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一次改名了

写文就是为了开心的,
这么大人了得互相尊重,
这样产粮吃粮都愉快。
不用客气,叫晚晚或者月月就好。
但不要转载!强行礼貌的微笑:)
因为不开心所以删了很多文
具体可以看置顶


坑多似月球
目前最爱王叶和黄叶(虽然并无产出

【翔叶】莫不静好(下)

#不负责任OOC

#前篇:戳戳;中上:戳戳;中下:戳戳



这两个人有多幸运,其他人或许都想象不到。

在这样一个依旧保守的氛围里,最难过的无疑是家长一关。可幸福的孩子孙翔永远都不会知道,最介意的、最宠儿子的母亲曾暗自垂泪,然后被不得不接受现实的父亲拉到一边,说:“不痴不聋,不做阿家翁。”

当孩子大了,他们自己的小家庭里发生什么事,你就装作傻子、聋子,装作不知道就好了。

而叶修则在了解孙父和他爹早年的战友关系后,给自己爹设计了一条“老战友朋友圈发同性恋文章逐渐改变思想”,“敏锐发现自家儿子掰弯人家儿子十分内疚”,“但毕竟我家儿子还是最好的不可能有错”,“所以让两孩子在一起吧”的思路。

获得成功。

 

所有人都能看到他俩的虐狗。

想翔哥也是个挺牛气的人,“结婚”之后训练间隙,永远都抱着手机跟老婆通话,时不时露出痴汉笑。

江波涛忍不住,问他,没把战队的事情告诉兴欣吧。

当然没啊!孙翔说。

看你这一颗心都挂在人家身上的样子,鬼才信啊。

江波涛想想,又问,叶神有说一叶之秋和你的参数还有哪里不匹配吗?

“哦哦哦,有说啊。”孙翔说。

江波涛的脸色好看了一些。

“我老婆多厉害呀。”孙翔补充。

谁TM关心这一点了!

 

不过有时候是真的受不了。

有次孙翔去接叶修,从停车场上来那段有几处地方确实设计有失误,不好走,叶修不小心崴到了脚,孙翔就背着他进了自己宿舍,从已婚男士那儿拿出瓶红花油给他揉脚踝。全轮回人都看见了,叶修脚都没肿,为了配合孙翔还故意哼哼两句疼。

以后叶修再来,孙翔都在停车场等着,都没让他脚沾过地。

过年聚餐,叶修跟着孙翔一起来。叶修说,我想吃虾,孙翔就给他剥。虾壳剥了不算完,背上那条埋藏在虾肉中的虾线,也耐心地用指甲划开,一点点取出来——熟练的操作和卖油翁也没区别了,一看就知道在家没少给人当牛做马。

从来方明华说一句“我老婆balabala”都是全体怼他。如今孙翔叛变,居然还跟着方明华补个刀“我老婆还balabala”。

这个句式在轮回战队中的出现频率越来越高,众人这才发现两位在暗暗较劲。

叶修牛在哪呢,牛在孙翔这种不善言辞的,都能赢得多。

直到某天,方明华带了一个保温桶来,自豪地说“我老婆给我做的”,孙翔看着保温桶里的鱼汤,眼睛都绿了。

轮回的各位下注,猜下周孙翔会带什么爱心午餐来。

有人猜叶修肯定不会做饭,了不起做一个西红柿炒蛋。

江波涛思考许久,角度新颖,说,我觉得叶神就是叫一个小南国的外卖到家,当成自己给孙翔做的,孙翔也不知道。

大家都觉得他猜得对。

回头却发现孙翔抱着一碗黑乎乎的东西,热情地请他们吃。

众人嘴角抽抽,出于队友情考量,都吃了。

“我做得怎么样?”孙翔说。

“你做的?!”众人大惊。

“我给我老婆做的啊,”孙翔说,“我就怕我没搞熟或者盐多了齁,让你们试验下好不好吃。”

真的,大家都知道孙翔情商不高又没坏心眼,平日里还是很照顾他的,现在都想打他了。

方明华一声哀叹:“我输了。”

 

孙翔和叶修是真的甜。

甜了很多很多年。

 

甜到孙翔也退了役,去了娱乐圈,成了爆红剧男主角被女主拉来炒CP,他想也没想地,当着所有媒体的面,说:“谁喜欢她了?我有男朋友。”

然后被公关部紧急辟谣,说什么孙翔性子桀骜,只是被经纪人讲清了炒CP的危害,嫉恶如仇,说气话呢。

但许多职业选手还是知道真实情况的,也能理解人家公关的用心。

大家还是在选手群里感叹说:“翔哥真是杠。”

 

所以后来,媒体爆料说孙翔和男友叶修分手,所有人都惊掉了下巴。

 

关于这事始末,最清楚的是叶修。他和孙翔的经纪人有矛盾。

第一个瞧不上叶修的人出现了,在孙翔经纪人张老师的眼里,孙翔哪都好,长得好,灵气足,桀骜不驯的气质,竞技出身自带粉丝来娱乐圈,稍稍运作就是流量。而且天生带后台,家里人有钱捧,运气也好到逆天,出道就成名。

就这样一个必然会红到发紫的苗子,居然被一个“男朋友”给拖累。

还是个老男人,足足大了孙翔七岁。

把她逼得不顾江湖道义,为了把孙翔摘出来,都亲自下场跟女演员明着撕了——娱乐圈谁明着撕逼?撕得越多越招路人嫌,她一点都不想这样做。

可就算这样做也达不成效果。

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孙翔自己给自己找黑点,他们再怎么不承认,各路媒体狗仔有了方向,还是会给他们栽个名头上来。

更别说因为这男人,孙翔不想接吻戏,也不肯加班,通告随手一推说要回家,也不知道趁着名气趁热打铁。

 

其实圈外人叶修也知道,孙翔这样没有绝对的实力,却又不遵守规则的人,本质上是在演艺圈里走不长久的。

孙翔又不是凭着有演技可以沉寂多年的实力派,他是凭着长得帅火的。年纪轻轻,不拍点爱情剧,不拍点又苏又帅的角色,怎么吸年轻女孩的粉?

要拍的话,有多少剧本没有亲密戏固粉?

既然演了,能不故意弄点小暧昧来博人眼球?

孙翔不缺钱是一回事,广告商看不看得中他是一回事。

他不能没有流量傍身,没有华服修饰。如果没有,那就说明他不火,带不动收视带不动票房,就越来越没人找他拍戏。

牵一发而动全身,就是这样。

 

局势按照叶修和经纪人都能猜到的情况发展。

经纪人暗中谋划,叶修无所谓——反正孙翔又没必要以此谋生。

可孙翔受不了。

他这一生都很少有不顺心,此前曾遇到过的最大的不顺心如今已经成了他老婆,那就比什么都顺心。

他出生就有明事理的父亲和厉害的姐姐,千疼万宠的妈,几辈子花不完的钱,被多少小姑娘小男孩喜欢着,最后和一个万事靠得住的老婆的成了家。

所以他自视甚高,既然自视甚高,就事事掐尖要强。他在乎面子,他爱炫耀,所以他也张狂。

可是这么多年,他除了读书就是在竞技,这种只有纯粹对错和唯一目标的领域,都是那么干净。这就导致他都三十岁了,还是什么人情都不懂。

年纪大了他谦虚了,懂得尊敬演艺圈里德艺双馨的前辈了,却不能理解为什么在这个世界里,明明他那么努力、那么优秀,还会比不上那些只懂炒作的浮萍。

主办方让他走中间,让人家红毯压轴,他上的节目明明用心准备,却被剪得不剩几个镜头……

这个不以实力、不以正大光明决定成败的地方,根本不符合孙翔的世界观。

何况孙翔也压根受不了键盘侠没事也要黑他两句,喷他演技差他受着了,他那么聪明,他早就进步了,为什么还有得喷。

为什么做什么都有错?

孙翔一点都不喜欢这样的日子,这日子过得他憋屈。

 

憋屈的日子过多了,对身边亲近的人也难免忍不住火气。

叶修知道他心烦,也懒得跟他争。

回头带队继续出国打荣耀,决心先把这孩子晾两个月再说。

但叶修可从没想过孙翔真会干出什么事。

所以看到外头图文并茂的【不是基佬!小鲜肉夜店热吻辣妹,high到凌晨三点】时愣了半天。

 

孙翔先给他打电话的。

大猪蹄子说话都带着一股大猪蹄子的味道:“我没真跟她干什么,就是玩得开心的时候喝多了亲了她一下而已,又没上床,哪算什么大事了!

“哪个男人不会犯点小错,一辈子都没试过别人,多没劲啊……

“我是演员,这次没有亲她下次也会亲别人,又不带感情的,你有什么好计较的?

“为了你我已经放弃了很多好不好,就因为你,我那么多戏都接不到。

“你自己在家里打荣耀,什么事都不管,我在外面挣钱给你,你应该体谅我……

“你看看人家XX和XXX夫妻,丈夫真出去找人了,妻子还帮忙给遮掩的,我又没到最后一步。”

 

叶修听得一愣一愣的。

这什么踩遍全雷区的神仙台词?

 

叶修皱起了眉头。他自己的男朋友自己还能不了解?孙翔明显就是想在他这个情人面前逞逞威风,靠着打压他叶修,找点在外界世界找不到的面子回来。

可就算有这个心,孙翔的脑子也说不出来这种话,一听就知道是在心里不顺的时候,被别人暗暗撺掇的。


因为知道经纪人是为了孙翔好,所以她莫名其妙要地来跟他搞宫斗,叶修从没计较过。

叶修自己心高气傲不比孙翔少半分,他和孙翔的事,只是他和孙翔的事,只要孙翔喜欢他,叶修并不觉得有什么人能碍事——孙翔确实特别喜欢他,所以孙翔闹脾气叶修也懒得哄,清清高高地就把人甩到一边去,自己玩荣耀去了。

没想到还真被人多年如一日地吹风,让孙翔也跟他离了心。

 

虽然想得明白,但无论如何,生平头一次被孙翔这样对待,叶修心里不是不窝火的。

“你什么意思?”叶修说,“现在回家说!”

“回家?我在巴黎走秀,你又不是不知道!”

“回家来。”

“我,我不回,”孙翔梗了梗,“每次都是你一句话,我坐十几个小时的飞机,累得要死地还去陪你,凭什么你不来找我?”

叶修看了一眼表:“我去睡觉,睡醒了看不到你你就别回来了。”

孙翔气呼呼的:“你要分手?!分手就分手!!!”

然后狠狠挂电话。

 

还真能耐了?!

叶修气了好一会儿,才爬起来,打电话给朋友,请他帮忙了解情况。

很快有了回音,说孙翔很想要的一个角色——他不是为了钱,是真的喜欢上这个剧本了,试镜都到了最后关头,他表现得很出彩,可还是没有选他。

经纪人和他说,圈内都传言他真是gay,导演先天抵触,更怕事情爆出来影响电影上映。

 

朋友当然知道叶修和孙翔的事,打探到这个结果,想起当年孙翔初生牛犊不怕虎,自顾自地跟天下人宣告他名草有主时的霸气,感慨良多。

他说,少年人只是不知后果才无所畏惧,老叶,可别把这当成他为了你而爆发的一腔孤勇。

叶修笑了笑,说,那我这样明知后果而为之的,算是孤勇了吧?

 

叶修挂了电话,安安心心地睡觉打荣耀,挨过了两个月,好好捯饬了一番,打电话找人约饭。

江波涛去国外了,来的是肖时钦。

菜已经上好了,肖时钦进门第一句话就是:“我真是不信你俩会分手。”

“有什么不信的?”叶修垂眸,他点了个蟹钳面,可惜怎么也剥不开,“你跟孙翔合作过,你还不清楚他什么人?”

“听说过。”肖时钦自然也是有眼光的。他道,“你见他第一面不就说,如果喜欢,就当作是荣耀而不是炫耀吗?”

叶修笑了笑:“是啊,说明我特有识人之明,第一眼就看清我和他本来就不一样。”


“他当年要来嘉世,就是在乎这‘一叶之秋’四个字。后来他打法变了,看上去成熟了——他自己跟我说,他是想通了,胜利才有掌声,为了掌声,他能牺牲‘华丽’。稍微牺牲点颜面是为了更大的颜面。

“他退役,本来就流逝不少粉丝,由荣耀转向影视圈,又不是科班出身,他那个情商,体验派也学不了,自然招来骂声一片,更不用说不管不顾地出柜了。

“他其实是很在乎的,在乎粉丝,在乎面子,在乎名誉,在乎这些身外之物,非常在乎。

“而毁了这些的,就是我。”

 

“他后悔了?”肖时钦问。

“没明说。”叶修掏出了根烟,“毕竟这么多年了。人生就我这么一个茶叶包,反反复复来回泡,就算是大红袍,如今也淡出个鸟来了不是?”

 

是啊,真的蛮难过的,肖时钦想。

当时孙翔喜欢叶修那样,远远看一眼,他都觉得齁得慌。

“所以……你怀疑他当年喜欢你,撩拨你,也是一种炫耀?”


叶修看了他一眼,挑眉道:“谁说的?这是你说的,我可没说!”

肖时钦一愣。

“我从来不怀疑他是真的喜欢我。”叶修道,“从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

肖时钦哑然。

随即,他低声闷笑:“叶神,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还是这么,这么自信啊……”

“那是,”叶修向后一仰,“孙翔能怎么横?在我面前,是条龙也得给我盘着。”

肖时钦微笑:“那什么时候能见着你们复合?”

“这不找你来了吗?”叶修一点也不跟肖时钦客气。

“这么久他都独守空房,现在肯定难过极了,想找我又觉得不好意思。我这不是找你给他铺台阶呢?

“你见着他,就跟他说,‘你在叶修面前丢多少回脸了?再丢脸有什么好怕的?’他一准儿就过来了。”


肖时钦差点没被这晃人的狗粮秀花了眼。

“你确定?”肖时钦并不了解内情,但看孙翔一阵高过一阵的花边新闻,怎么都觉得形势不该是叶修想的那样。

他难以理解:“你既然觉得他肯定会和你复合,为什么还要等两个月才找我?恕我直言,两个月影响可大了,或许孙翔也真变心也说不准……你以前不是也说,不愿意耽搁一秒和他在一起的时间吗?”

叶修挑眉:“不是,你以为我是泥捏的人?他这样作死我不生气的?!”

可事实上你帮兴欣抢了两个月的boss,一点都不像生气了的样。

 

肖时钦说:“万一把他惹火了,不肯和你复合,你别怪我。”

“我了解他还是你了解他?”

“那你怎么不自己去给他铺台阶?”

“那不就成我低头了?我凭什么低头,以后夫纲还振不振了?”

肖时钦跟瞧外星人一样瞧他——“不是吧,你会计较这种事?”

“我心眼可小了。”叶修说。

“那你不介意他这样,干出这么多破事来?”肖时钦问,“我以为你会很生气的,直接就跟他分手了。”

毕竟按照媒体的说法,叶修现在真的蛮绿的,他也不像能忍得下这些事的人。

“你指什么事?”叶修问。

“就,孙翔啊……跟,一帮小妹……”

“相信我,他就是心里别扭,”叶修说,“这途中他要真能硬,我阉了他。”

肖时钦无语。

“那,不介意他单方面踹了你?”肖时钦问,“我看网上那么多评论,还怕你难堪,想来安慰你的。”

有句话肖时钦没说——叶神,看你之前多自信,现在还是被孙翔甩,不觉得打脸吗?


叶修笑了笑,似乎是看出了他心中所想,道:“我以前说孙翔像溜溜球,你是不是觉得我很过分?”

肖时钦微笑,不说话。 

叶修以前在某个语境下和他说,孙翔就像他的溜溜球,怎么抛怎么玩,最终还不是乖乖回到他手心里。

肖时钦当时就很不舒服,觉得这真是太盛气凌人的一个比喻了。

即便是夫夫俩自己的情趣,肖时钦依旧过不去,毕竟孙翔也是七尺男儿,变成叶修抖抖腿就蹲下来给他系鞋带的样子,这也太……不拿人当回事了。


“以前你觉得我恃爱行凶,”叶修说,“现在你又觉得他对不起我了。”

 

叶修说,其实这就是我跟他不一样的地方。

“他在乎别人眼光,可我从来不在乎。无关人等自己脑补的东西,我为什么要在意?

“我是要和他过一辈子的,既然有一辈子这么长,两个人之间的脾气、付出,总得你来我往,今天你受点委屈,明天我多为你考虑,就这么点小事算得了什么呢?”

 

肖时钦深深叹了口气:“我一直都想问,叶神,你这样的底气,到底是哪来的?”

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凭什么孙翔就不可能真出轨、真的不要你?

“我都快四十了。”叶修说,“如果你从二十岁开始,就被心上人用最干净,也最遮掩不住的眼神追随,你就会明白你的底气从哪里来了。”

 

肖时钦终于无话可说。

也是啊,叶修本就不是个软声软气的,如今可想见平日里被孙翔宠成了什么样。

宠成了即便一时不合,照样有恃无恐的模样。

就像第七赛季出道的孙翔,第八赛季后就出了局,挑战赛后照样能被轮回看得上。

肖时钦想,孙翔也是横冲直撞的性子,和这位的无法无天,真是般配。

 

叶修把没吃完的蟹钳打包回家,没等多久眼睛通红的孙翔就在猫眼外头敲门——因为叶修生气了,就把密码锁给改了。

叶修把门一打开,走丢的大金毛犬就窝进他胸口,抽抽搭搭地说,“宝宝我错了,你原谅我吧”。

第二句是“这些天被子里没有你的味道我都睡不好”。


叶修说,孙翔,生气是生气,气顺了就好了,分手是分手。

我要是还喜欢你,你做坏事我只会生气,气顺了就不会和你分手。但你要再这样,我气多了,我就不喜欢你了。

 

孙翔听完这话,跟个小姑娘似的一直哭。

把叶修推到床上,做起来,进进出出插插送送的时候也一直掉眼泪。

 

妈的错的是谁啊,他还有脸委屈啊。

可是叶修没办法了。

叶修说,好啦,我也有错,你事业不顺,我没好好开导你,就顾着自己打荣耀了,没想到你会钻牛角尖。

约摸是这句话总算给了孙翔个面子,孙翔渐渐不哭了。

毕竟我比你大七岁,三年一代沟,我们两条半,隔着这么长的时光,你们小年轻的神奇想法我不懂呀,舒不了你的心,但是吧,我也不生气了。

孙翔咬了他脖子一口,叶修疼得龇牙咧嘴,要咬回他去。

孙翔把下巴抬高,露出修长的脖颈——再高的高领衫也遮不住的地方。

“你往这咬。”孙翔说,“给我盖个章。”

叶修笑了笑,不跟他客气。

 

“我傻死了。”孙翔说,“再难也会有个好办法,我太怂了,怎么能轻易就舍了你。”

他把他搂紧了些。

“你总是教会我很多东西。”

 再搂紧了些。

“我有你真好。”


几个月后,孙翔下乡村拍戏,叶修收到了他的一条微信。

是一个花絮的链接。

花絮拍的是孙翔立定跳远,跳沟,比两条半还多半条,三条沟。

第一回摔得七晕八素,后来聪明的男孩一跳就跳过去了。

叶修看着这段视频,轻轻笑了起来。


孙翔从来没说过他想他去探班,叶修又一直宅,自己就没自觉过。

倒是孙翔跟他闹脾气才把心里话说出来,其实叶修都记得。

他看着日历,跟兴欣工会的众人说,我们努把力,冲一冲业绩,我就休息两个月。

别人都问,叶神你怎么啦?

叶修说,我要去探班呀,太久不见男朋友我可想他了。


当叶修出现在孙翔片场的时候,导演正在斥责一个男三。

男三是戏子,第一名角,被孙翔饰演的军阀看上了。孙翔演这种霸气角色简直是本色出演,可男三让导演一肚子火气。

“你是京城第一名角,艳名冠世,你要演出美感来。你觉得天底下有人比你更美吗?肯定有啊!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但见过你的所有审美不同的人,都认为你是最美的,为什么?因为你自信。

“是,戏子当然会顾影自怜,那也是对身世。可除了这以外,要对你的容貌有绝对自信,自信轻而易举唱个曲儿,就能勾引住这个军阀。”

“勾引”一词吸引了叶修的目光,他看了那细皮嫩肉的小男旦一眼,又轻飘飘地看了孙翔一眼。

孙翔被他瞧得魂都勾没了。

“千金万两从你眼前过,世界上最有权势的人都追捧你,你难道不觉得你很美吗?

“你已经自信到觉得岁月都不会蹉跎你了,你相信你七老八十还是会美的——虽然所有美人七老八十了都会丑,但你相信你这么美,肯定比所有历史上的美人都美,所以你七老八十了是会依然很美的。真正的美人是应该有这个自信的。

“小伙子,你要是想不明白,你就想想你自己。你自己也很帅啊,你对镜子的时候不会自恋吗?你要把那种自恋感也演出来。在戏台上,你自恋就够了。下两场和孙翔那边诉衷情的时候,你才要自卑。但这自卑中也得有自恋,可你现在只见着自卑了。”

男小旦快为难死了,他觉得自己已经很努力了。

导演抓耳挠腮,忽然灵机一动,劈手一指叶修:“他那样的感觉,你知道吗?”


叶修莫名其妙地被当成了学习模板。

导演折腾了好半天,越看叶修越满意,都要让他试一试了。

孙翔当即就急了:“不行,他不许进娱乐圈!”

叶修笑得乐呵呵地,看出了他的小心机。

叶修拒绝了导演,说,我只喜欢打荣耀。


后来孙翔琢磨戏,终于找到了他从第一眼瞧叶修,就觉得叶修漂亮到了极致的原因。

自信能轻而易举地勾引住他这小粉丝。

自信到觉得岁月都蹉跎不了他的实力。

自信的同时,又爱惜自己,所以自恋。


所以才会这么好看。 


后来孙翔吃了很多很多苦,把他前半辈子从没吃过的苦翻着高利贷地吃了回来。

叶修也不知道他具体有多难,只知道他换了经纪人,然后什么苦都不跟他说。

叶修也不担心。

反正孙翔是那样有天赋,轻轻松松就能把一样事情学好。

 

时光记流水账,孙翔渐渐也算是一个“天王”了,戏好,人也精炼,对媒体都会四两拨千斤了。

叶修以为孙翔终于是个大人了,没想到,他一出意外车祸,孙翔还是像那么多年前一样,嗷嗷大哭。

比苏沐橙还不如。


叶修醒来的时候先动了动手——虽然他已经不太打得动荣耀了,好在手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脏器损伤比较严重,更兼之骨折,他昏睡了十多天。

所以醒来看到的孙翔的头发没打定型,胡渍没修理,终于脱去了男神脸,返璞归真地,成了个被世事磋磨而憔悴的中年样。

孙翔说,叶修,这些天我把生老病死想遍了,我知道你说的你大我七岁是什么意思了。如果有一天我们要死,那我一定要跟你同时同分同秒同毫秒一起死,差0.01秒都不行。

叶修说,孙翔你一天不说我老你就不开心是吧,我才五十而已。 

孙翔说不过他,就是哭。

叶修头都大了。当年谈恋爱时还觉得孙翔酷酷的呢,谁知道这表面日天日地的男孩会是个哭包啊!

“孙翔,”叶修说,“别哭了。”

孙翔抽抽噎噎的:“我就哭。”


看来这件事真的很严重,叶修使尽浑身解数,怎么也哄不好。

于是他使出杀手锏。

“我欲封天小朋友,”叶修说,“别哭了。”

 

孙翔愣了。

大概有十多秒吧,孙翔的脸和耳朵都爆红了起来。

他的眼角有眼纹,额头有抬头纹,却偏偏一副羞愧欲死的少年模样:“你,你怎么知道啊?!”

“我当时就知道啊。”叶修笑眯眯的,说,“你是我的地藏粉嘛。”

孙翔把头埋在陪床的枕头里,再也不肯抬起来了。

 

叶修出院那天,医院被记者们围住了。

孙翔深吸了一口气,拉着住了他的手,昂首挺胸地向前走去,不管不顾不回头——在叶修看来,就像一记势不可挡的豪龙破军。

孙翔径直往前走,叶修拉着他的手倒四处张望,不时对各处记者笑一笑。

“辛苦啦,”叶修说,“拍好看一点。”



——————

感天动地,脑洞终于被我写完了!!!

这是系列文啦。如果有机会,我会把婚后的脑洞都写出来的!

评论(48)

热度(3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