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一次改名了

写文就是为了开心的,
这么大人了得互相尊重,
这样产粮吃粮都愉快。
不用客气,叫晚晚或者月月就好。
但不要转载!强行礼貌的微笑:)
因为不开心所以删了很多文
具体可以看置顶


坑多似月球
目前最爱王叶和黄叶(虽然并无产出

【轮回叶】头牌经纪人 21

#瞎编的娱乐圈故事

#OOC与我相亲相爱

#个人链接



江波涛轻轻推开房门,那个熟悉的身影正在伏案工作着。

三年如一日,这盏昏黄的小夜灯下的叶秋总在孜孜不倦地忙碌,但不知为何,每当江波涛看到这灯亮起,只会觉得,心灵深处就泛起一阵温柔,催促着他安然入梦。

不忍打扰叶秋,江波涛只是小心翼翼地带上了房门,然后痴痴地看着他。

 

即便是读高中的时候,江波涛都完全没想到一千个日夜竟会过得如此之快。

三年光阴,弹指一挥。

 

这三年,对周泽楷和孙翔而言,或许是芝麻开花节节高。

江波涛刚刚高考完的那一年暑假,正是国产电影保护月。周泽楷携《断魂枪》,横扫整个暑期票房。甭管多少酸葡萄心理说只是矮子里头拔高子,周泽楷确实是火了,《断魂枪》最终票房停留在18亿,差点没攻破20亿大关。

而周泽楷端枪面对镜头的那张剧照也被观众们刷爆了微博朋友圈,趁热打铁,叶修联系上时尚女王楚云秀,为周泽楷拍摄了一组黑白大片,该片被粉丝们评选为年度最佳时尚封面。

 

相比起来,孙翔的成功或许有点抱大腿的嫌疑。

由于新生代网文大神君莫笑与嘉世影视就《斗神》版权问题对簿公堂,《斗神》制作因此搁浅,但在庭审当日,君莫笑忽然宣布,将成立兴欣影视公司,兴欣影视推出的首部作品将为君莫笑才购入的好友创作的优质IP剧《横刀》,男主角也同日官宣,正是孙翔。

一石激起千层浪,孙翔的黑子们迎风而动,但最终却被孙翔的优异表现狠狠打脸。

但更为重要的是,当《横刀》还处于后期制作阶段,没得到大众的反馈之时,君莫笑又把自己的成名作《却邪》交给了孙翔。

君莫笑这样的做派,哪有人还会不明白?这君莫笑显然是拿孙翔当自己的御用男主了。

甚至在今年年初,君莫笑还发微博称,会为孙翔量身创作一部新作品《与子同袍》。

“这个故事就是为了他而写的。”君莫笑在微博上说。

这一切导致君莫笑的男粉们十分困惑——他们粉了那么久的Q点大男主风的写手大大,怎么有点像孙翔的小迷妹?

 

当然,孙翔也不完全是抱大腿。

由于《横刀》是玄幻小说,后期制作时间较长,在《横刀》待播期间,孙翔参演的另一部青春文学作品《如果我们不曾相爱》抢先播出。

《不曾相爱》里男主角幼稚而真诚,热烈而窒息的爱情令孙翔又收获了一大批姐姐粉,孙翔能火起来主要还是因为这部剧的助推。

 

到现在,孙翔可以说主要精力是往电视剧发展了,而周泽楷则是电影与音乐并重,江波涛则更像是什么都沾一些。

叶修早就答应的见面礼拖了许久,最终是samsara推出的新专辑《半夏》。

在这张专辑中,周泽楷华丽的高音反而成了江波涛常见的男中音的陪衬。或许是因为旋律太过温柔优美,《半夏》内五首曲子占据了音乐风云榜三个月的首位,江波涛也成就了“情歌小王子”的外号。

同样,《宝贝攻略》第二季虽然没有大爆,但收视率照样极高,导演看中了江波涛,透露出想长期合作的意思,叶修便又给他签了第三季,就不再续签了。

这三年,电影、电视剧,江波涛该有的资源其实也没少,但他却没能周泽楷和孙翔一样火得煊赫,更像是samsara中最透明的人。

叶修怕他生情绪,还专门跟他聊过,江波涛只是笑。

相比周泽楷和孙翔,他好像确实没“火”,但相比那些出不了头的艺人们,他真是火成了天王巨星了——一年七八个代言的“不火”的明星,还是挺少的,不是吗?

 

江波涛没那么大的得失心,反而好像还是叶秋更在意一些。

他听过叶秋曾大发雷霆地跟《河清海晏》的编剧打了个电话:“当时说好了双男主,你拿我们小江当什么?我家小江的咖位不可以只给小周作配!何况左三立这个角色本来就要更多的剧情才能发挥好,这剧本我们不演,除非把小江的戏份再加上50%!”

 

叶秋的脾气其实一直都很好,但该“发飙”的时候,也要作出一个姿态。

咖位很重要,就像资本家倒牛奶一样,如果把一天没买完的剩余的牛奶轻易就送了人,那今后或许没人会掏钱买牛奶了,消费者们只会等着牛奶卖不出去后,而得到免费的赠送品。

对明星而言,有时候连宣传海报里名字摆放的位置都要争一争。降价出演,或者一线大咖去演男三、女三,让咖位不如自己的演员演主角的时候,也一定要标上一个“友情客串”。

叶秋向来很注意这些细节,即便他已经和孙翔在一起了,却始终对他们三个人都不偏不倚。

 

不偏不倚……

江波涛心里苦笑了一下。

 

那个稚嫩的,又惴惴不安的声音好像在他的耳朵里打转:“江哥,你觉得,周泽楷是不是喜欢叶秋?”

“怎么啦?你们闹什么别扭了?”

“我没闹别扭……”孙翔低着头,但声音确乎是委屈的,“我就是觉得,他也太关心队长。”

“毕竟他是我们三个人的经纪人呀,总得不偏不倚才对。”

“可他是我的男朋友啊,我不是说资源……他,他总该多看看我,多陪陪我一点吧……”孙翔的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小,“队长挺好的,我怕他被人抢走,我怕……”

 

好似一颗方糖投入进了苦咖啡,滋滋叫着,江波涛却品不出这滋味了。

 

忽地,叶修道:“小江要不要也看一下?”

江波涛回神,点了点头。

叶秋电脑屏内正播放的,他正准备审核的是月饼电视台的某综艺,就是为了《河清海晏》做的中期宣传。

剧情概括起来其实很简单,老定北侯含冤而死,其世孙齐治平无诏偷潜入京,躲避锦衣卫期间,与老相国儿子左三立在青楼相遇,其后结拜为兄弟,一将一相联合共除奸佞,还天下一个太平盛世。

 

(心理意义上)真正的直男猜不透腐女们的基。

编剧是个直男,否则也不会取“齐治平”“左三立”这么笔直的名字了,连这部剧的标题,都是平正得让人一看就不想读下去的“河清海晏”。

而叶修读剧本,读出了男人间的情义,读出了团结就是力量,读出了家国天下和将相和,甚至也读出了周粉和江粉可以联合宣传一段时间不用再撕逼了,可他万万看不出来齐治平和左三立之间的cp感。

明明齐治平和左三立在剧中都各自有女友,两者的感情线也挺精彩的,但天知道为什么女孩子们推出了治立cp,当然也有比较小众的“智(指代谋士左三立)力(指代武将齐治平)”cp。

总之,因为剧情好,这剧才播了8集就已经引发了全民探讨。而周泽楷和江波涛的真人cp粉好像也迅猛增加了。

比如这档综艺的主持人之一月牙儿,就因为治立cp入了真人cp坑,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成为镇圈大佬。

 

叶修事先当然不知道这事,还是月牙儿表现得太露骨。

周泽楷江波涛两人还在化妆期间,她就跑来合影,然后把照片发了出去,更关键的是P了一圈的粉红色小爱心。

叶修当然会关注娱乐圈里其他人在微博里对samsara的描述,但也真想不到这姑娘会这么做。等两个孩子化好了妆,叶修可以歇歇了,翻出微博,这才发现不对。 

人类的想象力总比天空更广袤。Samsara是挺火的公众人物,那肯定是逃不开真人cp这一关的,叶修不至于看到cp粉就玻璃心炸裂。

但粉丝自己抠糖吃那是自己抠着吃,炒cp这种营销手段,无论男女,叶修都不会做。

 

江波涛是个聪明人,叶修一说他就知道该怎么做了,此后月牙儿给他挖坑他都不跳。

江波涛不好糊弄,月牙儿就去找周泽楷,周泽楷对女性还是比较温柔客气的,玩游戏的时候就给她放水了。

一放水,月牙儿就赢了,说,想看齐治平和左三立的现场版琴箫合奏。

江波涛抽抽嘴角,说那不行。古琴和竹箫这种中华传统乐器,哪里是想学就能学会的?他们当时只是摆个样子。

月牙儿说没事,我们也没古琴和竹箫,我们有钢琴和小提琴,就来一曲《梦中的婚礼》如何?

练习生出来的孩子们都会钢琴,周泽楷还学了小提琴,这都是明晃晃地写在百度百科上的资料,江波涛推脱不得。要是孙翔来了,江波涛倒是还可以让他出去,但这部《河清海晏》孙翔却并未参演,今天也没到综艺上来。

所以江波涛唯一的本事,就是打了个哈哈说:要不然弹个《克罗地亚狂想曲》吧。继而又装嫩道:我才二十一,《梦中的婚礼》还真不太会,连做梦都没梦到过结婚呢。

可月牙儿还是不依不饶,说周泽楷不是要拍“花嫁”系列的写真了吗?这样提供一个视频的音乐素材多好呀。

不愧是月饼台台长的女儿,就是这么不识趣,横着走。

最后,还是看不下去的叶修来救场了。

 

江波涛一边看着屏幕,余光却在偷偷看叶秋。

 

叶秋说,这世界上,越是聪明的人,就越会犯傻。

 

Hugh与叶秋,谁是谁,这个问题在江波涛脑海里盘旋了足有一年。

甚至高考前夕他都分了心,他苦苦哀求陈果给他要来了一张Hugh的明信片,上书“江波涛高考加油”,然后拿着这张明信片偷偷和叶秋的字迹比对……

江波涛自认为聪明地分析着蛛丝马迹,殊不知在爱情的长跑里,孙翔——甚至是队长,都已经把他落下了太远。

 

江波涛想起叶秋给他讲感情戏的时候。

这几年,江波涛养成了拿到剧本就和叶秋讨论的习惯,这次也是一样。

他洋洋洒洒地分析了左三立对政敌家的女儿黄琳儿姑娘的感情,既有争风吃醋,又有对她聪颖的欣赏,还有对她家破人亡的同情,所以他这个时候会这样表现那个时候就会那样表现……

叶秋点了点头,问:“照你这样分析,左三立到底是吃醋,是欣赏,还是同情?”

江波涛呆住了,一晚上都没想明白——对啊,那左三立到底对黄琳儿是吃醋,还是欣赏,还是同情?

第二天,还是叶秋见到黑眼圈的他,才笑着说:“小江啊,有的感情很复杂,有的也很简单,又是吃醋又是欣赏又是同情,这些情绪不是相抵触的择一关系啊,就像做菜一般,一味味配菜调料加下去,不知何时,就汇成了爱了。”

 

是啊,天底下或许有一见钟情的感情,就像孙翔,就像清澈的白开水。

同时,天底下还有日久生情的感情,就像江波涛,就像混杂的鸡尾酒。

 

是尊敬Hugh,是敬仰Hugh,是与叶秋的不打不相识?

这些,都只不过是爱情这道菜,先头的作料罢了。

 

江波涛想着,见到叶修微眯着眼,揉了揉额头。

“头疼了?”江波涛问。

“嗯,有点难受。”叶修说,“唉,老了……”

江波涛叹了口气,叶秋总是熬夜,也讲不听。

想着,江波涛自然地伸手,帮他按摩——这套手法还是为了叶秋专门学的。

 

叶修微笑了一下表示感激,继续看着屏幕。

屏幕上,正是言笑晏晏的小周。

叶修看着,不由得想到了录制当天的情景……

 

叶修给台上打了个手势,录制中断。

“小江拍戏伤着了胳膊,这两天不好弹琴的。”叶修道,“既然小周输了,就让小周拉小提琴,我顺便给小周伴个曲吧。到时候你们给我拉个字幕,说是伴奏琴师好了。”

月牙儿显然有点不高兴,道:“啊,你是叶经纪人吧,您也会弹琴啊?”

叶修笑了笑,道:“孔子家的仆人都会读书,我可是samsara的经纪人,怎么能不会弹琴呢?”

说着,他施施然上台,自顾自坐到钢琴边上,冲握着小提琴的周泽楷道,开始吧。

 

正在另一个房间休息着的周泽楷,也在看着同样的视频——只是他的进度条始终在那么几分钟内打转。

 

叶秋上台,弹了一曲《梦中的婚礼》。

叶秋的手指白嫩纤长,弹琴的时候,他眼帘低垂,唇角带着笑意,周泽楷只觉得再没有哪个遗落凡尘的天使比他更为动人了。

周泽楷知道叶秋是能弹琴的,叶秋还能作曲呢,会作曲的人,怎么能不会弹琴?

叶秋在住所就买了琴,灵感来了,会跟他们一起写曲子。就像写半夏这张专辑的时候,正是夏天,偏生那天空调罢工了一会,叶秋穿着质量不甚好的T恤,汗津津的,衣服就贴着肉了。

周泽楷偷看着,怎么能不邪火乱窜。

可那时,叶秋已经是孙翔的男朋友了……

 

而现在,是《梦中的婚礼》。

周泽楷身着黑色小西装,叶秋则穿了白西装,他的口袋处还有块淡蓝色的丝帕——叶秋在外头工作的时候,总是和在家中判若两人,特别注意自己经纪人的形象,不能给他们丢人。

只是,叶秋弹琴弹得好像太专心了,周泽楷想。

 

想着,周泽楷手指微动,琴弓跳了一个不该跳的弧,就像动了不该动的心。

 

叶秋一愣,下意识抬头看他。

叶秋只怕是以为他不小心拉错的,所以又缓缓地露出了一个宽和的微笑,他的眼里亮晶晶的,像是在安抚他,说:

没事的,就装成什么事都没发生好了。

反正除了我,也没人能听得出来~

 

周泽楷也回了以一个花开般的微笑。

 

曲有误,周郎顾。

周郎想得叶秋顾。




评论(70)

热度(1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