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一次改名了

写文就是为了开心的,
这么大人了得互相尊重,
这样产粮吃粮都愉快。
不用客气,叫晚晚或者月月就好。
但不要转载!强行礼貌的微笑:)
因为不开心所以删了很多文
具体可以看置顶


坑多似月球
目前最爱王叶和黄叶(虽然并无产出

【王叶】扶舟 06

#前文  01  02  03  04  05


但这个见面却颇有几分尴尬。

叶弟弟是来问叶秋的情况的,王杰希却只能说不知道。

不知道,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

他不知道嘉世到底是怎样逼叶秋退役的,不知道叶秋去哪了,也不知道叶秋现在过得怎么样呢……

一场见面毫无所获,叶弟弟走的时候面上的担忧都藏不住,王杰希也同样如此。

 

之后的几天依然没有叶秋的消息,王杰希表面上风平浪静,但心里实在是焦灼不安。

而且,王杰希心里也是有些许怨怼的:叶秋也真的太不让人放心了一些,也太不近人情了一些。

他敲了叶秋的QQ那么多回,所有信息统统石沉大海。要不是知道韩文清和黄少天这些叶秋的好友也没有他的消息,王杰希只怕会更为不平——即便是这样,王杰希也受不了。

这段日子他待叶秋哪里差了?事事都念着他,总是关心他,也一直照顾他,嘉世的人欺负他也帮他出气……

他和叶秋之间总该比别人好些才对,可叶秋待他,却并无任何不同。

 

心情反映在身体上,王杰希便出现了目赤的症状,同时,本已愈合的口腔溃疡又开始发作。

降火的药吃了一会没奏效,也不好多吃,王杰希只能降低自己饮食中的火气,每天清汤寡水的吃着。

可想到叶弟弟说其实他哥没什么存款的时候,王杰希心里又惦记起了叶秋每天吃的是什么,能不能吃好;到了家,王杰希卸下微草的包袱,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又在想叶秋能不能睡好。

他能住在什么地方啊?宾馆三五百一天,他住得起多少天啊……

 

“杞人忧天,哥再穷也住得起宾馆好不好?”

慵懒的声音……而且,这声音他还极为熟悉!

王杰希一愣,扭头看去,果真是叶秋!


叶秋捻着根烟,一如既往是漫不经心的模样,身上还穿着他来B市和微草对战那天他穿着的那款松垮白毛衣和驼色长裤。

王杰希的眉毛立刻就扬了起来:“你去哪了?信息为什么不回?嘉世怎么回事?现在天这么冷了,你怎么还不披一件厚点的外套,你要生病了怎么办?这么大人了能不能让人放心一点?你不回我信息也就算了,你怎么连叶修的信息也不回,至少他是你弟!”

“哎哎哎,打住打住!王杰希你好的不学,取蓝雨之糟粕做啥?”叶秋说,“我才想起来去跟我弟说嘛,结果一打电话,就听到我弟说你也很关心我的样子,于是咯,就赶忙打了个飞机过来,千里迢迢的来见你……”

说着,叶秋顿了顿,随即笑眯眯地道:“你,这么关心我呀?”

见叶秋这样子,王杰希气不打一处来,忍不住往他屁股上一拍:欠收拾!

叶秋圆滚滚的眼珠子瞪着他,说话的姿态也像个娇娇儿:“你居然还打我!”

“叫你让我担心!”王杰希说。

叶秋没说话了,光顾着瞅他。

他的眼里秋波荡漾,全是水光——王杰希后知后觉地发现,叶秋好像脸红了。

“赶这么远的路真是累死我了!我先去洗澡!”叶秋说。

 

王杰希没有阻拦,只是直愣愣地看着。

这个宾馆的布局,和嘉世上次住的宾馆很是相似,只不过,这儿的玻璃不是磨砂的,它透明清澈,能见度特别好,什么都看得清……


链接已删除

 

“叮铃铃铃铃铃……”

王杰希皱着眉头,伸手关掉了闹钟。

意识缓缓收归,王杰希低头看见自己濡湿的内裤,才唤醒了昨夜的梦境……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原来他的潜意识竟是这样——真是栽了。

 

王杰希收拾好自己的内务,准备去上班,期间,鬼使神差地打了个电话给叶弟弟:“叶总上次说曾经误会我,误会我什么了?”

叶弟弟也像他兄长一样,挺是光明磊落,回答的内容和叶修所言差不离。

王杰希又问:“既是误会解清,怎么……”

欲言又止,却也回味无穷。

如果误会已经解清,那第二次送橘子的时候,叶父为什么会出现,还特意放下车窗同他说话?这回,叶弟弟为什么又会想到来找他?

“王队果真是个聪明人。家父一直都说,我哥总是不让他放心,好端端地,又偏要离经叛道,要去和男人谈什么恋爱。但气也气过了,打也打过了,天下的父母总归是拗不过子女的。家父想着,那至少得找一个还不错的,能管住他这只大闹天空的孙猴子……那次回来,他还跟我夸你沉稳,行事有章法……因为不知道王队的想法,哈哈,若是王队无心,权当交个朋友罢了。”

这话已经说的很明白了。

王杰希了然地笑了笑,所以,现在的问题就在于叶秋本人了。

 

正想着,工会负责人忽然敲了敲他的门。

十区遇到个摸不清底细的人——散人、各职业精通、经验丰富、垄断副本记录……

王杰希一听这描述,这段时间一直提着的心便落下了一半,随即,又是一阵淡淡的怒意。

“叫车前子等着,我等会就去看看。”


评论(30)

热度(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