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一次改名了

写文就是为了开心的,
这么大人了得互相尊重,
这样产粮吃粮都愉快。
不用客气,叫晚晚或者月月就好。
但不要转载!强行礼貌的微笑:)
因为不开心所以删了很多文
具体可以看置顶


坑多似月球
目前最爱王叶和黄叶(虽然并无产出

【轮回叶】头牌经纪人 14

#瞎编的娱乐圈故事,OOC与我共存

#个人链接



这样一整,江波涛终于老实得不敢说话了。

 

见状,叶修轻轻笑了笑,倒也放开了他,回头看着手里的文件。

 

江波涛偷眼觑他,见叶秋目不转睛地盯着策划案,他便也斜着眼看了那策划两眼——多半是准备给周泽楷的。看了几眼,江波涛便不再看了,转而看向叶秋。

 

邱非说得没错,现在叶秋的眼圈都是青的,他先头倒是一直没在意过。

 

想到这,江波涛道:“叶哥,谢谢你,辛苦你了……直到刚刚我才搞清楚一切,原来是我误会你了,对不起。”

 

叶修着实惊讶了一下,道:“怎么地,忽然会说人话了?”

 

你这张嘴才损呢,江波涛想。

 

但既然是诚心道歉,江波涛倒也不会因为叶秋的一句话就打了退堂鼓,他道:“叶哥,我误会你的东西,我想你也应该猜到了,虽然主要原因是沟通不顺,但这终究是我的问题,我原来还故意给你灌酒,虽然完全没想到……总之,给你添麻烦了,真的对不起。”

 

叶修顿了顿,深深地瞧了这孩子一眼。

 

“但我想问问,孙翔说的你肯跟他交往是怎么回事?孙翔此前一点苗头都没有啊。”说到这儿,江波涛皱起了眉头,“所以,或许我有点没猜错?你还是喜欢孙翔,希望把他往那方向引?”

 

而且你已经要成功了,现在孙翔对你的态度,傻子都能看得出来,就这么几天……江波涛想着。

 

“我之前倒也不是真的看不起同性恋。跟你说攻受什么的,其实如果是因为爱,这些都没什么大不了的……”江波涛说,“但这是一回事,如果掺和了孙翔又是另一回事。

 

“我不是反对你的爱情,也不是反对你的追求,但我非常介意现在你和孙翔,这样……孙翔虽然也就比我小个20天的,但他心理真的很不成熟,一点点误导都会影响他的一生,我不可能不管他。

 

“我的意思并不是说同性恋怎么怎么不好,但这个社会对少数群体确实并没有这么宽容。我知道,你是很有主见也很有本事的人,如果你要走这条路,肯定不会遇到太多麻烦,即便遇到了我也相信你能处理好。

 

“虽然孙翔好像对你有点桀骜不驯的,但他其实心里是一个再温柔不过的人了。他很在乎别人对他的看法……我不是拆你的台,我只是把丑话说在前头。感情就像织毛衣,两根针,两股线,错了一边都不行,至少目前,孙翔显然不具备和你一起走下去的心理能力,难道到了后头,他掉链子,然后所有世俗的压力都给你一个人承担不成?这样对你也不公平。

 

“如果可以,我非常希望孙翔能走正常人走的路,安然顺遂地过他的一生。何况你现在还是我们的经纪人,你们从任何一个角度而言都是不适合的。或者说得更难听也更尖锐一点,这样下去,我断定你们不会幸福的。”江波涛笃定地道。

 

直到这番话说完,叶修才仔仔细细地盯着江波涛的眼睛看。

 

这点周泽楷倒是真的说得不错,虽然江波涛这孩子心思重,又有些促狭,但到底是个心善的好孩子。

 

“你想多了。”叶修道,“我真的是直男。”

 

见江波涛明显不信的样子,叶修无奈补充,“身上有吻痕不是很正常?我又不是没女朋友,他……”叶修顿了顿,道,“就是一只磨人的小猫猫。”

 

“孙翔他误会了,不过他看上去特别激动,我就顺水推舟,跟他说如果要我当他男朋友的话,就好好学习去。”叶修说,“希望这样的话他对学习的热情能稍微坚持久一点吧。”

 

江波涛有点明白了:“也就是说,这是附生效条款的男朋友关系啊?”

 

这个说法?叶修哑然失笑,道:“算是吧。”

 

江波涛的神色却忽然严肃了起来:“叶哥,我觉得你应该跟他说清楚。孙翔不是你想的那样,仅仅只有三分钟热度,他是一个非常较真的人,你这样说他一定会当真。你也别想着什么时间长了就没事了,进大学就换女朋友了——他根本就是个死脑筋。”

 

叶修愣了愣:“这样啊?”

 

江波涛算是彻底明白了,他也有些烦心,思索了一会儿后,道:“不过孙翔的成绩确实很让我担忧,非常时间行非常之法,如果真的能刺激他也是挺不错的,交给我吧,我想办法……”

 

叶修瞧着江波涛这皇上不急太监急的样,忽然笑了。

 

察觉到叶修在笑,江波涛便看向他。江波涛也是个机灵人儿,只消一眼,就能明白叶修笑得很是狡黠,只怕心里没想些好东西。

 

江波涛心思一动,随即飒然一笑,道:“叶哥,我们这大概就叫‘渡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了吧?”

 

“有文化。”叶修答。

 

“既然是这样,”江波涛忽然上前,期近了叶修的身子,两手按住了他的肩膀,道,“叶哥先头也太咄咄逼人了些,让我面子、里子都输了个干净。现在……总得让我讨回点便宜吧~”

 

“哦?”叶修好整以暇地瞧着江波涛,“你想怎么讨?”

 

“叶哥不如让我亲一下~”江波涛笑,眼里水波荡漾,坏坏的,一个不折不扣的浪荡子。

 

“叶哥要是让我亲一下,我就顺着叶哥的心意,以后都鞍前马后跟着你,如何呀?这可是一本万利的买卖。”

 

叶修原本以为“江波涛”这名字是因为五行缺水才起的,现在看来,江波涛显然是五行水灾了,整个人都透着浪——八成是听他说了句“我是直男”后,故意想占点他的口头便宜,看他无奈吃瘪——说起来这孩子真的从头到脚都透着股蔫儿坏,先头知道误会了他,也要玩一玩,才肯好好说话;现在嘛,又觉得原先吃亏了,怎么着也得找个场子。

 

叶修笑了笑,真不怂:“来呀。”

 

江波涛一愣。

 

小屁孩。

 

叶修用羞答答的声音道:“官人~”还冲江波涛眨眼睛。

 

卧槽!!!江波涛的脸瞬间爆红。

 

也不知道是因为憋着股不肯认输的气,还是怎么着,鬼使神差的,江波涛居然真的伸头,亲了上去。

 

叶修显然也呆了一秒,但很快,他乐了!

 

这小孩好像还没演过吻戏吧?还想跟他玩?看他不把江波涛玩到裤子都输掉!

 

想着,叶修伸手,勾住江波涛的后脑勺,一边把玩着他已经滚烫的耳垂,灵活的舌尖也在他的口中肆意地跳跃着。

 

但很快,叶修发现了不对劲:好像有什么小黄瓜,硌着他了……

 

叶修松手,挑眉,玩味地看着江波涛。

 

江波涛只觉得自己丢人丢大发了,他尴尬地把头死死地低着,哪里还敢再看叶修?

 

叶修却忽然偏头。

 

不知何时,车上的小窗居然开了,居然已经回到住所了——窗户外是一脸震惊加尴尬的杜明,和面无表情的周泽楷。

 

“啊!不是!”叶修吓了一跳。

 

叶修还没下车呢,周泽楷居然扭头就走,叶修只得赶忙跳下车,跟上。

 

杜明怎么想无所谓,关键是要跟周泽楷说明白……我天,这要被周泽楷这个资本家误会他居然胆敢勾引他的队员,这还怎么得了?这跟地主发现长工居然敢勾引自家女儿也没什么区别了啊!

 

“小周小周,不是那样的,你听我解释……”

 

周泽楷腿长,步子也迈得很大,三两下就走就了楼道里,叶修急匆匆地跟着,周泽楷却忽然停了,害得他差点没撞上他的后背。

 

见周泽楷扭头回来了,叶修又说了一遍:“真不是这样的。”

 

“他表现得好?”周泽楷问。

 

叶修一愣,但他还敢不顺着周泽楷说嘛?

 

“是是是,江波涛今天表现得很好,导演都夸他。”

 

“亲亲,是奖励他?”周泽楷又问。

 

叶修一愣,还有比这更好的台阶吗?当然没有了!于是叶修赶忙顺着杆子往下爬,道:“没错,刚刚就是觉得他表现得不错,就亲了一下,只是夸奖他一下而已,很正常的嘛,外国人都这样,不要想得太复杂。”

 

“我呢?”周泽楷说。

 

“啊?”

 

“我不好吗?”

 

“啊?那怎么会?小周最棒了。”

 

“要奖励。”

 

叶修一愣,下意识想拒绝:“啊……”

 

“偏心。”周泽楷说。

 

“啊?没有啊……”叶修尴尬了,不懂了。

 

周泽楷不再说话了,他低头,吻了上来。

 

说不如做。

 

做了再说。

 

叶修的嘴唇还是软的,和之前的感觉是一样的,真好……

 

——可尽管如此,周泽楷还是克制不住内心的嫉妒和生气,想着,他忍不住,狠狠地咬了叶修的嘴唇一口。

 

叫你亲别人!

 

“嘶——”叶修吃痛,惊讶地看着周泽楷。

 

“怎么了?”周泽楷问,黑玛瑙似的大眼睛水汪汪的,偏偏单纯又无辜……

 

叶修摇了摇头:“没什么。”大概是他想多了。

 

周泽楷伸手,摸了摸他的嘴唇。

 

讨厌,要把别人的痕迹弄干净。周泽楷想。


评论(117)

热度(1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