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一次改名了

写文就是为了开心的,
这么大人了得互相尊重,
这样产粮吃粮都愉快。
不用客气,叫晚晚或者月月就好。
但不要转载!强行礼貌的微笑:)
因为不开心所以删了很多文
具体可以看置顶


坑多似月球
目前最爱王叶和黄叶(虽然并无产出

【all叶】囹圄囚匪 18(fin)

#ABO,前文戳tag

#个人链接



虽不是激烈运动,但仅仅两天时间叶修的伤口也不可能彻底愈合了,跟黄少天玩了这么会儿就已经吃不消。

叶修就跑到一边歇歇,可见他坐下来,黄少天居然也不玩了。

“你玩你的。”叶修不愿意打扰人家的雅兴。

说完这句还不够,叶修调戏他:“话说你们南岭以南的正宗南方人见过雪嘛?多难得的机会,好好玩玩。”

“什么嘛,搞得我好像没去过北方一样,我也有表姐小姨之类的嫁给过北方人啊!我也有别的亲戚朋友啊!”黄少天不满道。

说着,他也跟着坐了下来:“你不玩我也不玩了,我就是来陪你的嘛,一个人滑雪多没劲?其实夏天滑雪场还有那么耗电,不常开的。这还是他们瑞士队那个魔剑士家里开的我才能带你来呀,不过好可惜,他自己都没空来!

“这地方这么白,这么空旷,除了我们都是白皮的欧洲人,就算是外国人也少得可怜,你自己数数才几个人?要是再不和你在一起,我觉得我会孤独死的。”

叶修哑然失笑。

这世界上谁都可能孤独死,黄少天是决计不会的。

 

“叶修……”黄少天的语气低沉了一些。

他的嗓子是少年音,就算低下来,也只有一种少年不知愁滋味的天真劲:

“我知道你为什么不答应我,不是因为不喜欢我——你喜欢我,只是觉得不能答应我,对不对?”

叶修没有说话。

“你知道天底下,可能除了你以外,就没有人能挡得住我的追问啊!”

黄少天是不会承认自己话唠的,但他每句话中都能体现出他其实确乎对自己这个特点很自豪了。

“我问过苏妹子,我知道她其实挺想替你保守秘密的,但,或许是我太诚心了她不忍心吧,她后来劝过我,说你说的不可能。

“我当时我就觉得好奇怪啊,什么叫‘不可能’?你要是不喜欢我,应该是说你对我没感觉啊,对不对?为什么会是‘不可能’呢?

“不过现在我已经知道了。”黄少天说。

 

叶修缓缓抬起了眼帘,看他。

 

“你还是把你自己困住了,给自己画地为牢了,对不对?”


居然又是这句话。

叶修淡淡笑了笑:“你们队长也这样说,事实上……”

“事实上,你觉得我和你先前喜欢的某个人很像。”黄少天打断了他,“沐秋……苏医生,对不对?”

叶修阖上了嘴。

“我也不傻叶修,我听魏老大说过几句,队长他的分析也会告诉我——虽然我们是情敌,但目前大家的目标都是一样的,就是让你开心,所以他应该没藏太多私。

“再加上沐橙妹子也那么关心你,估计她亲哥现在都会被她甩到你身后了,先紧着你呢!”

举重若轻的表情被叶修收起来了:“不是。”

 

黄少天却没有重视他的话,而是自顾自地说——他一向都很有自顾自说话的本事,只是以往,叶修都能充耳不闻,但这回,黄少天的每个字都砸在了他心里。

“我一直在想,我没有韩文清跟你有那么长的渊源,没有周泽楷那么帅,没那么幸运像孙翔一样能标记你,也不如队长跟你有共同话题。我有时候真的很愁……喜欢你的人那么多,我好像一点机会都没有。”

“但后来想想,可是他们都不如我了解你啊。”

“你跟周泽楷分手那次,你会去找队长吗?会去找韩文清吗?会去找孙翔吗?不会的。当然你也不会来找我,但是没关系啊,我天天都找你,只要你回复我,就算你找我了啊!”

 

天上是晴朗的太阳,晒在雪地里,少量雪水融化的清冷的气息,和着太阳光下灿烂的矢车菊香,自由地闯进叶修的鼻腔里。

又炙热,又清冷,又广阔,又高远。

这是黄少天选的地方,有着跟黄少天一样的气质。

 

“You know some birds are not meant to be caged, their feathers are just too bright.”

叶修初中毕业,英语水平十分一般,但这句话却记得牢极了。

这是那部电影里的台词:

你知道,有些鸟儿是注定不会被关在牢笼里的,它们的每一片羽毛都闪耀着自由的光辉。

 

黄少天笑得很得意,说:“我没打荣耀之前可是双语小学、初中的呀!我还学过二外呢,我当年成绩可好了,我妈还打算高中就送我去美国读书。”

可不是得三语吗,单语已经承受不起你的能耐了。

 

“队长跟我说,你希望和日后的伴侣能始终有平等的地位,进可攻退可守。如果被标记了,即便你的思想能独立,经济能独立,身体也不能。

“可我觉得,或许不只是这个原因。

“叶修,你这么纯粹,这么好,我知道你想要的感情是特别苛刻的——不只是对别人,也是对自己。

“不仅仅是这个原因,我想更主要的是,因为你怕你对谁的爱情是因为标记而产生——先是身体上‘服从’,才是心的‘服从’,而不是‘爱’。

“就像对我。”

 

“其实你对我有感觉的对不对,我能感觉到的。我是真的能感觉到,你在乎我,你宠我。

“如果是别人,是喻文州,是孙翔,要拖着你,莫名其妙地要骑摩托带你跑,刚刚你就不会跟他出来了对不对?

“但是你怕你喜欢我有些别的因素,‘替身’或者什么的,会对我不公平——谁能跟死人比呢?谁都比不过死人。死亡意味着失去所有的机会,没有机会胜,也没有机会输。

“总之你是忘不掉他了,放不下他了,这个因素你永远无法克服了,所以,是谁都可以,但不能是我。

“其实我自己没感觉,这说明你就喜欢我们这样的呀,只不过他幸运地先出现了,不幸地先离开了。现在是我的主场。”

“别的Alpha,只要肯答应不标记你,就还有机会。而我,因为这点,我就没机会了。

“虱子多了不愁。现在,我又输了半身血给你,你会不会又觉得,这时候你要再喜欢我,就只是感动而不是真爱了?”

 

“一个,为你付出了很多好像只剩下感动而不是心动的,像前男友的,Alpha,黄少天。”黄少天叹了口气。

“尽管有这么多因素看起来一点都不像真爱,但……”黄少天顿了顿,“你真的一点都不喜欢吗?”

 

叶修看着黄少天澄明如青天的眼睛,他的表情认真而专注,一如当时拿着个天鹅绒蓝盒子,虔诚地向他求爱。

这样的男孩子,他的心像是被雪水洗过的一样,清澈如琉璃。

 

黄少天说的很对,他或许有些过于因噎废食了。

这个囹圄确乎是存在的,不过并不是喻文州描述的那般,而是黄少天所说的这般。

 

他确实是很反感因为信息素,因为欲望而爱,因为这有损爱的神圣。

可这样孤注一掷的想法,被苏沐秋反问过——如果Alpha是因“欲望”而爱,那爱Beta,是否是因为“反欲望”而爱?

同样是刻意,谁又比谁干净?

但当时他来不及多想,因为沐秋很快就“离开”了。但今天,又被喻文州点了出来。

 

因为信息素而去爱真的有那么可耻吗?

信息素也是Alpha们的一部分,无论是喻文州的小叶紫檀,还是韩文清的腊梅,还是孙翔的金桂,还是黄少天的矢车菊。

像发色,像脸型,像声音,只是这样,人身体里的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Alpha的信息素是Alpha本身,而Alpha本身也是人,是可以爱人,可以被爱的人,是与Omega平等的人,并无区别。

 

如果这也要计较,是不是爱的那人恰好很帅,分手那天就可以大吼一句“你其实就爱的是我的脸”?

是不是替朋友看了一场电影正好勾搭上了边上一位妹子,就能被指责“你女朋友本来是我的”?

相爱本就是无数个因素促成的,割裂地看问题显然不明智。

 

叶修不至于太钻牛角尖,这个问题他已经隐隐有所觉悟。

但……现在的新问题不是这个。

叶修不合时宜地想到了周泽楷。

当年的小周,也是这样把他打动的,但后日的一切证明了周泽楷性子中的坚韧和不妥协——他也是个不肯妥协的人,黄少天呢?

还有韩文清,还有孙翔。

 

“我……我确实喜欢你。”叶修说。

黄少天很沉得住气,就好像叶修这句话本就是他意料之中的事。

“但你知道,我喜欢过很多人,至少,我和谁恋爱时都是真心投入过的。所以直到现在,也不能说是全放下了。你对我这样好,我并不能回报给你同等的爱,我不希望你受委屈。”叶修说。

“爱不对等,你有压力?”黄少天问。

“也可以这么说。”叶修说。

“可是你的压力都是自作主张啊。”黄少天说,“我根本就不怕,你知道我的,我只要一个机会,有机会可以看得见,我比谁都有耐心等。耗也能把他们耗死了——你说说看,我这么好,要是我们在一起十年二十年,还不能让你心里只有我吗?我要是那么没用,不用你,我自己能气得切腹自尽了。”

 

叶修还想推脱:“你知道我不想被标记,我确实很讨厌从属于人的感觉。”

黄少天点点头:“但我想标记你啊。”

叶修一愣。

“你讨厌从属于人的感觉,我却很喜欢让你属于我的感觉。”黄少天说。

叶修吐了一口气。

听到这句话,他本该轻松一些的,因为他有完美的理由拒绝黄少天了。可事实上,他的心里似乎心里还是沉沉的——明明他已经轻松了许多,毕竟滑雪还是很让人愉悦的,却忽然有些压抑了。

“那你看,我们这方面的矛盾大概解决不了。”叶修说。


“不呀,难道我喜欢你,我就只能什么都听你的吗?”黄少天问。

“难道我们之间有矛盾,就只能通过——分手!换人!来解决吗?我也是Alpha啊叶修,Alpha就没|||人|||权啦?就不能……至少我们可以先听你的,然后此后每年的重大家庭会|||议上讨论一次,而且我们可以先互相纹个身啊!比如说在大腿内侧的那种呀!”

叶修无奈地笑笑:“什么分手呀,我们什么时候牵手过?”

“哇塞!你居然这样说,我真的好伤心。”

黄少天赶忙掏衣服——租的滑雪服特别厚实,他的戒指塞在里头自己的衣服兜里头,这样不脱衣服硬掏的姿势还是挺猥琐的——但还是给他掏出来了。

黄少天不由分说地就塞在了叶修的手指上:“你刚刚说喜欢我,我听见了!”

叶修任由着黄少天把戒指给他戴上,看着那颗蓝宝石,说:“喜欢是喜欢,但还有很多困难……”

“都喜欢了能有什么困难?”黄少天说。

他这话天真浪漫得紧,却不会让人觉得年轻人不成熟,而只能看到他的坚定和锐气。

 

叶修忽然觉得黄少天是真的不一样的。

周泽楷再仰慕他,也是希望“征服”他的,他们地位是不平等的。而喻文州,似乎一切都是对他好,但心理上也是期待“解救”他,还是一个从高到低的俯视的姿态。孙翔似乎对他有所谦让,甚至还被他制住得更多,但孙翔Alpha高人一等的思想改不了,做什么都能从骨子里渗透出来……

而韩文清,他们相同,所以相斥。

 

但黄少天是不一样的,他们是平等互助的伙伴。

 

叶修忽然很想问一个老掉牙的问题。

你为什么喜欢我。

 

“这个问题好难回答啊!要回答特别长的一串,以后每天,我一天回答你一条。”黄少天说。

“今天的呢?”

“因为你好看啊。”黄少天脱口而出。

叶修真没想到是这个理由:“什么跟什么啊?”

“你问我问题,我回答问题我就要看你啊。然后我就看到你的眼睛鼻子眉毛说话,一看就觉得你好看啊。情人眼里出潘安,我觉得你好看,这有什么奇怪的?”黄少天说,“说真的,你连人中都特别好看。”

叶修还真下意识摸了摸人中。

 

黄少天哈哈笑了起来。

远远的一边是绵延入云端的阿尔卑斯山,天与山之间只剩皑皑的白雪。

地广人稀之间,黄少天和阳光的存在感是那么强烈,强过空气中雪水融化的味道,强过过分清澈透明的蓝天。

 

“雪这么干净,我不会说谎。”

 

 


——————————————

啊,这个无比意识流无比任性的故事到这儿就完结了。7万2,这篇文是我第一回写到中途改了结局的文,本来设想的不是黄叶结局的,晚上发个总结吧。

评论(48)

热度(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