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一次改名了

写文就是为了开心的,
这么大人了得互相尊重,
这样产粮吃粮都愉快。
不用客气,叫晚晚或者月月就好。
但不要转载!强行礼貌的微笑:)
因为不开心所以删了很多文
具体可以看置顶


坑多似月球
目前最爱王叶和黄叶(虽然并无产出

【轮回叶】头牌经纪人 19

#瞎编的娱乐圈故事,OOC与我共存

#个人链接



叶修挂了电话,见周泽楷清清灵灵的目光看着自己,问:“谁打的电话啊?”

 

叶修可不敢冲这位监工打马虎眼,立马道:“是孙翔打的,不信你看。”

 

叶修说着便把手机屏幕给周泽楷展示,而周泽楷还真看了。

 

孙翔(2)  09:53

 

这是第一行,一面也就8行,跨越了今天昨天前天,孙翔占了3行……

 

周泽楷一向不爱说话,却真没想到孙翔和叶修有这么多话可说——就像他早就察觉到的那般,叶修,对孙翔总是纵容极了。

 

不是别家艺人,但,是别人,周泽楷想。

 

只怕轮回老板也想不到三个儿子还没娶媳妇,就已经把你我他分得这么清楚了。

 

这样不行,周泽楷已经拿定了主意。

 

 

 

转眼间轮到周泽楷上场。

 

小段共和被身为师父侄子的师兄欺负,他毫无还手之力,是委屈的,咬着牙忍着泪,但大段共和早已有武艺能把欺负自己的师兄给揍一顿,但因为感激师父的恩情,他自愿隐忍。

 

陈导讲戏讲了许久,总算肯放手让周泽楷一试。

 

跪在地上的周泽楷含着下巴,一抬眼,少年峥嵘的棱角淋漓尽致,全场鸦雀无声。

 

不是凌厉凶悍的,也不是愤愤不平的,既没有恨,也没有不屑,少年的眼神是平静的河流,只是下头却有激烈的暗流和隐灭的暗礁。那挺拔瘦削的身子就像是一根青竹,沉静地抽条,无声地成长。

 

叶修忍不住微笑。

 

周泽楷的眼睛会说话,他一直都知道。

 

这样的感觉太好了,或许就像在舞台上表演一样美好,叶修很喜欢这样的感觉,亲手培养其一株小苗,看他渐渐长成芝兰玉树。

 

陈导终于回神:“刚刚录下来了吗?”扭头去看屏幕上的红点……幸好摄像师工作到位,周泽楷一上场,就按了摄制。

 

陈导长舒了口气。有时候,镜头就是这样的可遇而不可求,演员状态并不是那么好找,情绪也不可能每次都酝酿到完美的地步,尤其是,艺术工作者往往更有这样的命数,那就是最完美的东西总是会因为各种原因而被错失的……

 

第一场就一条过,这是开门红,陈导对周泽楷的态度立马好了三分,甚至都把叶修招来说拿这个当官宣定妆照如何。叶修当然没意见。

 

 

 

周泽楷忙,叶修自然也随着很忙,忙起来自然管不到孙翔的事。

 

陈导是大佬,他这个大内总管也总得跟着伺候着,那边孙翔和江波涛接的内容都不算是业界大佬,故而就是杜明关照着。

 

第一天的拍摄很顺,当晚他们在城市的另一角住宿,周泽楷说没抱枕睡不着,然后就爬上了叶修的床。

 

虽然周泽楷早就19岁,在法律上都是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而且他本人的都已经比叶修高上许多了,但叶修从小就是哥哥,一直充当照顾人的角色,自认为心理年龄很老,完全没有把爬床行为当回事——全然忘了他俩其实睡过的这回事。

 

等周泽楷脱下外裤的时候,叶修还伸手去戳了戳,笑着说很大。

 

周泽楷被他惹得,眼神幽深,小腹一绷,许久都没能缓过来……

 

电影长度只有2个小时,但拍摄时长却完全不止200个小时,再加上电影完全和现在越来越粗制滥造的电视剧不同,是绝无可能在棚里对着绿棚拍摄然后后期把背景PS上去的,相反,剧组要辗转全国各地,路程也极为艰辛(幸好这个剧不用去外国拍)。

 

就是因为苦,所以当拍完雪地戏,看着周泽楷这个漂亮精致的瓷娃娃冻得嘴唇发青,脚趾头也生了痒痒的冻疮之后,叶修心疼极了。

 

虽然现在的科技这么发达,周泽楷里头穿着电暖衣,脸上三五千的护肤油不要钱的涂,但架不住这是实实在在地对抗大自然的威力啊。

 

但这苦终究是得吃的,周泽楷不能总演商业电影,他得打入主流电影圈,这给人留下的第一印象就至关重要了。

 

因为心疼自家娃,叶修看周泽楷的眼神难免日益温柔、宠溺了起来。

 

 

 

周泽楷则完全没有叶修的担忧,除了拍戏,他想的更多的是叶修。

 

而在拍摄即将完成的前三天,周泽楷终于试探性地跨越了“周泽楷的一小步,周叶CP粉的一大步”——酝酿了这么久,总该下手吃了不是?

 

叶修一开始还像以往一样窝在床上专注于腿上电脑里的文案,可看着看着,忽然觉得有些不对,低头一看,才发现他的裤子拉链开了。

 

这情况下要还是傻白甜那就不是叶修了。他推开鼠标,严厉地看着周泽楷,道:“你在干什么?!”

 

“想……”周泽楷说。

 

叶修看着他泛红的脸颊和不匀的气息,还能有什么不明白的?他皱着眉头,道:“你年纪轻,没经过事,不小心偷吃禁果然后经不住诱惑,这很正常,不过到此为止。之前说了,那天是意外,我不希望你就这样往错的路上一去不回。别的艺人稍微有点名气都不敢去约炮,你还是偶像艺人,粉丝都很年轻,更应该洁身自好,出了什么问题你整个人就毁了,你明白吗?”

 

见周泽楷的脸色都变了,叶修才放缓了点语气,道:“我不是生你的气,到目前为止,你做的错事我都不怪你,这算是许多人都会犯的错误,甚至你的情况还更应该去怪别人一些,是他们不但没有教好,还让你更加偏激。我明白你对我这样的,年纪大点的人,可能难免有点恋【】母【】情节,想在我身上找些安慰,这都不是你的错。

 

“但是,不可能。”叶修说,“绝无可能。”

 

 

 

周泽楷的微微弯曲的脊背一点点挺直,居高临下地看着叶修,强忍着不从眼神中泄露出些许锐利。

 

周泽楷之所以会对叶修有兴趣,原因很简单,因为叶修强。

 

强者总是让人喜欢的,无论是叶修作为经纪人的手段,还是他作为艺人的才华,都让周泽楷很是欣赏。

 

从某个方面来说,江波涛重情,所以才会在和叶修熟识之前就很排斥他的存在。周泽楷没那么重情,自然对叶修很淡,在叶修展露了他的才华之后,那点抵触就几乎无影无踪了——不然他也不会在危机的时刻选择打电话找叶修,因为,他已经信任了叶修。

 

至于那天晚上发生的事,周泽楷一开始心确乎是乱了,可冷静下来去确认是否还有缺漏的时候,他才从叶修口中得知了事件所有的真相。


遭此大变,叶修从容不迫、坚决果断、思维缜密——那就让他对这样坚毅、可靠的伙伴更是喜欢了。

 

周泽楷挺喜欢叶修的,又阴差阳错地直接一步到位,自然也就把叶修看作是他的所有物,所以当然会排斥江波涛和孙翔与叶修的亲近……就像曾经,看到母亲对弟弟的宠爱之后,那种明明想要做到不屑,却依然有种心理失衡的、偏执的嫉妒。

 

好似三年级的那一日,他训练了许久后难得回趟家,妈妈带着弟弟来接他,回去的路上妈妈买了块蛋糕给弟弟——从店员手里接过,就递到弟弟手上。周泽楷不是想吃蛋糕,他也不是不懂孔融让梨的道理。如果是母亲把一块蛋糕给了他,他一定会把大的那一半分给弟弟,如果弟弟还想吃,他也愿意把自己剩下的给弟弟。他不能接受的是,从始至终那块蛋糕就不由他支配。

 

这种有些变态的极端控制欲,周泽楷也不知道这是如何养成的,或许是因为从小什么东西都不属于自己。

 

 

 

所以,周泽楷总觉得,叶修也总该是属于他的才对——叶修当然可以对江波涛和孙翔好,但,也得是在属于自己的前提下。

 

何况本来他们就是最先互相信任,也最先深入身体的……

 

正如叶秋所说,周泽楷知道这样的身份必须得洁身自好,所以,他更认为叶秋是合适的了,叶秋是他的经纪人,有什么问题不好遮掩?而且叶秋和他之间已经通过秘密绑起来了,叶秋也对他这般好,只怕也是愿意的……

 

可是叶秋拒绝了。

 

叶秋把他当小孩。

 

 

 

其实叶秋一直都不了解他,也都想错了他。

 

叶秋对他的了解,无非就是乖巧,听话,文静,外加上可怜的身世——可这些,全错。

 

他一点都不乖巧,也不听话,他心里有很多主意,只是因为他不愿意说话,才没有暴露出来——为什么要那么多废话呢?说多错多,有什么好说的?直接做就好了,不是吗?

 

叶秋觉得他六岁就进轮回训练很可怜,觉得他没有父母关照很可怜。可是,叶秋也不会多想一想,当年和他一起当练习生的足有七八十个,更不要说其他公司之间的竞争,最终,坚持下来的就只有他一个人呀。

 

小时候的周泽楷身体瘦弱,偏偏又长得极为好看,兼之格外不爱说话、不合群,这就极容易被人欺负了。小孩子向来不善于隐藏自己的情绪,其中一个大些的男孩终于开始挑事,带头欺负他。那段时间,周泽楷该遭受的霸凌可没少受过。江波涛是他的第一个朋友,但那也是因为江波涛的父母要求的——大人哪里明白孩子们的关系也是一个小型人际社会呢?真要让那时候不懂事的江波涛选,他就未必会乐意了。


可毕竟是第一个真心实意地对他释放善意的人,周泽楷一直很感激他。但哪怕是江波涛,那个在一群七八岁的孩子里,最有教养、最为乖巧懂事的江波涛,也会在发现自己并不如朋友做得好时,很不高兴地冲周泽楷撒气。直到被自己妈妈发现了好好讲道理了,才知道错了要道歉。

 

而听到江波涛妈妈的话,虽然她是在教自己的儿子,但周泽楷也受教了。这是第一次有人告诉他,有的时候,一枝独秀不算成功,也该适当缓一缓自己的脚步,去适应他人的……平庸。

 

其实江波涛的妈妈很早就教了周泽楷另一课了,那句“陋室出明娟”。


——明明是在夸他,却用的是那么惋惜的口气。那也是周泽楷第一次树立了远大的志向:要努力,要变强,要出人头地,要成为最优秀的那一个,要把握住自己的命运。

 

叶秋以为他会是还没断奶的小娃娃,哭着要父母抱……确实,他当时是真的很难过。可他没那么多时间难过。说到底,周泽楷还是有些冷心冷情的,毕竟常年呆在公司,父母又那般冷漠,真要他发自内心地生出多少孺慕之情,倒也真是为难他了。

 

可之前明明告诉叶秋了,用随手甩出的财产告诉他了,让叶秋别把他想得这么简单,叶秋怎么还是那样不开窍呢?

 

不过也怪他,一直装成乖顺的小猫咪,让叶秋撸着玩。

 

这么久以来,周泽楷之所以一直都在装无辜,装可爱,也不过是他无意中发现叶修对他的误解——示敌以弱的方式多省心?“委屈”一下叶修便什么都依着他了,他还能有什么不满意的?


而且,他也确实很享受叶秋拿他无可奈何的样子,这样的狎昵让他很是受用……

 

可对人而言,小奶猫不过是宠物罢了,便是亲一个,也不过是打发罢了。

 

他没有展现自己的实力,叶修又怎么会意识到,周泽楷并不是能被他抱在怀里逗弄的宠物呢?

 

叶修自认为是游刃有余的猎人,所以,他应该反过来,驯服叶修才对……

 

 

 

见周泽楷眼里水波微动,叶修又觉得自己的话说重了。即便周泽楷在他面前总是露出乖巧的一面,但他知道,周泽楷的性子很强,又极为敏感,像只孤独的小狼崽子……

 

何况他或许真的对这孩子有点母爱了,总结起来大概就是:什么错都得怪到别人头上。尤其是周泽楷那不负责的爹妈,反正我家楷楷是没错的!


所以叶修教训了一顿之后,就又有些心疼。

 

“小傻瓜。我只是你经纪人,又不是出来卖的。”叶修说,“什么时候你爱我,我爱你,我们再在一起。”

 

周泽楷有些愣神。

 

叶修想了想,又补充道:“即便那样,上下的问题我们也还需要再讨论一下。”


做梦,周泽楷想。


“好了,”叶修说,“现在你滚下我的床,回你房间睡去。给你三秒钟时间逃离boss的暴走范围,三秒不滚我就踹。”


评论(84)

热度(13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