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一次改名了

写文就是为了开心的,
这么大人了得互相尊重,
这样产粮吃粮都愉快。
不用客气,叫晚晚或者月月就好。
但不要转载!强行礼貌的微笑:)
因为不开心所以删了很多文
具体可以看置顶


坑多似月球
目前最爱王叶和黄叶(虽然并无产出

【王叶】扶舟 03

#前文:  01  02


 

新赛季紧锣密鼓地开始了,微草正选里,上赛季被方士谦手把手带起来的袁柏清到底还是和治疗之神差太多。但好在王杰希、邓复升、李亦辉这三个中流砥柱不出问题,刘小别出道一赛季,也可以压压担子了,故而微草虽然不如上赛季强势,但势头依旧不错。

王杰希百忙之中还抽空问候了一句方士谦近况如何,方士谦说好得很——确实好的很,还问他有没有妹子了。

比赛这样紧张,微草没那么幸运出来个战术大师,每次战术讨论都是他和副队长负责,一周的时间光看视频、分析、制定下场比赛的出场计划就得去了一半;再加上上赛季冠军的余温未退,他的商演代言又不少……怎么可能有时间?

王杰希回复:“有个好消息,英杰成长了许多。”

方士谦这样的天才可遇不可求,王杰希对袁柏清督促得紧,也有很高的期望,但他也知道袁柏清天赋就在那儿,但高英杰不一样。

高英杰第五赛季末进的微草,训练营期间就展露了极强的天赋,是被王杰希当作接班人培养的,在高英杰身上,王杰希使了最大的力气。

魔道学者是微草的根基,其他选手必要的时候也不是不能买的,但能当队长的魔道学者可不好找,还不如自己培养。

“老婆没讨着,便宜儿子倒先抱了个过来。”方士谦说。

王杰希无奈。

“你们下场比赛对谁来着?”方士谦问。

王杰希愣了愣,沉默了许久,默默地敲击键盘。

嘉世。

字还没打完,王杰希的手机响了。

 

王杰希在微草俱乐部下见到了弟弟。

这回弟弟是给他送橘子。

而且是两箱。

 

“真是谢谢您,您太客气了。”王杰希说。

“不客气的。”

王杰希一愣,这是第三人的声音。

车窗缓缓摇下,一个中年男子向他看过来,道:“小王呀,谢谢你对我们家那混小子的照顾了。这是N市蜜桔,不酸,很甜的,不值什么钱,你就不用推辞了。这样过来见个面,总是不好不带礼物的。”

王杰希背后和腰腹的肌肉俱是一紧,道:“谢谢伯父,伯父真的太客气了。”

叶父矜持地点了点头。

“别客气来客气去的,太见外,”叶秋拍拍他的肩膀,道,“这都是我哥的份额,他吃不掉给你,还得多谢你帮我们家消耗了呢!我倒是怕这样……希望你不要觉得我们把你当垃圾站就好了。”

王杰希笑了笑,道:“哪里哪里……”便没说了。

上回弟弟送给他的猕猴桃王杰希分给家人了,他们都说好,还问在哪里买的。王杰希总不可能那么不识抬举地接句“不用谢”。

 

叶秋却忽然神色一肃,道:“我不是你们圈内人,可能有些突兀……我之前问过我哥,他能不能请问一下,您知不知道我哥和他那个俱乐部怎么回事?”

王杰希皱了皱眉头,瞥了一眼似乎在看着雨刮器发呆的叶父,问道:“怎么说?”

叶秋冷哼了一声,道:“他那个俱乐部是不是在整他?”

王杰希怔愣了一会儿,道:“确实是有叶秋和俱乐部不合的风声,但具体情况,我不是特别了解。”

他和叶秋并没到那种掏心掏肺的程度,他当然不知道嘉世的内情,只能凭借些许的蛛丝马迹猜测。何况,王杰希觉得,真要到了山穷水尽,叶秋的性子也应当不爱把脆弱和痛苦说给任何人听,所以他确实不知道。

 

“那多半就是了,”叶秋说,“我哥是战队队长,俱乐部的经理只要脑子里没进水就该知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道理。可现在,黑料到处飞,他们经理屁都不放一个——哦,那还真放了,公关稿还是挺能暗着踩人的,以为别人没见过这路数?还真当我们叶家没人了,什么下三烂的玩意都敢踩他头上!”

弟弟的眉目坚毅,神色镇定,吐字清晰冷静,王杰希便明白了这个显然是圈外人的弟弟怎么会了解他们圈内的事。

从这个角度看,弟弟的猜测确实很合理。甭说叶秋没问题,就是他真有问题,俱乐部也应该死挺着为队长撑面子,因为队长是粉丝们的精神根基啊!

嘉世的公关部非常厉害,怎么可能对网络舆情无动于衷?可他们始终对网络上说叶秋不行了的舆论完全无视,一封声明都没有发出来,就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

叶秋说:“谢谢王队,麻烦您了。”然后准备离去。

“等等!”王杰希叫住了他。

叶秋停下了脚步。

“叶先生,”王杰希郑重道,“我不知道您是否要做什么,但,请一定考虑叶秋的想法。嘉世对叶秋的意义非同寻常,请你务必先问问他。”

王杰希要是现在还看不出来叶秋有个牛逼的弟弟和老子他就是傻子了,再加上叶秋对嘉世那么大一个俱乐部的不屑的样儿……

有钱人会有多有钱,王杰希原来不懂,但当他自己收入渐渐提升时,也不是不明白了。

叶秋挑了挑眉。

王杰希安静地重复,说:“请尊重他。”

 

你们很爱他,但,我想他会更希望你们尊重他。

不要越殂代疱。

嘉世是他七年的心血,他是真的希望嘉世好。

 

叶秋沉默了许久,忽然笑了,道:“王队用不着那么客气,您好像比我小一点吧,我属牛。”

王杰希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是称呼的问题,这叶弟弟的意思明显是让他以后不用叫“叶先生”那么疏离了,想和他拉近关系。但让王杰希叫句“叶哥”他总觉得心里膈应,略一思索,王杰希便道:“是了,我属兔。之前叶秋也没介绍,一直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您……”

“哈哈。”叶秋笑了,在王杰希瞧来,甚至有些猖狂。

“我叫叶修。”叶秋说。

 

王杰希余光里看到车里的叶父斜了自己儿子一眼,想到先头问叶秋他弟弟叫什么名字的时候,他立刻插科打诨……

这两兄弟名字也有什么古怪吗?

叶秋却拍拍他的肩膀,走了。

 

回到俱乐部内,王杰希随手就把两箱橘子放在了训练室门口,分给大家吃。

他自己也剥了几颗。

虽然叫叶秋的家人不插手叶秋的事,但王杰希其实也很是担忧。

嘉世战队目前总积分排名第14,毫无疑问的历史最差成绩。

可这是不合理的。打个不恰当的比方,嘉世就像是B市,栽下梧桐树,引得凤凰来,三连冠的底蕴无人能比,能为他们吸引许多人才,而这些人才又应当进一步推动嘉世的发展,形成一个良性循环……

事实上,嘉世确实每位选手都实力不错,出了嘉世也是能独当一面的存在,但奇怪的是,他们组合在一起,非但没有爆发出1+1>2的优势,反而互相磋磨,消耗了一叶之秋的实力。

虽说嘉世的成绩不佳跟微草并没有关系,他们不落井下石、幸灾乐祸就算是品德高尚的好青年了。但……

王杰希浏览着网页,叹了口气。

 

王杰希和前辈们都是不同的,前辈们都怅然地说,如果没有叶秋,冠军还不知道在谁手上……作为微草的队长,王杰希自是希望自家微草次次拿下冠军,敌人越是削弱他应当越是开心;但作为一名热爱荣耀的普通玩家,他希望这个游戏百花齐放,群星璀璨;更何况,作为叶秋的朋友……

他总不愿再见到叶秋靠在椅子上,仰着头,茫然地看着天花板,说,“累啊”。

 

“忽然一下人没了?”方士谦的QQ跳动着。

王杰希回神,道:“刚刚见了叶秋的家人,给我送了两箱橘子。”

“叶秋的家人?你什么时候和他家这么熟啊?都到了见亲戚朋友的地步?”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王杰希回想起了叶修弟弟脱口而出的斥责“你怎么照顾的人?”,有些迷茫,又觉得好像抓住了什么……

他敲击着键盘:“叶秋前头跟我提过一句了,他家人只是帮忙,顺道送过来。”

“不是我说,这橘子能吃吗?”方士谦说,“不会有什么阴谋吧,你们可就要比赛了,他那么没下限的,万一里头下点巴豆呢?”

王杰希笑了笑,这当然是玩笑话,他便又捻了一颗吃。 

 

“老王啊,我爸又有同事送了橘子来,我弟骂我不回家,说长房嫡长子要承担重担,公中就给我拨了两箱——比他们每个人都多!我那份你就帮我吃掉点呗。”

圆圆的橙色的小玩意被他的指尖推动,徐徐地打转儿。

王杰希看着,浅浅地笑。

 

但第二天,王杰希还是把训练室里的N市蜜桔都送走了,回头去微草门口的同仁堂称了三钱金银花。

他上火了。

 

方士谦通过邓复升辗转得知此事,大怒,在群里大骂叶秋不要脸。

王杰希说:“其实也没事,只是忧思过重,心火燎燎,阴阳失调,故而浮炎于上。”

一群或大或小的男人们重点着眼于“阴阳失调”,顾及着妹子不好直说,但都“哎呦”了半天,说要找给王杰希找个“阴”来调和一下。

叶修看到那句“忧思过重”,心有戚戚地感慨了半秒钟,然后难得地主动联系叶秋,发了句“干得漂亮”。

 

几天时间眨眼就过,嘉世VS微草,嘉世要来了。

在备战室见打过招呼后,邓复升似是感叹地说了句:“我都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和叶神关系这么好了。”

“嗯?”

“橘子呀。”邓复升说,“我还以为皇风也有呢,昨天无意聊了句,都有些尴尬。”

皇风也在B市。

王杰希知道邓复升和皇风的田森好像有些七拐八拐的亲戚关系,都是B市土著,这很正常。

想着,他便把“普通朋友的走动”咽回了肚子里。

“就是,刚刚叶神他还对你笑呢。”李亦辉说。

是吗?王杰希一愣。

嘉世的人情往来都属刘皓负责,他刚刚也主要和刘皓沟通,还真没注意到……

王杰希下意识想扭头看去,才意识到他们已经回了自己的备战室里头。

他还对你笑呢……

 

“比赛要开始了,”王杰希说,“收心。”


评论(24)

热度(4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