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一次改名了

写文就是为了开心的,
这么大人了得互相尊重,
这样产粮吃粮都愉快。
不用客气,叫晚晚或者月月就好。
但不要转载!强行礼貌的微笑:)
因为不开心所以删了很多文
具体可以看置顶


坑多似月球
目前最爱王叶和黄叶(虽然并无产出

【王叶】青青子衿(下)

#不负责任OOC

#前篇:戳戳



“小常来啦。”

常先推开门,就看到笑眯眯的偶像,然后偶像转头到鞋柜里给他找拖鞋:“到了B市都不说一句,我该去车站接你的。”

“不用不用,”常先赶忙摆摆手,道,“很好找的。您这房子位置也好。”

“是吧,老王买的。”叶修说,“他买房还是很有眼光的。”

常先觉得自己猝不及防被塞了一嘴狗粮。

叶修回身又给他倒了杯水,常先诚惶诚恐地接过,回敬一根烟,却见叶修摆摆手,说,“戒了。”

常先一愣。

叶修笑笑,道:“跟教导主任在一起了,有什么办法?”

又是一碗狗粮。

OK, fine.

常先决定直接开始录主题,叶修侃侃而谈。

常先问的是常规问题,季后赛看好哪队,叶修说得都挺实在的——这个栏目常先已经做了很多年了,当老记者就是这点好,别人想采访叶修门都没有,但他和叶修有人情,这就是工作年限带来的资源。

叶修的点评一向很准,甚至还有不少战队也在等叶神的眼光来调整战术。

很快常先做完了工作,就聊了聊旁的事:“怎么不见王队?”

叶修抬了抬眉毛:“没采访过张新杰?别叫他王队了,他现在和微草可是半点关系都没有了。”

常先梗了梗。他察言观色,伸手把桌面上的录音笔给按掉了。

“王……”常先还真犹豫了半天,不知道弄个什么头衔,许久才灵机一动,说,“王主任。”

叶修哈哈大笑:“你还学着我对他的昵称啊?”

啊呀可不是吗,怎么能掺和人家夫夫之间的爱称,常先刚想补救,叶修却道:“屋子里看书呢。”

常先的重点立刻就偏了:“看书?”

“是呀。”叶修说,“他现在有别的工作,办公室里一水儿的研究生,他个初中刚毕业的,不充点电怎么敢说话?”

常先本想问什么工作,但一想,叶修说“有别的”这么含糊,肯定是不会直说的。

“那是蛮辛苦的。”常先说。

人家都说十几二十岁是学习的好年纪,王杰希都三十多了。

“是呀,都不理我了。”叶修有些哀怨,“跟个高考生一样的,每天上班就7点出门,今天要不是周末你都见不到他,晚上赶回来给我做个饭,弄完就坐在书桌前,学到11点——我真是挖了个坑把自己给埋了,这同居还是过得跟异地似的。”

“我算是领教到我爸的老谋深算了。”叶修说,“老王这样搞,害得我每天晚上都不得不看点书,只有跟他一起坐在书桌前,才算陪到他。不然一天到晚没话说,早晚得分。”

尽管说的都是抱怨,但叶神满脸都是“婚姻”的甜蜜,常先也不是不懂的。

“叶神可以打荣耀嘛,”常先笑着说,“自己开心。”

“当然啊,”叶修说,“可我这不是打不动了嘛。”

常先愣住了。

叶修的话很平静,好像只是随口一说,甚至眼睛都带着笑——充满狗粮的笑。

可常先却特别难过。

 

叶修也看出了他的难过。

“干什么呀!”叶修说,“不是不是不是,我以为你说的是让我复出我才这样说的——你不前几年一直撺掇我复出吗?我是说,年纪大了,精力和集中力都不行,高强度的职业比赛打不了了,网游我可没少打啊,你不都跟我下过本吗?”

常先忍住了眼泪,但还是想,网游能一样吗?

他还是言不由衷地说:“网游也挺好的。”

“对呀,荣耀很好玩。”叶修说。

 

“你真不用多想,我现在手速降了,也就降成了和喻文州一个级别的,”叶修说。

说着说着莞尔一笑,“我那天和喻文州讨论这事儿,开着语音,老王听见了,还吃醋了,哈哈。”

 

常先看着眼前的叶修。

这样也好,他想。

王队对叶神还是很好的,两个人这么恩爱。叶神心态这么好——在感情上都像个炫耀花裙子的小姑娘,肯定有不少是王队的功劳。

毕竟人终究会老,只是要看看,老成什么样。

 

“没想过领养个孩子?”常先问。

叶修就把碰壁的事情说了。

常先愣了愣,倒是说:“B市大城市,规矩严。但我知道一些小地方,我有个朋友先前做过采访,或许可以帮忙联系下。因为有些孩子是真的可怜,吃不好也睡不好,还总被打,您二位能养一个孩子,也是造了七级浮屠塔。”

叶修一愣,随即高兴道:“好呀!”

他说完,忍不住赞叹道:“记者真是个好工作,能为大家做很多实事,好好干啊小常。”

 

领养孩子是叶修拍板的,去领的、领回来的则是王杰希。

小娃娃眉清目秀,只是不爱说话。

但不妨碍王杰希小心翼翼地照看他,叶修也回头就领回自己家给父母看。

叶家人到底是教养好的,孩子睡着了叶妈才发脾气:“自己又不是不能生,给别人养儿子。”

“这些孩子总得要人养。”叶修说。

“那也别挑个这么大的啊!都有六岁了,早就记事了,还能跟你们亲?”

叶修挠挠头:“啊……老王要上班啊,那孩子不就得我照顾,老王大概是怕我不会换尿片泡牛奶什么的吧。”

“这不是有保姆吗?”

“妈,”叶修说,“您看看他身上的伤吧,被打成什么样了,他只是一个这么小的小孩子。再说了,木已成舟,我还能送他回去吗?那不就是送他去死?”

叶母憋住了,久久才道:“从小你的道理就是一套一套的。我是管不了你们了。”

 

走之前叶修把叶秋叫住,问:“老王的工作怎么样?”

“挺好的呀。”

“我问真的。”

叶秋愣了愣,明白他什么意思了。他严肃了一点,道:“叶修,我从不拿工作开玩笑。王杰希真的挺好的,踏实。这样下去,我想爸妈会喜欢他的。”

叶修扬起了嘴角,与有荣焉的样子,说:“那是,我早就猜到了。”

猜到了你紧张兮兮地问我个屁啊!叶秋吐槽。


叶修拉着孩子去停车场,远远地看到王杰希修长的身形。

“陈名赫小朋友,王叔叔姓王,我姓叶。”叶修说,“以后你就叫王小叶,好不好?”

小朋友怯懦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个笑,说:“好。”


经过了小朋友的同意,叶修直接就跟王杰希宣布,他们领养的小朋友叫“王小叶”了。

王杰希看向小朋友的眼神本就温柔,现在更温柔了。

“小叶,”王杰希蹲下来,“王叔叔给你办了入学手续,等到9月份,你就能上学了。”

王小叶的眼睛亮亮的。

 

有了孩子,同城异地恋的王叶两位之间的骤然亲密许多,叶修都不得不感叹,孩子果然是夫妻生活的重要纽带。

他们就像其他夫妻一样,带王小叶去看电影,去游乐园,去旅行——叶修跟王杰希同居这么多年,王杰希连睡觉都方方正正的,要不是王小叶,从没见过王杰希被过山车摧残得一头鸟窝样。

他俩还在一把年纪的时候,共吃一根棉花糖,吃到后头直接吻了起来,吻着吻着王杰希就拽着老婆和儿子回到停车场,开着车呼啸而去,一小时不到就到了家——此后把叶修折腾得三天没下床。

 

而王小叶的性格越来越开朗。

他居然还是个小学霸,门门都得100分。

顺理成章地,在家长会后,王小叶改了口,叫爸爸。


叶修真的很为他自豪,就连叶秋也忍不住po了一张他们一家三口之家的图在微博上——叶秋心疼他,为他发声,但没几分钟就被叶修勒令撤下了。

叶修知道这样不好,但没想到不好的是另一回事。

 

几年后,一个ID给叶修发信息。

叶修聊了聊,神色铁青地给王杰希看。

一个未婚先孕的粉丝少女,问,既然他们有爱心能领养一个孩子,能不能求他们再多领养一个自己的孩子。

王杰希不是不知道这件事有多麻烦,可看到孩子的照片,还是说,领回来吧。

 

他去把那个孩子抱回来了。

叶修叹了口气,心想这真是造孽。

“宝宝就叫叶小希吧。”叶修说。

 

王小叶已经十二岁了,他看到襁褓里的新弟弟愣了好久。

他陪着弟弟玩了好一会儿,终于跑到叶修的房间里,跟他承认错误。

——书包里一张藏起来的试卷。

叶修不得不说挺好的,毕竟还考了70。

可王小叶哭得眼睛通红,道:“我再也不会考70分了。”

“70分还不优秀啊?小叶叶,心气别这么高啊。”叶修安慰了他许久,终于哄好了。

 

后来叶修想了很多。

如果他那天再细心一些,再敏感一些,会不会有些事就不会发生了?

 

那是叶修每月固定去兴欣指导的一周,王杰希急匆匆地回家取文件。

他一推开房门就知道不对,他大风大浪也不知经过多少,看到27岁的哥哥和15岁的弟弟在床上,脑袋嗡嗡炸响,眼前一黑。


叶修半小时后就到了家。

一地鸡毛。

他瞥了大儿子一眼,就知道挨了揍——王杰希这么多年从来没舍得动两个儿子一根手指头。


叶小希看见他回来,仿佛瞬间就有了底气:“爸!你好不讲道理,我跟我哥是自由恋爱……虽然,虽然是早了点,但我从小就喜欢他了,你和小爸都可以,难道你们还歧视我们吗?小爸,你说是不是?”

“你闭嘴。”王杰希道。

叶修从来没见过王杰希气蒙了的样子。

“小希,你先到屋子里待一会儿。”叶修说,“我们先和你哥谈谈,再和你谈。”

叶小希一副不情愿的样子。

“好了,”叶修说,“我和老王当年可是被家长这么虐过来的,你和你哥哥不一样,他已经27岁了,而你还小。作为你的监护人,我必须为15岁的你负责,不然你以后会恨我的。”

“不会的。”叶小希说,“小爸我不会后悔的,我喜欢哥哥。”

叶修说:“听话。如果他通过了我们的考验,你也通过了,我们自然会让你们在一起的。相信我,一起面对苦难会让你们的感情更亲密。”

叶小希被说服了,他想了想,在离开之前又搂着哥哥的脖子,当着两位家长的面亲了亲他。

王杰希脸色十分阴沉。


叶修目送儿子离开,回过头来,他和王杰希对视一眼。

“我现在想和我爸妈打电话道歉,比以往每一次都真心,”叶修说,“非常非常想。”

王杰希看着他。

“养儿方知父母恩。”叶修说。

 

“我知道,在我和老王之中你更怕我。那就我来问吧。”叶修抱着胳膊,“你和小希什么时候开始的?”

“他十四岁之后。”

王杰希劈头盖脸地就把一包的文件砸了出去。

叶修撇撇嘴——还是砸在脚边,王杰希真是疼孩子。

这个时候王杰希终于开口了:“小叶……”

“别。”叶修说,“陈名赫。”

这三个字有如戳心之言,刚刚还风度翩翩且油盐不进的大儿子转眼就脸色惨白如纸。

那天和叶家二老一起吃晚饭,王杰希就没听到过叶修叫儿子这名字了,他还反应了一会儿才想起来这是大儿子的本名。

但这没有打断他的思路。

“你爸学历不怎么样,比不上你这个海龟金融高材生。”王杰希说,“你是不是也瞧不起我,觉得我原来是打游戏的,你玩些假账、弄些手段、搞些小动作,我就看不出来了?我是不如你们年轻人懂得多,但有哪一次你和爸爸聊天,爸爸理解不了的?地上的东西不好好看一下吗?”

男孩蹲下来,一张张把纸片捡起来,越看脸色越差,最后都摇摇欲坠:“爸。”

看着年轻人不甘心的样子,王杰希继续道:“公司本来就是叶家的。未来也只会给你秋叔叔的亲生儿子,你做的这叫什么事?不要对不该拿的东西起念头。”

“那两个一个一天到晚劲知道搞艺术,另一个看中的那项目有什么用?随手就扔了五千万到水里!一点战略眼光都没有。”

“所以爱画画有什么错?”叶修说。

“没错……”陈名赫低着头,“对不起,爸,我就是心里难受。”

“行了。你记得这点就好了。”王杰希说,似乎气已经消了,“还有你弟,怎么回事?他年纪那么小,你怎么当的哥哥?”


叶修都有点无语了。这就不生气了?

他抢在大儿子编瞎话之前开口道:“你们爷俩说的我并不关心,陈名赫,你告诉我,你真的爱小希吗?”

“当然。”

“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

“……当然,小爸,我真的爱他。”

叶修叹了口气,道:“老王你回避一下吧?去陪陪小希,别让他出来。”

王杰希不解地看了他一眼,似乎是在说,年纪小点就小点吧,两个孩子既然互相喜欢……

可出于对他的信任,王杰希倒是没有多说什么。


叶修见他离开,转而对陈名赫道:“行了,别装了。你也不想想,我说我去兴欣,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你可能不知道你王叔叔有多爱你,你们小的时候,怕你们出事,家里所有地方都有摄像头。那天我看到小希钱包里的避孕套,就知道不对劲。小希这么单纯,什么事都告诉我,我就去调了下录像。”叶修说,“真是大开眼界啊。”

“顺便一提,我还找了私家侦探调查我的好儿子,你在外头风流快活的照片,你怎么说小希的录音,我这儿都有,要核对一下证据吗?”

他轻轻巧巧地,把一个手机递过来。

手机屏幕上,不是陈名赫以为的他和别的女孩的接吻照,居然是他和兄弟们喝酒泡吧时聊天的照片——想到那次他都说了什么话,陈名赫彻底懵了。

“你有手有脚有学历有眼界,工作不愁找。”叶修说,“我已经把你的信托基金取消了,但你账户里的钱我都没动,现在,家门钥匙交出来,你可以走了。”


叶修做出了个请的手势,陈名赫却抬起了头,不动弹。

“爸才不是关心我。”陈名赫说,“他是关心小希。”

这是他今天说得最有底气的一句话。


叶修并不吃惊他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陈名赫却越来越愤怒了:“不是吗?摄像头装的时候我已经十二岁了吧,那么大了,有必要吗?是装给小希的吧。

“奶奶也只喜欢小希,我六岁才来的,你们都觉得我心里惦记着我原本的父母,跟你们不亲。

“可我怎么会跟你们不亲呢?我是真的想等你们老了,能照顾好你们的,不然我这么努力干什么呢?!他们有什么值得我留恋的?一个喝酒把自己喝死了,没喝死也只会打老婆孩子。一个天天劲知道打麻将,打输了就勾引男人骗钱,被人家原配拿刀砍死,死得活该!

“可我怎么样都比不过叶家那一对嫡孙,我甚至比不过小希!

“我一点都不喜欢他。”陈名赫说,“他一来就抢走了属于我的爱,那是我挨了多少打才得到的东西。

“你们不知道吧?其实你们来领养我之前,院长听到了风声,不再随便打骂人了。我很怕,我没什么特点,一点都不出挑,但我需要一个好的家庭,我不能再那种老鼠沟一样的地方过!我知道来领养孩子的都是心善人,所以我自己拿竹条把我自己抽了一顿。”


“凭什么小希出生就能有这一切,他应该是和我一样的人!!!”

 

叶修说:“我和你爸对你怎么样,这么多年你都不知道用心去看,只顾着自己的偏见一条道走到黑,事到如今,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我和你爸这么多年碰到了太多没良心的人,真的特别多,我都怀疑我俩体质不好,命中带煞,劲吸引这些人了。

“但……挺神奇的,我发现这些人说的话也大同小异。总结起来就一个中心思想,那就是天底下的人都对不起你。

“有些错误没有挽回的余地。你好自为之吧。”

 

叶修弄走了陈名赫,却看见叶小希慌慌张张地跑出来,泪眼朦胧。

叶修心里咯噔一声,大步向屋内走去。

果不其然,王杰希已经晕在了地上。

 

王杰希再次醒来的时候,是被吵醒的。


“人生就像一场戏,今世有缘才相聚。

相处一处不容易,人人应该去珍惜。

世上万物般般有,哪能件件如我意。

为了小事发脾气,回想起来又何必。

他人气我我不气,气出病来无人替。

生气伤肝又伤脾,促人衰老又生疾。

看病花钱又受罪,还说气病治非易。

小人量小不让人,常常气人气自己。

君子量大同天地,好事坏事包在里。

邻里亲友不要比,儿孙琐事随他去。

笑口常开无忧虑,一切疾病皆消去。

不气不气真不气,不气歌儿记心里。

只要你能做得到,活到百岁不足奇。”

 

什么鬼东西。

这个混子。王杰希叹气。

所以他睁眼就是一抹笑容,看着晨光熹微里的叶修。


叶修见他醒来,把家里估计已经古稀之年的收音机按掉。

“听见没。”叶修说,“你该跟我妈学学,好好打打太极拳。”

“这么大事你都不跟我说。”王杰希说。

“你可拉倒吧。”叶修说,“这样你都进医院了,早说的话你不直接进太平间。”

王杰希还没说什么呢,身边眼睛肿得和核桃一样的叶小希叫道:“小爸!你别这样说。”

王杰希偏头看向了他。

那一瞬间,看见他温和的目光,叶小希的眼泪瞬间就掉下来了:“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老王,再把那歌听一遍?”叶修又说。

王杰希明白他意思,叹了口气,道:“直说吧。”

“好嘞。”叶修的口气就跟打包了个菜似的,“他第一次用的强。”

一上来就这么让人气愤的……王杰希咬牙。

他抓住了叶小希的手,拍拍他的手背,给了一个或许已经沧海桑田的安慰:“没事的,没事的。”


“他的录音里分析我和你的心理。他觉得我俩是同性恋,受过这么多苦,心里肯定是很难受的,因此我们会对他有补偿心态。

“也就是说,如果他表现出同性恋的特征,那我们必然会支持,并且会主动为他把一切困难都妥善地处理好,也会跟他在心理上更亲近。

“他之所以挑中了你的宝贝儿子小希是因为他觉得小希好控制,而且觉得我们都偏心,我们的那些财产,大头都会是小希的。”


“我没教好。”王杰希倒是不气了,反而很是寒心,“我早该想到的,他从小就特别敏感,我们也五大三粗的没注意,我,我真是……”

叶修没说话,叶小希却一把抱住了他:“才不是!爸爸特别好,特别特别好!爸爸什么都没做错!” 


有那么几分钟,叶修安静地看着依偎的父子俩。

然后他开口了。

“叶小希,你现在也15岁了,应该懂点道理了。”叶修说,“我的老公你是不是该避嫌,你怎么能抱这么久?”

这一番话把父子俩说愣了。

“我……”叶小希愣了半天,赶忙抽离了身子,像只惊吓的小鹿,“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叶修说,“你是不是对你自己的魅力没有认识?你这么好看,会弹琴会唱歌还会打游戏,性子也乖乖的,最讨小男生喜欢了。”

“哪……哪有男生喜欢我?”

“还有很多小女生。”

“哪里会!”

“怎么不会?我现在每天和你生活在一起我都很有压力。”叶修说。


王杰希看着叶小希苍白的脸上渐渐有了红晕,头也抬了起来——果然,还是叶修比他细心些。

是啊,孩子,你用不着害怕受到过伤害,也用不着自卑,用不着只孺慕一个伪装出来的好哥哥形象,更不要因为被抛弃而惶恐。

 

“我还生怕我老公出轨。”

“怎么可能!小爸!我不会干出这样的事的!”叶小希保证,“我不会的!!!”

“你看你都比他保证得早。”叶修说。


王杰希说:“你上次和喻文州打游戏的事情我还没说你呢。”

叶修愣了愣。

“你有毒啊王杰希!”叶修说,“那都是二十年前的事了。”




——————————

PS:不好意思大家,今天太忙了更不了风流,就拿了上周存稿来。下周粗长更风流!

评论(29)

热度(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