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一次改名了

写文就是为了开心的,
这么大人了得互相尊重,
这样产粮吃粮都愉快。
不用客气,叫晚晚或者月月就好。
但不要转载!强行礼貌的微笑:)
因为不开心所以删了很多文
具体可以看置顶


坑多似月球
目前最爱王叶和黄叶(虽然并无产出

【喻叶】Trespass 06

#前文翻tag

#跟现实一毛钱关系都没有的律政paro

#OOC

————————————————

PS:检查了一下,上一章时间线写错了,按照第一章所写庭审应该是一个月后,上次直接写成了“第二天”,把小说中的日子和现实日子搞混了orz




如果一边的苏沐橙仔细分神看一看叶修,就能发现他身边的人正在走神。


一般情况下,开庭陈述的固定格式是讲事实,摆证据,第一条第二条第三条地这样走下去。侵权案件可能稍微灵活些,毕竟是律师对打而不是检察官打律师。

但无论怎么样,证据才是第一要素,而这恰恰是叶修的开庭陈词中没法展示的。

叶修需要证明芝兰多军火厂在走||||私||||枪支——其实这是重罪,也是一项刑事罪名,足够让法人代表蹲监狱。

检察院之所以决心不起诉,正是面临和叶修一样的困境:没有足够的充分的证据,证据链不完善。

无罪推定,这是身为律师,或者说其他手握司法权柄的从业人员都需要遵守的重要原则之一。

好在由于刑事判决因为会把人投到监狱里,所以要一个从头到尾一环扣一环,完美无缺的证据链,但民事判决用不着这么严谨。

叶修只需要证明芝兰多军火厂销售上存在着重大过失即可。这个证明也不需要毫无缺漏的证词,侧面反映就成,重点让陪审团领会。

没有证据并不是因为军火厂无罪叶修也要给他加个罪,而是它实在是个厉害的对手。

它们能从上层能听到风声,警察过去的时候小黑店就人去楼空;好容易找到个证人,没出两天又变卦要拒绝,叶修再三打听,才知道是怕被威胁。


所以叶修最近特别忙。

从王杰希那软磨硬泡到了检察院的存档后的一个月来,他带着包子开着一辆破捷达,全联盟溜达,从以往案子的被害人入手……可客观原因太多,太困难了,肯出庭作证的少之又少。

还把新来的实习生气得要死,说明明是为了他们而努力,一个个胆小怕事,第二天实习生就把这工作给辞了。

叶修没有阻止——早点明白自己喜欢什么工作,受不了什么工作,这是一件好事。

实习生只看到了那些拿了比赔偿金畏畏缩缩地说,“我,我已经告过凶手了,人那么大个厂,不会来找我麻烦吗”,或者是一脸鄙夷地说,“就你们能打赢?自不量力,我还要上班呢!”叶修心里想的却是那一对颤颤巍巍的老夫妻,互相扶持着,说,“女儿都没了,还怕什么呀”……


可即便如此,证据实在是太少了。所以叶修决定开庭陈述中不提证据,不如让证人们自己发挥,他只指控罪名。

等证据呈堂之后他还有结案陈词的机会,再总结也不迟。


他不说,喻文州自然不用驳斥他的证据。

而且,喻文州居然也没按着套路。相反,他说些玄之又玄的“劫富济贫”来博取陪审团的好感——法律文书里没有证据做支柱,就和辩论赛也没什么区别,而喻文州有多能诡辩叶修再了解不过了。



又是mgc


 

叶修微微一笑。

这个点找得好,煽动性实在是太强了。

很厉害啊,他是真的,很优秀呢。

 

没有太多证据的民事官司叶修也打了不少,这种官司里主要就看双方的口才。

因为两人从法学院里就发展而来的情侣关系,叶修从来没有和喻文州对簿公堂过,但这不妨碍他知道喻文州一直都是一位非常优秀的律师……一位,非常优秀的对手。

从喻文州第一次站到法庭上,他就坐在社会席旁听。之后每一次,只要他没别的事,都会去看他的庭辩——分手也有理由以对手的名义看嘛。

每一次,叶修都在想,如果他是喻文州的“对方律师”,他会怎么说。

叶修知道自己的优秀,所以很多回喻文州说得让他心里没底的时候,他就知道喻文州的优秀了。

 

好像从最开始,从第一天开始,他们之间就是这样的……

 

那是喻文州的大一,叶修的大二,3月31日晚上,4月1日的前一天,23点58分。

小考结束,叶修跟同侪一起聚餐,真心话大冒险,攥着手机。

他其实很想大冒险的惩罚落在自己头上,尤其是今天,马上,借着愚人节的借口。他可以提前两分钟发条信息,如果被拒绝,可以说怪手机快了两分钟。

可倒霉的是,叶修忘了自己的运气一向逆天——放在今天就是弄巧成拙,他从没有被大冒险过。

屏幕上的数字一跳,23点59分。

叶修心里骂了句。

喻文州,你都长得那么小白脸了,就不能干脆点,长成个姑娘吗?你要是个姑娘,哥马上就拎着户口本到你楼下抽烟等你,绝不犯怂。


正想着,叶修手机一震。

那个号码……

不到一秒钟,叶修成功解锁,一条短信呈现在了他的眼前。

“叶修学长,有件事想对你说”


叶修的心都不会跳了。

“嗯,”他秒回。

 

手机再一震。

“我爱你。”

 

两条短信,都是3月31日23:59分。

还不一条短信说清楚!!!

 

这怎么回?

叶修脊背上的汗毛都紧张了起来。


同在法学院,同样小考结束,叶修甚至还知道喻文州就在他们斜对面的包房,很有可能也在玩着真心话大冒险,就算不是,也有可能是愚人节的玩笑,手机快了一分钟。

难道说“我也蛮爱我”?

可,有没有可能,如果喻文州是真的……喜欢他,然后真心告白呢?

或者喻文州也暗恋他,跟他想到了一块去,利用这个机会试探他的心意?

或者,会不会是这段时间他的暗恋太显眼了,伪装太拙劣了,喻文州故意以此试探,然后平和地找机会拒绝,说他不喜欢同性恋?


不对!这个问题还不能考虑太久!

如果刚刚的信息秒回,这条信息这么久都不回复喻文州短信,这说明了什么?

 

种种思考说起来话长,以叶修的反应,其实只在瞬息之间。

叶修手指跳动,回:“喻文州,我喜欢你。”

 

嗯,

喻文州,我喜欢你。

 

两句连起来也没什么不对。

 

这样,如果喻文州不是真心跟他告白,那喻文州怎么解释他自己那条莫名其妙的短信,叶修就有什么理由回他。毕竟手机之间有几秒钟的延迟,叶修没收到信息很正常,不过是在同样的场景里,巧合地也给他发了同样的信息。

发完这几个字,叶修都有点脱力。

或许三秒钟,或许五秒钟,总之,他瘫在沙发上没几秒,喻文州居然拿着一瓶啤酒,推开房门,进来了。

叶修心里一紧。

时间差,还是时间差。

喻文州进来了,时间间隔这么短,完全可以说手机时差没看到短信。而他叶修不存在这样的问题呀!他的手机就在手上!

如果他是喻文州,一定立马想办法让自己看下手机,这样他抵赖不掉,必须得表明态度——哪怕是不表明态度也是一种态度。


果不其然,喻文州小狐狸似地跟大家笑笑,马上问:“学姐学长们,现在有没有过12点啊?咱们是不是可以过愚人节了?”

大家high得很,从麻将玩到VR玩到射箭玩到桌游,手机到处丢。

所以苏沐秋极其自然地吼了句:“叶修,你不拿着手机一直在玩吗?几点了?”

猪队友啊啊啊啊!叶修还想把手机藏起来呢,苏沐秋干脆直说他一直在玩手机了。

喻文州也把视线投了过来。

轰趴包房的射灯五彩缤纷,映在他墨玉般的眼睛里,又深沉,又温柔。

 

只差一步,叶修想。

他其实不至于被喻文州逼到这步的,同样的计划他也想得出来。

怪就怪最开始那条短信,最开始那个时间点,他比喻文州晚了一步。

 

但都到了这一步,不是已经说明什么了吗?

哪怕“喻文州爱叶修”这个判断的证据链还是不完善的。因为喻文州可能正好在玩大冒险,正好也没收到他的信息,正好过来,正好逼他看手机……

因为世界上有巧合存在,哪怕只有千百万分之一。

就和他所在乎,所防卫的“叶修爱喻文州”一样。如今他所做的一切,真要推脱其实也可以找到借口。因为叶修也有可能恰好没收到信息,恰好在同样的场合里,恰好做了同样的事。


叶修确信他未来将成为最好的律师,但喜欢这种感情,不会是法庭上的疑罪从无。

如果对生活中每一点疑罪都抱着100%谨慎的小心,那还能成什么事?

何况,叶修相信,老天爷从来没有这么慷慨去成全这么多巧合。

无非是因为喻文州也在别有用心。

他们的心思互相碰撞,侵碾,对抗,成全。

 

既然如此,如果已经得到了答案……

叶修抬起手机瞥了眼,说:“过了,愚人节了。”


他看向喻文州,从容不迫。

虽然两情相悦的喜欢无需计较谁先把爱说出口,但既然这个小狐狸把告白也弄得这么棋逢对手,甚至可以说把他逼得如此狼狈……

那他还非得跟喻文州把这个“试探游戏”玩下去,用环环相扣的证据链,把他钉死在被告席上,逼他率先交代出他的真心不可了。




++++++

限流,没有评论的晚晚是一只废晚晚了。

评论(16)

热度(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