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一次改名了

写文就是为了开心的,
这么大人了得互相尊重,
这样产粮吃粮都愉快。
不用客气,叫晚晚或者月月就好。
但不要转载!强行礼貌的微笑:)
因为不开心所以删了很多文
具体可以看置顶


坑多似月球
目前最爱王叶和黄叶(虽然并无产出

【all叶】囹圄囚匪 12

#ABO,前文戳tag

#个人链接




“你的信息素是大寒樱?”苏沐秋说,“好少见的一种信息素啊!”

叶修无声地笑笑。

接着,他又说了句“我没事”,然后推开身边的Alpha,从孙翔的怀抱里钻了出来,说:“既然你进来了,那就麻烦你了,跟……苏医生签个字吧。”

这签字不急,我们还没把话说清呢!苏沐秋刚想说,却听孙翔道:“我就只有签字这个用处是么?”

苏沐秋一愣。

叶修偏开头,道:“不就是要你签字才来的吗?”

 

气氛凝固了。

苏沐秋看看孙翔,又看看叶修,忽然道:“签字可以今天签,但手术还得是明天做。”

“为什么?”叶修问。

“今天礼拜天啊!”苏沐秋理直气壮地说。

叶修不懂,“医院还分礼拜天?”,那急诊病人怎么办?

“我靠!上帝都有星期日,我这是为了你加班,但我的员工可不干,你不可能让我又当主刀又当麻醉师又当擦汗的护士小姐姐吧?”

叶修回想了一下,确实,进来的时候没见到什么其他医护人员。

“资本主义的地界就是天大地大,老子的假最大。”苏沐秋说,“祖国的同行们才是太辛苦了。”

叶修轻轻“嗯”了句,说,那好的,明天再来一趟就是了。 

于是苏沐秋就呵呵笑了笑,胳膊搭上孙翔的肩膀:“那我去跟Alpha说一下签字的事,你在这等会儿啊。”

叶修点点头。

但孙翔却不肯跟走。

 

签字。

孙翔一直都觉得这是叶修拿来威胁他的手段,他怕过,也气过,后来却越来越不当回事——他已经对叶修挺好的了,他已经对叶修拿出了自己120分的耐心了。

可当这个词变得如此迫在眉睫的时候,孙翔又忽然觉得那些他曾经在乎的都已经不重要了,他的心像失了序的鼓点,噼里啪啦的,只剩下惶恐不安。

都不重要了,他义愤填膺的不甘,他拉不下脸的赌气,都不如叶修本身重要了——能不能改主意,能不能让叶修别,别这样……

他其实还可以再让步一点的,如果120分的耐心不够,他可以拿出200分——叶修是不是觉得他的脾气不太好,他都可以改的,他什么都听叶修的,叶修不想让他说出去,他就不把标记的事情说出去就是了……

这么没用,这么丢人,可恳求的词汇还是到了孙翔的嘴边,他知道他说这样的话,还当着医生这种外人的面,就真的半分面子也不能剩了,他低声下气地说:“能不能……能不能……”

“孙翔,”叶修说,“谢谢你。”

孙翔愣住了。

这两人之间的气氛实在是能让人憋死,苏沐秋手上一用力,失魂落魄的孙翔便被他按走了。

 

大办公室内就有个小侧间,苏沐秋把人押进来,押到座位上,关上门,从抽屉里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相关通知和中文翻译两张纸一起拿到桌面上,一并放下支圆珠笔。

做完这些,他才叹了口气,冲着对面的孙翔说:“容我多一句嘴,你看上去挺珍爱他的样子,怎么两个人就闹成这样了?非要摘掉标记不可?”

看着年轻Alpha颓丧的样子,苏沐秋苦口婆心地劝:“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你们能结合在一起多不容易?有什么矛盾,你一个Alpha,就吃点亏,让着他点不就好了?你耐着性子,跟他道个歉……”

可苏沐秋转念一想,又觉得叶修那性子实在不像是无理取闹的人,忽然想到了一个极可怕的可能,他试探性地问道:“还是……之前糊涂了,标记了别的Omega?”

大概只有这样的理由能让那个看上去就傲骨铮铮的Omega气得一定要分手吧,真要是这个理由,苏沐秋觉得就无与伦比地棘手了。

“才不是!”孙翔猛地抬头,这一抬头,还落下了几滴泪珠。

“才不是……我才没有对不起他……我第一次分化时就是跟他,我压根挨都没挨过别的Omega,除了他我都不知道世界上还有谁是Omega了,我从来没看过小说没看过录像!我连做梦,也都是他……”

苏沐秋有些发愣,他尴尬地笑了笑,还没来得及想到什么话缓一缓……

“抱歉……我忍不住。”孙翔却没再说了,他抬手抹掉了自己的眼泪,道,“心里太难受了,也没人可以说……让你,让你见笑了。”

这话听起来真让人心里发酸,苏沐秋叹了口气:“既然这样,那为什么还要去标记?”

“因为叶修不喜欢我啊。”孙翔说,像是认命了,“我刚刚想求他,你也看到了……我总不可能跪下来求他……既然他非要我签字才开心,那就签吧。” 

 

孙翔抓起了笔,他的手是抖的,一个原子笔打滑了三回才把笔头按出来。

他用笔尖点着字,把那些条款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看到“自愿承担风险”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抬起头来:“成功率很高的对吧……他们说,那么小的概率,就像药品里的不良反应一样,说出来就是为了免责的,其实都没什么问题……叶修一定会没事的,对吧?”

苏沐秋不知该怎么说。

孙翔看他为难的样子,愣了愣,忽然明白了什么,他慌忙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信封。

信封没封口,苏沐秋一瞥就知道那里头是一捆1000面值的瑞士法郎,正常人旅游、生活使用根本不会带这么多大面额的钞票,而那个信封本身上头还落着酒店的款——这一个奇异的组合,都不知道这算是早有准备,还是匆忙而慌张。

他小心翼翼地道:“苏哥……这没多少,辛苦了……”

 

苏沐秋暗叹了口气,这Alpha眼里的关怀根本不似作假,他也算下定了决心。

身为私人医生,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他拥有帮叶修保密病情的义务,这是他的职责所在,现在他要违背职业道德了……

可违背就违背,至少无愧于心。

苏沐秋说:“该收的诊金我都会收,不打折地收,不该收的我一分都不会多要。我说一件事,你……别急,别生气……唉,叶修的手术不能做,他这是第二次去标记,危险程度很高,生还几率有,但很小,这不是开玩笑的,希望你能劝动他。”

苏沐秋其实自己也劝过很多次,甚至愿意给叶修介绍心理医生,被叶修拒绝了,然后苏沐秋只好用自己半桶水的心理疏导上,可叶修聪明也敏锐,对此极为抗拒……

不是真没办法,他也不会把叶修的病情告诉旁人——至少这个Alpha是真的心疼叶修,真的爱他。

“第二次?”孙翔愣住了。

苏沐秋点头:“我说这个,你也别怨他跟别人有过去,过去的都过去了,要向前看,你们后来不好好的吗?现在要紧的是你的标记的事。

“我劝了他一年,是真劝不动。你之前在外头,他都威胁我不做手术就要自杀了,我让他明天再来,算是拖了一天,就多给了你一晚上嘛。

“你劝劝,真的,耐心劝劝。别灰心,别斗气,小夫妻不都是床头吵架床位和的,哪里会闹成你们这样?有什么事情不能好好沟通解决?”

 

孙翔勾起了嘴角,却问:“劝了一年?去年六月开始的?”

“啊,对。差不多吧,反正是夏天。”

果然。

从最开始,叶修就没想过要标记。

孙翔觉得自己的眼泪都要流不出来了:“他真是宁可去死也不愿意再挨上我了。”

苏沐秋愣住了:“不是吧兄弟,你别这么想啊!我的天,这么悲观干什么?做人要积极一点啊!你怎么不想想,第一次算是年少轻狂不懂事吧,可后来,叶修他一个去过一次标记的人,知道去标记有多疼吧?他怎么会随随便便再让人标记自己?他都肯让你标记了,还不够爱你吗?”

这句话倒是让孙翔从强烈的心痛中清醒了,他总算想起来,原来一切就是从错误开始的。

是啊,是他把叶修推到这样艰难的地步的,是他让受过一次伤的叶修没法重新开始,还得再受一次伤。

错的,该死的,都是他。

 

可他是真的喜欢叶修啊。

最终就只能落到个,自始是错的下场吗?

 

孙翔忍不住想,第一个标记叶修的会是谁呢?当时是叶修自愿的吗,那个人真幸福啊……可是他为什么不珍惜呢,为什么还会让叶修去掉标记呢?

还是,叶修当时也是不愿意的?那,那个人喜欢叶修吗——不可能不喜欢的吧,所以,那他们是不是同病相怜了?

孙翔自嘲地笑笑,说:“谢谢苏哥了,我会想办法的。”

说着,他打开手机,在备忘录里记了一笔:

“晚上八点,找黄少天。”

他说的话,叶修根本不会上心的,叶修对黄少天好,叶修在意黄少天,孙翔一直都知道的。

 

门被敲了敲,然后推开。叶修微靠在门牙处问:“还没签好?”

“这不马上呢吗?”苏沐秋说,“不过我还是建议你多多考虑一下。”

“谢谢,你太负责了。”叶修说。

苏沐秋小心翼翼地看了孙翔一眼。

这还真是一对冤家啊,叶修才进门,那个彷徨无助的孙翔就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现在整个人像是打了鸡血似的,腰板倍儿直。

不过还好还好,会配合,孙翔还是先把字给签了。

“再签一份吧,”叶修说,“我带着,怕医生丢了。”

苏沐秋扯了扯嘴角,觉得自己明天想用的缓兵之计被看穿了,尴尬道:“怎么可能?”

“再签一份吧。”叶修说。

孙翔冷笑了一声,道:“去啊,拿多少我都签。”

 

哎哟,苏沐秋在心里哀嚎,这一对怎么是这样的啊!

 

“不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哪怕只是相识一场,我也得对你的命负责。这么重要的事,不过看慢了点而已。

“我可不像某人,心里只有自己,没有旁人。真要是出了什么问题……”孙翔的嘴唇抖着,又是斗气又是恨似的道,“甭说人了,有良心的,死条狗都能伤心几个月。

“他倒好,自己不在意,搞得好像谁又怕死了?腿一蹬眼睛一闭,爱怎么死怎么死,快活得很。根本也不想想,签字的人要被人怎么戳脊梁骨,像是自己欠着谁一条命一样内疚,也根本不知道活着的人会有多伤心。”

叶修抬眼看向他。

许久,才道:“成功率那么高,不会有事的。”

语气居然软多了。

 

苏沐秋松了口气。

果然嘛,虽然孙翔这狠话说得都快把他给吓死了,但毕竟是和叶修有过一段感情的Alpha,还是有办法的,还是了解叶修、知道他的死穴的。

想着,苏沐秋笑眯眯地插科打诨了一番,总算把两个人送走了。

 

今天特别好,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今天他保住了叶修的小命,也挽救了他们小情侣的关系,所以一共建了十座庙和一栋七级宝塔,功德无量。

苏沐秋想着,有点犯烟瘾。

其实他倒也不算是有烟瘾,身为医生,当然知道吸烟十分的有害健康。苏沐秋就是偶尔会想抽那么一两根,就像是戒不掉似的。而且也不抽别的烟,只抽国内的芙蓉王。好在他抽的不多,人肉背回倒是不妨事,一条能抽一年。

于是苏沐秋便去拉开自己的抽屉找烟。

只是坐上了自己的办公桌,苏沐秋有些疑惑——他和养母家妹妹的合照相框原来是摆在这个位置的吗?

 

上了回去的出租车,叶修和孙翔继续一路无话。

午饭时间已经过了,孙翔似乎要去点个餐——反正孙翔要做什么叶修也从来管不到也不会管的。他只是草草地跟孙翔点了个头,就走向自己的房间。

然后,叶修在自己的房门口见到了韩文清:“老韩?”

“你回来了。”韩文清说。

 

同样是十年,悠长,悠长的岁月,在医院那个消毒水漫布的地方,十年前叶修就已经学会了如何让眼泪往心里流,哪怕原因如今看来是如此地荒诞可笑。

但这儿不一样,这儿能让他迅速红了眼眶。

叶修下意识说:“老韩,苏沐秋没死,他还活着……”

韩文清有些诧异,他的嘴微张,可看着叶修的表情,又抿了回去,眉头微蹙,道:“这不是好事吗?”




+++++++

解释一下上章一个问题。伞哥为什么失忆说得很清楚了,当年车祸没死,但脑震荡外加脾脏破裂。脑震荡导致的失忆。

评论(72)

热度(5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