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一次改名了

写文就是为了开心的,
这么大人了得互相尊重,
这样产粮吃粮都愉快。
不用客气,叫晚晚或者月月就好。
但不要转载!强行礼貌的微笑:)
因为不开心所以删了很多文
具体可以看置顶


坑多似月球
目前最爱王叶和黄叶(虽然并无产出

【喻黄叶】逆旅(番外2)

叶修盯着眼前的寿司拼盘,发呆。

 

刚下飞机的时候,叶修还一手扶着腰,只觉得这两个混蛋跟两头没吃过肉的狼一样。他本以为9个小时的飞机足够让人疲惫了,没想到,喻和黄居然还不约而同地还想去山神庙一趟。

此前台风过境,树木倒了一大片,使得本就人迹罕至的山神庙更加破落。

叶修进门的时候,老和尚正在指挥工人把折断的树枝搬运到卡车上,见到他们,点了点头道:“来还愿了?”

喻文州看着那几乎被连根拔起的榕树和树下的立牌,叹了口气。

“叹什么气呢,”老和尚说,“这不都妄求成功了吗?还想在树下结婚啊?”

喻文州和黄少天只是笑,他们聊了几句,然后,又说是要下山吃饭去了——这样更显得特意来山神庙一趟尤为古怪。

 

“咔”的一声响,叶修回神,发现黄少天已经自拍了一张,正在编辑微博。

三个人妥协后,黄少天便一直后悔当时一时义愤删了那条微博,叶修便安慰他说以后还有很多机会。黄少天心下委屈,立刻嗷嗷叫地上来亲了一口,又发了张虽然时间背景不同但动作还是一张一模一样的照片,说是“手滑删了”。

下头热评第一是个黄少天的老粉:“吓死我了,还以为你们两天就分手了呢……”黄少天还特意回复:“闹了个别扭而已嘛。”

殊不知这说法完全是自己打自己的脸。

然后,“黄少天再发亲密照力破分手传闻”的新闻通稿就被各大媒体写出来博热度了。

 

其实叶修猜也猜得到,黄少天要说的无非就是“总算回来吸雾霾啦”“和老叶一起吃日料好开心啊,不过我更想吃虾饺啊,但是老叶想吃怎么办呢,看看我多宠我老婆”之类的。

 

不过,虽然喻文州也是他的男朋友之一,但喻文州对黄少天这样有些嚣张的“宣誓主权”的行为却见怪不怪,好像轻易就接受了自己不能得到个“名分”这样的事实——就像现在一样,非常淡定地用筷子调着酱料中芥末和寿司醋的比例,对黄少天的蹦跶完全无感。

叶修曾经问他为什么,喻文州叹了口气,道:“你是在心疼我的付出?”

“算是吧。”

“别多想,”喻文州说,“把一切抛开,其实从头到尾,我才是得到了最多的那一个,最妄求的是我,是我硬生生地插入了你们两个人当中。”

叶修无言。

 

初时听到黄少天转述的喻文州的理论,叶修想的是这两人大概都疯了。

只当炮友,不算情侣,那样也没有劈腿可言——什么时候炮友这样一个有些污秽下流的词,都能用来当作纯善的封面,去包裹贪婪的心了?

可是,让他看着黄少天眼睛下的青紫,他却又不忍心。而听到喻文州这样的话,叶修更不忍心。

哪有这样的道理啊,三个人谈恋爱——这样,他们死后会下地狱的吧……

不过,如果是一起的话,那又有什么可怕的呢?

 

喻文州一直都是那个喻文州,由始至终,冷静理智,奇怪的是他。他原不喜欢喻文州这样的,只觉得这个人心脏情商高,稍不注意就会被玩死。可不知怎么回事,叶修现在越来越觉得喻文州这样表面上冷静自持,其实心里又骚气又傲气的调调令他特别着迷——这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吗?叶修也不懂了。

他瞧着喻文州的动作,不动声色地伸手,打开手机,手指微动,打下了一串数字。

喻文州专心地调着酱料,然后夹了一块大明虾寿司吃。

叶修笑了笑。

 

“老叶,你刚刚跟老和尚说了什么呢?”黄少天手指还在手机上,却开口问他。

叶修一愣:“啊?我问老和尚说许愿的事。”

喻文州新夹起的正好是一块鲑鱼籽寿司,圆滚滚的鲑鱼籽非常考验“筷技”,听到叶修这话他心里想得多,都不得不先把寿司放在碟子里才道:“你想许愿?”

“算是吧。”叶修说。

“啊?真的呀?上次你不是不想许愿的嘛,现在他们家的榕树都倒了,感觉许愿的话也不会那么灵了,啊不是我的意思是老叶你许了什么哇?不会是要和黄少天天长地久地在一起这样的小女生愿望吧哈哈哈哈,不过这个愿望呢,你是肯定不用许的,因为这是一定会发生的,对吧老叶!”

“这是你的愿望吧。”叶修无情吐槽。

喻文州“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无奈地摇摇头。

见喻文州是这样的反应,黄少天的脸又上有一丝尴尬一闪而过,叶修乐了:“不是吧,还真给我猜对了?上次少天你就这样写的?”

“才不是呢好不好,”黄少天坚决否认自己曾经干的的蠢事,“我当时还根本不喜欢你啊——啊呸呸呸呸呸呸,才不是,我就是一直都喜欢你的,当年比较单纯比较傻嘛——咦不对啊,你怎么又转移话题了?叶修叶修,你告诉我,你到底许的什么愿望啊?什么愿望嘛,你告诉我呗,我可以帮你实现啊!……咦,不对呀,老叶老叶,你说说,什么叫只是我一个人的愿望,你就不想和我在一起吗?”

叶修不搭理这个人的撒娇行径,道:“你不吃东西我可要吃了,再不吃鱼肉全都要被文州闷声给吃光了,你待会就跟服务员说,给你拿一桶米饭就着啃吧。”

可不是么,喻文州现在又夹起了一块金枪鱼寿司了。

黄少天哼哼两声,开始吃东西。可他才吃几口,却发现招呼他吃的叶修并不动筷子,而是静静地盯着喻文州看——虽然可能主要是因为他和叶修坐在桌子的一边,而喻文州坐在另一边,但黄少天立刻就醋意翻腾了!

他用筷子乒乒乓乓敲叶修的碟子,以示抗议!

 

喻文州也发现不对劲了,他问:“我脸上有东西?”

“没呢,”叶修道,“你还记得你刚刚吃寿司的顺序吗?”

喻文州一愣。

叶修指着拼盘,道:“从金枪鱼开始,八种,顺时针顺序,1号到8号。”

喻文州记性很好,他先吃的是大明虾,然后是鲑鱼籽,然后是金枪鱼,再是现在碟子里剩一半的扇贝,分别是2317。

叶修把手机推给他,屏幕上面是:23178654

喻文州愣住了,黄少天也是大惊,道:“不是吧叶修,你怎么猜到的?”

“我就是知道。”叶修笑。

喻文州深深地看了他他一眼,道:“这还有四个,我闭着眼,你再重新改一改吧,看这样你能不能再猜到。”

“行啊。”叶修不虚。

喻文州闭上了眼睛。

叶修抓起手机,手指微微动了动,然后把手机倒扣在桌面上,道:“好了。”

接下来喻文州不吃了,就着炙烤鳗鱼、三文鱼、海藻、豆皮寿司的顺序把东西先拿过来,然后抬头看叶修。

叶修老神在在地把手机翻回正面。依然是23178654。正是喻文州的顺序。

“我知道你不会变的,所以,你看,知道自己有多固执了吧?”叶修道。

喻文州的性格便是如此,他想怎么做,就一定会怎么做,不以外界为转移。所以,喻文州一定会继续按照原本他猜测的那般选择,因为那就是喻文州想吃东西的顺序——包含了他的口感偏好、寿司摆放位置与喻文州距离的远近等等因素。

喻文州似是有些怅然地道:“叶修……”

“嗯?”

“你真是撩死我了。”喻文州叹道。

 

叶修一愣。

此时的喻文州已经把筷子轻轻放下,一手架在饭桌上,撑着脸,一手手指微曲扣着桌面,抬眼看着他,眉宇间带着笑意。

“好想……”喻文州说。

许是后面三个字太不符合核心价值观,喻文州是用口型说的。

“想X你。”

——妈蛋这更撩啊!

 

这俩在这儿你来我往的勾搭,黄少天便出离地愤怒了:“叶修,你偏心!你说!我等下要吃哪个?”

叶修回神,随口道:“三文鱼。”

“才不是呢,你果然偏心了不爱我了,我不想吃三文鱼的我……”

叶修夹起了一块三文鱼,喂到了黄少天的嘴前。

“嗷。”黄少天一口叼走了。

他含糊不清地说:“你还不肯告诉我你之前许的什么愿望!”

“吃饭啦!”叶修道。

 

喻文州看着两个人,心里很是温馨。

他不会像黄少天一样打破砂锅问到底问叶修到底想许什么愿。他只需知道,原本那个即便爱着人也自在潇洒的叶修,那个谪仙似的人儿,终于有了俗世的牵念。

就这样也挺好的,他想。

 

虽然三个人在一起有triple的困难,但,他们也是三个人一起努力共同进退,他也什么都不怕。

而且,从无到有,这么困难的事他都做成了,未来,他有把握,让叶修爱他胜过爱少天……

有些东西,总得一争的,不是吗?

以后的人生,也会特别地有趣呢。




++++++++++++

一共写了四篇番外,想了半天,还是发了最平淡的这一篇。因为正文本身的感情冲突非常激烈,所以番外平淡一些或许是件好事,平淡的甜蜜。

感觉又有好些人先后问过我逆旅二刷的事情了……想问问有多少人,让我考虑一下。不过肯定没法保证之前的装帧了,最多胶装上下册吧(然后封面又要重新设计,头疼不已……真要刷会和访谈录三刷一起,年底吧。

评论(29)

热度(2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