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一次改名了

写文就是为了开心的,
这么大人了得互相尊重,
这样产粮吃粮都愉快。
不用客气,叫晚晚或者月月就好。
但不要转载!强行礼貌的微笑:)
因为不开心所以删了很多文
具体可以看置顶


坑多似月球
目前最爱王叶和黄叶(虽然并无产出

【翔叶】莫不静好(中上)

#不负责任OOC

#前篇: 戳戳戳



后来孙翔和叶修在一起了,他这段时期的心理过程被外人了解,这一系列骚操作就被陈果精准地描述成了“脱粉回踩”。

 

其实第四赛季总决赛后,孙翔抱着侥幸心理和粉丝惯性,还是多支持了一会儿“斗神”叶秋的。

可惜他这藏在心中暗暗的期许直接被现实甩了个巴掌,又被踩在脚下,碾得稀烂。


孙翔愤怒,怒其不争。

他千娇万宠地长大,顺风顺水,所以心高气傲,向来不肯落于人后——配得上他的,也应当是第一的。孙翔怎么能接受自己喜欢一个没出息的、赛场上总也打不过别人的选手?

他一点都不喜欢叶秋。

更为自己“错付”的喜欢而悔恨。

 

“叶秋不行。”

初三的时候,几乎所有的同学们都这么说了。

貌似智多星的同学开口,有模有样地点评:“叶秋之前的三连冠是不错,但不知道你们发现没有,那纯粹是因为一叶之秋厉害,各项数据都高上别人一大截,像韩文清、郭明宇这样水平的,高手对战,就差了这毫厘!现在就不一样了,这么多年过去了,一叶之秋早就没那么惊艳,叶秋的真实水平这不就显现出来了?当然啦,其实叶秋还是不错的,至少在战斗法师选手里没得说,NO.1,但总体实力跟王杰希比起来嘛,可能就不那么行了……”


孙翔假装走神地听着。

他已经有判断力了,他知道这回智多星没卖弄,说的是实情。

前三个赛季,一叶之秋惊人的数据就像远超时代的科技品,穿越时光般地将神迹遗落人间。如今,不知是嘉世的装备部员工们江郎才尽,还是躺在功劳簿上睡大觉,一叶之秋的数据仍然算是全联盟最好的,但差距已经被大大减小,这操作者的水平可不就渐渐现出原形了吗?

所以孙翔心里一下舒畅多了。

没错,他从来就没瞎了眼、粉错了人,他买的手办是一叶之秋的,一叶之秋可不是叶秋,一叶之秋始终都是最好的。

都怪叶秋,让一张这么好的账号卡蒙了尘!

 

孙翔现在已经不玩战斗法师了。

当年他“喜欢”韩文清实则粉着叶秋的时候,玩战斗法师,给全班同学的借口是从历史书上摘下来的一句“师夷长技以制夷”。

幸好他当着所有人的面说自己喜欢的是韩文清,韩文清第四赛季的胜利更在明面上让他“扬眉吐气”,才能没丢大脸。


但丢脸的可能性也让孙翔提高了警惕。

孙哲平手伤后,孙翔觉得机会来了。

他和所有人宣布,他现在是孙哲平的粉头了。

孙哲平硬杠的风格他本来就很看得上,还是同姓人,五百年前是一家,最最重要的是,孙哲平在最巅峰的时候以一个这样令人惋惜的原因急流勇退。

他落幕在巅峰里,所以永远不会输。

 

孙翔想,装作喜欢孙哲平的话,就没有任何被打脸的可能了。

演戏就要演全套,他换成了狂剑士,ID名“横刀”。

 

“孙哲平真可惜。”大家都这么说,没人觉得孙翔从韩文清的墙头爬到孙哲平的墙头有什么不对,还跑来安慰他。

孙翔一点都不需要安慰。

他又不是真喜欢孙哲平,事实上他觉得孙哲平还不如有一叶之秋加成的叶秋打得好。

他压根没想粉任何人,只是不粉一个战队的话好像融不进同学们之间、搭不上话——如果可以,他想跟所有人说:“你们信不信,我比他们任何人都厉害!”

可惜孙翔也知道这种话不好说。

没有证据,只能被当成吹牛,一些职业选手的脑残粉要跟他拼命的。

让大家都不开心的话,他就算是全国首富的儿子,都没办法让大家陪他玩。 

没劲。


中考前的孙翔已经想好了,他决心去打荣耀。

 

爸爸一句话的事,他就当上了正选队员。

所有人都觉得他是贵公子在玩票,可他偏偏一鸣惊人。

报纸上溢美之词让孙翔心满意足——就该是这样的,他本来就这么优秀。

可恶的是,还是输过几场。

 

孙翔的实力稳步提升,眼光也逐渐老辣,赛后复盘,他从没觉得自己哪里做得不好了,一切都只是客观原因。

最大的客观原因,就是他没那张一叶之秋。

他的横刀也不错,用钱砸出来的能差吗?可偏偏有些东西是用钱也买不到的。

都怪越云的装备部太烂了,劲给他拖后腿。

孙翔一边埋怨,一边佛挡杀佛。他不出擂台,所以确实没碰到过几个顶尖大神,但不妨碍所有人都当他是这一赛季的最佳新人了。

 

正在此时,瞌睡送来了大枕头。

嘉世找他……

哼,嘉世,想到嘉世孙翔就想到曾经愚蠢的自己,几年都没得冠军了。

孙翔直接想拒绝,不知怎的,忽然想起了当年惊鸿一瞥里,叶秋温柔美丽的笑容。

“我要一叶之秋。”孙翔说,“让我操作一叶之秋,我就去嘉世。”

 

嘉世那边说,本来就是要把一叶之秋给他的,叶秋要退役了。

 

于是孙翔满意了。

就是嘛,叶秋早就老得不行了,就不能和孙哲平一样聪明点,保住名声赶快退役吗?!不行了还霸着位置干什么?一叶之秋可是“斗神”卡啊!让给年轻人不好吗?

这种有张好账号卡偏偏不知道珍惜的人,就和我欲封天一样讨厌,他不介意主持正义。

 

作为单人赛的常客,再加上孙翔心中耻辱总是刻意避开叶修,交接账号卡的时候才是孙翔第二次见到叶秋。

其实在见到叶秋之前,孙翔还是有些紧张的。

他怕叶秋认出他来——其实孙翔也知道叶秋多半可能忘记他了,毕竟他自己的粉丝自己都压根都不认得几个。

可叶秋会不会和他不一样,毕竟,只有他是见过他的第一个粉丝……

呸,第一个观众。

 

结果叶秋还真没认出他。

孙翔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叶秋怎么可以认不出他!

他是他见过的第一个粉丝啊!叶秋也答应了,会小心地不让别人再见着,那他不就应该是他唯一的粉丝吗?!为什么连这都不记得!

孙翔心里怨愤,整个人便愈发刻薄了起来。

他迫不及待地抓过叶秋递上来的一叶之秋,对着这个他如今再也看不上的男人冷嘲热讽:“放手吧叶哥。看看你的手,居然抖成这个样子。这样的一双手又怎么能发挥出斗神的实力呢?还是让我来吧!我会让斗神的名号再度响撤整个荣耀的。你?退休啦!”*

叶秋那本在微微颤抖着的双手,突然间就稳稳地停住了。*

孙翔下意识看向叶秋。

 

时隔多年再次见着……

孙翔一直都以为,他之前会觉得叶秋好看,纯粹是是因为喜欢他、欣赏他的实力,所以,美化了他。

原来并不是的。

叶秋是真的好看,甚至,孙翔好像明白了他到底好看在哪。

不是眼睛不是鼻子不是嘴唇,不是这些皮相的好看,而是筋骨的好看,淡定从容,又随遇而安。就像出场时的那团烟笼罩下的雾中花,所以才能刻在他心里这么多年。

“你喜欢这个游戏吗?”叶秋忽然直视着孙翔问道。*

“什么?”孙翔愕然。*

“如果喜欢,就把这一切当作是荣耀,而不是炫耀。”*

孙翔忽然有点受不了了。

他心里清楚,他知道自己绝对算不上是喜欢荣耀,他喜欢的是别人崇拜的感觉——这点心思居然被叶秋一眼就发现了,还说出来了,就像扒光了他的衣服,全是羞耻。

 “你说什么呢?这关你什么事了?”*

 

叶秋走了,孙翔却觉得落荒而逃的是自己。

凭什么,凭什么!

他神色变幻不定,上前和经理打探叶秋的消息。

知道叶秋是个穷鬼后,他诡异地生出了一股优越感,下一秒这股优越感就泄了劲儿了。

这有什么用?自己骗自己罢了。

 

孙翔转移了注意力。

嘉世有了他,该翻身了。

孙翔想,就先打败打败韩文清吧。

 

……


结果输了。

输得可尴尬了。

更羞耻的是,叶秋和轮回那剑客打比赛的时候,居然用龙抬头,狠狠地给他上了一课。

 

有那么一个短短的瞬间,孙翔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脸差不多已经被打肿了。

他只是愣愣地看着全息投影,想起了那个初见。

不是嘉世对越云的比赛,而是手机里,那个张扬肆意的龙头。

孙翔玩战斗法师,玩了这么多年,研究了这么多视频,知道天高也知道地厚,知道这样的操作要怎样的操作者才能打出来。

所以你还行的,你还可以,你还能打,那你为什么会输?!

你又骗我!!!

 

孙翔感觉自己要气哭了,忽然感受到旁人注意的视线,后知后觉地蒸腾出了几分耻辱。

可不是呢么,韩文清说他不行,叶秋果然就证明了他不行!

这些人望向自己的目光,孙翔觉得当中很有一些轻视在里面。所有人都好像是说,果然,他还差得远呢!*

“龙抬头……”*

孙翔用咬碎牙的力气念叨着,狠狠地攥起了拳头。*

 

孙翔回到家,翻箱倒柜地把那本笔记本找了出来。

他双手环抱,冷漠地对着那本本子放话:“叶秋,你等着,我一定会打败你。”

 

“扣扣。”姐姐敲响了门,“又把你偶像捡回来了?”

孙翔脸色涨红:“他不是我偶像!”

“那你这么多年都不丢?”姐姐毫不客气地拆穿他,“你丢大人了哦,报纸上都看到了。”

“切。”孙翔在自家姐姐面前反而不那么在乎面子——他姐姐已经嘲笑过他很多回了,“我总能把他打败的。”

“人家都退役了。”

“总有机会的。”

“有机会也没用,你连龙抬头都打不出来。”姐姐说。

“我之前都打的狂剑士!”

“你明明也玩了好几年的战斗法师。”

“我进联赛之后就没玩过战斗法师了,网游水平能和联赛水平一样吗?你不懂不要乱说。”孙翔咬牙,“过几天我就能把龙抬头打出来了。”

 

孙翔还真没说大话。

他向来不怀疑自己脑子聪明,他手速快,哪样天赋都是顶顶尖的,下定决心后,也比谁都勤奋。

不过练习个几千次而已,他会了啊,多简单。

虽然心里清楚,他多半占了级别的便宜——管他呢,反正他打出来了。

 

孙翔打出来了,也不跟别人说,他绝不炫耀。

他憋住了,要在合适的时候一鸣惊人。

亮瞎叶秋的眼。

合适的时候立刻就来了,刘皓说,叶秋在打网游。

 

孙翔相当满意。

别人的运气好不好他不知道,但他向来是心想事成。

就算叶秋退役了,老天也给他面子,让他跟叶秋打上一打。

 

他随随便便几招就把叶秋身边的那些恼人的虾兵蟹将给打败,不管这些人,战矛直接朝着君莫笑的方向捅去。

抬手一个伏龙翔天。

不是好选择,可他忍不住了。

君莫笑朝旁一闪。他这一躲一点也不见慌张,从容地厉害。*

果然——叶秋的风格嘛,他最了解了,恰到好处的躲闪,绝不冗赘。

可这是不是有点太瞧不起他了啊!

电脑屏后,孙翔得意坏了。

魔法波动凝结成的龙形就在此时突然摇头一摆,像是要咆哮一样,猛然就把闪开的君莫笑给咬住,跟着所有魔法波动就这样灌注到了君莫笑的身上,一通比炫纹炸裂更加澎湃的魔法波动,君莫笑也是被轰飞出去。*

孙翔听见旁人惊叫:“龙抬头。”


没错!孙翔心道,战场上我操作出的第一个龙抬头,喂给你,叶秋!

“怎么样,这记龙抬头的滋味,还满意吧?”*

“嗯,还不错。”*

叶秋短短几个字,孙翔觉得血液全都往脸上冲去。

此时此刻,他要是条龙,他的头能抬得比这个技能还高;他要是条孔雀,马上就能张开花花绿绿的尾巴屏来求偶了。

他挥舞着长矛,迎了上去,来个迎头痛击。

 

……


可惜,又是失败。

他做了水平极高的操作,被叶秋嘲笑“有必要吗?”

“多余的动作太多了,全是破绽。”*

“作为一个反面教材,你的价值极大,mvp!”*

叶秋指挥那一群没尊严的小弟欺负他,绞尽脑汁才炸了个他天雷地火,叶秋居然还拍巴掌嘲笑他。

叶秋指挥一群人围攻他,他苦苦支撑想跟他单挑,叶秋居然冷嘲热讽地说“怪不忍心的”,然后自己来杀他。

太憋屈了!

“真心和你说一句。”叶秋说,“你这个样子,不要打荣耀了,去玩超级玛丽或者小蜜蜂吧,总有一款适合你。”*

 

就是因为这,后来孙翔的状态一直不好。

再后来,嘉世都不让他打比赛了,要雪藏他。

孙翔回到家,脸色阴郁。

他心情不好,没心思跟姐姐闹,三言两语之间居然被姐姐把经过全都骗他说出来了。

“哈哈哈哈哈。”孙姐姐捧腹大笑。

孙翔气糊涂了:“我要跟你解除姐弟关系!”

 

孙父一脸和蔼地看着姐弟俩闹,终于出手,把宝贝儿子招来:“别气了啊。也许人家叶秋不是为了气你,而是指导你呢。”

孙翔非常不高兴:“你们又不懂怎么打荣耀,别瞎说!他哪能指导我?”

“我不懂打荣耀,但我懂做人。”孙父说,“他比你水平高,对不对?你说他在指教他的手下,却也没避着你,不搞敝帚自珍的那一套。”

“什么呀!”孙翔可不甘心了,“搞得还跟武林秘籍似的,他不就说了很宏观的东西吗!”

“那人家说的话,人家的眼光,对你有没有帮助?”

孙翔哼哼,说,他说的我知道,但他就是太讨厌了!

孙父叹了口气,道:“这是你前辈吧,上回你跟我们说,你对人家可不算客气。你这样不懂事,人家讥讽你两句又算得什么了?你还小,到了我们这个年纪才会知道,什么叫‘忠言逆耳利于行’。事事顺着你,捧着你的,未必是对你好。你现在队伍里有这样的人吗?”

孙翔想了想:“没有吧。”

孙父知道自家缺心眼的傻儿子,开始细细地盘问。

问得差不多了,看着孩子依然懵懵懂懂的样子,孙父只觉得头疼。

还是女儿伶俐些。

可做父亲的哪里会放弃儿子?他便耐下性子教儿子,分析了好半天,总结道:“你那个副队长刘皓,平日里离他远点。”

“那我叫陶总把他转给别家战队不就好了。”孙翔抬抬嘴皮子。

天真又嚣张极了,不过刘皓这种级别的确实不值得他们多费心思。


“叶秋这样的人,我见得多了,是个好的。”孙父说,“就跟你杨伯伯似的。”

孙父肯让儿子打竞技,主要是因为儿子闹脾气,一家人宠得无法无天,自然就肯了。说实话,他家经济可以,又没什么后顾之忧,孙翔想玩两年不要紧。

平日里,孙父却很注重孩子的教育的,一个网游世界也要提点他些正事。

“你杨伯伯现在升官了,按理说,这些年的GDP就是他的zhengji了,接班人怎么样是接班人的事,轮不着他操心。但你杨伯伯人好啊,他能怎么放得下心来?这里一草一木都他的心血,是奋斗过这么多年的地方。

“可惜新书记邵书记是调来的,跟他没牵扯,贸然说些话反而惹事端,所以只能拐着弯的示好。你瞧瞧杨书记对新书记的态度,你就能明白叶秋对你的态度了——其实这孩子心挺实在,也算是你把他搞下去的吧,他倒没有折腾你,还是希望你好,不希望你坏的……”

孙翔不高兴:“我哪里搞他了,他自己实力不济,嘉世不要他。”

孙父不跟他纠缠这些细节,把关键说了出来,“你要是聪明些,能像邵书记一样,就该提着特产去你杨伯伯那里,给足前辈面子,规规矩矩地请教人事和思路。

“杨书记调到省外去,碍不着邵书记的官途,心里放不下C市,必然在能帮的范围和盘托出,有多少算多少,都对新书记大有裨益。再说了,多个朋友多条路。

“这不就跟像你和你那打网游的前辈一样吗?他打网游不打联赛,能碍着你什么事?你怎么好像跟他成了敌人?

“你懂你的对手在哪吗?是在联赛里。你这前辈对嘉世还有心,何妨跟他联手,做些双赢的合作?”

孙翔别别扭扭地“嗯”了声。

孙父道:“我知道了,我儿子看不上人家的本事。”

“也没,”孙翔低声说,“他确实很厉害,是战斗法师里最厉害的人了。”

然后开始了神游。

 

孙父也没打扰他,只想让孩子自己想清楚。

孙姐姐在一边听了父亲许多话,才偷偷跟爸爸耳朵里念叨:“弟弟聪明着呢,您的话他是明白了,现在多半动着心。不过我觉得,他那么好面子,不会学邵书记的。”

孙父其实心里也清楚。

“年轻人啊,就是拉不下脸。”孙父说,“能屈能伸的道理少年人是不会懂的。”

机灵的孙姐姐发现了自家爹话语中的漏洞,问:“爸,那你当年是怎么懂的?”

“追你妈的时候。”孙父说。


孙翔果然是个倔脾气的少年人,做不到那么丢脸的事。

但他的态度还是有了一丢丢的变化的。


比如陶轩说要去看看兴欣的时候,虽然他们很不想让他去,但孙翔还是去了。

他进门,叶秋不看他。

关门,叶秋无视他。

顺手朝训练室里的沙发一比划,一句“都坐”就代过了。*

孙翔心下不爽,一个老头还过来说话,显摆自己是曾经的蓝雨队长。

现在的蓝雨孙翔都没瞧上眼呢,当然不客气地拿这老头出气了。

虽然他不太能说垃圾话,只是轻蔑地说了句,“魏琛,那是谁?”*


哪晓得这人战斗力爆表,“废话,你当然不知道了,那时候你还在玩jj呢!”*

孙翔哪里听过尺度这么大这么粗暴不雅的垃圾话?

他脸涨红了,愤怒了半天,也只能还击个“你说谁!”


太丢脸了,他下意识看了眼叶秋。

叶秋感受到他目光的注视,无辜地看向他,眨眨眼。

叶秋应该没嘲笑他,可孙翔却觉得,此时此刻,他要是条龙,他的头都被人踹到了地下去;他要是条孔雀,漂亮的尾巴差点没被这个魏琛给拔光。

他怎么能在叶秋面前这么丢脸!!!


可惜孙翔在陶轩和肖时钦之间做不了主,他一直没能找到机会跟叶秋解释一下,尤其是离开的时候,还被兴欣网吧一群疯狂顾客给吃了豆腐。

还是晚上,他给叶秋发QQ。

“小时候的事情我不记得,但我记得的时候,我从来没有自己玩过jj!”


后来孙翔同志每次要发脾气,叶修就把聊天记录翻到第一页,用字正腔圆的京腔读这么句xing骚扰,回回都能把孙翔羞耻得恨不得钻到地缝里去……

就是这样种下的因果。


——————————

标*为原著原文

评论(26)

热度(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