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一次改名了

写文就是为了开心的,
这么大人了得互相尊重,
这样产粮吃粮都愉快。
不用客气,叫晚晚或者月月就好。
但不要转载!强行礼貌的微笑:)
因为不开心所以删了很多文
具体可以看置顶


坑多似月球
目前最爱王叶和黄叶(虽然并无产出

【all叶】天降竹马 04

#狙击手之类很多都在瞎编,别当真

#OOC与我相亲相爱

#个人链接



海洋,沙漠,雨林,雪山,像所有电影大片一样,结业考核就这样过来了。

通过考核对训练有素的特种兵而言,都不算什么大事,即便是只经过半年严格训练的周泽楷都能成功蜕变。只是,叶修对自己不得不再来一趟万米泅渡是非常崩溃的——尤其是身边还像个浮标一样扯着个苏沐秋,简直就是把“我很弱”三个字贴在了脸上。

虽然他们的训练条件、营养补充长期以来都和“人家”比不了,但好在体能项目更多时候都是意志力的比拼,第十与第三比起来,体能虽然确实是差了,却也不会差上多少。

反而是即将进行的实战这一块,无人指导,装备不足,演练机会少,才是丢分的关键。

 

军刀,刺刀,工兵铲……

苏沐秋一样样地给叶修打理,细致地叮嘱着:“你小心。”

“没事,不就是恐怖分子嘛,见得多了。”叶修说。

这一届的实战任务是破坏一个由“天轮”组织筹划的恐+怖+活+动,并斩杀可能亲自压阵指挥的天轮组织三号人物科米尔多。

苏沐秋又把自己的头盔和防弹背心摘下来,跟叶修的交换——这是前一次他们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从A国一个特种兵身上扒下来的。纳米级防弹衣,质地极为轻薄,而那款PAGST头盔则能弹开非正面射击的7.62的子弹,可以说是目前最为先进的防御装备了。

叶修看着他婆婆妈妈的样子,无语道:“我不至于被这种程度的恐+怖+分+子的流弹伤着吧?”

他们是正规军,那些人也就是落草为寇的“绿林好汉”,装备只怕是一塌糊涂,炸弹估计也是自制土炸弹。毕竟是毕业考核性质的实战演练,联盟安排的难度当然不会太高。

苏沐秋缠着特种攀山绳的手一顿,道:“你便是再强,我不在你身边,也放不下心。”

“唯心主义。”叶修说他。

苏沐秋权当没听见,按照自己的意思来,问叶修:“要是雪崩了该怎么办?”

“你还考我这个啊?”

“快点,不把我所有问题都答出来,我抗命也不会让你去。”苏沐秋道。

“好好好,真是对你无语了,这样啊——雪的流速是20-30米每秒,跑是跑不过的,所以应当往斜上方冲,或者是往地势高一些的地方冲,冲出雪流的流域。”

“来不及呢?”

“来不及就抓住坚固的物体,比如岩石树木……”

……

 

直到第二天叶修醒来,带队集合,脑子里还疯狂回响着苏沐秋给他不停灌输的“安全安全安全”。

叶修到后来烦的不行,问苏沐秋是不是要跟黄少天学,结果苏沐秋忽然就生气了——天晓得他为什么生气,叶修哄了许久才算翻篇。

 

按照指示,苏沐秋将带一队已经考核完了的学员先行回营区,叶修带尖兵部队,魏琛、刘皓带领部分其他优秀学员一起前往边境城镇。

卡车里,魏琛看到叶修和周泽楷已经靠在了一起——尽管知道这是配合着呼吸训练,魏琛依旧忍不住叹了口气:“叶修,我有事跟你说。”

等叶修狐疑地坐过来,魏琛拉着他坐到了最角落,压低了声音问他:“你知不知道苏沐秋对你有那方面的意思啊?”

叶修一愣,随即笑了笑,道:“哪方面?”

“去你的。”魏琛要踹他一脚,他这回是不信这混蛋不明白了。

但很可惜,叶修眼疾手快,直接把他的腿给抓住,魏琛这一脚便没能踹成功。

“你大爷的!”魏琛收腿。

叶修叹了口气,道:“他憋不住叫你问我了啊?”

“他憋得住,老子他娘的憋不住了。”魏琛说。

“哦……”叶修点点头,然后说魏琛,“多事。”

“你妹!你知道的话还吊着人家?你这人欠抽!”

 

叶修却从迷彩服的口袋里掏出了根烟,指尖撩拨着打火机,剐了三四下才打着。他道:“三十五岁才能退役呢,这战场上,我们部队的性质,连块姓名牌都不能带,想这些做什么?”

魏琛一愣,随即叹了口气。

“没准明天我就死了。”叶修说得煞是从容平静。

“那我是觉得,人呀,要及时行乐。”魏琛说,“既然都是过的朝不保夕的日子,还不如趁活着多开心开心,死了一个,另一个还能靠记忆过活呢。”

“靠记忆过活?”叶修砸吧嘴,道,“免了吧,我还是想让他没有记忆的牵绊,永远都有日后的盼头比较好。”

说到这,叶修想起什么似的,微笑道:“沐秋还有个妹妹在等他,一旦退役,他的好日子还在后头呢。”

 

“文州你看什么呢?”黄少天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道,“你看叶修?”

“啊,没有。”喻文州说。

一边的刘皓看着心思各异的几人,笑了笑,哼出了一段悠闲的曲调。

车子停了,卡特镇到了。

 

这是距离国境线最近的边陲小镇,魏琛将率部分学员驻扎在此,为己方提供未来可能需要的补给支持。

第三部队的补给队也在这儿驻扎,黄少天去看了一圈,却又郁闷地回来,一回来就叽叽咕咕地道:“老叶,你知不知道,我刚刚去和他们打招呼,结果他们派的根本不算是尖兵,他们最厉害的突击手应该是刘小别,哈,当然他还是没有我厉害的,但是就连刘小别都没出现,你说说,他们第三部队什么意思嘛,这是不是瞧不起我们啊!”

周泽楷沉默着,偏头看了眼叶修。

喻文州笑了笑,好脾气地道:“这样不好?胜算不是更大了?”

“就是啊,省事。”叶修说。

此时,韩文清忽然进门:“军部命令,我有新任务,带队教官兼机枪手换为刘皓。”

叶修一愣,问:“现在?”

“紧急命令,现在就走。”韩文清道,“任务不算难,但你们也要多加小心。”

叶修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道:“刘皓?”

韩文清点点头,道:“我提出了保留意见,但陶上将说,任务紧急,其他教官除了魏琛,都将执行任务,包括苏沐秋,只有刘皓能腾出手了。”

叶修笑了笑,说:“还是不糊涂的。”

叶修没说是谁,但韩文清明白得很。

可不是吗?陶轩虽然平日里最喜欢刘皓,但这些教官里,还真就是刘皓的事儿最多,能露脸的时候,陶轩是愿意给刘皓机会的,可一旦任务紧急,陶轩也知道哪些人最靠得住。

 

“哟,各位好,我来接替韩教官的任务了,还请大家多多关照啊。”

公鸭嗓先声夺人,叶修淡定地抬眉,看着来人。

刘皓谦恭地笑笑:“来听从叶教官的指挥呀。”

叶修微不可察地点点头,像是一个应付至极的招呼,然后对韩文清说:“那老韩你快走吧。”

刘皓便又和和气气、热热闹闹地把韩教官送出了门。

叶修又扭头问张新杰:“人都到齐了,军部那边的情报下来了吗?”

“嗯。”张新杰道,说着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份地图,跟众人讲解起了任务。

 

 

这是,在哪……

苏沐秋猛的惊醒,明晃晃的白炽灯刺得他眼睛生疼,虚浮的幻影在他的视网膜里翻卷,他顾不得等自己缓过来,这儿不是他昨晚入睡的熟悉的地方,对士兵而言,不熟悉便是危险,他闭着眼就要起身,却感到颈边一阵锋锐的冰凉——刺刀!

“苏教官,别动啊。”

苏沐秋定住了,他适应了一会儿,才缓缓睁眼。

好似人间地狱,举目所见都是在地上翻滚挣扎的士兵,他们嘶吼着,抠挖着自己的身体,甚至有几个把眼珠都挖了出来,他们全身没有一块完整的肌肤,血液濡湿了地面,渲染了阴森的暗红。

寂灭1号,生物毒素,中毒的人如同万蚁噬心,全身上下无处不痒,往往都会将自己折磨而死。

这是,这一届的普通学员,苏沐秋一口牙都要咬碎了。

而他身边,拿刀抵着他的正是陈夜辉——苏沐秋明白的,只有内奸,才可能做成这样的事,甚至还得是八面玲珑,和大家关系都好的内奸,才能接触到炊事员的水和饭食。

可此时,他却不经意地瞧见了另一个熟悉的背影……

远处的,陶轩。

 

看见这个身影,原本在愤怒中依然保持着冷静的苏沐秋勃然变色,心神不属……

叶修,小心!

 

 

 

叶修检查着众人的装备,按照情报,他们两日之内需要急行军160里,到达埋伏区域,将“天轮”组织成员剿灭在联盟国境线之外,路程不算太长,但中间要翻越一座雪山。

正当他要准备背起负重的时候,一只手接过了他的弹药包。

“我来。”周泽楷说。

喻文州瞧了周泽楷一眼。

黄少天也很是奇怪,道:“啊?什么什么?什么意思?叶修的负重干嘛要你来?这是怎么了吗?老叶你今天不舒服?唉话说周泽楷你背得动吗?你自己负重也不轻松,而且你训练时间才这么短,体能不太行吧,要不然还是给我点吧,我也可以帮你啊老叶!给我吧给我吧!”

叶修听周泽楷这突兀的一句也是一愣,想也知道这孩子八成是听了什么传言,无奈道:“你别听他们瞎扯,我只是懒,又不是背不动。”

“就是!”那边魏琛百忙之中还吼一句,道,“少惯着他这臭毛病!妈的,当兵的不背子弹背个屁啊!”

周泽楷摇了摇头,腼腆而认真地看着叶修,道:“惯着。”



-------

完蛋了,为什么这篇也出现了长篇的趋势……

评论(22)

热度(2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