所以这部IP影视改编权拍卖的时候,就被苏沐橙工作室联合轮回倾尽全力给拍下了,她原想请叶修出演,但叶修经纪人却把这机会给了孙翔。

当然这些都不是紧要的,紧要的是,苏沐橙看着叶修的笑,有些感慨地说:“虽然早就知道你们感情好,但……原来你有这么喜欢他。”

喜欢到随便看到个什么无关的场景,都能突然联想到十万八千里之外的他。

 

叶修闻言愣了愣,无奈道:“他难伺候着呢。”

 

可不是嘛,电话一直不接,等到叶修敲了五分钟门后,孙翔好歹给他开了门,而且还是一张臭脸。

不过见到人就好办了。

叶修笑着勾勾孙翔的鼻子,很快就把这黑着脸的少年惹得红了脸,两个人纠缠着就往床上倒去。

这回孙翔心里有怒气,做起来还挺狠,叶修被他弄得直抽气。

 

可算给那毛孩子发泄完之后,叶修累得手都抬不起来,可他还有别的事。

既是苏沐橙说他爸老早就问过她嘉世的账目问题,就说明是真的有问题——其实叶修也清楚陶轩越来越走火入魔,多行不义必自毙,早该有这么一天。

但什么问题,问题在哪?想必老爷子那个位置听得到风声,却也不了解内情。

还是得先做做工作,否则他们反应也不及时,后续公关跟不上。


工作在前头,哪有那么多时间贪恋床铺?

于是叶修爬起来,上网,下载嘉世的报表——这种公开发布的东西一般只用来粉饰太平,但即便真相被稀释到只有百分之一,也不是零,还是能被发现的。

 

叶修看嘉世报表看了许久,他的手机忽然一颤。

“最近有空吗?”

发信人,陶轩。

叶修眯起了眼睛。


“什么事?”叶修回复。

五点零贰分,陶老板睡得不怎么好呀,不过他倒是该睡了。

 

所以也不等陶轩再回复,叶修实在是累得够呛,趴着桌子就眯了过去。


他睡着,孙翔却悄悄睁开了眼。


孙翔坐起身,心里的滋味复杂难言。呆呆地看了叶修好一会儿之后,才如梦初醒般下床,想把叶修抱回床上去睡。

这一抱,叶修口袋里一本有些年头的本子就掉了下来。

孙翔捡起来——他原以为是叶修给他们安排的日程本,气鼓鼓地要偷看叶修今年是打算陪周泽楷多还是陪他多……

 

“我怎么又告白失败了啊?!好怂!苏沐秋你怂死了!喜欢叶修就有那么难开口吗?”

孙翔愣住了,愣了好半天,才傻乎乎地继续翻看这本日记本。

“叶修……你可能不知道我对你的占有欲有多夸张。你只不过是看了个电视,看到那个选秀的小男孩,非常客观公道地赞美了他,说他唱歌好听长得也帅,我就……幸好我不会做针线,不然我一定要缝个叫“周泽楷”的小人来扎扎了!生气!”

……

孙翔翻了许久,越看,心里的愤怒越蒸腾。

直到他终于忍不住把叶修给摇醒:“这东西怎么回事?”

 

叶修醒得晕头转向,半响才回了个“啊?”字。

 

“你从来没说过《却邪》是苏沐秋写的!”孙翔怒吼着说。

这TM算怎么回事,他演了情敌写给心上人的情书?他曾经那么深情地念着他情敌写给叶修的台词?

孙翔忽然觉得要吐了。


他向来是个暴脾气,肺都要气炸的情况下是考虑不了太多的,直接就把这本本子往一边摔。

他这一摔,叶修算是彻底醒了。

这可是沐秋的遗物!

放了这么多年的本子,哪怕再细心保管,也很是脆弱。叶修赶忙下床捡好,在确认无碍之后,才声音沉沉地,一字一句地道:“孙翔,做人做事得凭良心!你现在讨厌《却邪》了?谁当年硬是要跟小周争?”

听叶修提到周泽楷,孙翔的火冒三丈更是瞬间翻了个翻:“我要是早知道这事,我他妈才不演,谁爱演谁演去,恶心!!!”

叶修的涵养一向很好,向来都是让着孙翔懒得和他争的。只是关系到已亡人,也难免多说了几句:“你现在说这种话?你自己说说《却邪》播出后,你的粉丝涨了多少?”

足足400万,直接把他推上了1500万的级别!这就翻脸不认人?


可这恰恰就是孙翔最恶心的一点,因为他毕竟受了人家的恩惠——早知如此,他根本不想要,如今他居然还不得不要了!

“这是我自己努力,跟他苏沐秋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叶修不爱争执,如今更是觉得跟这人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反倒是孙翔还先回过味来了:“苏沐秋都死了那么多年了,你居然还把这东西随身带?叶……修,你他妈什么意思?”

他自己的这个卡壳也再次刺痛了孙翔:“还有,苏沐秋,苏沐秋知道你叫叶修,对吧?我还一直以为你叫叶秋,啊?你自己说我们都在一起几年了?凭什么他知道我不知道?”


见他有不依不饶犯神经的架势,叶修冷下了脸。

孙翔这脾气他躲开就好,还要闹说要回家就回家吧,他也不想再管了。

叶修边穿衣服,边平静地说:“这是我的自由。”

说完这句话,他收拾东西,准备出门走人。

 

然而孙翔拦住了他。


他是真的气极了,也恨极了叶修。 

叶修永远都是这样,每次都是这样。

工作重要,别人重要,连吵架也嫌浪费心情似的不如其他事重要,好像心思永远都不在他身上。 

“我顾着你的面子,还没问过你和周泽楷的事,”孙翔说,“现在又来一个苏沐秋,你到底跟多少个男人上过床?”


说完这戳心的话,见叶修终于把他那永远风轻云淡、安抚小孩般高人一等的表情卸下来,变成抿着唇一言不发,孙翔忽然尝到了种难以名状的报复的快感。

“分手吧。”他说。

 

然后他看见叶修的脸色瞬间煞白,嘴唇也跟着颤了颤,仿佛不可置信。

孙翔想——看,你心里还是有我的。

 

叶修垂下了眼帘,说:“好。”

 

然后绕开孙翔,出门,走了。





++++++++++

我们的周崽崽和江崽崽终于就这样打败了幺儿翔崽崽,很快要有叶麻麻疼啦!

评论(99)

热度(7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