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一次改名了

写文就是为了开心的,
这么大人了得互相尊重,
这样产粮吃粮都愉快。
不用客气,叫晚晚或者月月就好。
但不要转载!强行礼貌的微笑:)
因为不开心所以删了很多文
具体可以看置顶


坑多似月球
目前最爱王叶和黄叶(虽然并无产出

【轮回叶】头牌经纪人 15

#瞎编的娱乐圈故事,OOC与我共存

#个人链接



 

叶修觉得,轮回的这三个孩子就像水缸上头浮着的三个瓢,可悲的是,他只有两只手,所以只能按下这个又浮起那个……

 

由于学业压力,孙翔乖巧多了,就连练功喝水的间隙都知道拿本单词来背。同样,由于下身曾不自觉地对自己的经纪人敬礼,江波涛也迅速老实了,见到他就脚底抹油。

 

所以,现在出问题的成了周泽楷了。

 

但周泽楷的问题倒不是因为他不听话,而是……

 

在亲亲之后,周泽楷似乎是顺手就揉捏了叶修的屁股一下,叶修却直接跳起来“嗷”了一声。周泽楷惊呆了,赶忙道歉,可怜的小眼神让叶修哪好意思责怪啊!叶修便说没事,就是有点旧伤。

 

可大约周泽楷从小就是读《十万个为什么》长大的,问他为什么会伤着屁股,叶修就只好把仙人掌给交代了。所以,周泽楷又问,“为什么会坐在仙人掌上?”

 

确实,一般人是做不出坐在仙人掌上头这样的蠢事的,叶修便只好不停地解释这一个又一个为什么……

 

然后当晚周泽楷就拿着镊子蹑手蹑脚地过来,说要跟他“赔罪”,因为不小心碰到了他的屁股。

 

尽管叶修觉得羞耻无比,但,屁股里确实还有几个小刺,他也受不了。先头他自己也弄了半天没成功,也就顾不得这许多了。

 

虽说解铃还须系铃人,但让叶修去找孙翔,他还真宁可再被仙人掌扎一次!周泽楷的话——至少他们之间的肌肤之亲是真的有了。 

 

 

 

但这次完了之后,一切就似乎奇怪了许多。

 

两周年演唱会日益逼近,周泽楷也不得不从学校请假回来和其他两人一起练舞。按理说,这三个人明明可以一起打包收拾东西滚回他们轮回了,毕竟叶修这儿也没专门的练功房给他们排练,但不知为啥,周泽楷也选择住进了叶修的工作室。三个人日出而作,夜深而归。

 

叶修出于好心,提醒他们不用浪费大量时间在路上,都是长身体的时候,多睡睡不好吗?可本该最刺头的孙翔现在是说啥都听的好宝宝,反而是周泽楷摇头说“不要”。问他为什么,“就是不要”。叶修差点没气歪了鼻子,还是江波涛打圆场说,公司里后辈的练习生总有些阴阳怪气……

 

这样说叶修就明白了嘛!叶修这些天也在忙活几个小孩的演唱会,前前后后的一堆事,他虽然用不着亲力亲为,却要去统筹。别的不说,就是samsara的两周年演唱会上换场的嘉宾也被公司要求塞些轮回的新人——这样的嘉宾到底是为了助阵还是为了借前辈的光环露脸还是两说呢。

 

叶修当然能明白,如果是事多一点儿的后辈,相处起来还未必会太愉快。

 

可周泽楷为什么就不肯好好说呢?他哪里会那么不近人情?

 

叶修就是想破脑袋也想不到,其实周泽楷就是想赖在这,但他这个人就不太能撒谎。反而是江波涛一下就明白了自家队长的心意,急忙出来帮忙编理由——以前也就算了,现在轮回哪有人还敢对周泽楷阴阳怪气啊?

 

至于江波涛为什么要编理由?

 

反正他就是不想住公司,没理由。

 

 

 

然后,当天晚上,深夜里,周泽楷敲敲叶修的房门,可怜兮兮地跟他说“别生气”。

 

叶修不生气,小孩子不懂事,他三秒钟就忘了啊,有什么好生气的?

 

周泽楷不信,说:“不生气就亲亲。”

 

叶修被他纠缠得没办法,随意就亲了一下。

 

可叶修万万没想到周泽楷这完全是没完没了了:

 

舞跳得好吗?——跳得好呀!——要奖励亲亲!

 

歌唱得好吗?——唱得好呀!——要奖励亲亲!

 

叶修很快就好像明白了什么,等周泽楷再问的时候,他就说“不好”。

 

然后周泽楷立马给他表演一个“泫然欲泣”,问他哪不好?叶修看着就这秀色可餐的脸就心软,还能说什么?只能说“唉,其实也没什么不好”。

 

然后又变成了——要奖励亲亲!

 

不过叶修也是聪明的,当周泽楷再一次表演“泫然欲泣”的时候,叶修终于发现不对了:“你是装的吧小周!”

 

周泽楷的脸红了,点头。

 

叶修“哼”了一声,倒不是气这孩子,只是觉得自己可以不用再奖励亲亲了。哪晓得周泽楷又问他是不是演技进步很大——那确实,还把他给骗到了不是?——进步很大,要亲亲奖励!

 

人说是条条大路通罗马,周泽楷是条条套路通“亲亲”。

 

 

 

叶修原本应该生气的,就算不生气也该义正辞严地拒绝的,但问题在于,周泽楷的家长不消停啊。

 

这俩人当天被叶修骂了个狗血淋头,可老话说得好,祸害遗千年。才消停了一周,周泽楷的父母就重整旗鼓,打电话来指桑骂槐,给叶修表演一个“骂街版十级S市方言”。而且,这两人的脑洞无穷无尽,想到一出是一出:先是要叶修把账目按月给他们送过去;后来听说了《断魂枪》合同要签了,又说价格太低叶修肯定吃了回扣,扬言要找制片人讨说法;后来又不知道哪个蠢才导演直接给周妈打了电话,请周泽楷上综艺,周妈觉得更棒的是他们一家都能露脸,于是又要来带周泽楷走人……

 

坏就坏在全世界都知道这两货是周泽楷父母,对一个只有19岁的,心智明显未全,涉世明显不深的少年而言,这不就是重要监护人吗?

 

怎么解释?还能给世人摆证据?

 

不能的话,无图无真相就说人父母坏话,叶修真能“挑唆”。

 

而周泽楷?一个“孝”字都能把他压死了。

 

叶修越是被周泽楷爹妈迫害,便越觉得周泽楷很可怜,很“缺爱”——天可怜见,他还专门去买了几本育婴育儿书来看,里头的教育专家说,不要吝于表达对孩子的“爱”。怎么表达?亲亲就是很好的表达方式呀。

 

所以周泽楷这样的举动,在叶修眼里那完全不是“色狼咸猪手”,而是“要吃奶奶”。他对周泽楷的纵容那不叫“予取予求”,而叫“救救孩子”。

 

 

 

期待已久的演唱会很快到来,叶修在后台忙成了陀螺。

 

众人(尤指老板大姐),对叶修的能力又有了一个新的认识,因为演唱会开始前三天,他拿到了Jerry为samsara量身定制的歌,同时还声称换场的时候rainy组合可以充当嘉宾——虽然这几位前辈有点不近人情,在到达现场后一直在化妆室里头没露面,但rainy一直都是这样的,比如Hugh从出道以来就没把面具摘下过,这不妨碍他们是重量级嘉宾的事实啊!

 

在内部爆出rainy将出席的信息后,samsara两周年演唱会就一直牢牢地锁在热搜榜第一上没掉下来过。

 

而对于叶修而言,这就意味着他需要表演一个分身术——先是在samsara彩排的时候找个时间吊个嗓,然后Hugh一边耍大牌不出现,经纪人叶秋一边悄咪咪跟着samsara的成员们踩位,等下经纪人叶秋还需要在rainy上台表演的时候“吃坏肚子”、“掉到坑里去了”玩消失,实则是在舞台上一展歌喉。

 

为此,叶修不得不感谢自己的明智。

 

多年之前,因为他深入骨髓的懒癌——不想化妆,才坚持了那个莫须有的假形象,带个面具了事。

 

粉丝们怎么会知道,明星们穿个衣服跟他们一样是3分钟,但化妆都是3小时打底的呢?

 

他真是太有先见之明了!

 

所以此时此刻,他还能得意洋洋地去看那三个娃:“都化好了没有?”

 

“差不多了叶神。”化妆师回答。

 

叶修端详了三个人的扮相好一会儿,才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板花花绿绿的东西,问孙翔:“草莓、荔枝、橘子,你喜欢吃什么?”

 

孙翔看不见他手上的东西,他正对着镜子被化妆师的高光笔狂戳,但这不妨碍他的思维一顿。

 

那个经典的软糖故事怎么说来着……

 

草莓荔枝橘子,你喜欢吃什么?我喜欢荔枝。嗯,那我就吃了荔枝软糖再来吻你——因为我不敢保证你能一辈子爱我,但,我希望,以后你一吃到荔枝,就能想起和我接吻的感觉……

 

可惜粉底遮住了孙翔艳红的脸。

 

见孙翔半天不回答,叶修也懒得继续给孙翔民主的机会。他随手选了个草莓发卡,给孙翔夹起了耳边的一撮头发,然后把发卡按好,咔吧一声打着了孙翔的脑壳:“唐柔,你去台下,跟SVIP一排左侧的姑娘们在一起,拍了照片立刻发微博,带关键词‘孙翔 小草莓’。”

 

“好的。”唐柔说。

 

“橘子。”孙翔哼哼唧唧地说。

 

“什么?”

 

“我更喜欢吃橘子。”

 

叶修愣了愣,看着手上剩下的两个发卡……又扭头去看唐柔,可姑娘已经走了。

 

“哎呀,反正又不能真的吃。”他说。


评论(62)

热度(10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