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一次改名了

写文就是为了开心的,
这么大人了得互相尊重,
这样产粮吃粮都愉快。
不用客气,叫晚晚或者月月就好。
但不要转载!强行礼貌的微笑:)
因为不开心所以删了很多文
具体可以看置顶


坑多似月球
目前最爱王叶和黄叶(虽然并无产出

【王叶】扶舟 02

#前文tag


02  卜算子

 

“哎哟,我都要走了,还不给我个好脸色。”方士谦说。

王杰希神色如常。他知道方士谦不光在吐槽这忽然就糟糕的天气,更在吐槽他沉重到阴郁的神情。

“别这样,人还以为你丫不是来送我,还以为我俩迸瓷儿呢。”

方士谦嘴上这样说,其实也明白王杰希在担心什么。

第七赛季,微草夺得第二个冠军。但与此同时,他退役了,很快,邓复升也要退了,再加上第六赛季时候退了个老前辈,微草这一下,正选队都要成幼儿园了。

幼儿园的孩子们,即便是被王杰希这个园长带着,能干得过旭日东升的轮回,老当益壮的霸图,和那劳什子的蓝雨吗?

“从训练营里提个战法怎么样?”王杰希问他。

“肖云啊?”方士谦摇头,“还差些。”

其实王杰希自己也知道,但是,战法确实是王杰希多年惦念,一直都很想要的职业补充——或者说只要见识过一叶之秋的厉害的人,难免都会在心里下意识觉得,在号称平衡的24个职业里,战法理当会更厉害些……

肖云其实已经算是不错了,但终究还是差得太远了。

和他想要的一叶之秋比, 还是差得太远了。

 

方士谦叹了口气。他这人性子直爽,也很是重情,因为老队长林杰的事,起先并不怎么喜欢王杰希,但不过是少年意气,一点点不服气很快就散得干干净净。王杰希是怎样对微草的,他当然看在眼中。

虽说斗神曾说过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但王杰希于微草的冠军而言却是必要条件,有王杰希不一定有冠军,可没有王杰希,就绝不会有冠军。

好比这次,才刚刚比赛完毕,整个微草都在欢腾庆祝,王杰希的眉宇间却始终带着浓浓的隐忧。庆功会后,王杰希便把训练营的孩子们的训练报告都调来看,搞得那群小崽子们才喝下去的半瓶鸡尾酒都喷了出来,战战兢兢地站成一排等着挨训,大气都不敢出。

所以方士谦说:“夏休期呢,放松些吧。”

王杰希摇了摇头,道:“嘉世是前车之鉴。”

成功总有麻痹精神的功效,方士谦原本还真没往心里去,可一听王杰希这话,腰板都下意识挺直了——微草可好着呢,可没谁想跟嘉世这个破落户一样!

可想着,方士谦又很头疼。无怪王杰希会连庆功宴都不开心了,这问题确实很大啊。青黄不接,除了王杰希和李亦辉就没谁能扛得住的,他能有什么办法?

“我不管你这事儿了!”方士谦如同当年一般地破罐破摔道,“我反正退役了,后头该怎么安排你自己想,我就负责在外面给你尖叫打call,反正你不能让微草落魄成嘉世那个样子,不然的话我不会放过你的!我一定会打飞机过来臭骂你一顿!”

王杰希闻言倒是笑了,他摇头道:“行了,我就送到这儿,你快登机吧。”

“嗯哼。”方士谦跟他碰了个拳。

“一路顺风。”王杰希说。

方士谦绷着的脸色松了些,“你也是。”顿了顿,又道,“不过你别太辛苦了,你也老大不小的,有机会注意解决下个人问题。”

王杰希但笑不语。

方士谦近期和他的初中同学不知怎的又联系上了,一来二去的,倒有了点意思。再加上他也退役了,人也佛了许多,有机会倒是学着众人的家长,倚老卖老地让大家多关心关心人生大事。

“没空,没机会。”王杰希说,“等退役再说吧。”

他们这个职业,退役也就二十五六岁,这个年龄对男人而言,根本算不上老。

方士谦也不多说什么,男人们间本来就没那么多话好说,他挥挥手,洒脱地安检去了。

 

王杰希目送着好兄弟离开,才扭头回到地下车库。

可走着走着,他忽然瞧见一个熟悉的身子正抱着胳膊抖着腿看悬挂的路标……

“叶秋?”

叶修显然一怔:“哦,老王啊,好巧。”

“你怎么在这儿?”王杰希问。

“出门急忘了取钱,身上只有二十块了,”叶修说,“刚刚研究看怎么去坐地铁呢,没想到居然走到这……你,这是送家人?”

“方士谦。”王杰希回答。

“哦。”叶修了然。

随即,王杰希的眉头皱了皱,问:“你这鞋……”

叶修这才发现地上留着他几个湿漉漉的脚印:“哎,H市忽然下暴雨,我给淋湿了,而且我另一双鞋才洗了,飞机又赶得急,所以……”

王杰希的眉头皱得又深了点。

他的性格一向周全稳重,叶秋三句话中暴露的“没现金”、“走错路”、“忘看天气预报”、“忘带伞”、“鞋湿了不换”、“赶飞机时间紧张”,外加上先头的肢体语言“衣服穿少了冷得打哆嗦”等共计七个问题,在他身上一个都不会发生。所以,王杰希一听,便觉得叶秋这人实在是不会生活。

但都是同行,王杰希自然地开口道:“我送送你吧?”

“哦,客气客气,不用了!”叶修说,“我坐地铁。”

为了和他说话,叶修的站位便有所改变,王杰希一眼就看到了他红得过分的脸。

“别客气了,”王杰希说,“你这样再去地铁上吹冷空调,怕是要发烧的。”

 

连王杰希自己都没料到,他还真能一语成谶。 

 

叶秋听他这样说便不再和他客气,上了车后,问到他住所的方位,然后便报了个地址,是附近的地标性建筑。

叶秋还问他能不能借个手机,王杰希当然同意。

听叶秋话里的意思,似乎是在跟家里的小辈说让他过来接人。

王杰希听着听着,叶秋便挂了电话,见车里实在是宁静,王杰希便打算和他聊几句。可说了句话后半天没见着回应,红灯时,王杰希便偏头瞧了眼,原来是睡着了。

B市的交通向来不怎么畅通,到达目的地足足花了两个钟头。可等到了,叶秋还是不醒。王杰希连叫几句都没听到人应声,这才意识到不对,偏头看去,叶秋的脸色已经红得不像样,他吓了一跳,赶忙伸手拨开叶秋额前的头发摸了摸他的额头,已是极为烫人……

这时,王杰希的手机响了,应该是叶秋之前打的电话,那人声音和叶秋很是相似,就是带着点客气的疏离。

王杰希先是回答了自己的车牌等信息,然后告知了对方叶秋的病情,哪知对方的口气一下就变了:“淋了雨?你怎么照顾的人?”

王杰希一愣,这是什么意思?

可对方迅速挂了电话,几分钟后,他的车窗便被敲响。

一个西服革履的“叶秋”冷着脸看他,然后换成一副心疼的温柔面孔,把叶秋带走了。

 

王杰希虽然不懂为什么他好心帮忙叶秋的双胞胎兄弟却还要给他脸色看,但好在他心胸宽大,自是不会计较。

他把车开回自家,打开后座车门想拿包,却见看见踩脚处铺着几张餐巾纸,纸上有两个深色的鞋印。

王杰希一愣。他回想了一下刚刚叶秋的样子——明明难受得连眉毛都皱起来了,却坐得规规矩矩,也始终安安静静。

他叹了口气,捻起纸巾丢进垃圾桶,然后关上了车门。

 

对王杰希而言,这一切不过是一个小插曲。第二天,王杰希在手机里敲了敲叶修,问他好些没。见没人回复,他便自顾自地去参加商演去了。

第三天下午,叶修回复了他,请他吃饭。

 

王杰希走进餐厅的时候还恍惚了一下。

在他印象里,叶秋一个兜帽嘉世队服似乎就能对付一年中一半的月份,剩下的则是一件羽绒服——他没见过夏天的叶秋,但总是觉得,叶秋是不会愿意穿衬衫西裤的。

好在叶秋第一句话便解答了他的疑惑:“我叫我弟给我定个地方,他就给我订了这儿,害得我不得不穿成这人模狗样的,勒得慌!”

“弟弟?”

“嗯,双胞胎,我俩像吧。”叶修说,然后招来了侍者。

“不太像。”王杰希说。

叶修不料他会这样回答,“咦”了一声。

“气质不像。”

你显然温和得多。

叶秋没有多问,侍者来了,叶秋接过了菜单,转手推给他。

王杰希看到他白皙的手背上两个针孔,问:“打了点滴?”

“是呀。”叶修说。

抵抗力太差了,王杰希心想,但并没有说出口。

 

王杰希没来过这家店,菜单上又拉丁语和法语结合,一般人应当看不懂。他直接问了问侍者,便按服务人员推荐的点了。

叶修也很随意,直说道:“我一样。”

 

因为相互之间不算特别熟悉,王杰希便比较拘谨,道:“其实只是个小忙,换做别人也会这样做的,真不用如此破费。”

叶修抬起了眼皮,道:“这对我们而言不算破费吧,你们老板克扣你?”

王杰希一滞。叶秋总是说这么实诚的话,他一向都不知道该怎么接——然后唯一的办法就是不接。

叶修笑了笑,道:“前天谢谢你了。”

 

王杰希抿住了嘴。

他终于明白叶秋有什么不对劲了。

今天的叶秋,没有精神——不是那种病态的恹恹所以没有力气,而是,没有精神,没有奔头……

 

王杰希忽地想起了一些事。

那是第三赛季的时候,他先进了厕所,随后,叶秋和嘉世的吴雪峰也进来了,他们并没有看到自己,所以自顾自地聊着。王杰希本来不想偷听人家的闲话,只是吴雪峰第一句话就改变了他的主意:“你不想老陶去挖王杰希?”

王杰希的手搭在门的旋钮上,没有扭开。

“为什么要挖他?魔道学者本来就独,王杰希的个人风格更是突出,嘉世要的是接替你的团队型选手,我倒是想要赵杨呢。王杰希要是来,我也只能让他单打去。”叶秋说。

 

外间的水流响起,似乎是水龙头被拧开了。

“何况怎么可能挖得到?微草都让王杰希当队长了,十八岁的小队长啊,微草多看重他?肯定不会不会轻易放人的。”

“老陶总觉得,钱能解决很多问题。”

“确实,但我觉得小王挺有想法的……”

“什么小王呀。”吴雪峰笑,“你也就比他大两岁。”

就是,王杰希想。

叶修慢条斯理地回答:“辈分,还是不一样的——还是高两辈。”

王杰希无声地冷哼了一声。

随即,叶修又改口说:“老王这样的人吧,看他说话就跟百花那两朵花不一样,一字一句,慢条斯理的,跟我家老爷子一个样。刚刚明明是我把他按在地上摩擦啊!可他下台瞧我那一眼,就他那大眼儿,倒像是我在和他胡闹似的……”

 

王杰希听着,忽然有些恶趣味地想,要是他现在推门而出,叶秋的表情会是怎样的?

不过他很快又止住了念头,以叶秋在场上的嘲讽感,只怕是毫不在意,还能反将他一军。

就像……王杰希闭目想了想……

“王大眼儿,你居然偷听我们的战术机密!”

叶秋一定会这样,叉着腰,理直气壮地斥责他。

王杰希瞧着地上瓷砖的纹路,这和刚刚的地图很像。他想,有朝一日,他总该会把这个嚣张的一叶之秋按在地板上摩擦的。

 

“总之,他一言一行,就是很有主意的。而且虽然我说他独,但那纯粹是因为微草其他人太弱,王杰希本人还是挺有团队意识的。他那样子,显然是更愿意自己带队获得冠军,老陶挖不到人的。”

王杰希无声地给这段评价点了个赞。

虽说他和叶秋没怎么多接触,但叶秋的话确实说到了他的心里去,宁做鸡头,不做凤尾,嘉世很好,但他更想带着微草,和微草一起强大。

或许正如叶秋一样——叶秋不过比他大上两岁,虽然已经被叫作“斗神”,可现在的身量似乎还没他高,再加上始终没个正形,王杰希是真的没法对这人产生“敬仰”这样的情绪,反而是“叶秋能做到,我又为何做不到”?

 

“你还真挺看重他的。”吴雪峰说。

“哈哈哈你别用这个词,”叶修说,“他听到心里肯定不爽。然后就用他那一大一小的眼睛,什么也不说,严肃得要死地瞧着我。”

王杰希正对着厕所门后的“办证刻章”四个大字,哑然失笑。

 

只是,今天,面对这样的叶秋,王杰希却忽然记起了当时他没有听得太明白的一段话——他并未放在心上,却始终记得的话。

吴雪峰当时冲叶秋道:“既然你都觉得肯定挖不到,那你刚刚又何必阻止老陶说要王杰希过来也没用?”

“结果不都一样吗?”

吴雪峰叹了口气,说:“是啊,结果都一样。但你阻止他,日后王杰希成就高了,老陶就会怨起你来。可如果你不阻止他,让老陶自己去碰壁,他自然也就怪不到你头上了。”

王杰希听得出来,这是嘉世副队在提点叶秋做人的小机巧,虽然有些油滑,但确实是肺腑之言。

“不至于吧,就这么点事儿,他还能生气?”叶秋笑,“我是觉得早点说,让老陶也省点心,没机会的事,干嘛要他白费功夫?”

两人沉默了许久,正当王杰希猜测两人是否已经离去,他是否可以走出来的时候,吴雪峰忽然道:“叶秋,你也是啊!十七岁的小队长呢!”

“那可不,我还是翩翩美少年呢!”叶秋的声音透着股子得意,“我比王杰希厉害多了。”

 

现在想来,或许叶秋和嘉世不合,在那个时候就隐隐有些苗头了……

 

王杰希不动声色地抿了口水,放下了水杯。

他和叶秋并不算特别亲热,叶秋从不参加任何商业活动,所以他们一年固定见两次面,B市一次,H市一次,是否多加次数得看因缘,看微草和嘉世的成绩。

何况,王杰希的性子也算不上自然熟。要不是因为叶秋接地气,总是喜欢仗着他的“辈分”来调戏“小辈”,他们未必说得上几句话。

什么样的身份该就做什么样的事,他和叶秋算是比点头之交更近些的朋友,所以叶秋会因为他的帮忙请他吃饭。人情总是要还的,不还掉,总不知道日后会碰上什么事,叶秋只怕不会安心,所以王杰希也不多矫情就来了。

所以他们可以聊房价,聊堵车,聊荣耀新人……总之,不该聊嘉世。

但,因为曾经偷听到过那么一桩谈话,王杰希始终都觉得,他和叶秋,到底算是惺惺相惜的。

所以,要冒失一下吗?

 

王杰希有些犹豫,他用余光再次瞧了叶修一眼。

叶修居然如同他一样,在用拇指轻轻地抚摸着杯子。

窗户上虚幻的相,他们如出一辙。

 

王杰希忽然有种直觉,好像,冥冥之中有什么在给他指示:

如果不这样做,就会错过些什么……

直觉向来不清不楚,毫无来由,却义正辞严得仿佛在泄露天机。这股直觉让王杰希的心既愉悦又紧张,而他一向喜欢的就是遵从自己的直觉。

所以,他问:“嘉世,怎么了?”

 

叶修愣了愣。

王杰希直视着他。

随即,叶修笑了,他的笑容似乎被无限地拖长,慢放。他轻声说:“你也看出来了?”

“不是你的问题,是团队。”王杰希说。他听过那些说叶秋老了,该退役了的风声,但这不应该。

叶修沉默着,看着透明玻璃杯,没有说话。

既然开了口,那倒不如彻彻底底说清,对于叶秋,王杰希始终有些许不同的:“你之前跟我说过,有的时候,需要俯下身子去配合他人,哪怕自甘平庸。”

 

叶修笑了笑,倒是想起了当年的王杰希。

改变风格并不是说说而已那么简单,王杰希的战斗直觉离经叛道,让他适应团队或许就像强迫一个能通过物理保送的天才去参加正儿八经的高考一样困难且浪费——能力不是关键,关键是下意识,职业选手的操作是按0.01秒来算的,改变这0.01秒之内的下意识,那该有多难?

当年的王杰希,就像在茧里挣扎的蝴蝶,又像是裂石中萌芽的种子……

当年叶修看着被困住的王杰希忍不住跟他说的话,现在,被王杰希还给了他。

 

“可我不能让了,再让,比赛就打不了了。”叶修说。

说着,叶修仰起身子,往后倒在靠椅上。

“累啊。”

 

牛排端上来了,叶修还是靠在椅背上,王杰希想了想,便自己用刀给自己切起了牛排。

待到王杰希全部都切好,叶修也正好支起身子。他刚要拿起刀叉,却被王杰希叫住了:“你来这边吃吧,给你切好了。”

叶修吃了一惊。

那难得一见的傻乎乎的表情让王杰希心情大好。他站了起来,说:“你不是累吗?给你切好了,坐这边直接吃吧。”

叶修噗嗤一乐,道:“看不出来老王你还有点冷幽默哈。”

说着,叶修便也不矫情了,一屁股就坐到了王杰希的位置上。

“下赛季好好打。”王杰希说。

被嘉世拖累的话——总感觉,没有真的赢过叶秋。

 

“那必须的,”叶修说,“你们微草想向我看齐吧,甭想了,奖杯今晚回去好好摸一摸啊,以后没机会了!”

这样的垃圾话王杰希懒得接,只是看见叶修又精神满满的样子,他忍不住嘴角微勾:“那我等着。”

叶修瞧着他,似乎微微怔了怔,亦或者走了会神。

然后,叶修低头,道:“大眼儿你很嚣张啊。”

“嗯?”王杰希不明所以。

叶修不说话了。

 

王杰希觉得他或许是做对了。就这么几段对话,他和叶秋的关系似乎骤然拉近了一个级别。

 

一餐吃完,他们便一同出门。

可刚出门,王杰希就见着了叶秋的双胞胎弟弟。

“哥,那个,我后备箱里头还有一箱猕猴桃呢,”弟弟说,“给王队带回去吧?”

叶修一见到他弟弟扭头就跑。

王杰希愣了愣,不知道是否该离开,却见这位弟弟长腿一迈就拦住了他:“王队啊,抱歉啊我昨天误解您了,对您态度不友好,给您赔个礼。”

王杰希没吭声,他不懂叶秋弟弟要干什么。

“我车后备箱里头有一箱K县送来的猕猴桃,K县您知道吧,就是猕猴桃之乡……”

弟弟西服革履——王杰希看得出来,他身上的衣服裤子皮带都没有logo,更不是奢侈品牌设计师特有的风格,只怕多半是私人定制的。

只是这样的贵公子,如今这个姿态和跑客户的小销售也没什么区别。

 

这时候,逃走的叶修又呲溜蹿回来了:“干什么干什么啊!你给我老实点!欺负不到我就跑来欺负我们老王?”

“什么叫欺负啊!猕猴桃昨天你吃没吃?!你自己说说甜不甜?!”

“甜!”叶修理直气壮地道。

叶秋很是忿忿,把叶修拉到了一边,跟他说小话:“还不是都怪你!人家说了,叶家四口人,一口吃一箱,一箱吃十天,猕猴桃能存半个月,所以给八箱。你一年到头在家也没两天,怎么吃两箱?反正爸说的,让我把猕猴桃送走。”

“你送给你员工不就好了?”

“我都送他们iPhone的,谁丢得起这人?我员工要说我抠的!”

“合着送王队就不丢人了?”

“那我不管,反正那是你朋友,也丢的是你的人。”叶秋同样理直气壮了。

“是,反正我现在叫叶秋。”叶修道。

两兄弟大眼瞪小眼了好一会儿,还是弟弟的气势先弱了下来:“你别跟我说,你有本事回家跟老爷子说去!”

 

好吧,这是杀手锏。 

 

叶修于是掉过头来,看王杰希,道:“这个,锄禾日当午,粒粒皆辛苦,浪费粮食总是不好的。老王你不是喜欢喝大红袍吗?大红袍啊,就得要那山坡上的几棵母树最正宗。这款猕猴桃呢,也是K县最甜最甜的那块地种的,金贵着呢,外头买不着。”

叶秋忍不住斜了哥哥一眼,他扭头跟王杰希说的话就正经多了:“王队,是这样,我爸以前的同事送了我们很多,我们家实在吃不掉。这猕猴桃质量确实好,您看看愿不愿意带回去一箱?很营养的,也给叔叔阿姨尝尝吧?”

 

王杰希忽然很想知道叶家老爹对两个儿子是怎样的心情——怪不得叶秋当年会说他像他老爹。

于是他大发慈悲地点了点头:“客气了,谢谢。”

叶弟弟松了口气,自告奋勇地要去搬那箱猕猴桃。

 

等他离开几步,王杰希便问叶修:“你弟弟,怎么称呼?”

“嘶——”叶修却叫唤了一声。

“?”

“厉害啊王杰希,”叶修说,“你这问题难倒我了。”


评论(21)

热度(4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