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一次改名了

写文就是为了开心的,
这么大人了得互相尊重,
这样产粮吃粮都愉快。
不用客气,叫晚晚或者月月就好。
但不要转载!强行礼貌的微笑:)
因为不开心所以删了很多文
具体可以看置顶


坑多似月球
目前最爱王叶和黄叶(虽然并无产出

【喻叶】Trespass 03

#前文翻主页

#跟现实一毛钱关系都没有的律政paro

#OOC



像叶修这种骚断腿的操作不是一般人能玩得出来的。其他人尽顾着嘻嘻哈哈,只有喻文州才知道自己心里苦。

你们只见着了我们秀恩爱,你们咋没见着叶修撩我啊!

超撩的!!

喻文州超想把这人扒光的!!!

 

不过他们现在还在分手状态。

 

喻文州的远亲近邻以及各类狐朋狗友都对他的好脾气赞不绝口,事实上谁都有脾气,喻文州也有,不过一般人瞧不见。

只有碰到叶修的时候,他才会变得特别极其尤其地斤斤计较起来。

某年某月某日,因为某案大吵一架——吵架没什么大不了,问题在于叶修让他睡地板,天底下简直没有比叶修更过分的人了,既然都不能睡床,那分不分手有什么区别?!

还有某年某月某日,因为饭局大吵一架——叶修认为他喝醉酒比不上喻文州的香水味过分,真是岂有此理!叶修一喝醉就萌得让襁褓里的小宝宝都会吐奶,多危险!相比起来他的香水那有什么办法,gay和女人都爱喷香水,他为了赚钱又跑不掉,明明做到守身如玉已经很棒棒了好不好,叶修都不亲亲他,还凶他……


总之,喻文州还生着气,是绝对不可能就这样和叶修复合了,要复合也得叶修先低头!

 

然后喻文州就为此付出了代价——大早上洗内裤。

洗完内裤上班后,人都不好了。

 

喻文州拿着资料和他的助理郑轩一起走向法庭的时候,王杰希已经站在门口。

王杰希是检察官,职责是代表人民提起公诉,要将他们认为作恶多端的人投入大狱。

喻文州是刑事及侵权案件的律师,职责是为无辜的被告人辩护,让他们得以沉冤昭雪。

一言以蔽之,场上是对手,场下是敌人。

 

出乎意料的,都第二天了,叶修还站在王杰希身边跟他说些什么话。

这喻文州就很不能忍了,时不时地瞥一眼过来,放眼刀。

 

“让我把之前有关芝兰多军火厂的枪械卷宗都调给你?你当你是我上司呢?”王杰希说,“没有这规矩。”

“我不是上司我是学长啊!”叶修装可怜,“老王你怎么那么绝情呢?”

“我不认识你。”王杰希说。

叶修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瞪着他的大小眼,然后说:“你就说你今天想不想赢喻文州?”

王杰希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喻文州这案子是在我俩分手前接的,”叶修说,“我当时就特别支持你的观点,这就是个强X犯,判个10年都不够的,就喻文州非说是仙人跳,然后我就跟他大吵一架……”

王杰希冷笑:“你在我这秀恩爱?”说完就要扭头就走。

“没那回事!”叶修拉着他,“我的意思是,我能帮你!”


远处的喻文州不知道他俩在说啥,但不妨碍他身边的郑轩已经感受到凉凉了。


“喻文州的风格我了解,而且你们的证人证词确实有点疏漏,质询的问题我都猜到了!”叶修拿出一张蓝色便签纸,“满满的诚意吧?”

“不需要。”王杰希说。

叶修叹了口气:“有些人啊,我真是没办法。”

王杰希不理他。

“居然忘了前辈当年的教导,”叶修继续叹气,“我只能回去教教我的前男友怎么打官司了。”

王杰希一愣,瞧见叶修又掏出另一张绿色便签纸。

叶修依旧装模作样地唉声叹气:“唉,虽然他是个渣男吧,但如果他能打赢官司,他就能挣钱,他能挣钱,就终于能有钱来赔偿我的青春损失费,这也蛮好的……”

说着,叶修扭头就要走。

“林杰,能对我直接下达命令的长官,”王杰希说,“他嫉恶如仇,有时候愿意突破程序,他喜欢普洱茶。”

叶修把头扭回来,嬉皮笑脸地把第一张蓝纸塞到他手里,拍拍他的肩膀:“就是说嘛学弟,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我们才是亲人嘛,加油打败南方人!”

王杰希不跟他讲这些没用的。叶修说得那么好听,自己还不是干出让“广上北”的蠢事。

“把那张纸也给我。”王杰希说。

“没问题。”叶修把绿色的也塞给他,然后拔腿就走。

 

王杰希首先打开蓝色纸,没问题——在大学期间这个全A学长就喜欢卖考试攻略给他们,还是有口皆碑的。

然后深吸一口气,打开绿色的。

果然,空白一片。

这混人就算准了他不敢让他找喻文州去,都懒得做做样子了。

 

“哟!”

离开的叶修瞧见了蓝雨的律师,巴巴地跑过去,嫌弃地瞥了喻文州一眼,然后跟郑轩握手。

郑轩表示:老板的目光让我亚历山大,叶神,你们俩秀恩爱请勿伤及无辜。

“郑同学,好久不见好久不见,我看你这气色真好,印堂发亮,面色红润,真不错。”

郑轩呵呵了半天,没懂他用意,只能谦虚地说“没有没有”。

“真好啊!”

“没有没有……”

“小伙子庭辩技术也不错!”

“没有没有……”

“上次我就听说,打赢了一个大case对不对?”

“哈哈……没有没有……”

“所以人逢喜事精神爽,气色这么好。”

“没有没有……”

“你知道你这面相叫什么?这是肾气足!”

“没有没有……”

“怎么好端端肾气足呢?没女朋友吧?哈哈哈哈哈。”

“没有没有……呃???”

 

叶修这是对谁说的?

当然是对郑轩身边憋着气的喻文州说的啊。

 

喻文州你气色好啊,说明你肾好啊,没女朋友吧?哈哈哈哈哈!

 

叶修是存心的,所以声音相当不小,远处的王杰希都要笑死了。

王杰希和喻文州同一届,同一班,以前就不怎么太对付。

毕了业,王杰希成为光荣的检察官,职责是代表人民提起公诉,努力将作恶多端的人投入大狱。

然而在这其中,王杰希最大的敌人就是刑事及侵权案件的王牌律师喻文州:

无所不用其极地,钻空子,然后虚伪地利用陪审员们的同情,让这些恶贯满盈的混蛋得以逃脱制裁。

相反,王杰希和叶修的关系还不错,因为叶修不算是长期专精刑事和侵权的律师,一般律师都有专门领域,但叶修不。如今叶修跟原来他呆的嘉世闹掰了,自己建了个草台班子兴欣,小事务所初创没多久,律师不够,叶修就更得什么都做了,连知识产权都做——知识产权跟检察院半点敌对的关系都没有,王杰希看叶修自然就顺眼了。

还和喻文州玩分手折腾喻文州,多好的一个人呀!

 

所以,等开庭之前的握手时,王杰希活学活用:“喻律这脸色,肾真好。”

 

而旁听的叶修求来了案件卷宗,大好的心情却接到了个恶心人的电话。

他的脸色黑了下来,转了几个弯,匆匆离去。

 

喻文州被王杰希那句“肾好”给气得,冷笑一声,当然不会对王杰希客气。

于是双方在庭上还没开始半小时,就把法官冯宪君逼得暂停庭审,叫两人前来问话。

 

冯宪君先是看了两人一眼,说:“你们都知道我心脏不好。”

两人都吓了一跳。

“我每天,接触的都是杀人、放火、抢劫、恐吓,这让我觉得这个世界一点都不美好,充满了罪恶,我总是在想,上帝为什么要把我们人类创造出来,难道就是为了让我们犯恶的吗?”

王杰希和喻文州都低下了头。

冯宪君抱起了他的玻璃杯,喝了口水,才说:“文州,杰希,今天这是怎么了,两个都是温温和和的人,怎么对证人的时候,火药味这么足呢?陪审团都是同情心泛滥的选民,他们不会喜欢这么有侵略性的检察官和律师的。”

这种话当然不用解释,认错就够了。

不认错官司就输了。

 

于是王杰希和喻文州都想开口,冯宪君却抢先说道:“文州,检察官凶狠一点也就罢了,你怎么回事?跟叶修吵架了?”

这场合不对,王杰希只能憋笑。

“没呢。”喻文州说。

法官当然有判定证人说真话还是假话的本事,喻文州这表情,完全露馅了。

冯宪君叹了口气,说:“年轻人,什么事情床上不能解决,要带到法院来?”

喻文州尴尬得脸上青一阵红一阵。

王杰希咳了咳,说:“您这话可说错了,不能让喻律犯错误。真要床上解决的话,下一回您再见到喻大律师,大概就是在QJ案的被告席上了——当然,我会很愿意在未来的案子中履行我身为检察官的公诉职责,我相信一旦叶修成为原告,肯定会把证据搜集好的,想来这个官司会很好打。”

“QJ?”冯宪君一愣。

“他们分手了。”王杰希说。

“怎么可能?”冯宪君下意识说。

然后他顿了几秒,用那种初中女生看八卦的语调“哦~~~~”了起来,脸上写满了“怎么管不住老婆啊!”

 

于是喻文州决定,今天,一定,要把叶修给治了。

 

冯宪君没有当庭宣判,于是庭审结束得还算早,喻文州就找叶修去。

他怒气冲冲地找人——当他不知道王杰希今天那么神勇肯定是有叶修在背后支招呢?

然后他看见叶修可怜兮兮地蹲在车库的门边上,叼着根烟,超级委屈的样子。

“怎么了?”喻文州问。

“不开心。”叶修说。

喻文州赶忙把手上一堆的文件和公文包往郑轩手上一扔,蹲下来哄他:“怎么了?”

为了贴着叶修柔声讲话,他是踮着脚尖蹲的,精致的黑皮鞋被折出一道罪恶的褶子:“谁欺负你了?”


我的天,郑轩想,谁能欺负得了叶大恶人啊?


叶修扭了扭,钻到了喻文州怀里:“整个世界都欺负我。”

 

郑轩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但扭头一看他老板,他老板一点都不觉得恶心,反而是满脸心疼坏了的表情。

然后喻文州笑了,眉眼弯弯地,温柔地让叶修站起来,进车里。

叶修两手巴着他的脖子,腿也缠着他,跟个树袋熊似的——亏得是喻文州臂力好腹肌也好,这样也能扛着这人走。

 

郑轩远远地跟着两人。

他不敢黏太近,老板会笑眯眯地生气。

但即便如此,他还是能听到几句:

“怎么了?嗯?告诉我呀,谁欺负你?”

“文州最欺负我!”

“哈,乱说,文州哪舍得欺负你?”

“文州没欺负我,那就是鱼鱼欺负我了。”

“鱼鱼怎么欺负你了?”

“就欺负我了,鱼鱼特别坏,我要拿刀刮鱼鳞。”

……

 

郑轩觉得,真的,他不能再走这么近了,他会被雷死的。

叶修多牛逼哄哄一大神啊,日天日地的拽样啊,他撒娇——我天,老板不觉得雷吗?

还是这就是传说中令人失了智的,“爱情”,的魔力?

 

所以郑轩越走越慢,越走越慢,越走越慢。

终于走到自家律所的停车位时,发现车没了。

车没了……

没了……

 

郑轩手上还抱着一堆文件。

老板你记得,今天早上,是你的员工和你一起开着车来的吗?

郑轩沉默了一会,把东西艰难地放在一边,腾出手,打开手机,点开微信,输入内容,选择屏蔽“老板一家”,发送朋友圈。

 

鸭梨山大:老板欺负我!!!!!

 


++++++++++++

重点是三个字:“车没了

小号更了大学……有刷到吗?……


郑轩的朋友圈:

  • 首赞,王杰希。

  • 黄少天:是吧是吧是吧这两个人超可恶的吧,一天到晚秀恩爱没完没了没完没了没完没了的啊!一点都不考虑围观群众是有多么想戳瞎双目啊!靠靠靠幸好我当年没去学法,当个警察都能被这两人秀死,天天呆在律所那儿我会抑郁的!说起来各位,你们知不知道这两人还在闹分手啊?有点分手的样子吗?搞笑啊!!!

  • 徐景熙:鸡皮疙瘩掉了一地,你正常点行不行,不要这么娘!人家会认为我们是基佬律所的!

  • 苏沐橙:可怜……但没有用的,你以为喻文州会心疼你吗?谁叫你不是叶修啊。

  • 包荣兴:我给大家改编一段《江南皮革厂》啊,听好了,蓝雨律所倒闭了,蓝雨律所倒闭了,老板老板老板带着老板娘老板娘老板娘跑了!


评论(23)

热度(3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