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一次改名了

写文就是为了开心的,
这么大人了得互相尊重,
这样产粮吃粮都愉快。
不用客气,叫晚晚或者月月就好。
但不要转载!强行礼貌的微笑:)
因为不开心所以删了很多文
具体可以看置顶


坑多似月球
目前最爱王叶和黄叶(虽然并无产出

【all叶】囹圄囚匪 02

#一篇ABO

#私设很多很多了



这征兆有点可怕,叶修快步走向选手ABO休息室,才走到一半,便感觉手臂被人一扯。

“金桂?”一声咬牙切齿的怒喝和一个黑影同时袭来。

 

幸好他出声了,所以叶修裤子口袋里的防Alpha喷雾又被收了回去,否者喷老朋友外加国家队主力选手一脸的辣椒水,终归不美。

叶修被来人按在墙壁上,甚至因为领子被扯高,脚尖都不得不微微踮起。

姿势不太舒服,叶修的眉头就是微皱着的,他无奈道:“所以你也收收你的虞美人好不好?周美人?”

这样若无其事的语气简直是对Alpha最大的挑衅,虞美人的气味反而愈发浓郁了,叶修被这气味激得脑袋发晕。

 

虞美人是叶修见过的世界上最美的花,也是他当时最喜欢的味道,喜欢到要用类似气味的香水喷洒在衬衫上穿。

对,衬衫,因为白衬衫配那样的味道好看。

那是他这辈子难得的精致得像叶家大公子的时候,精致到让陶轩更怨愤他的商业绝缘体的时候。

这是他曾经最喜欢的味道,现在,却恶心得让他想呕吐。

因为他现在不得不最喜欢金桂的味道了,不得不。

 

几位中国队的上场选手应该都正在各自的休息室里歇着,等着因比赛飙升的信息素平缓下来,此时的甬道内部空旷无人。

周泽楷也本应如此,只是不知道为何没去。

除了寂静,这选手通道内也实在是太黑了,远远的有几个小地灯,叶修脑子是晕的,只觉头重脚轻,唯一清晰的只有体内的什么东西叫嚣着贪婪,这是发情期即将到来的前潮。

他觉得自己好像沉入了深海,失重又溺窒,像是浮游的水藻。

为了稳定自己的身形,叶修牢牢把住身后的墙,平静地看向眼前的周泽楷。

其实什么也看不清。

这点微光就只够涂抹出周泽楷的棱角罢了——还有双眼睛,黝黑的,黑到极致,反而亮堂了起来。

若要更准确地去周泽楷的眼神,大概就是秦香莲看着抛妻弃子去当驸马的陈世美那种吧。

叶修苦笑:“手都分了。”

“因为你不同意标记。”周泽楷的语气平静了许多,这句话似是在提醒。

“是,我确实不想被标记。”叶修说。

“所以,”周泽楷问,“为什么是金桂?”

就是为了避免这样的情形,每天叶修都把抑制剂喷得足够多,但今天……黄少天的机会主义打法,大逆转拿下的胜利,终究是让所有看客都肾上腺激素飙升。

抑制剂抑制不住了,金桂的味道便泄了出来,只一点点,当然能给敏锐的Alpha闻见。

“意外。”叶修说。

“刀架脖子,还有意外?”

说出这句话的周泽楷并不是咄咄逼人的,他的性子一向很文静,甚至有些腼腆,即便心里住着头狼,也很少表现出来。

他其实是疲惫无力的——叶修从没见过周泽楷这个样子,商界宠儿周泽楷每天都整饬得荣光焕发,何况他正值当打。

周泽楷还是微笑的,仿佛有着印证了什么一般的解脱。

说完这句话,周泽楷停顿了几秒,似乎在最后期待着什么回答,但回应他的只是自己苍茫微弱的回音。

所以他松开了手,认命地垂下了头。

“你不爱我。”他说。

然后他走了,再没留下一句话。

叶修沉默地看着周泽楷离去的背影,只觉得自己的心脏似乎越来越沉。那跳动的玩意没落在肝脏上,而像是沉到了盐水杯里,激起苦涩的波浪。

爱不爱的,没必要了。

 

叶修扭头往另一个方向,快步进了Omega的地盘,找到了急救药箱。

熟练地拆开针筒包装,叶修把满满一管子抑制剂打了进去。

反生理的滋味并不好受,好似把他的肺给强塞进了玻璃器皿,肺泡开阖都得先逡巡一片空地。

他才缓和了几秒钟,便听到房门被敲了敲。

“谁?”叶修哑着声音问。

“叶修,是我,文州。”门外答。

Beta的话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叶修松了口气,打开了门。

 

叶修注意到喻文州的眉头皱了皱,还不等他问,喻文州便笑了,说:“我刚刚看见这个象征性建造的Omega休息室门口居然亮了灯,想了想,也只能是你不愿意用观众席那边的休息室了……你,没事吧?”

叶修嘴微撅,朝着地上的针管道,“科技改变生活,好得很。”说完,他又说,“你这小叶紫檀的气味,真是AB莫辨啊。”

 

喻文州本人是Beta,这还是叶修偶然间知道的。毕竟喻文州这人联盟信息上登记的可是Alpha,有根有据,信息素还是小叶紫檀。

这就不得不说一声喻文州心脏了。

喻文州手速就是个Beta的样,当年当队长连蓝雨粉丝都不答应。由于这年头群众对Alpha都有种盲目的性别崇拜,Beta队长喻文州为了站稳脚跟,最后居然选择了这样的一招瞒天过海——这也是叶修总觉得他们是同类,待喻文州也总是更亲近些许的原因。

他总是欣赏喻文州的,因为这点和他如出一辙的勇气。


小叶紫檀这种信息素在所有Alpha的信息素中是一个异类,它味道十分温和。

如果不是Alpha自己主动释放信息素来挑衅或者处于信息素浓郁的易感期,把含这款信息素的Alpha丢在一群什么玫瑰薰衣草红酒烤肠的Alpha里头,都不会跟这些香气扑鼻的Alpha们犯冲。

哪怕是跟没被标记的Omega丢在一起,Alpha只要能克制,都能不引诱Omega出现发情的症状。

要不然怎么说现实中这款木料总被用来做佛珠呢?这真是很佛的一款信息素了。喻文州装A选这信息素正合适——当然,还得夸一声有钱。喻文州的脖子上挂着的香味来源,是一个分量不小的小叶紫檀观音,这种与黄金等价的木料,不是一般人能用得起的。

 

叶修抑制剂刚刚打进去,信息素也算不上太稳定,需要什么来平和一下。所以,他也不跟喻文州客气:“文州你过来给我抱抱闻闻呗。”

叶修还没被标记的时候,曾经在发情期内和喻文州字面意义上的睡过一觉,喻文州的这种假信息素真佛教味清幽入脑,让他心静,叶修喜欢极了……

要不是算命的说喻文州不能取下它,叶修当然是只想闻观音。不过窝在喻文州怀里闻也没什么不好,Beta嘛,一般的Beta是不会喜欢男性伴侣的,这点特别好,他们睡一起时像是纯粹的兄弟——虽然他不纯洁地支着帐篷,但喻文州下半身平静得如同沉睡的千年古墓,连坟包都被风蚀作用吹成一马平川的那种。喻文州一晚上都淡定地跟他聊人生,聊梦想,分散他的注意力。

 

喻文州笑了笑,摇头,道:“我先去厕所,等下再给你闻。”

Omega休息室内自有厕所,温驯无害的Beta当然能用,叶修摆手让他去。

 

喻文州进去,锁上了门。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金属环,苦笑了一下,解开了皮带。

给自己套上去的那一刻喻文州疼得眉头都皱了起来。很紧,但是没办法,他还不明白叶修抗拒的根源在哪里,所以必须。

喻文州抬头,对着镜子微笑,轻轻地长舒了口气,眉头舒展开来,又是温和的翩翩公子。

他对自己一向都狠,这点根本不算什么。

走之前,他还不忘周全地给马桶冲个水,总该有点水声。

 

只是喻文州刚出厕所,门就被拍响了。

“叶修?”只是一个名字而已,都能被这人叫出心浮气躁的感觉。

喻文州偏头看叶修。

“死不了。”叶修说。

他完全没有开门的意思,门就被狂敲,敲到后头门外那人似乎也没力气了,他歇了歇,就开始踹。

叶修静静坐着,像一尊沉默的石膏。

许久,他开口,笑着对喻文州说:“你看,Omega就是倒霉,他踹门都理直气壮得很。”

Alpha找被自己标记的Omega,当然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去标记还是有百分之一的失败率,”喻文州道,“而且还有千分之五的死亡率,你们当时真是太不小心了……”

喻文州说的是第一次去标记。

“那天真没办法。”叶修说。

 

说着,叶修反而想起了和周泽楷恋爱的那段日子……

 


又补了一个外链

(点不开看tag里外链简述)


 

“孙翔你他妈要干嘛?你脑子清醒了没?没清醒去喷点抑制剂行不行?这是Omega休息室,你要X骚、扰?领队世邀赛开始前头就跟我们打过招呼的,你他妈别借着刚刚比赛完就冲着Omega撒泼!”门外,黄少天怒喝着。


评论(91)

热度(8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