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一次改名了

写文就是为了开心的,
这么大人了得互相尊重,
这样产粮吃粮都愉快。
不用客气,叫晚晚或者月月就好。
但不要转载!强行礼貌的微笑:)
因为不开心所以删了很多文
具体可以看置顶


坑多似月球
目前最爱王叶和黄叶(虽然并无产出

【all叶】囹圄囚匪 01

#人生中第一次写ABO,第一次开正儿八经的车

 

 

结束了。

中国队的赛台在东边。与西赛台遥相呼应的六块东悬挂屏内,飞扬的尘土特效里,同时演化出了六个鎏金的“GLORY”。

逆转,这是天大的喜事,叶修浅浅地微笑。

团队赛上了周泽楷和肖时钦两个枪系,苏沐橙便坐在下头观看。中国人最大的特点就是多,哪怕在欧洲也不例外。悬停了几秒钟之后,来自观众席的欢呼同样轰天震地,苏沐橙笑着,欢喜极了。她回头,看向叶修。

好似深秋的晚樱芳菲散尽,北风卷着又再度扬起,叶修已是微笑的唇突兀地又提起了一个明媚的弧。

苏沐橙一愣,下意识顺着叶修的目光看去。

 

叶修正看着第四个屏幕,那是一枪穿云远程攻击端,是和张新杰一样,最能掌控己方全局的一个视角。只是,那块屏幕和他的主人一般安静无声。

反而是公共屏已经被黄少天刷起来了,世界联赛可没有什么死人或者比赛结束后不能说话的规矩。

高中肄业生黄少天,来瑞士半个月,别的不会,英语骂人的俚语两天就学了个囫囵。黄少天还说,键盘果然不愧是为英语国家的人设计使用的,这字母排放的位置是为英文拼写量身定制,所以他的垃圾话语速不降反升……

当英语储备实在不够用时,黄少天就回归本真,用起了荣耀自带表情和一些颜文字,再不行了就再添一点中文。而就是这样融合了各民族之精华的垃圾话,外国人看起来半懂不懂,杀伤力卓越。

也正因为如此,黄少天在短短几周内便已在全世界荣耀玩家脑海中挂上了名。黄少天全球后援会随之建立了起来,每天,都有外国网友拿着黄少天的垃圾话截图来求教中国粉丝。

 

此时,黄少天使用的是彻头彻尾的中文,在炫耀他的出招是多么的英明神武……还有,半句话都离不开的“叶修”。

“老叶老叶你在看吗,我刚刚那个剑定天下,厉害吧!你看看,那时机,再晚半秒钟那个战法的僵直就结束了,再早一秒钟我就要被那个地心斩首术给削了,厉不厉害?你就说厉不厉害?我说了把冠军给你拿到,就能给你拿到,是不是觉得选了黄少天真是特别特别的明智呀?……”

屏幕总算是灭了,截断话唠剑客的喋喋不休。

 

只能是因为这块屏才笑的吧,在余光里的这块屏。

 

苏沐橙叹了口气,问:“你真的决定了?”

“嗯?”叶修一愣,“决定什么?”

是了……是她问得太没头没脑了。

叶修或许不记得了,可苏沐橙一直都记得。叶修曾那样关注黄少天,当然,后来也曾极为关心周泽楷……

当年的少女喜欢争宠,问叶修怎么总看黄少天?问到后头,她就纠结上“你怎么跟他这么好,这么照顾他,你是不是喜欢他呀”。

其实苏沐橙的潜台词是“所以不疼我了”,不过是女孩子跟哥哥的撒娇。可叶修却认真地看着她,一字一句地回答:“我们不合适。”

第六赛季的时候,她总算知道了叶修居然是个Omega,看见叶修对周泽楷态度不一般,便又像红娘似的,问有没有考虑过这个Alpha?

叶修状似认真地沉思了一会儿,实则神态悠闲得跟刚打完一个通宵的游戏的样子也没什么不同:“马马虎虎吧,他要是跟我告白而且同意不标记我,又不是不可以。”

话没说完,叶修自己都乐呵了,说她小女孩子天天七想八想,人周泽楷这么优秀的Alpha,追求者只怕能绕地球三圈,他才不愿意凑那个热闹呢。

 

可是什么叫“不合适”,哪里不合适?

 

叶修的信息素是大寒樱,味道极淡,黄少天的信息素和他聒噪的本尊完全不一样,是气质恬静的矢车菊,香味也很是清淡。

反而是现在叶修身上那股要用上两瓶抑制剂才能勉强掩盖的,浓郁到刺鼻的桂花香,才没有半分合适。

 

苏沐橙后来似乎能明白了,她一直都想问……

周泽楷可以,是不是因为他形像神不像;而黄少天不可以,是不是因为形虽不似,但神太似?

但她问不出口。

她的身份,这样的问题,怎么问得出口?

最终,苏沐橙问:“你真的要摘了标记?那会很疼的吧……”

“错的东西,为什么不拿掉?”叶修说。

苏沐橙看着叶修平静无波的脸,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

会很疼的,会很伤身,要将养许久,而且,也有可能影响日后的生育……

这些没什么好再说的,叶修什么都知道,但他什么都不在意。

 

其实叶修或许并不如苏沐橙想象的那般平静。

叶修的身子微颤——这是比赛区,激烈的比赛,就是观众们的信息素起伏波动都如同惊涛骇浪,他自然也不能免俗……

幸好他是大寒樱,味道那么淡。

幸好他是——被金桂标记过的Omega。

现在,他的血液已经不属于他了,这些运输氧气的液体不受控制地在体内微沸着,叶修低头,看向自己白皙的手臂。

他的发情期本就快要到了,到时候,他连皮肤上都会涌起一层比大寒樱艳丽得多的胭脂红,像最艳丽的秋海棠,花落满身。



 

吊扇嘎吱嘎吱地转,漆白的墙面上徒劳地投影着肖申克的救赎,秋海棠的味道一层一层地涌上来,像层层叠叠无尽绵延的潮汐,牢牢地包裹住叶修。

一上一下,两个男孩正面相拥,完美的镜像复制。

炎热的夏季仿佛烈火灼烧的阿鼻地狱,地板却是冰凉的万丈深渊,叶修半醒半晕。

好疼啊,又,好舒服啊……

这是从灵魂里来的快乐啊……

叶修凭着一口气,艰难地睁开眼。

这人他认识,叶秋,他是Alpha。

……所以呢?叶修温柔地抚摸着那张跟他一模一样的脸,手却颤了颤。

叶秋细嫩的皮肤上,好像有什么铜蛇铁狗在咬他,让他吃痛得松开。这好像是不对的,但,有什么不对吗?这么舒服,有什么错呢?



中间点这儿

(点不开看后面tag里的简述)



“放心,”叶修自然看见了苏沐橙眼中的担忧,道,“取个标记而已,没事的。而且我准备在欧洲就拿掉,这边医疗条件不也挺不错的吗?成功率高达99%。”

当然没事,因为他已经拿过一次标记了,经验丰富,未知的恐惧那是不存在的。

虽然大家都说,标记如果要再拿一次很可能会死,因为第二次再度伤害身体的话,成功率会将降到50%……只不过,这一点没必要告诉任何人。

因为这也是必须的,因为,错的东西本来就该更正。

 

“可是我还是不懂……”苏沐橙说,“真没想到,你最后居然会选择韩文清……为什么呢?”

叶修笑着摸出了一根烟:“沐橙,你知道,十年,或者说从认识老韩开始,十三年了吧?是一段很长很长的时间……”

场馆内是不能点烟的,他不真抽,只是叼着。他温柔地看向苏沐橙,瞳仁反射着炫丽舞台的灯光。

“这么多年,我失去了许多东西,该离开的也都离开了,也就老韩还在了,”说到这,叶修促狭地笑了笑,“也就他能闻着金桂的臭味道,还肯要我了。”

“而且老韩答应了,”叶修轻声说,“他永远不会标记我。”



----------------

1.叶修被标记了两次,第一次叶秋,取掉了。第二次先不说是谁(不是伞哥),而且叶宝也准备取掉了。

2.标题其实是八个字。

评论(110)

热度(1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