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一次改名了

写文就是为了开心的,
这么大人了得互相尊重,
这样产粮吃粮都愉快。
不用客气,叫晚晚或者月月就好。
但不要转载!强行礼貌的微笑:)
因为不开心所以删了很多文
具体可以看置顶


坑多似月球
目前最爱王叶和黄叶(虽然并无产出

【喻黄叶】寤生(正文 01)

写在前头的废话:这篇文情节早就想好了,但关于如何谋篇才能把故事更好地表达出来,我先后换了三个主意,以至于重写到现在这是第三个01章,对此非常抱歉。可想想我毕竟不是职业写手,这也只是个写来自己开心的blog,就厚着脸皮改了,看过的大家就当先看了番外吧。基调是不会改的,就是养成甜宠文,相信我~~

——————————



“蓝溪阁的黄少天你们知道吗?他是我义父。阁主喻文州是我师父,现在把东西还我,我就不跟你们计较了。”

王杰希偏头看向喻文州:“你何时收了个小弟子,还是黄少天的养子?”

“其实我也很吃惊,”喻文州道,“因为我也不知我竟多了个弟子。”

王杰希嗤笑一声,看向声源处那个小娃娃。小娃娃面容粉嫩,眼珠子滚圆,双手插腰,露出两节又白又圆的胳膊,穿着一身蓝溪阁的小款山水云纹袍,一副狐假虎威的神情,可人得紧——就算真是个欺世盗名之徒,也提不起什么训诫的念头来。

等小娃娃终于把那条被人夺去的狐尾给弄回来之后,喻文州才终于舍得问一问这白捡的弟子了:“你是何人?”

小娃娃张口就来:“我乃蓝溪阁阁主……”

“据我所知,阁主并没有你这么个小徒弟。”喻文州笑着说,然后偏头朝王杰希看了一眼,道,“是吧,阁主?”

王杰希冷哼了一声。话说喻文州你至于吗,连个小孩子都要骗。

小娃娃眨巴眨巴了一会儿眼睛,白藕一般的手臂抱住了喻文州的大腿,道:“阁主,他是谁啊?阁主您不认识我啦,三日前的夜晚您说要收我为徒呢!”

哟,没上当呢,好机灵的小娃娃,喻文州想。

然后小娃娃噔噔后退了几步,表情浮夸得紧,一看就是现编的敷衍人的谎话:“原来您不是真心想收我为徒,我是在做梦啊!”

喻文州忽然很想笑出来。

 

“你叫什么名字?”喻文州问。

“我叫叶修。”叶修瘪瘪嘴,说,“至少我义父真的是黄少天,没骗你们。”

这算是承认了其他都是瞎扯淡的。

喻文州已经相信了,因为叶修身上挂着一块黄少天从不离身的玉佩。

大千世界重名者实在太多,喻文州记忆里也有一位叫叶修的师弟——这记忆着实不怎么愉快。但此叶修非彼叶修,这娃娃粉雕玉琢,着实可人。

 

与此同时,一边的王杰希挑了挑眉,道:“抓一只小狐狸来养,黄少天真是疯魔了。”

刚刚化成人形的小狐狸叶修就这样被揭穿妖身,吓了一跳,眼睛瞪着这位明显修为高深的仙人看,却也不敢说话了。

“这么可爱的小狐狸,养一只又有何不可?”喻文州道。

王杰希闻言,疑惑地看了喻文州许久,道:“早听闻你百年前受伤后记忆受损,倒是没想到,你竟然连他都不记得了?”

听到王杰希这样说,喻文州心中微微一沉。

蓝溪阁与中草堂有些竞争关系,但他和王杰希却又不是完全的敌人,何况,即便是王杰希有意欺瞒他,喻文州却也不是分不清真话假话的人。

“谁?”

“叶秋。”

叶秋……喻文州感到脑内隐隐作痛,但面上只是轻描淡写地问:“他是何人。”

王杰希瞥了眼只及喻文州腿高,巴巴地望着这儿的小狐狸,跟喻文州传音入密道:“叶秋原是嘉世宗的弟子,原形是只玉面白狐。如今他已经陨落了,陨落之前,他是黄少天的道侣。”


道侣……


“少天怎会与一只狐妖做道侣?”喻文州问。

养只修为这么低,才刚刚化形成人的小狐妖并无可厚非,不过是修行寂寞养一只宠物聊以解闷。但若是和一只狐妖结成道侣,那未免也太挑战仙门的容忍度。

“你竟真不记得了?”王杰希很是吃惊,“当年叶秋刻意隐瞒了身份,并无人知道他其实并不是人,那时的叶秋,堪称仙门百家千万年不世出的绝顶天才,风华绝代,要不是黄少天下手快,最终谁能得到他的青眼还未可知呢。”

喻文州一向敏锐,听着王杰希的口气,瞥了瞥他,道:“若是我所料不错,这约摸是你嫌恶少天的理由?”

王杰希哂然一笑,倒也没不承认:“年轻一辈没人不喜欢他的,也许你自己也暗恋叶秋,现在忘了也说不准。”

喻文州轻轻摇了摇头,低头便看见叶修正抓着他的衣角,用黑漆漆的大眼珠无辜而好奇地看着他,像是在猜测他和王杰希偷偷说什么小话。

这着实可人的模样令喻文州心尖一软,忍不住用手摸了摸他的头发,问道:“你借着我的名头撒野,可愿真作我弟子?”

出乎喻文州意料,叶修并没有欢天喜地地答应下来,反而问:“你要当我老师?那你可有什么本事能教我?”

一般人都是求着要投入他门下,小狐狸自己也拿他的名字逞威风,如今倒好,居然说是他巴巴地要当他老师了。

可或许是小娃娃真的太可爱,喻文州只觉得他聪明机灵,倒并没有生出什么不满,反而认真地回答他的问题,“天文地理,除……”他把“妖”字咽了下去,转而道,“除恶扬善,看你想学什么?”

叶修不假思索地,用孩子特有的清亮声音说:“我想要天南地北,山高水长,无论在哪儿,走多远,都能于转瞬之间,回到少天的身旁。”

喻文州笑了笑,没忍住又摸了摸他的头发,道:“修为臻于化境,自是可以的。”

叶修的眼睛亮了起来,还没等喻文州再说什么,只听见一个冷冽的声音道:“你在干什么?”

 

有那么一瞬间,喻文州以为来人怒斥的是自己。

或许真的是在说他,因为黄少天的星眸冷如冰霜,直直地看向他。


喻文州刚想开口说话,但此时,叶修却已经欢快地跑向了黄少天,自己把这句话给认领了:“少天,你不是说要给我做好吃的吗?我原想自己抓只野鸡来……”

黄少天低头,揉了揉一把他的头发,垂眸之间,满是温和,道:“叶修,跟你说了多少回,不要叫我少天。”

跟小娃娃说了会儿话,黄少天也和王杰希与喻文州点头示意。

叶修那边却委屈上了:“少天非让我唤你‘义父’,可是认为叶修与少天之间尊卑有别?”话说着,似乎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黄少天果真当即心软:“叶修你别,别哭啊……并无此事,只是……只是长幼有序,合该如此。名分已立,自然依名分处事,旁的东西,也就不会扰人心神了。”

见叶修还是一副不甘愿的样子,黄少天半跪下,与他平视,哄道:“这又是为何闹脾气了?”

“才不有序呢!”叶修破涕为笑,说,“我不肯叫义父,只觉得把少天叫成老头子了。”

黄少天笑了笑,终究没有再为难他,像是终于默许了。

他拉着叶修柔柔软软的小手,站起来,对着喻文州和王杰希道:“先走一步。”


冰雨寒光闪现,黄少天踏步而上,叶修被他抱在怀中。

古灵精怪的小狐狸趴在黄少天的肩膀上,冲喻文州挥挥手告别。

 

喻文州心中那一丝不舒坦被他这可爱的样子驱散,笑道:“当真是狐妖,从小便如此聪明伶俐。”

王杰希道:“确实,不过狐妖可不止聪明,等着吧,等他长成了,不知能是何等的魅惑人心。”

喻文州皱了皱眉头。

“你和黄少天怎么回事?”王杰希问,“你俩过命的交情,如今怎像是泛泛之交?”

喻文州没有说话,心头才驱散的阴霾复又笼罩上来。

 

喻文州回到蓝溪阁,把郑轩叫来,问叶修的事。

“可不就这样,也不知从哪得到的消息,从四天王天一直杀到了他化自在天,我提心吊胆,还以为黄少疯魔了,这是要杀到妖皇的老巢去,可没想到,他杀这么多只妖,不过是为了找只玉面小白狐。”郑轩对喻文州说。

“狐妖可不是那么容易豢养的。”喻文州说,“兽妖心高气傲,即便实力不济被人抓捕也宁愿自戕,怎么会甘愿奉他人为主?”

“可不是,”郑轩道,“不过我觉得,大概是因为狐妖通人性吧。”

 

“当时黄少跟个杀神似的,拎着滴血的冰雨,走到那狐狸面前,小狐狸全身都在抖,估计是怕的。黄少要去抱他时,他便直接咬了黄少一口……

“可黄少没用护体罡气弹开它,小狐狸咬了许久,就松开了。黄少再把手伸进一点,又咬。再伸,又咬。

“这一咬一放咬了三回,当黄少第四次伸手要把他抱起来——你猜怎么着?这回小狐狸没咬他,反而舔了舔他的手心,直接钻到他怀里去了。”


喻文州勾唇笑了笑:“是聪明的。”

“不过黄少也真能忍,”郑轩说,“后来我想抱那只狐狸——你现在瞧他是人身了对不,以前狐狸身的时候,一身毛皮油光水滑,谁不想摸?结果它也直接给了我一口!靠,真不愧是妖族中的王者,那牙真是尖,直接就磕着我骨头了,可没把我给痛死。

“就这,黄少都能不闪不避的任它咬三口,血流了半身都没管,真是太能忍了。”

喻文州点了点头,忽然道:“郑轩,你能……跟我说说叶秋吗?”

 

小狐狸也在和黄少天复述白天发生的事情。

“阁主说,修为臻于化境就能瞬移回来找少天,我感觉他好厉害啊,就是他要我拜他为师才肯教我……”叶修嘟起了嘴巴,“不想叫别人师父,少天,我不想让他占我便宜。”

 

黄少天愣住了。

“少天,我不想让他占我便宜……”


叶修当年也是这么想的吧——哪怕一句话不情愿的话都没有说出口,哪怕一直都是淡定从容地笑着,也一定是这样想的吧。

“此去天都,路途遥远,不知到时候少阁主是否还有命在?景熙,你把他放出来吧,我自有法子救活他。”

“我当真有办法。”

“少天,我何时骗过你?妖族都是有秘术的,只是代价比较大罢了,特别损修为。所以呀,你亲我一下吧,亲我一下我就救活他……”


叶修其实不想的,他不想的……


“少天,我不知为何你竟会如此喜爱我,可是因为年少时的生死相依?

“但抱歉,我心中只有喻师兄一人而已,再也容不下旁的人了——或许我们前世修得的缘分不够吧。你莫要再痴求了。”

黄少天心口一疼,惨然一笑,一滴晶莹的眼泪就掉下来了。


小狐狸看到他哭直接吓了一跳:“少天……”

他才刚刚化形成人,兽类的习惯还没改掉,惊慌失措下,居然不知道给他找条帕子或是用手,只是趴在黄少天的肩膀上,轻轻舔掉他的泪珠。

黄少天推开了他,道:“我没事。”

他冷静了一会儿,才对叶修说:“这个人,你离他远一些就好。”

“他是坏人吗?”

“不,不是。”黄少天说,“他是好人。”

“那为什么要离他远一点?”

“你喜欢他?”黄少天问。

“嗯,挺喜欢的。”叶修说,“阁主看上去就很亲切,我骗他他也不生气,还跟我开玩笑呢——可惜被我识破啦!”

黄少天笑了笑,说:“他是很亲切,他人也很好,可哪怕是这样,你也还是要离他远一点。叶修,你记着,可以敬重他,但不能喜欢他。”

黄少天又强调了一遍:“这世上有两个人,你绝不可喜欢,其中之一就是喻文州,我说的话你听明白了吗?”

叶修点了点头。

这是有一身强悍修为却始终没有想过要伤害他的人,叶修对黄少天有着本能的信任。


然后,叶修问:“那另一个是谁?”

黄少天的眼神黢黑,又深又远,像是不可丈量的深渊,又像是千仞之山上的冰湖,唯一可辨的,只有微风吹过,几丝微茫的涟漪。

“另一个是我。”黄少天说。





————————

万fo那篇日志里允许大家提愿望哒,但大家基本上都去投票了,找了半天就发现留言里有一条说想看寤生,于是就弄了一更。不过主更的还是风流,在周更风流的基础上有空才会更更别的。again,存稿。

评论(28)

热度(4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