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一次改名了

写文就是为了开心的,
这么大人了得互相尊重,
这样产粮吃粮都愉快。
不用客气,叫晚晚或者月月就好。
但不要转载!强行礼貌的微笑:)
因为不开心所以删了很多文
具体可以看置顶


坑多似月球
目前最爱王叶和黄叶(虽然并无产出

【all叶】囹圄囚匪 09

#私设多多的ABO,前文tag



见叶修的眼神投来,孙翔绷着脸,开口道:“叶修,你不觉得你做得太过分了吗?”

叶修平静地看向他。孙翔还是年纪太小了,哪怕给出了摆出了想要认真沟通的架势,依然还是太小了,他的郑重其事并不如韩文清那般威赫,也不如周泽楷锐气逼人,只像是一个小孩子徒劳地要装大人的严肃。

即便是当年,也不过是才18岁而已。

“怎么了?”叶修问。

“怎么了?你不知道怎么了?”孙翔激动得身子前倾,像是只准备捕食的豹子,“黄少天!他!……”

“他挺好的。”

“挺好的?你他妈什么意思?你有没有搞清楚你……”

“孙翔!”叶修打断了他,“你既然要和我谈事,能不能不要随便乱发脾气?只有你把要求、条件、回报全都讲清楚,我才能说同意或者不同意。”

孙翔强行克制了嘴巴张合的惯性,盯着他许久,才恶狠狠地说了个“可以”,像是要把字给咬死似的。

叶修点了点头,道:“那就好。”

他不紧不慢地又点了一根烟,静谧的空气里,只听见孙翔气喘如牛的声音。

 

仿佛有一个世界那么漫长,孙翔才道:“行,你说得对,这件事也不能怪黄少天,他应该不知道,不知者不怪。不过我忍了这么久也忍够了,你已经被我标记了,以后也多半是我们一起过日子,这件事本来就应该让大家知道,省得他们白惦记,也是伤害人家的感情。”

叶修吐了个烟圈,道:“我打算把标记取掉。”

“公开本来就是迟早……你说什么?!”

孙翔的语气昂而冲,有那么一瞬间,叶修怀疑这只豹子要扑上来咬死他了。

可没有,什么都没有,孙翔居然死死地钉在了对面的沙发上,徒留满脸的震惊与茫然。

 

“这毕竟是一个错误,第十赛季太忙,没时间,本来夏休期就想弄掉了,又忽然接到了领队的任务,现在总算忙完了,也正好。

“我家人都在国内,所以手术只得麻烦Alpha签字,不过你放心,其他的都不用你操心,我医生早找好了,姓苏,是华裔,中文英文德文法语都能说,你到时候直接跟我过去就好……唔,要不然就明天怎么样?签完字你就可以继续跟他们一起旅……”

豹子还是扑来了,孙翔扯着他的衣领,一把把他压在沙发上。

 

孙翔一向都知道叶修嘴下不留人,他怎么会不知道呢?叶修对别人总是那么温和大度,即便是嘲讽起来也只是玩笑一般你笑我也笑,大家都开开心心,不像对他,只有严厉和半点不留情面的轻蔑……

可尽管如此,孙翔却是真没想到,叶修会这样拿着刀子往他的心口捅,刀子进去了还不够,还要在里面搅上两圈,要把他的热血和真心全都弄烂了,碎了才甘心。

叶修说黄少天“挺好的”的时候,孙翔就已经受不了了——黄少天跟叶修告白挺好的,那他呢?他算什么?孙翔知道当年那事是意外,可是他已经,已经……

是不是没有挑战赛的那场姗姗来迟的分化,没有撞上过分透支激发压抑已久的发情期的叶修,叶修就会同别人在一起?比如,“挺好的”黄少天?

其实孙翔一直都不愿意去猜想这个问题,事情本来就已经发生了,没有如果,他只当这个问题不存在。

可是逃避了的问题,终有一天还会出现在你的面前。

 

小时候,孙翔跟着妈妈一起旅游,天气热,他赖皮不愿走动,一下大巴走了几步路,才到客家村庄门口,见到那儿一棵大树就不愿意挪窝了,死活就要在那儿休息。

妈妈劝他说,里头还有很多树都可以供人纳凉,他偏不——他可不懂什么苏格拉底捡麦穗的道理,不过是因为从小就不是听话的孩子,脾气犟得要死,所以见到那一棵,他喜欢,就不肯走了。

何况这儿多好,有个老奶奶卖烧仙草,所以他又求妈妈给了他两块钱给了老婆婆,然后自己添了两勺满满的白糖。

看见白糖的晶体一点点融化,孙翔心里欢快极了,吃起来也是甜滋滋的。

然后,婆婆开始唱歌了——客家土话,他听不懂,就着歌声吃完了,还要去问婆婆歌词。

婆婆说:“入山看见藤缠树,出山看见树缠藤,树死藤生缠到死,藤死树生死也缠。”

他懵懵懂懂点头,用小学生的阅读理解问:“这是说藤和树有仇吗?”

周边的人都笑了起来,说娃儿,这是情诗呢。

 

孙翔能感觉到他的心已经在痛了,泪意已经往眼眶里涌过去,可他凭什么哭?

他是Alpha,他和叶修还有那么多恩怨未了,他这么要强的性子,怎么能在他的Omega面前,在叶修面前哭?

可是如果不能哭,这样汹涌的感情,该怎么交付?

或许,只能用愤怒了吧……

“让我给你签字?你休想!我告诉你叶修,你就活该一辈子被我掌控!”孙翔的嘴唇颤抖着,一字一句,说得无比清晰而怨毒。

 

树死藤生缠到死,藤死树生死也缠。

别想了,叶修,我们就纠缠到死吧……

 

可叶修却心平气和地道:“那就比较麻烦了,你不愿意,我还是请我家人签吧。”

 

火上浇油。

暴怒的Alpha信息素直冲脑门,叶修皱起了眉头,身体里好像有几百根鸭毛在撩拨,尽管在努力压抑着,但他的呼吸加重了起来。

孙翔也熟悉叶修了,见他这样,初时还以为是自己勒得太紧,下意识松开了些许,但很快又发现了不对劲。叶修应该是要发情了,也对,昨天叶修就说快撑不住了……

孙翔一时不知心里是什么滋味。怨恨缠绕着他,树藤相缠的阴影里似乎藏着喜悦和悲哀。他伸手按了按脖子后的腺体,让本就浓郁的信息素更炽烈了三分。

“你他妈就是欠干!”孙翔冷笑着说,“现在还要我去了标记吗?”

 

“嗯……”甜腻的喘息从叶修的嘴里泄了出来。Omega怎么可能抗拒得了自己Alpha的信息素?

可他居然还没有服输,那一点没抽完的烟头被叶修按在自己的大腿上,痛感神经跳动,叶修结结实实疼得打颤,勉强恢复了些许神智。

“当然。”叶修说。

 

他已经准备好了迎接孙翔的怒意,无论是xing侮辱还是身体打击,他都受得了,可没想到,孙翔先一把抢过他手上那根烟摔到烟灰缸里,才用泛着水光的眼睛看着他:“你就那么讨厌我,觉得我的标记恶心?”

那一瞬间,叶修以为自己又见到了家里的小点——那个被他捡回来的小流浪狗。

他以为他听到的哽咽是错觉,但很快,孙翔低头,恨不得下颚与锁骨相连的那般低头,尽管如此,豆大的水珠还是掉在了叶修的脸颊边和脖颈处。

 

孙翔哭了?这么好强的孩子,也会哭吗?

他下意识想伸手,摸摸孙翔的脸……

“好……不就是签个字吗?我同意。”

孙翔说着,轻飘飘地松开了他的领子,从沙发上下来,站直了,离远了。

 

“叶修,我告诉你,你恶心被我标记,一天到晚要死要活地要去标记,你以为我就很想标记你?

“当年是我初次分化,所以你怪我,我认。

“可你不要忘了,你自己一个O,隐藏性别,不注意保护自己,在发情期还到处晃荡,要不是你的信息素勾我,我至于往你身上扑?

“嘉世哪个粉丝不愿意上我的床,要是没有你,Beta,Alpha,我随便睡了谁也就是睡了!真要倒霉到又标记了一个Omega,她也绝对不会像你一样只会惹人生气。

“你以为你是谁?我根本就不稀罕你!”

 

叶修安静地听着孙翔说到他停顿,才道:“我也是这么想的。”

现在Omega的权利也越来越受到保障,Alpha凭借性别优势三妻四妾的日子在明面上是一去不复返了——就算没有社会观念的进步,孙翔摊上了他这个叶大少,也不可能还有别的选择。

叶修一直都知道孙翔是个观念比较传统的Alpha,但传统传到直A癌也就罢了,可孙翔却偏偏又很有责任心。

从当年的意外开始,他明明慌了神,却也二话不说地就认了,愿意负责。

孙翔原本对他没有任何感情,甚至是厌恶居多,现在都因为一个标记就努力去喜欢他——叶修不是不明白孙翔的索吻和黏腻,是因为多少有一点喜欢。

可这点喜欢来自于哪,不过是来自于错误的标记。

这样和叶秋一样畸形生长的东西,从头开始就错了。

何况孙翔还是个小孩,还有漫长漫长的以后,叶修不愿意因为一次意外就绑住了他的将来。

 

孙翔诡异地笑了一声。

“我还有个条件。”孙翔说,“我可不想我的标记被莫名其妙地当成某人的。我要陪你做完手术,而不是什么别的奇怪的人在你边上。”

也不知为什么,明明是一样幼稚的话,叶修才觉得孙翔的严肃像小孩装大人,可现在瞧起来,他好像真的是个大人了。

 

孙翔的站姿笔挺:“我知道你怎么想我的,但当年非我所愿,标记后,你扪心自问,一年来是不是你发情自己找我,我们才做的?

“刚刚也只……只是觉得我被你看轻了生气而已,没谁想上你这张没精神的死人脸。

“我从头到尾都没想过要强迫你。

“我知道你不会听,但我还是要说,我没做过的事,你休想算到我头上。”

 

说完,孙翔甩下了自己的外套,转身大踏步地走了,再也没有回头。


评论(62)

热度(5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