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一次改名了

写文就是为了开心的,
这么大人了得互相尊重,
这样产粮吃粮都愉快。
不用客气,叫晚晚或者月月就好。
但不要转载!强行礼貌的微笑:)
因为不开心所以删了很多文
具体可以看置顶


坑多似月球
目前最爱王叶和黄叶(虽然并无产出

【轮回叶】头牌经纪人 22

#瞎编的娱乐圈故事

#OOC与我相亲相爱

#个人链接

#上下两篇合并在一起了



空气是静谧的,进度条也渐渐走到了底。

叶修忽然问:“难得有两周年假,你也不回家?”

江波涛一愣,微微偏开了些头去——他当然是想回家的,可是,也不想和叶修分开。

Samsara三个成员,他们各自的发展路线不同,除了每年固定两三个月共同忙专辑、演唱会的时间,三个人大都有自己的戏要拍,自己的综艺要跑。

叶修不可能分身,总是陪着他认为最紧要的那个。好在为了给普通大众巩固团队的概念,能控制的活动,叶修都要求他们至少两两组合参加。

可哪怕是这样,江波涛也总觉得,和叶修在一起的时间太少了。

他的指尖最后缓慢地按压了一会叶修的太阳穴,终于收了手。江波涛低垂着眼帘,道:“回的。可我这不是才飞回来吗?反正我家也在S市,明天,明天就回……”

 

明明是寒冬腊月,江波涛居然觉得空气像梅雨天一样憋闷。

只不过离开这么一小段时间而已,他们是艺人,总共也只有春节期间的这点小假期,算上周六周日也才14天。

可尽管如此,江波涛居然觉得告别实在让人不舍,就那么一句话,他都说得这般艰难……

 

室内挂钟的秒针滴答滴答地跳,感到叶修许久不做回应,江波涛有些奇怪地看了他一眼。

叶修似是有些犹豫地道:“如果方便,可能有件事想麻烦你一下。”

“什么事?”江波涛难免好奇了。

叶修总是那么厉害,仿佛什么艰难的事都能手到擒来,他似乎很少露出这样为难的神色。

可正因如此,江波涛心里居然有些快乐。

成长是不是就是这样令人愉悦?

以往叶修看他的眼神就跟看小孩一般,他玩小心机,被视作不懂事的调皮娃;他小心与叶修肢体接触,叶修也只当陪孩子玩;甚至他和叶修的接吻,叶修也只当是亲了个不懂事的熊孩子……

但如今,他也可以被叶修当成平等的主体,来询问意见,甚至是求助了。

 

叶修似是又犹豫了一会儿,才缓缓地解释道:“这主要还是我个人的事。我家人不太支持我在演艺圈的工作,而且我爸比较神通广大,我上回回去,不小心被他知道了我和孙翔的事……

“老人家嘛,你知道,人比较古板,根本理解不了男人之间的恋爱,而且他脾气也大,暴跳如雷地就要找我麻烦。

“我好说歹说,他又要我带孙翔去见他,我原先拖了许久,可现在实在拖不了了。”

 

所以,叶修是什么意思?江波涛若有所感,心跳砰砰砰地乱了起来。

 

果然,叶修接着说:“我是想,其实像我爸那样的远离娱乐圈的中老年人,根本分不清你们仨,只会觉得长得都一样。”

这倒是实话,明明他们三人长得压根没有一点相似性,但对群众而言,好像分清谁是谁是件非常困难的事——或者说所有的团体组合都面临这样的困境。

毕竟是组合,出去演出总得穿同一套系的服装,久而久之,除了是熟悉自家情况的粉丝或黑子,其他大多数路人只会觉得组合内的成员们都是贴着同一个标签的无脸人罢了。

有时候江波涛在街上被人“认出”,还会被叫“周泽楷!给我签个名吧”。

保留组合形式是老板大姐的死命令,当年张益玮带他们的时候,压根就没考虑过把他们区别开来,所以那时这种情况更夸张。

三个没有特别出名的高中男孩组合,一样的小男孩西瓜头,一样的小西服套装,且当年周泽楷和孙翔的个头还没有比他高出太多。

当年每次出席活动跟主办方交流、跟主持人姐姐说话的时候,三人名字能被各种排列组合地张冠李戴,简直就是大型车祸现场。

反而是叶修不避讳这些,让他们按照自己的特点发展,这样的情况才有所好转。

 

“老爹毕竟是老爹,再加上他的能量也比较大,给我坏事还是很容易的。我在想,真能带个人回去也好好劝劝他,让他消停个两年。

“可是孙翔那孩子真的太让人担心了,我实在是没法安心,是个一点就着的炮仗……你知道,他们仨就数你最稳重,我是想……唉,可我又觉得,这也不算是个好办法。”叶修说。

说完,叶修似是诚恳地问江波涛:“小江,你觉得怎么做比较合适?”

或许江波涛了解孙翔的想法,能提个好建议。

 

要是他的男朋友真换成了别人,不过是千叮咛万嘱咐也就是了——小江这样的还不用叮嘱——可孙翔这臭脾气,这几年间,微博由着自己的性子来,害得叶修三天两头跟他公关加班。叶修几乎一闭眼就能想到他老爹冲他大发雷霆,然后孙翔不甘杠上来句“自由恋爱,你算老几”,最终两个人共同拆了他家房的场面。

其实叶修是挺想请江波涛帮忙的。这孩子一直很聪明,是个人精,如今越发沉熟稳重,叶修已经把他当成个能托付事的伙伴了。

可真要让江波涛去,这一来耽搁江波涛自己一家过年不说,二来这也确实不是个事,叶修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故而还是颇为犹疑……

毕竟,让孙翔直接去和他爹王对王,叶修总是不舍得的。

 

 

果然,让他假装男友,去安抚家人吗?

还是……假装孙翔。

江波涛心里五味杂陈,可还不等他说出话来,一阵风袭来,叶修的房门被推开。两人都下意识回头。

孙翔剑眉倒竖,瞪着他们看——或者说是瞪着叶修看:“叶修!你什么意思?”

 

江波涛有些懊恼。他进门的时候怕惊扰了叶修,并没有关紧门,而是轻轻地带上了。周泽楷、孙翔明明都在,他怎么这么笨呢?

幸好他已经收回了帮叶修按摩的手,立在一边——因为他自己心里有鬼。

还好目前他和叶修的姿势算不得暧昧……

 

江波涛从没在外人面前表现过对叶修的爱慕,情难自制的时候他也有了替代方法,往住所里买了成套成套的Hugh的粉丝画集和抱枕——哪怕他只有七分确定。

孙翔应该看不出他的心思才是,所以江波涛正准备开口劝。

……

可孙翔确实是叶修说的炮仗脾气,他已经愤怒不已地把叶修从座位上扯了起来,拉扯着叶修跌跌撞撞地跟着他往外走,闷头进了孙翔自己的房门,又砰的一声把门甩上了。

 

江波涛的右手维持在伸出阻拦的状态,然后,握着一片空气,慢慢地收回来。

他哪有什么借口可以把人留下?

 

 

 

进了自己的房门,孙翔咬着牙死死地盯着叶修看,只顾着呼呼喘粗气,一句话也不肯说。

叶修其实也知道刚刚的话肯定惹这个爱吃飞醋的小男朋友生气了——确实是他的错,这样的事搁谁身上谁不生气?但是孙翔这样的性子,他也确实没能想出好的办法,只能自作主张为他好,瞒着他。

孙翔还是个小孩子啊,不懂事的孩子。

 

叶修看着他,心间都有些温柔了,“好啦,别这样,哼哧哼哧啥呀,”他手指点了点孙翔大喘气的鼻尖,笑道,“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要用鼻子风力发电似的。”

孙翔压根不吃他这套,胳膊一抡,直接搡开了叶修的手:“你他妈什么意思?!你想让江波涛跟你一起回家,一起去见你父母?”

“我没想让你听见。”叶修说,面对暴怒的孙翔,他回答起来也是不疾不徐,慢条斯理的,“而且你既然听见了,我的理由不是也说得很清楚了吗?我还嫌麻烦小江假扮男朋友累着了他呢……”

“清楚?我看你他妈才是一点都不清楚!谁才是你男朋友你清楚吗?”

孙翔怒急攻心,捏着叶修的肩膀一用力,一把便将叶修狠狠地甩到了床上。

 

然后滑板车点这儿

 

这他妈没法让了!

叶修也是练家子,发了狠,扭打起来哪里又打不过孙翔?

可真正让孙翔放开的,还不是多么疼的狠踹,而是迎面清脆的一巴掌。

孙翔愣了愣,良知尚存地松开了手,叶修借此机会把孙翔给踹下了床,可此时,整个房间已经狼藉遍地。

 

叶修龇牙咧嘴地思考人生。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这说的就是孙翔。

这一打,就老实多了。

 

虽然没让孙翔成功进去,但叶修那处也已经火辣辣地疼,若是不看他捂着屁股那样,叶修皱着眉头的样子还是颇为冷酷的:“你清醒了没?”

“你还打我!”孙翔捂着脸,说。

 

叶修原本对孙翔这堪称强|||上的做法实为不满,可听孙翔这般委屈的一句,盯着他盯了几秒钟,哪怕身后疼得紧,还是没绷住,扑哧一乐,笑了。

见他笑,孙翔的火气也好似消弭得无影无踪——这是不是就是君莫笑在《却邪》里写的,“一笑千金买”?

他当时看着《却邪》里那个多才多艺日天日地的女主压根完全理解不了,还是把他想成有些类似的叶秋才勉强演出来,如今,却好像明白了。

叶修也没脾气了,下了床来摸他的脸和这番挣扎中伤到他胸膛胳膊的青紫,心疼地问:“疼不疼?”

孙翔又不是傻的,想了半秒钟便忙不迭地点头,说“疼,都被你打肿了”,然后歪着头就往叶修身上蹭。

目的地很明确,是隔着衣服层惦念了多年还没吃到的小红果。

 

叶修越发觉得这孩子像金毛狗一样,便笑着摸他的头发。

“好了,这件事是我错了。”还是叶修先服软,解释道,“但我是真的怕你们会闹起来,你不知道我爸的脾气,他是当兵的,粗人,年轻时最喜欢干的就是一把枪拍在桌面上,老子老子地骂,我小时候不听话他都拿皮带直接抽的……”

“皮带!!!”孙翔都顾不得继续无声地吃豆腐了,“我靠!他凭什么打你!这是虐|||待|||儿童!”

叶修心想真的不能怪他啊,孙翔就是这么个一点就炸的臭脾气,于是赶忙安抚着:“只是吓吓我的,没真抽,抽起来也很轻。”

“那也不行,小孩子会有心理阴影的!我爸妈就从来没打过我!”

叶修耐着性子,好言相劝:“你还以为这是个好差事啊?争着抢着去做?其实我想了半天,说出来都不太好意思去麻烦小江。这耽误他和家人过年就不说了,现在的情况是我爸根本不能接受我跟个男人谈恋爱,我都怀疑他甚至容不得我解释,看到估计就能就给人打出去……”

“不是你爸要见我吗?为什么叫我过去还要把我打出去?”

“你自己想想,你要是生了个女儿,就这样不明不白地跟个男生跑了,你想不想见,见了后气不气,想不想打?”

好半天,孙翔才瘪了嘴说:“可你又没办法给我生女儿。”

说着,孙翔委屈地抱着叶修,道:“我妹妹真的特别可爱,我一直都想以后能生个女儿的,我的女儿肯定会特别漂亮——肯定会比苏沐橙好看多了!要是你能给我生女儿就好了……”

 

叶修忽地愣住了。

半响,叶修抚摸着他的头发,轻声说:“是呀,你才21岁……”

你才21岁,比我小这么一大截,是这么小的一个孩子。

你什么都不明白,满身只是不谙世事的天真。

现代人的平均寿命都有80岁了,可你居然是18岁就稀里糊涂和我在一起了,也不知道以后,你膝下空虚,会不会后悔……

 

“对呀!”孙翔说,丝毫没注意到叶修怎地换了个话题,“看看你,老牛吃嫩草,你得珍惜我。”

叶修兀自笑了笑,把话题拨了回去,道:“反正呢,我的意思是,即便是小江这样懂事、能说会道的孩子去,我都害怕我爸给他气受,要是你这耿直的脾气……”

可孙翔忽然又直起了身,发火道:“你什么意思?你觉得我脾气不好?你喜欢江波涛你去找他啊!”

叶修静静地看着孙翔:“我没那个意思。”

“你别跟我说这些没用的。”翔哥可是有脾气的男人,“你就说,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叶修沉默了一会儿,妥协了:“我会带你回去的。”

孙翔“哼哼”了一声。

“满意了?”叶修浅笑。

“勉强吧。”

叶修顿了顿,又道:“我还会带小周去。”

“干什么?为什么还带他?!”孙翔差点没跳起来,他现在最不能接受的就是周泽楷和叶修在一块。

“小周家什么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大过年的,就他一个人没家回,孤零零的,那怎么能行?”

也是哦……孙翔想。

他们都是艺人,周泽楷的档期也紧张,这两年都是在剧组过的年,这个问题就没有暴露出来。

孙翔脸上的表情扭曲了好一会儿,才不甘不愿地道,“好嘛”,答应了之后又说,“那我们睡一间,让队长睡另一间去。”

“那肯定啊。”叶修笑了笑。

见叶修似乎有些疲惫的样子,孙翔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他呐呐道:“你放心啦,我不会怎么样的。”

“嗯?”

“毕竟是你爸,我会忍着的。”孙翔说。

叶修点了点头,安静地摸了摸他的头发。

叶修知道这是个flag,可他也没别的办法安抚这个犟脾气的孩子了。

 

不过叶修毕竟是叶修,即便有老爹的辈分压制,也是个能找出一丝生机的斗神。

其实带周泽楷回家过年也还有一个好处,这个好处还是他在见到接机之后的叶秋才想到的,不过也没必要告诉孙翔了。

比如……

 

打开家门,守株待兔着,准备大义灭亲的包公脸立刻就被消弭于无形。

叶爹僵硬的怒气还挂在脸上,眼睛犹疑地看着大儿子身边一个比一个高,一个比一个帅的男人,不知道到底哪位才是真正的犯罪嫌疑人。

“这是我爸。”叶修说。

毕竟samsara也是多年组合了,对观众敬礼这也是专门训练过的,叶修话音刚落,周泽楷和孙翔同时一个标准的45°鞠躬,异口同声道:“叔叔好。”

还是二声部和声。

 

叶爹迷茫了一会儿,然后叶修说:“别客气,都坐。”

说完,叶修自己当然不会客气,然后他就在沙发上摆起了大字,捻起了茶几上一片哈密瓜,悠闲地品鉴着。

周泽楷比较乖,不可能真的坐了。而孙翔还惦记着这位在叶修口中凶神恶煞的爹,害怕他要出什么招数,也没去坐。

于是,两个男生都乖乖地站着,水灵灵的两双大眼睛无知地看着叶爹,似乎在听他指示。

 

叶爹于是明白了,儿子身边的两位,其实都是保镖。



评论(56)

热度(8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