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一次改名了

写文就是为了开心的,
这么大人了得互相尊重,
这样产粮吃粮都愉快。
不用客气,叫晚晚或者月月就好。
但不要转载!强行礼貌的微笑:)
因为不开心所以删了很多文
具体可以看置顶


坑多似月球
目前最爱王叶和黄叶(虽然并无产出

【轮回叶】头牌经纪人 24

#瞎编的娱乐圈故事

#OOC与我相亲相爱

#个人链接

#给自己打个广告呀,个志访谈录二刷,戳我戳我;以及逆旅的通贩也开始啦,点这点这



辣鸡老福特,23(下)又被屏蔽了,没看到的点这儿



而那边叶爹洗完澡,推开房门,看见他的枕头居然躺在地板上。

“你今天休想睡床。”叶妈说。

叶爹叶妈结婚多年,叶妈知道怎么治叶爹,叶爹当然也知道怎么想办法去哄好叶妈,感觉到老婆的小宇宙爆发了,叶爹赶忙道:“我刚刚在洗澡的时候,根据你的意见,想了三招去考验那小子。”

叶妈不为所动。

叶爹咳咳了两声,继续说:“第一,要有男子气概,就我吧,能打赢我。”

“拉倒吧你,”叶妈这回抬头了,生气地道,“你是修修的爹,小孙哪里真敢跟你过招?”

想到这,叶妈又更生气了一点:“我儿子几年才回一次家,你非要跟他犟!儿子走之前那句话听到没?他是真心喜欢小孙的,叫你不许欺负人家!

“今天那孩子也是第一次上门,你就要摆威风?我告诉你,要是我儿子被你气得以后不回家了,我们就离婚!我找我儿子住去!”

 

虽然叶妈凶巴巴的,但叶爹不怕——嘿嘿,挨骂没关系,肯跟他说话就好说。

叶爹使出了浑身解数,希望争得老婆的支持。其实他也不是恶心同性恋,他也是不舍得他家那事儿精老大。

开头先迂回一下:“你先头不是喜欢小周,对小孙也一般般的吗,现在就这么喜欢小孙啦?”

“我原先那是以为我儿子喜欢小周来着,”叶妈道,“我儿子喜欢谁我就喜欢谁。”


这个没原则的女人,叶爹在心里叹了一句:“你还真同意老大这样胡来?这是跟男人谈恋爱,结婚证都得去国外扯。而且你怎么不想想,小孙也长得挺帅的,外面能没有女生喜欢?现在年轻人诱惑太大了,人还是娱乐圈的,美女见得更多。”

这是说到点子上了,叶妈先前担忧的正是这个,她想了想,说:“我们修修又不差……”

“我又不是说老大比不过哪个女人了,主要是他就是个男娃,现在这个社会也接受不了,而且也没法给他们孙家生孩子。现在我相信他们两个人是有感情的,毕竟激情上来了嘛,可这社会压力这么大,谁知道两个人能不能撑下去?小孙年纪还比我们家老大小一大截呢,你说过几年,他要是想通了,找个女人过,那我们叶修怎么办?”

闻言,叶妈眉宇间布满了愁云。

叶爹几乎都以为他要把老婆说通了——好端端的大男人,就不该跟男人谈恋爱嘛!

 

可忽地,叶妈想明白了:“要是以后小孙不行,那感觉小周也不错。”

 

叶爹真是无语到了极点。

他就是想儿子娶个姑娘,他老婆不知道为什么就非要在男人中挑挑拣拣。而且那小周不是长得更帅吗?

 

“人小周又不一定喜欢你家叶修!”叶爹烦躁。

“怎么可能!”叶妈当即反驳,“我看得出来的,小周总往我们修修那儿瞧!再说了,我儿子这么优秀,谁不喜欢?!”

就不要跟女人讲道理。

叶爹叹了口气,岔开了话题,说:“我本来想和老大说正事的,说他原来待过的那个嘉世的事,今天被你这样一搅合,话都没讲成……”

“明天年三十呢,再说也不迟,你们明天说,你不凶我儿子我绝对不打扰你们。”叶妈随意地摆摆手,心思已经不在这上面了。

她叫叶爹上床,跟他小声嘀咕:“我觉得你刚刚说的话很有道理,我要多多考验一下小孙。你刚刚胡扯的那第一关就算了,我觉得男人很重要的,第一条,得会做饭。你看哈,修修一天到晚忙工作就忘了吃饭,小孙不能也这样,得注意修修的营养。”

是是是。叶爹点头。

“第二条,修修脾气倔,不肯服输的——当然那是因为修修每次都是对的……”

叶爹无声中翻了个白眼。

“所以要跟修修处对象,得要有点耐心。我打算试探一下,让小孙学着打毛衣,打毛衣可是个精细活,要是能给我修修织条围巾,肯定也是能沉得住气的……”

叶爹本来看不惯孙翔的,现在都有点可怜他了。

“老叶你那什么眼神啊!我又没为难他,我们那个年代不都织手套送定情信物的?围巾已经够简单了好吧?

“还有一条,主要这点我对小周其实也有些不满意,就是家庭要幸福。”

这话叶爹就有点不爱听:“小周那父母混蛋跟他又没什么关系。”

“我又不是歧视他了,这家庭不美满对性格真是有一定影响的,你看小周虽然不错的,但性格还是有点闷。

“而且,你看小周这样的,修修跟小周家人相处的时候,能不受夹板气?

“好了小周那是后话,我们修修喜欢小孙呢,我们别乱点鸳鸯谱——对,害得我今天都没怎么好好说,都怪你!明天我还得仔细问问小孙家的情况。……

“不过我看那孩子性格直爽,开朗得很,像是没吃过苦的,家里应该挺好的……但话又说回来,没吃过苦的,跟我们修修,唉,我总怕两个人之间会有点摩擦,年纪小的毕竟不如年纪大的疼人……”

叶爹还是想把问题掰回来,赶忙见缝插针地插嘴:“要不然怎么说女大三抱金砖呢……”



 

看到那个熟悉的号码,周泽楷接起了电话。

接了,也不听,他就把手机放在那儿,按下了录音键。

又没什么好说的,现在连假装的母慈子孝都不愿意做,无非就是要钱。

几分钟后,周泽楷觉得话筒似乎安静了些许,才接起,说:“打过去了。”

“你以为我没去查账?二十万?周泽楷,我真是白养你这头小白眼狼了,这那么点钱你也拿得出手,你打发叫花子呢?!”母亲在电话那头嘶吼,“你不知道你父亲去年被讨债的打断了腿啊!营养费不要的吗?”

“他不应该去赌。”周泽楷说。

“你还怪起了你爸?你说说,你一集电视剧就多少钱?二十万能够干嘛?啊?你这种不孝的人,父母也不知道赡养,你信不信我给你曝光了啊!”

 

周泽楷没耐心听这歇斯底里,直接挂掉了电话。

那天的仁波切之后,就完成了一个图穷匕见的过程,此后,他的父母三天两头要跑到公司闹事,甚至还有一次闹到了剧组,不给钱就不让他工作、录节目。

周泽楷最开始气得全身发抖,后来,就只剩心寒。

寒透了。


叶修也在帮他搜集证据,防着日后大家翻脸,同时却也劝他,如果不是狮子大开口,多多少少给点算了。

没有瓷器和石头磕碰的道理,毕竟周泽楷的在上升期,这种事真闹出来——轮回的竞争对手也不是吃素的,脏水随便泼,就算最后他得以沉冤昭雪,但也有个洗清嫌疑的过程,可这期间,他还有一个红色献礼剧待播,一个全球环境大使的组织活动,都是容不得艺人本身有半分污点的。


可绥靖政策从来是把人的胃口越养越刁,让周泽楷决心彻底撕破脸的,是去年的那一场大闹。

当时他父母又来闹事,叶修帮忙出去挡,他原本不必吃亏,但女人在跟绅士打架的时候,总是占些便宜的。

叶修拦着那疯女人,好容易打发掉了,脸上却被她的指甲划了长长的一道口子。

周泽楷心疼极了,也恨极了自己。

算起来,他父母也没在他身上花销多少,那么多年的劳务费早就还了几十倍也不只。这回,周泽楷还从头再把钱都算了个遍——其实按周泽楷的脾气,把前面的账算清了之后,他是一分钱都不想出,这每年20万还是叶修劝的,说至少账面上有数会好看一点。

但要惯了几百万,花钱大手大脚,宝马开道香包伴身的女人怎么受得了这点钱过一年的日子?

 

周泽只是冷笑,忍无可忍,回头找人想了个办法。

他爸爱赌,有这样垃圾的爱好就好了,甚至不用怎么出手,只用不着痕迹地撩|||拨两句,引得他父亲去那种涉||||黑性质的地方赊||||赌,没两天腿就被打断了一条,现在已经是个跛子了。

只是周泽楷就算心狠,却也是真心爱戴过父母的。

把父亲的医药费付完之后,他回头靠在墙边抽烟——不是后悔,没要那没用的男人的性命,也没让他残疾,不过是教训一顿,让他安分一些……

只是,周泽楷还是太难过了。

他也不知道那时候他想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只是,烟快燃尽的时候,被抽离了他的手。

叶修那仿佛洞察了一切的智慧而宽容的眼睛看着他,笑着说:“伤嗓子呢,别多抽。”

说完,叶修把烟按灭,然后抱住了他:“想哭就哭吧,肩膀借你。”


“不想哭。”周泽楷说。

他回抱着叶修。

秋天,他们在剧组的深山,头上高悬着十五的满月。

寂静的夜晚里,他们相拥着,站到露珠打上衣襟。

 

周泽楷挂了电话,想着这些。

这段感情太过复杂,最开始,他应当只是好奇心作祟,此后,或者是占有欲,又或者是欣赏为多。再后来,看见叶修和孙翔感情稳定,他是真的想过放弃的,甚至还主动去跟叶修“说开了”。

但越是一起把这些事都经历下来,周泽楷越觉得,可能,他还是想要叶修的——父母亲人再令人讨厌也没关系,有叶修,就够了。


为此,他也是做过一些事,现在,就等那些行动开花结果了。

孙翔不合适。周泽楷坚决这么认为。

叶修说过,周泽楷应当是最强的,最好的,最优秀的,是第一名。

周泽楷是最好的,所以,他也是最配得上叶修的。





翔爷从来都不是一个肤浅男人。

这一小段自觉走链接



++++++++++++++

又限流,阅读量没之前三分之一,又屏蔽,改个错别字就屏蔽。评论本来就少,全没了,没了没了没了……下面晚晚为自己点一首凉凉。

(* ̄︶ ̄)再这样我去微博写。


评论(52)

热度(6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