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一次改名了

写文就是为了开心的,
这么大人了得互相尊重,
这样产粮吃粮都愉快。
不用客气,叫晚晚或者月月就好。
但不要转载!强行礼貌的微笑:)
因为不开心所以删了很多文
具体可以看置顶


坑多似月球
目前最爱王叶和黄叶(虽然并无产出

【all叶】囹圄囚匪 11

#ABO,前文戳tag

#个人链接


这一章6000字相当于两章,不知道该从哪里断。



喻文州忽然觉得,叶修好像是站在高台上的,他看到的是比他们所有人看到的,都要更高、更远的世界。

 

叶修给出的这个理由如此特别,喻文州用膝盖想,都知道在这点上他根本没可能劝动叶修,除非他彻底驳倒叶修的世界观。

可如果不能劝动,他想要叶修,就必须得承诺——且必须做到,永远不标记叶修。

……怎么可能呢?

倒不是喻文州没这个度量,但他是清醒现实的。

挑战现行规则的人,或许在历史长河中会是一个伟人,但早就作古的伟人本身注定是悲剧。

就在这个世界里,就按这个世界的规则本身来思考,没有标记的Omega极易受到Alpha的伤害。

就像当年叶修死活不肯让周泽楷标记,可叶修又哪里讨着了好?还不是被孙翔钻了空子?

或许,被孙翔标记对叶修而言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这要是他们嘉世那个老板呢,这要是那些要跟叶修对着干的队员呢?还不知道会怎么利用标记的生理优势去作践叶修。

标记固然损害了Omega的“人格”,却也是一种保护。表面上看,被标记的Omega只能从一而终,几乎没有了自由,但实际上,有了标记才能保障Omega的X自由。当今社会,Omega已经能自主地选择Alpha了,虽然只能做一次选择,但这至少能保护他们在脆弱的发情期内不会轻易地被哪个路人强上……

或许,只有那种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没有被标记的Omega才能满足叶修关于自由的幻想,可叶修又怎么会愿意生活在笼子里呢?

这是无解。

 

这么想来,喻文州又有些理解叶修的不甘心了。

一个这样要强、全身都发着光的人,就只能两权相害取其轻?叶修是不可能同意的。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喻文州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叶修看着喻文州,笑了笑:“别这样为难,你一个Beta,都被我搞得这么烦恼。”

是啊,还有这个作茧自缚、杀鸡取卵的“Beta”身份。

喻文州在心里无声地叹了口气,他总得慢慢谋划。

但无论如何,今天是开心的。

 

因为那个站在高台上看着更广阔世界的叶修,向他伸出了手,拉他上了一样的高台。

 

喻文州回神,见叶修站起身来,问:“你要回房?”

“嗯……难受。”

“我陪你吧。”

叶修挑眉:“又陪成昨晚那样?”

喻文州不知道该怎么说,身体在脑子前先假意干笑了两声。

“队长还是好好陪陪那群队员们吧。”叶修说。

喻文州又道:“那明天我也陪你去医院吧……”

“别,你没听见孙翔不想见到其他人?”叶修说,“别给我添乱了,等他又不愿意签字,我不得哭死。”

“我以为他只是不想见黄少天。”喻文州下意识说,可他没想到,回应他的,居然是一阵诡异的沉默。

喻文州的心提了起来——真该死,还有少天,他居然忘了少天……

 

“不用了。”叶修忽然说,仿佛从来不曾沉默,“我走了,帮我跟大家陪个罪。”

 

拒绝了喻文州之后,叶修一步步地挪回了自己的房间,发情期的情潮逼近,他的脑子渐渐昏沉。

他从口袋里掏出房卡,刷了三下都没刷成,房卡还掉在了地上。

叶修叹了口气,弯腰,伸手要去捡,一只手却忽然出现,把房卡拿走了。

下一秒,叶修只觉得天旋地转。


Alpha的力气就是这么大,周泽楷一只手外加另一只手搭了半个手臂,就把他整个人给抱了起来,还能去开房门。

“滴——”的一声,拒绝了叶修三次的房门这回颇无骨气地应声而开。

周泽楷大步进门,经过走廊的时候随手一拍,吊灯顶灯床头灯阅读灯一应而亮,周泽楷直接把叶修扔在了床上,一边扯好了窗帘,就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叶修勉强撑起自己的身子:“我……我有抑制剂。”

“闭嘴。”周泽楷说。

跟叶修谈了两年恋爱,他哪里会不知道这人是个什么样的性子?身子能打颤成这副模样,一定是憋无可憋,早先肯定都打过不知道多少抑制剂了。

 

说完这句,周泽楷的上身便已脱||||光,他一秒都等不及,先捏着叶修的下巴,覆上一个吻。

叶修抿着嘴,扭头,不肯:“你这味道太臭……”

“当年不是喜欢吗?”周泽楷说。

叶修愣了愣。

他这一愣不要紧,周泽楷直接掀翻了他,首当其冲地扯掉了叶修身上那件不属于他的,恼人的12号外套,三秒不到,叶修整个人也赤条条的了。


 

中间点这儿

 


叶修晕了都惦记着不知这话有没有说完、说清,睡得一点都不踏实。他梦里魇了三回,很快就清醒了过来。

周泽楷没睡,他坐在窗边的靠椅前抽烟。

叶修穿好衣服,走下床,问:“什么时候开始抽烟了?”

说完才发现周泽楷或许抽的是他的烟,还用着他的打火机。

“分手后。”周泽楷说。

叶修顿了顿,说:“你决定的。”

“嗯。”周泽楷说。

我决定的,我自愿的。

 

叶修又看了他一眼,扭头去洗漱。等洗完了,周泽楷还在这摆雕像,叶修也懒得管,自己从桌面上的烟盒里拿了一根烟,点着了根捏在手上备抽。

“昨晚多谢了,我去吃自助,得拿房卡。马上就断电,你觉得热之前不愿走都行,等下锁好门就成。”

见周泽楷沉默,叶修就自己拉开门准备离开,正要扣上门的时候,他听见身后传来一个声音:“叶修,你还爱我。”


叶修愣了愣,随即笑道:“当初说我不爱的是你,现在,说我还爱的也是你,周泽楷,你要怎样?”

“在一起。”周泽楷说。

叶修安静地看着周泽楷,看了一会儿,才挥了挥手,说:“看你表现。”

 

虽然没约时间,但下了楼的叶修不出意外地在自助餐厅见到了孙翔。

翔叶两个人互相之间实在没什么话好说,完成任务似的填饱了肚子,就打了个车往医院去,就连在车上,两人都是一人副驾一人后排,一副水火不容的样子。

叶修早就跟人医生约好,上了车才发现这时间或许对外国人而言实在是太早了,马路上行人寥寥,店铺也没几家开的——不过既然是华裔医生,总该勤奋些吧。

前排的孙翔忽然问:“我的衣服呢?”

“哦,忘了。”叶修说,“回去还你。”

孙翔就再没说话了。

 

叶修的地址给的很模糊,又是一串外语,又说他自己也不认识人。孙翔下了车,没看到想象中的车来车往儿童及老人密布的场景就已经觉得很不靠谱了——哪怕叶修说国外都是私人医生和私人医院居多。

孙翔正想抱怨,扭头却看见叶修呆呆地望着一个方向出神。

他狐疑地顺着叶修的目光看去,原来是一个医生,一个一眼就能看出来的医生,因为那人戴了医生的帽子,医生的口罩,还穿着过了膝盖的白大褂。


医生走了过来,道:“叶修?”

孙翔知道这是人对了。

“嗯……”叶修低头,轻轻应了一句。

“嘿,我就说嘛,网络初面没关系,穿成这样肯定行。”医生像是颇为得意自己的扮相。

不知道为什么,孙翔下意识释放了自己的信息素。

医生不为所动——那就好,尽管叶修再三说Omega的医生都是Beta,但他还是有些不放心。

 



直到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叶修还觉得有些不真实。

不过好在这一切终于要开始,也终于要结束了。

 

一个不知名的,冰冷的东西碰了碰他,叶修下意识夹腿,失败之后才想起来自己的双腿已经被绑带给缚住了。

“别怕。”医生说。

听到这声音,叶修勉力向医生看去,看见了他弯弯的眉眼,好像是在笑着安抚。

别怕……

可我不是怕,我只是……


随即,一个带尾巴的大胶囊被塞了进来,叶修闷哼了声。

“别怕。”医生又说。

叶修点点头,努力去克制住自己的反射弧。

之前他腰上挨了一针,这针剂是为了让他打开生||||殖||||腔,好让这个类似肠镜的东西能进去拍图像。叶修知道这步骤,他得先做完这项检查,才能去做标记去除手术。

叶修头上出了一层细密的汗。

 

仿佛过了几个世纪,医生说,可以了。

叶修支起身子,默默穿好了裤||||子,按着医生的指示出了无菌房,安静地坐在他的办公室等。

 



张新杰再次敲了敲叶修的房门。

“没人。”他回头对韩文清说,“你来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

说完,张新杰端详着韩文清的脸,猜测道:“想给叶修一个惊喜?……这个时间,昨晚我们比赛的时候,你就已经在去机场的路上了吧?”

“在北京候机。”韩文清说,“总是要来的,赢了是惊喜,输了是安慰。”

“都不知道你要来。”

“我等就是了。”韩文清说。

张新杰犹豫了一会儿,道:“黄少天昨天跟叶修告白了。”

韩文清挑了挑眉。

 



医生换好了衣服,忽然道:“其实我真不想见到你。”

叶修没出声。

“15岁就第一次被标记,不敢告诉爸妈,凭自己攒的钱随便找了一家不怎么好的小诊所……”

“你这不也是私立医院吗?”叶修笑着说。

“妈蛋,你以为我们毕业能像国内那么容易?和我一届毕业的那些人都差点没跪|||舔professor了,就我,几百项奖学金和最佳毕业生荆棘花勋章糊你一脸哦!还没毕业我的手术就预约到三年后了你敢相信?居然瞧不起哥的临床神之手,切!”

医生嚷嚷完,又叨咕道:“垃圾医生害人性命,你又没什么疾病史的,第一次去标记还能弄得你大出血,还得靠你双胞胎弟弟的血吊命,你这回的标记要是长在旧刀口上真的是神仙也难救了。”

叶修点了点头,道:“所以呢?结果怎样。”

“结果就是不能做。”

叶修皱眉。


“我说简单一点,去除生||||殖|||腔壁的标记就跟凿一个壁柜一样,一面墙总共就只能凿一半,那一半得留着承重。凿完了这个柜子,你要还想放更多的东西,那就得换一面墙凿。

“你这个标记要是在你生|||||殖||||腔内别的地方,哪怕你是位置不好、手术难做的男性Omega,都好说。我之前跟你承诺的也是这样的情况,让我来做,我甚至有自信比外界普遍的50%成功率还更高些,几乎能与第一次去标记没什么区别。

“但我刚刚看了,它偏偏就长在缝合口那位置上。

“这一面墙上凿两次肯定不行,你明白吗?你现在这情况别说一半的几率了,5%都没有,做不了。”

 

“这不是还有5%的成功率么?”叶修说,“别这样,我把Alpha都带来了,他同意,你们医生的职业协会不会找你麻烦的。”

“规矩是规矩,命是命,找我麻烦又怎么样?我去抱我养父大腿还不成?”医生说,“就算我荣耀里输给你了,你让我做什么都行,这不行,我不能送你去死。”

叶修摇头:“我是绝对不会要这个标记的,赖活着不如好死一场。”

“屁!你这什么鬼想法!你才多少岁?就算只能跟一个Alpha过日子了,但时间这么长,以后的人生要什么没有?”

叶修沉默了一会儿,道:“也就是说,我现在除了自杀没活路了?”

医生差点没被他气个倒仰,他鼻子哼哧哼哧了半天,把口罩都给吹开了些。

叶修忽地笑了笑,道:“你其实真的蛮像我一个朋友。”

医生气愤道:“你朋友?那他还真倒霉。他以后要是死了,肯定是被你气死的!”

“真不是,”叶修说,“他是车祸死的。”

医生一愣,许久才道:“抱歉啊……我不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没事,都好多年了,早也习惯了。”叶修说。

 

气氛安静了一会儿,医生忽然道:“哎呀!我都被你气得口干舌燥了,我去倒点水喝。”

然后他手忙脚乱地从饮水机前接了一杯给叶修,又跑回去给自己接了一杯,看着叶修,转移话题说:“其实这话我听过很多回。”

“哪句啊?”

“你蛮像我一个朋友。”医生说,“这句话里十个有八个是想求我给他们做手术的时候用点心。”

叶修笑:“我说的是真的,性格和声音都有点像……唔,所以还有两个呢?”

“还有两个是想泡我!”医生很是得意。

叶修捧着水杯,温柔地笑:“那有人成功泡到了吗?”

“嗯!名草有主啦!”

“哟,人生赢家啊!”叶修说。

“哪里哪里。”医生抓了抓后脑勺,有些腼腆地笑,“她也是华人嘛,我就想买了房再结婚吧。可是全世界的房|||价都高啊!我也不可能让我养父出钱,就……”

叶修点头:“所以像我这样送上门被宰的病人,你还往外推干什么?”

医生瞪了他一眼,不鸟他,喝水。


结果水没喝上,那一杯直接倒了医生自己满脸满身。

医生慌忙放下水杯,一边扯下拦住他喝水的罪魁祸首口罩,一边拍打自己的前襟:“呸呸呸!看我被你气的!进去之前还记得换,出来都忘了摘!低级错误低级错误!……”

 

阔别十年的脸以这样一个形式重现,叶修想,这大概是老天跟他开玩笑吧。

 

“我18岁被我养父捡到的,说我当时坐在马路沿边发呆。我养父看我精神不对,他是学医的嘛,就问我有没有事,我说没什么大事,刚刚出了一个小车祸而已,还把其他人都送到120了,就是觉得有点不舒服,身子好轻好轻,软绵绵的,所以想坐着休息一下。

“我养父一听就不对劲,叫我去医院检查一下。

“我不肯,我说,这年头哪看得起病啊,拍张片子就不知道多少钱,我又没什么伤,钱要留着供妹妹上学,还要攒着买房子娶媳妇呢!

“但我刚说完就晕过去了,我养父就赶快把我送到医院去,虽然没外伤,但脾脏破了——所以以后要车祸了没外伤也要检查一下,脾脏破有时候没感觉的,但这是内出血,晚来一会估计就没命了,而且还有脑震荡呢!

“我在医院特级病房里呆了三个月,醒来后之前什么事都不记得了。我养父有人脉,怕我有后遗症,就带我到国外来看神外,可这事就是记不起来了。

“记不起来归记不起来,哥还是聪明的,跟着我养父学医,天赋异禀,我养父喜欢极了。

“我后来回来找过一次,主要是我当时有钱包,却偏偏没有身份证,到现在,我都不知道我那妹妹在哪里。

“我第一次没找见,后来发现我养母偷偷哭了。我……唉,以前都是过去了,我一点都不记得了,我养父母对我这么好,我怎么还好意思让他们伤心。

“其实妹妹我还一直是想找的,可我真的不知道该不该去找媳妇——我也不知道那媳妇到底是有,还只是当时的一个愿望——没媳妇的人也会说‘攒钱娶媳妇’这话的,对不对?

“可我一想,真有也没用了吧,我都失踪了十年了,聪明点的就知道改嫁了,或许快些的都换了两个男人,孩子都生了仨了……你说我要是突然又出现了,她该怎么办呢?是该好好过现在的日子,还是跟我呢?

“倒不如没有我,她反而开心些。

“所以啊,我又回了次中国,没找到,就算了。”

 

这是在荣耀里这个神枪手曾经跟他说过的话,他怎么就只当成了个故事听,没有多问问呢……

 

“我靠你也添什么乱啊!”医生大叫。

叶修怔怔地看向医生,才明白不知何时他的纸杯已然脱手,无声坠地,给地板水上添水。


“叶修!叶修!”砰砰砰的砸门声也传来,那是门外的孙翔,“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事了?你怎么了?你回话!!!”

手忙脚乱的苏沐秋无奈地去开门:“Shit!我就知道Omega要做标记摘除手术Alpha绝对会砸门……没事,这还没做手术呢。”后半句是对着孙翔说的。

可孙翔一把搡开了他,抱住了叶修:“你怎么了?怎么好端端的一下全都是大寒樱的味道?你怎么了?还好吗叶修?”

“大寒樱?”苏沐秋有些迷茫地皱了皱鼻子。

 

“那是我信息素的味道。”叶修的嗓子是哑的,说,“我没事。”



++++++

攻已全部出场,下面是压股时间,买定离手~~

评论(114)

热度(5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