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一次改名了

写文就是为了开心的,
这么大人了得互相尊重,
这样产粮吃粮都愉快。
不用客气,叫晚晚或者月月就好。
但不要转载!强行礼貌的微笑:)
因为不开心所以删了很多文
具体可以看置顶


坑多似月球
目前最爱王叶和黄叶(虽然并无产出

【轮回叶】头牌经纪人 18

#瞎编的娱乐圈故事,OOC与我共存

#个人链接



身为Hugh的小粉丝,江波涛当然对自己的偶像很是了解。

 

早期,有人评价Hugh不过是老天赏饭的声线多变罢了,当声优都比当歌手强。可后来,Hugh也在慢慢进步成长。直到五年前的华语年度金曲上,评委会金成义老师激动地评价Hugh为“千机百变,全能唱将”,还说他是“一颗冉冉升起的朝阳”“华语乐坛崛起的希望之光”……


虽然金老师这样评价没多久后Hugh就非常不给面子地隐退了,然后按照金老师的说法——嗯,希望之光,然后光没了,华语乐坛八成就黑暗了……

 

此外,Hugh曾经作为男二准备出演一部电影,当时连先导预告片都放了,Hugh露出了八分之一张侧脸和一个背影,仅仅只是一个站姿,便把剧本里那个在欲望都市中迷失的少年表现得淋漓尽致,被影评人茶小夏评论说“每块肌肉都是戏”。可惜,男主角苏沐秋猝然离世,此后Hugh辞演,这篇预告没能演下去,终究还是换了人。


那事之后,就有人说Hugh与苏沐秋的关系超越了至交好友——虽然相比之下可能还是苏沐秋与其更为张扬的经纪人叶秋的微妙关系更深入人心。


想到这江波涛有点不好意思。当年年轻气盛,他还注册了个小号和网友们对喷,坚称Hugh不是gay……

 

总之,这样其实很合理啊。叶秋,又能唱又能跳还能演,作为一个经纪人他会得也太多了吧?这没有道理啊。而且,虽然不知道脸长什么样,但叶秋的身形确实和Hugh很像啊。


这么说起来苏沐秋却有才华,但天底下的人有才华的多了去了,不是每个人都有那么好的机缘,rainy出名之前还怀才不遇了那么多年呢。苏沐秋之所以能成名,除了身边得力的叶秋,也更是因为当年Hugh在演唱会上,直接把苏沐秋推到了世人面前,不遗余力的捧着……

 

但很快,江波涛又把这个匪夷所思的想法抛开了。

 

别的不说,rainy组合出道了13年,从第6年开始线下演出,从第9年单飞,目前Jerry和Jason都三十了,叶秋才多少岁?今年他才24!往回倒过去,11岁的叶秋就加入了rainy组合,怎么可能?他变声期都没到呢!


即便叶秋再是天赋异禀,他也不是神仙,不可能脱离人类成长的自然规律。

 

但是,江波涛做人总是很周全的,尽管觉得有些诡异,他还是先不动声色地问了句:“陈姐我下次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Hugh前辈啊?”

 

得到元宵晚会可能出场的回复之后,江波涛心里默默点头。叶秋太狡猾了,他一定要把一切都算好,十拿九稳之后,才一击必杀……

 

等等,什么叫一击必杀?所以他心里,还是觉得叶秋就是Hugh吗?可……江波涛想着,脸就红了……

 

他是超级崇拜Hugh的……


在小学六年级的末尾,那时,他已经当练习生当了六年了,父母本来送他去学唱歌跳舞只是想陶冶他的艺术情操,没想他真以此为事业。那天,父母都很严肃地跟他谈了谈他未来的发展,如果他想像正常人一样生活,最好就要放弃轮回那边的练习了,小学无所谓,初中高中的学习压力却是很大的,总该把更多的时间用在学习上才对。

 

江波涛聪明早熟,父母跟他说的东西他自己也思考过。当时他也不明白该怎么做——他能清楚地意识到当歌手的风险,即便他确实喜欢唱歌,可歌手的收入是呈金字塔结构的,最下面那一层只能维持温饱,只有最顶尖的那些当红歌手才能收入颇丰,他总得思考日后得赚得到钱养活自己才是,这是很现实的。

 

然后他遇到了Hugh……

 

那时候的江波涛还跟着轮回的大家一起跑各种各样的选秀节目,积攒名气,在观众面前想混个脸熟。在Z省的一个选秀中,后台乌泱泱地挤了一堆人,周泽楷的耳返被挤掉了,而且还被人踩了一脚——舞台音响系统很是复杂,比如最大的音响往往正朝着观众,或者在观众席的后方,声音传播速度虽快,但仍有时差,耳返丢了,周泽楷就没有办法听到同步输回的声音,哪怕只差了0.1秒,这对快节奏的流行音乐而言,也是致命的!

 

江波涛知道他们是故意的,但是,这未免也太过分了。周泽楷是他们的主唱,长得又让队友天怒人怨,他们想办法给周泽楷使绊子,还会稀奇吗?

 

而且也太愚蠢了。他们都是samsara的团队,荣辱与共。主唱出了错,难道他们就有脸吗?

 

想着,江波涛便把自己的耳返摘下来给了周泽楷。周泽楷慌张地要拒绝,但江波涛很是坚持。他比周泽楷那届练习生晚了一届,这场演出里只是后面合唱的众人之一,小心些总不会出大错……

 

真要错了大不了就丢脸吧,反正他也没想好以后要不要继续在娱乐圈里混,至少,周泽楷是想在这个圈子里坚持下去的,他有所选择,周泽楷别无选择。

 

“哟,这是轮回的小朋友们吧?你们检查一下,这是谁的耳返碎了?”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这是江波涛和Hugh的初遇。


看到那款熟悉的面具,看到那个隔着屏幕崇拜了许久的人,江波涛下意识说:“我!”居然叫得有些自豪。

 

Hugh的眼睛被面具的轮廓限制成了狭长的凤目,但华丽的面具遮掩不住他流转的眼波,更遮不住里面的光辉熠熠:“怎么这么不小心?”

 

然后Hugh顺手就把自己的耳返摘了下来,别在了他的耳朵上。

 

“前辈……”细长的指头划过他的耳廓,江波涛永远记得那种冰凉又温暖的感觉,“谢谢,谢谢前辈。”江波涛话都不会说了,只记得要懂点礼貌……

 

“好好唱。”Hugh拍拍他的肩膀,说。

 

然后主持人报幕,他就上场了。

 

正是因为赶着上场的时间太紧,轮回的练习生又太多,耳返已经被全部占用,所以江波涛才会给周泽楷,而才下台的Hugh也只能把耳返塞给他——他也来不及多说什么话。

 

江波涛听到Hugh的最后一句似乎是:“不会要我赔钱吧?”

 

“我赔。”有人回应他……可江波涛没法回头了。

 

 

 

这么说起来,也是耳朵。前两天叶秋调戏他的时候,也是玩他的耳朵……

 

江波涛觉得自己的耳朵要烧起来了。

 

所以说,如果叶秋真的是Hugh的话,那他……

 

江波涛的心里很是复杂。

 

Hugh是他需要仰视的存在,是他心里的光,是他的启明星。他的唱歌技巧是模仿Hugh的,他以往的坚持也是为了向Hugh靠近,他期待着有一天能和Hugh同台演唱……


但叶秋,他们是平等互惠的,甚至是他的地位更高些——江波涛不是觉得地位变化所以心里不平衡,他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去对待叶秋了……

 

而且,如果真是这样,那他前头的误会该有多尴尬,还有那个莫名其妙的亲吻,除了羞涩以外,也更多的是不知此心着落的复杂了。

 

 

 

叶修没想那么多,划掉了陈夜辉的短信之后就回去睡觉了。

 

第二天演出商来打电话跟他道歉,说是某线被员工踩了一脚,叶修转手就把邮件发给了陈果,让她也给rainy那边解释一遍。

 

陈果怒气冲冲地说也要拔嘉世那边的演唱会电线,被叶修匆忙制止了。这样专业的技术活,他们干不来的,何况人家想了这招,就是钻了演出商和体育场安保的空子,等到他们办演唱会的时候自然会吸取教训,到时候抓一个人赃并获,那就真是给嘉世贡献笑料了。

 

对叶修而言,报复嘉世最好的方法,就是自己活得好呗——心理变态不都这样,看不得别人过得好,所以自己做好自己,就能让他们难受得吐血了,一举两得,多给自己省事啊。

 

然后叶修就给孙翔敲定了一个广告代言,在问过江波涛的情况下,又给他接了部剧。

 

 

 

日子过得极快,转眼间《断魂枪》的开机仪式就要启动了。

 

娱乐圈或许比任何一个圈子都要迷信,上次周泽楷遇到的那位骗财骗色的仁波切便是一个缩影,同样,每个项目的开机仪式前都要全体主创上香,并要放生一大堆青蛙黄鳝。

 

开机仪式单独开了一天,第二天才迎来周泽楷的第一场戏。叶修看着剧本,第一场戏就是大困难,要拍周泽楷,也就是段共和的练功。

 

演戏从来都不是跟着剧本的进度走的,由于成本控制的需要,往往会把同一个场景内的所有镜头全部拍完,也就是说,如果一个剧本写了一个学生在家,上课路上,课堂,再回家和父母沟通等几个内容的话,最开始的部分和结尾的部分都是要一并摄制完毕的,因为他们都使用了共同的场所“家”。

 

《断魂枪》需要的老式弄堂也是剧组跟进去交涉后才得来的,为此隔绝了游人参观,这个景区颇为慷慨,给了他们一整天的时间。

 

吴雪峰饰演的师傅段威龙一出场就是30岁,但周泽楷饰演的段共和则从6、7岁演到了21岁,周泽楷的身形已经长成,6、7岁的孩童当然不可能让他去演。所以,段共和一共有两位演员饰演,饰演的小孩叶修也认得,是蓝雨的童星,今年才12岁的卢瀚文。

 

段共和长期被人欺负着长大,陈宇峰导演的换场方式是,让饰演段威龙的侄子的那位演员来一个武打动作,踹段共和一脚,然后远景里小段共和被踢飞,再拉近景,便换成了大段共和。

 

卢瀚文小时候被送到某寺当过俗家弟子,武打童星出道,演了三四年已经很有些名气了,小共和的戏份不多,对他而言根本不在话下,他演的时候,叶修便在给周泽楷做准备。

 

三九天里,要拍段共和在三伏天时的练功,这简直是折磨。练功要辛苦,那是得真流汗。在陈导的严格把关下,这汗水还不可能直接浇一桶水泼上去,因为真出汗和假出汗演员呼吸状态、脸色、声色都会大不一样。而且既然要拍大夏天练功的场景,那周泽楷也不能穿上衣,裤子也只能穿一条蓬松的练功裤。

 

何况,周泽楷还要说台词。光线可以通过打光板、滤镜改造,但冬日说话时口中散发的热气却不可能被PS掉,所以,叶修在给周泽楷喂口香糖、冰橘子,甚至必要的时候得让他生嚼冰块,让他的口腔温度低下来,这样,才能像是在夏天说话。

 

第一场戏就要吃这样的苦,后头那个“风雪祭家庙”的场景更是要去真东北,要是天公不作美没下雪,还得用鼓风机对着人的方向,吹起人造雪,便是沐秋当年拍戏的时候,也没吃这样的苦……

 

叶修都还想过这孩子闹脾气怎么办,可周泽楷什么抱怨都没有。

 

越是不说,才越心疼……

 

想着,叶修感觉到自己的手指一阵湿润……


周泽楷含着他的手指,舌尖在舔他的指尖。见他看来,黑玛瑙似的眼睛定定的瞧他,带着温柔的笑意。

 

周泽楷不爱说话,但他的眼睛向来都是很能说话的,漂亮极了。


可或许是成年人了,周泽楷这样单纯的动作让叶修觉得自己被挑逗了,他一愣,下意识抽出手来。

 

下一秒周泽楷就瘪起了嘴,说:“冷。”

 

冷……没错,天气确实很冷,周泽楷应该更冷……

 

但不知道为什么,叶修的脑海里却条件反射地想到了——“要抱抱。”


忽地,叶修的电话响了,他一边把周泽楷的衣领口给束紧了些阻止风进去,一边也接起了电话。


“叶修!我期末成绩出来了!我考了312分!”


“啊!那不错哦。”叶修回应道,“我现在忙着啊,你还有什么事吗?”


那边哼哼了许久:“……我说了吧,我说到做到!你……别太辛苦了!又不是没人养你了!”


说着,孙翔嘭的就把电话给挂了。




评论(64)

热度(1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