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一次改名了

写文就是为了开心的,
这么大人了得互相尊重,
这样产粮吃粮都愉快。
不用客气,叫晚晚或者月月就好。
但不要转载!强行礼貌的微笑:)
因为不开心所以删了很多文
具体可以看置顶


坑多似月球
目前最爱王叶和黄叶(虽然并无产出

【轮回叶】头牌经纪人 20

#瞎编的娱乐圈故事,OOC与我共存

#个人链接



叶修做事一向坚决果断,在察觉到周泽楷对他有点不对头之后,立刻叫杜明坐夜班飞机过来,而他自己也买了飞机票准备和杜明换班。


现在他和周泽楷相处肯定是尴尬的,还不如选择距离产生美。

 

而且江波涛和孙翔也被他忽视了太久。周泽楷那边是更大牌的陈导,所以他跟了周泽楷,孙翔近期也就一个广告,江波涛也就挤了三天录了三期的综艺,只要把艺人带到场上就好,剪辑什么的都是隔空审核,叶修不到场完全无所谓,但,总是不好太忽视那两个宝贝的。

 

这两个孩子档期空,那完全是因为艺考来了。省考难度不大,而且已经考完了,以samsara的实力总是能过的,省考过后就是校考,校考的排名还是有许多影响——至少说去出也不一样啊!一个学校表演系一般就总共录取30个人,到时候写在通稿上,表演系第一和表演系前30那是完全不同的概念,也是完全不同的嘲讽值。这些天杜明一直就陪着江波涛和孙翔去几个学校一试二试三试四试。


这样说起来,叶修好像忙得连年都忘了过——怪不得那天陈导和制片忽然请大家吃了顿烤全羊,原来如此!

 

 

 

叶修还在飞机上的时候事情就出了,一落地手机就嗡嗡地响。

 

孙翔的粉丝写了檄文,讨伐经纪人叶秋,说他偏心。

 

作为经纪人,叶修当然做过粉丝人群分析,其中周泽楷的粉丝年龄阶层跨越最大,江波涛的粉丝普遍是姐姐粉阿姨粉,属于比较理智的,而孙翔的粉丝——孙翔的粉丝也是很多的,但这个群体几乎没有共性,小姑娘和大姑娘大体相当,有疯狂的也有佛的,有觉得孙翔帅拿他当偶像的,也有觉得他可爱拿他当弟弟的。但神奇之处在于,孙翔的粉丝总人数大约是周泽楷的80%左右,战斗力却要周粉加江粉才能抵挡得过,粉丝粘性特别高。

 

叶修把转疯了的那九张图一遍遍看完,大概归纳下来就是:叶修入职3个月,给周泽楷的资源最好,大导演的电影,时尚大刊,新歌发布;其次是江波涛,大牌综艺,一部网络青春剧(虽然制作成本不高且除了江波涛外全是新人,但原著小说挺不错),也有新歌;而他们家可怜的孙翔,就只接了个广告代言。此外,还有叶修的个人行程,基本上不是陪周泽楷拍电影就是陪江波涛去H市要综艺,孙翔都考完两个学校了,叶修都没管,一直就丢给助理……

 

总结起来就是,孙翔的粉丝认为叶修的心完全长歪了,歪在了周泽楷的身上。

 

本来这样的粉丝互掐在团队里经常能看见,毕竟天底下不会有人觉得自己受尽了老天的宠爱,反而只会觉得自己受到了无尽的委屈。这要给叶修处理,他就理也不理,找个人撤热搜别让黑子看笑话就好了,反正跟他签合同给他发工资的是轮回老板,粉丝说他什么与他又没什么妨碍。

 

他总不可能跟粉丝们解释说孙翔成绩不算好,根本不敢给他接太多活动吧?而且,叶修也不是闲着的,他也一直忙着在想给孙翔把那个大IP《斗神》给拿下,虽说版权已经到嘉世手上了,但嘉世目前已经有些许问题,这其中有很多操作空间,但因为版权已经转移,所以把《斗神》拿下来也不是三个月就能成的——可说这些,这些粉丝们能懂吗?

 

但架不住孙翔自己转发了粉丝的微博,然后来了大段“我其实活的很好谢谢大家关心我”的解释,末了还有一句:“骂他如骂我。”

 

叶修刚听到安文逸那边汇报的时候呆愣了好几秒,直到听到那边有人大吼:“把孙翔的社交账号密码全改了!你们谁让他自己上微博的?!”

 

好在samsara虽然已经算是流量,但不是最顶级的那种,否则微博工程师也要跟叶秋打电话了。


尽管如此,“孙翔怼粉”还是直接冲上了各大网站的搜索第一。

 

这年头能当上经纪人的都不傻,马上就有samsara的竞争对手公司假装孙翔的粉丝,又发了一篇文章,说“对孙翔很失望”,号召大家大规模脱粉……

 

好在叶修虽然在飞机上信号不通,但工作室里的其他人还是很能干的,乔一帆、罗辑、安文逸,外加一个从不说话甚至都不愿参与首次见面大会的莫凡,和轮回那边的危机公关一起努力,把热度降了些。

 

叶修到了住所,别的都没干,就顾着善后了。

 

有想撤热搜的,当然也有想买热搜,叶修凭借着人脉联系了一会,双方互利互惠,自家养的公众号营销号也给对方做宣传,共同引导话题——总之大家别看着我家孙翔就对了。

 

 

 

事情告了一个段落后,江波涛又来找叶修。

 

“叶哥,我跟孙翔实在是说不清。”江波涛很是无奈,道,“他特别认死理,还叫我不要插手你们的事。”

 

叶修也有些为难。


这总归是他的不是,他原本只觉得孙翔的性子拧巴,却没想到孙翔这般坚持。他想当然地认为孙翔对他只不过是三分钟热度,而且也没有达成的可能性啊?虽说苦心人天不负,但十八年都不爱学习的孩子怎么可能突然一下好好学习了?


现在,那万分之一的可能还真发生了。

 

想到那个小奶狗一样的男孩子跟他说,“我不会惹你生气了,我也会乖乖学习的。我会努力挣钱养你的,让你不再被嘉世欺负了”,还有刚刚,那样耿直的,傻乎乎的,害得他忙活了半天的发言……

 

可他们总归是经纪人和艺人的关系……叶修揉了揉眉心,道:“孙翔回来没,我这就去跟他说。”

 

“回来了,”江波涛的脸色又有点为难,“可是孙翔的心理素质一向不算好……”

 

车到山前必有路,叶修不算担忧,反而调笑江波涛道:“哟,小江怎么是这样的表情?你不想我跟你们家孙翔保持距离?”

 

“也不是……”江波涛说。

 

江波涛也不知道——rainy最终还是没上元宵晚会,因为主办方要求首发一曲新歌。但rainy合体本来就是12月底公布的消息,写新歌对于大型文艺晚会而言,时间实在是来不及了。所以,江波涛还是不知道叶秋是不是Hugh,只好又缠着陈果问了下次演出的时间……

 

何况,江波涛苦笑……

 

 

 

吃年夜饭的时候,爸爸忽然说:“这次接你的时候我见到翔翔,感觉他整个人精神了很多,也懂事了很多,这日子过得真快啊,一夜之间孩子们都大了。”

 

妈妈却斜了眼看他,道:“翔翔是谈恋爱了吧?”

 

江波涛刚刚夹起的鱼丸立刻掉了回去,溅了一桌的汤。

 

他只好赶忙抽纸巾擦桌子,条件反射般地问了句:“啊?干嘛突然一下这么问啊?”可还没想好接下来怎么说,就听到他爸发声了。

 

“我也觉得,翔翔原来就是个心智没长全的小孩子,男孩子突然一下变得懂事,能是什么原因?”江爸两指头夹着筷子,挥舞着它们指点江山,“责任,才是让男人迅速成长的催化剂。翔翔他爸能挣,一直以来顺风顺水万事不愁,突然变了绝对有原因。古人说先成家后立业,总是不错的。”

 

江波涛“嗯”了一句,闷头吃菜。

 

爸爸吃完去接了个电话,江妈却忽然开口道:“翔翔跟你们同学谈起了恋爱?那这真的要小心了。”

 

江波涛知道律师妈妈总是能凭借细枝末节推导事实、刨根问底,只好说:“没,他们没谈,就是孙翔单恋。”

 

“哦,单恋……”江妈说,“翔翔那样的性格,是不是喜欢长头发的女生,那种很卡哇伊的?”

 

“不是,是短头发的。”

 

这样你来我往说了很多句,江妈问:“你这么了解她啊?”

 

“还好吧,一直都挺关注的。”江波涛说。

 

江妈忽地把筷子拍在碗上,仿佛一锤定音地道:“所以,小涛,你跟孙翔喜欢上同一个女孩子了?”

 

江波涛一愣,这才意识到刚刚他心不在焉的回答居然也被自己的母亲套进去了,他的脸红一阵白一阵:“没啊妈……我只是对他有点好奇,就关注了下,而且我们现在不让谈恋爱的。”

 

“哦,这样啊?”江妈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道,“妈妈就告诉你,影响人身关系变更和婚恋伦理的劳务合同显然是无效的。”

 

 

 

就是因为这样,江波涛看着面前的叶修才更加古怪。

 

他曾经是真的嫉妒过周泽楷样样优秀,所以当然也知道,他如今看着孙翔的感觉也叫嫉妒。

 

嫉妒他状似为难别扭,实则幸福地为了一个人而努力着。

 

也嫉妒他能光明正大地跟他妈妈打电话说:“妈妈我想……对,就你上次见到的经纪人……你看出来了?你怎么就看出来了?!我一开始很讨厌他的!……知子莫如母,可是叶秋也很知道我的呀,他比你还知道我多一些……哇你干嘛要嫉妒他啊!你不能当那种恶婆婆,你不可以欺负他的!……哪有啦?……我知道嘛,我会好好努力的……”

 

所以叶秋刚才展露出拒绝孙翔的意思,江波涛也下意识松了口气。

 

可这又算什么呢?他对叶秋,算什么呢?

 

所以,最后江波涛只是本能地说:“叶哥,我不想你和孙翔谈恋爱,不是觉得你不好,也不是不信你……”


是因为……

 

叶修的脚步停了停,转过头来,他眉目舒展,笑得很是温和:“知道了。” 

 

 

 

叶修走进了孙翔的房间,见到他在看书,忽然觉得心里一软。

 

这样一想,居然还是他对不起孙翔得多,他的承诺只是随口,而孙翔承诺过的都做到了……

 

“孙翔,我跟你说个事。”叶修出声。

 

孙翔这才知道他来了。


孙翔腾的起身,他脸上的表情走马灯花似的变,眉毛是在动的,眼睛眨的频率也高了,眼神因为害羞而犹疑,喉结上下浮沉,就连下颚肉也跟着颤抖……

 

叶修忽然觉得那些话他有些开不了口。

 

他犹疑了许久,还是道:“之前你生日那天,我们睡在一起了,但,我们之间真的没有发生任何事……而且就算真发生了什么,你又不喜欢我,我也没要你负责,我们完全不必因为一次错误在一起。而且你也知道,我是你经纪人,我们这样的关系,怎么合适?

 

“我有想过直说怕影响你的文化考,但我总觉得,有些事情比考试重要得多。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以为你不会当真,随口敷衍了你,既然是这样,那还不如早早说清楚。

 

“对不起,这都是我的错。”叶修道,“之前说的男朋友的事,孙翔,你别当真。我只愿意在相爱的情况下建立情侣关系,我想大多数人都是我这样的想法。你又不爱我,对吧?你原来还那么讨厌我呢……”

 

说到这儿,叶修也觉得自己的嗓子眼有点堵得慌,他不太敢看孙翔的表情,不知道他是暴怒还是难堪,而且,叶修自己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总归把话说清楚了,扭头就走便好。

 

一只手拽住了他。

 

抓住了他的手腕,抓得紧紧的。

 

 

 

叶修的心有些颤,他强自镇定,扭头,看向孙翔:“怎……”

 



光秃秃的雪白墙面,星空点缀的蓝色窗帘,宽敞的桌面上开着暖色调的小台灯,一切都是这样寻常的,不寻常的,只有这个鲜活的男孩子。

 

孙翔牙关紧咬,下巴也在颤。


他的眼睛红彤彤的,死死地,犟犟地,就盯着眼前的人看。他的嘴唇开开合合了许久,最终,眼泪滂沱而下,他那只抓着叶修的右手还不肯松开,只是用左手背别扭地抹着自己的眼泪。

 

“可我喜欢你啊。”

 

叶修想,或许十年后,二十年后,三十年后,到老了,他得了阿兹海默症,什么都记不清了……


可哪怕是回光返照的时候,他也忘不了此情此景了。

 

 

 

----------------------------

上部end啦,下部是从两年后(旧嘉世倒闭,翔叶分手)开始。我想了半天也觉得清水不了了,容我想办法弄一个AO3。而且我发现我每发一章节就会觉得前一章是黑历史,这文让我修一修吧,毕竟大纲设想的十章3万字的量,现在都10万字了orz。预计会在叶叶生日左右再开始下半部,所以这篇要停个两三周吧。


评论(129)

热度(1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