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一次改名了

写文就是为了开心的,
这么大人了得互相尊重,
这样产粮吃粮都愉快。
不用客气,叫晚晚或者月月就好。
但不要转载!强行礼貌的微笑:)
因为不开心所以删了很多文
具体可以看置顶


坑多似月球
目前最爱王叶和黄叶(虽然并无产出

【轮回叶】头牌经纪人 16

#瞎编的娱乐圈故事,OOC与我共存

#个人链接



 

 

事关孙翔,孙翔说的话令叶修摸不着头脑,但江波涛却也表示了关注:“叶哥怎么还随身带着草莓发卡啊?”

 

江波涛说这话的时候眼珠子骨溜溜地转,他的眼睛很圆,脸蛋也不如另外两位棱角分明,古装上身的时候是个温雅的公子,现代装反而像个婴儿肥还未褪的小弟弟。

 

“怎么,你有意见?”

 

“啊,那没。”江波涛说。

 

他其实就是想问问是不是要送给那个“磨人小猫猫”女朋友的,或者还是专门为他们准备的——既然有三个,那就很有可能是要给他们仨一人一个的啊,叶修会给他什么呢?橘子,还是荔枝?他倒也是喜欢吃橘子的……

 

在叶修看来,这是这熊孩子又要不老实的表现了,想着,他一手戳戳江波涛的腰侧,笑道:“你才乖几天?嗯?”

 

毕竟是小男生,江波涛灵活地闪开了:“什么嘛叶哥,我这么听话,你还来痒我。”

 

说着,江波涛也伸手,去抓他的痒痒肉。

 

两人打闹了一会儿,叶修便被江波涛从后抱住了。

 

“行了,别闹了。”叶修只当跟他玩闹呢,“嗓子叫坏了,等下怎么唱歌?”

 

“嗯。”周泽楷的眉头深索着,道。

 

正好,杜明进来,说时间差不多了。

 

 

 

把孩子们送上舞台,叶修当即就松了口气。

 

演唱会的布置是个特别辛苦的活,一般而言都要准备好几个月,可这几个月,samsara的经纪人从张益玮转到方明华再转到他——当然,演唱会的具体策划是演出商来管,可轮回惯用的演出商叶修先头也没有合作过,总是要跟人沟通沟通,然后把舞美、灯光、音响、场控这一趟都给跑下来——真要出了什么bug,粉丝可不懂冤有头债有主的道理,黑的也只会是samsara,然后背锅的也就是他。

 

三人开场是一首合唱成名作热场,其后便是江波涛和主持人一唱一和地开聊,再又是周泽楷的独唱和孙翔的独唱。

 

等连续好几首歌完了之后,samsara的后辈练习生们作为嘉宾出场,表达对他们前辈的喜欢巴拉巴拉,叶修一边看着这边的,一边指使三个娃赶快去换衣服。等几个娃换完衣服,又会是一阵热舞……

 

一切都有条不紊,都跟彩排一样。叶修其实挺满意的。三个娃虽然年纪都还不大,而且都是偶像明星出道,但毕竟都当了多年练习生,基本功没有任何问题。除去以往排练过的,还有七场舞蹈,满打满算就一起练习了两个星期。最后方锐帮忙写的那首歌也纯粹是新歌,三天内也成功拿下……

 

时间一秒秒过去,叶修转身,敲响了休息室。

 

一开门便瞧见陈果,她像两个小时前的他一样,对着电脑看,见他来,赶忙道:“你等下啊,我这段弄好就出去。”

 

叶修点点头,然后朝两位“耍大牌”的男星道:“我说你们也真够可以的。”

 

“真够可以的”两个混人都翘着二郎腿,抱着两个手机,打手游。

 

“那不废话吗?”魏琛道。

 

“必须的呀。”方锐说。

 

“你好意思,”叶修一根一阳指就往方锐的的肩胛骨上戳,“我什么时候叫你写歌的?我刚刚跟轮回洽谈的时候就要你给我写了,你什么时候给我的?嗯?你自己说说你拖了多久?本来早就该发新歌了。”

 

“你懂什么,deadline是第一生产力,之前我哪有灵感?”方锐说,“你那三个宝宝不是号称年轻一代第一团吗?按理就应该拿到谱子就能唱的!我还给你留了三天呢!”

 

魏琛也抬起眼皮,帮腔道:“反正这些小姑娘看到人家的脸就满足了。”

 

“就是,”方锐又说,“你提前了能干吗呢?不就是去录音棚,可录了也没用啊,你还能假唱?”

 

陈果对三人的相处模式见怪不怪了,弄完了手上的活,便出了门。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叶修也跟着一边嘴炮,一边利索地换好衣服。

 

换好后,他敲敲门,陈果便提溜着笔记本又进来了——这一切行云流水,包括门开的角度都仅仅正好够一人通过,透着股操作过800遍的熟练感。

 

换好衣服的叶修坐在靠椅上,就刷起了手机。

 

叶修刷手机不是为了打游戏,而是为了监控舆情。叶修是演唱会的管理成员,思考方式显然和参与的观众不一样,便是再周密也难免会出现些他考虑不到的问题。此外,还有别的小细节,例如粉丝们传小的短视频可以,一整首歌的长视频则不可以,要联系网站拿掉。

 

再比如,上次孙翔的生日后,叶修仔细思考了粉丝的评论,这回就专门买了板可爱的小女生发卡。孙翔的人设一向不讨喜,其实是先头过度地暴露了他情商上的短板,到了后来,干脆就破罐子破摔地给他弄一个“直爽”的人设,叶修不赞同这样的做法,他倾向于不动声色地扭转一下既有局面——反差总是很吸引人的注意力,反差萌也很讨人喜欢,总得让人看到孙翔性格里真实存在的可爱的部分才对。

 

“叶修,我问你个事儿,”陈果说,“元宵晚会请rainy去表演。”

 

叶修一愣,放下了手机,皱着眉头道:“rainy不拆伙了吗,导演想什么呢?”

 

Rainy这个组合其实颇为传奇。早年间,魏琛和方锐只在短视频网站上发布自己的歌曲,他俩都算是实力派,可不知道为什么(叶修语录:“多半是猥琐之气能透过屏幕了”)始终不火,两人深感怀才不遇,便决定搞大事——怎么搞呢,找了个声优朋友加入他们,Hugh唱功一般,但声线百变,同时,为了炒作故作神秘地始终戴着个面具。

 

很快,Rainy真的火了。只是那位声优的相貌身材确实不太出色,他一直不愿意露面,并因此有些社交恐惧症,他极度自卑——即便因为声音好听,却也因为声优的商演活动露过面而被喷子嘲笑。他只有Hugh这个形象是从头到尾没被人见过的,故而始终拒绝透露自己的身份,满足于迷恋他的粉丝们对他的称赞,生怕他们真的找到他的真实照片。因此,rainy便从未接过线下活动。

 

但终于有一天,rainy因为唱片销量太好而得罪了人,别家公司买了全网通稿来黑他们,说Hugh的真实身份其实就是音乐学院里无数个穷学生,说rainy每唱一首歌都要去音乐学院找人签保密协议,然后再通过剪辑把视频发出来,不然怎么解释Hugh始终不露面呢?

 

这黑料说得有鼻子有眼的,影响特别大,偏偏这个时候,声优因为自己的业余爱好潜水而突然离世。

 

这真的是黄泥巴掉进裤裆里,怎么也解释不清了!

 

两人都是光棍,失去朋友就够难过的了,本来想直接解释,大家爱信不信好了。可偏偏这个时候,一个癌症弥留之际的粉丝联系他们,给他们加油,鼓励他们参加真人综艺——她也非常希望能在死前见到Hugh。

 

两人这就纠结了,正当这个时候,他们遇见了刚刚和嘉世签约的苏沐秋、叶修两人。

 

那天晚上,喝醉的叶修抱着苏沐秋的手当话筒,从头唱到尾,而喝醉的苏沐秋也跟着和——瞌睡送来了软枕头,居然还一送送了俩,这简直就是他们要的那种24项全能型歌手呀!

 

做了化疗的粉丝小姑娘当真可怜,头发都掉光了,叶修和苏沐秋都是心软的人,何况当时是说好了,只是帮人一个小忙,之后rainy就会解散组合……

 

但很快,叶修的老爹折腾出了幺蛾子,不允许儿子“当戏子”“丢人现眼”。可叶修是真喜欢舞台,也是真的很喜欢唱歌,再加上刚刚放出风说可能要单飞的rainy粉丝们伤心不已打爆了陈果的电话……叶修便接过了Hugh的角色——隐瞒姓名和样貌没关系,不出商演没关系,他不是为了钱,他只是喜欢唱歌喜欢在舞台上啊。苏沐秋出道演唱会还是Hugh带着他呢,也算是曾经约好的,“一叶之秋”组合同台了嘛!

 

但后来,苏沐秋车祸,叶修本来还没什么表示,但魏琛和方锐看他日渐消瘦的样子,叹了口气,便宣布单飞了。于是Hugh也隐退,叶修便好好地去照顾苏沐橙当她的经纪人了。

 

 

 

“是拆伙了,但不是为了你的宝宝们又合体了吗?”魏琛说,“所以人导演看到了希望啊!”他说这话有点试探的意思,想看看叶修的想法,毕竟叶修还这么年轻呢。

 

可叶修现在却把经纪人的角色做得很好,对演出没有特别的想法。听到这句话,叶修一愣,觉得脑子真是短路了,之前还真没想到这个问题。

 

“这么晚才开始准备啊?”叶修道。

 

今年过年晚,要到二月中,元宵都要到二月底了,但这对大型节目而言也已经很晚了……

 

“不好推啊!”陈果说。

 

是不好推,那可是官方喉舌,谁敢不给面子?

 

叶修有点犹豫。其实他当经纪人也很是开心,何况因为家庭特殊,在幕后工作的话勉强能不给家人丢脸——原先他气父亲不支持他的梦想,但成熟了倒怪自己太以自我为中心,就为了自己开心,给了全家人多大的压力。

 

这时候,门被敲了敲。

 

“Hugh老师,Jerry老师,Jason老师,时间快到了。”门外是杜明的声音。

 

叶修戴好了面具,陈果才打开门。

 

“谢谢。”叶修转眼间已经换了种声音,杜明完全不疑有他。

 

 

 

Rainy这样的实力派,舞蹈的难度很低,Hugh作为风骚的队长更是和另外两位不同,所以他们倒是没什么联合彩排的必要。

 

台上唱着歌,三个小男孩在休息室里再换一套衣服,杜明守在门口问陈果,道:“陈姐,你有看到我们叶哥吗?”

 

“啊,刚刚看见他往那边走了,那边是厕所吧?……”陈果随口胡扯的功夫也练出来了。

 

“哦。”杜明只是问问。

 

这时,陈果的口袋震了震,她掏出手机看了眼,才明白过来这是叶修放在她这儿的。

 

陈夜辉:“送叶神点小礼物。”

 

这好像是嘉世的人吧……

 

 

 

“啊!!!”外面的尖叫声传来。

 

“怎么了?”陈果和杜明都吓了一跳。

 

 

 

刚刚飙完高音的叶修眉头一拧。

 

三万人体育场。

 

全场,灯灭了。


评论(74)

热度(10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