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一次改名了

写文就是为了开心的,
这么大人了得互相尊重,
这样产粮吃粮都愉快。
不用客气,叫晚晚或者月月就好。
但不要转载!强行礼貌的微笑:)
因为不开心所以删了很多文
具体可以看置顶


坑多似月球
目前最爱王叶和黄叶(虽然并无产出

【all叶】囹圄囚匪 08

#ABO,前文戳tag

#个人链接



周泽楷沉默地观察着。

他一向不言不语,只有不熟悉的人还会因他的外貌而惊诧,但在轮回、在世邀赛的集体活动中,他这样的性子,早就如同隐形人一般了。

但这并不代表他不存在。

 

周泽楷还没分化的时候,爷爷曾经跟他讲故事,讲自己年轻时被分配Omega的故事。

第二天,小周泽楷坐在教室里,那正是开学第一天发新书的日子。

前排姑娘红着脸传给了他几本书,周泽楷取下最上面的那一本,又把剩下的传给了后桌。他拿到书,随意翻阅了一番,见品相完好,便提笔在那本语文书上写下自己的大名。

等着另一套书传下来的间隙,周泽楷没来由地就想起了爷爷说的包办婚姻。

这本书,从生产流水线上下来,夹杂在所有教材中,被运送到他的学校,然后又被搬回他的班级,最终命中注定般地落到了他的手里。

他写下自己的名字,这就再无回旋之地,不会和同桌的混淆,也不能被旁人替换——偷窃不在这范围之内。

对于这本书而言,若是有幸归属于爱惜的主人,或是实在不爱学习的学生,就能始终簇新依旧。而要是归了像周泽楷这般的,就或许得带着密密麻麻的笔记了。

总之,这本书被周泽楷签了名,就被他所拥有,除非他丢弃——即便丢弃,那这本书也得乖乖地带着他的痕迹,跟随下一个主人而去。

这也是周泽楷所理解的Omega。

直到他遇上叶修。

 

“喜欢我?”叶修诧异地看着眼前这个帅得独孤求败的小后辈,“可我是Alpha……”

“没关系。”周泽楷说。

没关系,是Alpha也没关系,因为克制不了去喜欢。

叶修似乎是思考了一会儿,才徐徐道:“小周啊,可你这么优秀,以后会有很多Omega喜欢的……”

周泽楷听出了叶修拒绝的意图,惶急间,拉住了他的手。

拉住了,又觉得唐突,可又不舍得放下……

周泽楷握也不是,松也不是,解释也不是,不说话也不是,只能傻乎乎地看着叶修,额头都急出了汗。

叶修抬眼,看着他定定地笑:“想好了?”

周泽楷一愣。

他是想好了,不然也不会这样唐突地就告白,可说实话,他哪有什么底气呢?

叶秋是嘉世的大神,他是轮回的新人,他性子闷,与叶秋说过的话屈指可数。两个人之间,荣耀外唯一的交集或许只是这次广告——最佳新人周泽楷,与联盟女神苏沐橙,叶秋是来陪的。

对叶秋,只不过是他单方面的思慕而已……

他不过才出道,即便是最佳也只是新人里的最佳。长得帅是不错,但周泽楷心知叶修不会是以貌取人的人……

无论是情感,还是外人眼中的“硬性条件”,似乎都轮不着他对叶秋说声喜欢。

周泽楷知道没有希望,可他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就忽然特别想让叶修也知晓……

“嗯。”周泽楷说。


或许飞蛾是不需要思考死亡的,只要有光,就够了。


叶修似乎在笑,又似乎叹了口气,周泽楷什么都不记得了,唯一记得的只是——

“好。”叶修说。

 

可幸运地得到不该得的东西,总是会付出代价的。此后的两年间,周泽楷都不敢细想这个“好”字的深意。

人的欲望似乎无穷无尽。

周泽楷实力和轮回一起渐入佳境,他的收入稳定攀升,日渐成长的不只有性格间的沉稳,更有野心。

和当年如出一辙的,仰慕般的爱,便再也无法被一个简简单单的“好”就给满足了。

 

不撒娇,不求助,不发脾气,不吃醋,这大抵是全天下Alpha都想要的Omega,但却不是周泽楷想要的。其实他也不是想要一个柔弱得只懂依赖的Omega,可他当真无比痛恨叶修无论遇到什么事都一声不吭的性子。

要不是在食堂电视里看到叶秋的退役发布会,周泽楷压根都不知道自己的心上人被欺负了。

他还是叶修的男朋友吗?连他退役了都不知道,这TM说出去谁会信?

 

那天,周泽楷疯也似的飙车就去了H市,可无比讽刺的是,他都当了叶秋两年的情人,居然不知道叶秋的紧急联系方式。

开车到了嘉世,除了找苏沐橙问叶秋的下落之外,周泽楷一点办法都没有。

好在他还算是幸运,漫无目的地在H市兜了三圈回到嘉世门口,无意中看见那人出了对面的网吧,买了包烟。

叶修点了根烟抽着,露出无比满足而愉悦的神情。

叶修对烟的重视程度或许都比对他周泽楷的重视程度多些。

 

所以,周泽楷是真的很想要标记。

他总觉得自己没能得到叶修的心,就愈发渴望锁住他的人。

 

即便是伤了心,分了手,那也是周泽楷在固执地跟叶修冷战——他不信,两年多的感情,叶修能说忘就忘,哪怕这场冷战只能是他自己节节败退。


若是叶修不曾被孙翔标记,他或许也会在这个时间,像黄少天一样,再告白一次,只当是向叶修认输了。 

他怎么可能想到,叶修居然真的会被别人标记呢?

可既然是标记了,他还有什么办法,说到底,只是叶修不爱他而爱孙翔罢了。

周泽楷再是心如刀割,也是有风度在的。

叶修要是喜欢孙翔,他无话可说。哪怕不甘,他也会强忍心酸,祝福着的。

 

可今天这是什么意思?

明明是孙翔标记了叶修,现在,黄少天跟叶修表白,还说要娶他……

周泽楷当然知道黄少天是喜欢叶修的,但黄少天不知道叶修被标记了吗?这怎么可能呢?黄少天最后那一句“就算被标记了也喜欢你”明显是意有所指,而在他身边的孙翔也已经把拳头捏得嘎嘎作响了。

 

“抱歉,少天……”叶修低声说,“你起来吧,这个我也不能收……”

 

喻文州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

少天太冒失了。

 

“唉,果然是拒绝了啊。”黄少天说。

像李轩肖时钦几个面皮薄一点的职业选手都替黄少天尴尬了,但黄少天本人似乎却丝毫不觉得。

他站起来,收好那个小盒子,然后继续用他那无比赤诚热爱的眸子看着叶修,跟他说话:“我知道现在你还没多喜欢我,但我总得告诉你不是?至少得在你心上挂个号,让你不能再那样随随便便地就玩消失了啊!

“你得知道荣耀里还有个黄少天,他很喜欢你,以娶你为最终目的,而且这样先告白一次,我才好追你啊!不然以你的性子,我到时候送你一捧花,你大概也只会觉得我是嫌你房间没装点吧,那追起来多事倍功半啊……”


叶修抿着嘴不说话,但孙翔终于忍无可忍:“黄少天你能不能要点脸?叶修都拒绝你了!”

黄少天偏头,嘴角含着一抹冷笑:“关你什么事啊?”

孙翔也冷笑一声,道:“你说关我什么事?你不知道关我什么事?”

“孙翔!”叶修出声制止孙翔。

“你不知道?!要不要我再告诉你一遍?……”

“孙翔!!!”

孙翔的胸膛剧烈起伏,他的嘴巴勉强闭上了,可眼珠却像斗牛的勇士一般,恼恨又凶狠,不肯服输地瞪着黄少天。

“好了。”喻文州举重若轻地出来打圆场,“都知道你们刚打完比赛激动,信息素相冲,难免火气大,李翻译还有联盟那边安排了庆功宴呢,走走走,吃饭去……”

 

关于吃这件事,中国人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在国外,这颁奖典礼都完了的大晚上,就甭期待还有饭馆能开门了。外卖烤串不能想,但一顿快捷食品的加餐和一些啤酒饮料爆米花还是可以的。

众人回到酒店,翻译、司机等后勤人员已经帮他们布置好酒店的卡拉OK包房了。


其实气氛最开始还是有些尴尬的,比如李轩就悄悄问喻文州,孙翔也喜欢叶修?

好在有喻队在,什么尴尬的气氛都能化解于无形。

何况本来夺冠就是件开心的事。

 

张佳乐最先憋不住,自顾自买醉,他酒量也不大,两罐后就晕了,真情流露地抱着领队说感谢。

李轩等规矩的也敬起了喻队,还要敬领队。

叶修摆摆手拒绝,说老年人要是喝酒的话,明天采访可爬不起来。

尽管他这么说,却还有不识趣的,而且这不识趣的居然还是周泽楷。

看着周泽楷坚毅的眼睛,胳膊定死般动也不动地举着一杯酒,叶修没法子,只好用刚抽了一口的烟和他的酒杯碰了碰,说:“cheers!”

边说着话,丝丝白烟也边从叶修的唇角泄了出来。

周泽楷看了他许久,然后把杯子旋了个方向,对着刚刚叶修那根烟滤嘴碰到的杯沿处,抿了一口酒。

 

叶修想,时间过得真是快。

当年那个牵上叶秋大神的手,就喜悦羞涩到红了脸的周泽楷,居然在不动声色之间,就学会撩人了。

 

但这只是一个谁都没注意到的小插曲。


有酒在,似乎恩仇尽销。


黄少天也醉了,醉倒之前,他的手率先脱力,被他捏在手心里的手机便掉在了地上。

苏沐橙坐在黄少天旁边,她只喝了一些,小脸红扑扑的,尚算清醒。见到黄少天这样,便帮他捡起手机来,可这期间还是不小心瞥到一眼,实在忍不住戳了戳叶修。

叶修偏头看去,原来是黄少天发了个微博。

每条信息必定撑满140个字、往往要连发三四条才算一条微博的黄少天,这条微博里只有八个字:

他还是拒绝我了。

 

叶修的睫毛颤了颤。

是啊……少天再怎么装作不在意,怎么可能真的不伤心?

 

这样想着,叶修便觉得室内空气憋闷了起来。

他想抽烟,想猛抽。


叶修捏住了自己的烟盒,往外间走去。


酒店自备的小卡拉OK房在7楼,其上下两层都不是住宿区,7楼以下的5楼是酒店自助餐厅,6楼是小酒吧台和台球室,以上的8楼是健身房,9楼是某餐厅。这样的布局正是要用两层楼的空隙给中间的卡拉OK房消音。

叶修出了门,走廊里却还有隐隐的歌声,楚云秀可是个麦霸,英文歌都挺能唱。

他笑了笑,决心去六楼。


小吧台晚上9点后就没人营业,但这一层的布局是开放的,有很多座位,他可以坐那儿透透气。

从安全通道上下来,叶修找了一个宽敞的沙发,把茶几上的烟灰缸拖过来,然后靠在沙发背上抽烟。

他脑子是空的,不知道自己抽了多少。

或许很少,因为他口袋里的烟本就不多。

或许很多,因为昏暗的六楼已经被他的烟熏得云蒸雾罩了。

 

叶修轻轻地阖上了眼,他也有些疲惫了。

小周……小周当他是Alpha的时候就说了喜欢,黄少天当他是Alpha的时候就买了戒指,韩文清、老伙计,他说从来就只当他是Alpha,也承诺不会标记他。

还有……

还有……

 

“阿修,有一个问题,我必须问清楚。”

那人的面容是模糊的,声音却像佩环相撞,清清灵灵。

“你知道,叶修,你是Alpha我会爱你,你是Beta我也会爱你,你是Omega,我一样爱你,你是外星人,我就去做个UFO去找你,你是古代人,我就去研究穿越去爱你,你是什么样的,我就爱什么样的,我是真的喜欢你……

 

“但,如果我不是Beta,你……真的……还会爱我吗?”

 

叶修猛地惊醒,发现烟头已经烫到他的指尖了——幸好没烧着边上的沙发。

他赶忙拍打按灭那点火星,忽地,若有所感地抬头。

不知何时,孙翔已经坐在对面的沙发上,看着他了。



-----------

除了评论,没有什么能抚慰日更女孩哭唧唧的心。

评论(59)

热度(6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