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一次改名了

写文就是为了开心的,
这么大人了得互相尊重,
这样产粮吃粮都愉快。
不用客气,叫晚晚或者月月就好。
但不要转载!强行礼貌的微笑:)
因为不开心所以删了很多文
具体可以看置顶


坑多似月球
目前最爱王叶和黄叶(虽然并无产出

【轮回叶】头牌经纪人 12

#瞎编的娱乐圈故事,OOC与我共存

#个人链接



“我日……”叶修一巴掌捂着半边屁股,一脸痛不欲生的表情,眼泪都要掉出来了。

 

苍天可鉴,为什么,我的床上会有一个仙人掌?

 

早上,熹微的晨光温柔地把睡梦中的叶修唤醒,于是叶修换了个姿势,再于是,他的屁股就提出了抗议。

 

叶修感觉他两瓣圆圆的肉垫被扎了一下,他立刻疼醒,条件反射般地弹开,然后一脚把一个冬瓜踹下了床。

 

“卧槽!”那只冬瓜大吼一声。

 

好的,那么问题又来了,为什么,我的床上会有一只孙翔?

 

叶修觉得自己有点懵:“你怎么会在我的床上?”

 

 

 

我怎么知道!孙翔差点就要脱口而出了,但他偏偏居然又想起来了。

 

昨天晚上,他睡得不舒坦,迷迷糊糊地醒了,然后想起来他还没有给叶秋送礼物……是了,是他过生日,但受到了礼物总是应该也给个回礼的不是吗?

 

其实也不算是礼物,就是一颗仙人掌,他孙翔给叶秋的东西能算礼物吗?这不叫礼物,这叫赏赐。是他看在叶秋工作辛苦的份上,可怜他,打赏他的。

 

还是带着隐喻的礼物。

 

用仙人掌指代叶秋,仙人掌尖利的外刺正好暗和了叶秋刺头的性格特点,仙人掌水嫩多汁的组织代表叶秋软软的皮肤,翔哥语文还是很不错的。

 

然后,他就抱着早就准备好的仙人球去找叶秋了。

 

可这几天叶秋真的太忙了,桌子上的东西摊得乱七八糟,根本连一块放仙人掌的地盘都没有,孙翔想了想,他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反正他发现叶秋的Kingsize的床的那半边很空——喝醉的人脑子里当然想不到一个翻身压到仙人掌那是会多么悲催的事,反正孙翔就觉得那儿很空,而且离得叶秋也近,所以他就决定放那儿了。

 

至于他为什么会睡着?或许是因为明明已经醉得要死,还提着口气想要把礼物给叶秋吧,这件事一做完,他就没了精神支柱,立刻昏睡了过去……

 

可是,他好像干得比昏睡更多一点……

 

孙翔看着叶修光裸的上身,咽了咽口水:“那个,我,我们……”

 

他怎么就这后半段,就,什么都不记得了呢?

 

 

 

叶修一愣。

 

然后顺着孙翔的目光往下看去,然后忍不住捂脸。

 

他现在也清醒了,知道八成是被江波涛一个玩笑给坑了。

 

喝醉酒了的叶修能有多疯,他自家人知自家事。

 

第一次,他刚刚和家人闹矛盾离家出走,年纪还小不懂事,对酒精十分好奇,结果丢丑到抱着根电线杆就敢跳脱衣舞——幸好是被沐秋看见了,他便被沐秋捡回了家。

 

第二次,他和苏沐秋都被嘉世看中了,两个人兴奋得通通喝醉了,说要组成一叶之秋组合出道,然后当街就唱起了《我的太阳》《青藏高原》以及《奇异恩典》,结果便招惹来了方锐和魏琛那两块牛皮糖。

 

第三次,他想家了,便唱起了《四郎探母》,把一个偶然路过的金牌编剧惹得眼泪哗哗流……

 

而这一会……他不知道他具体干了什么,但,如果是喝醉了然后脱【】光【】光,也是他能干得出来的事,对不对?

 

其实这本该也不是什么大事,裸睡而已,有什么关系?但问题在于,孙翔居然也在,而且孙翔的衣衫也不整齐。

 

——当然,最主要还得怪周泽楷,这小子他娘的就是一条狼,叶修又是疤痕体质,事情才过去了四天,他胸膛上还有细微的青紫,还没来得及褪掉……

 

OMG!叶修默默地拉起了被子。

 

 

 

 

看着叶秋讳莫如深(心中暗骂江波涛不干好事又骂自己又骂周泽楷更骂周泽楷那愚蠢的父母)、眼中带泪(屁股被仙人球扎了真的好痛啊)的表情,孙翔忽然明白了什么。

 

“那个,对,对不起。”孙翔说,“我,我喝醉了……”

 

叶修一愣。

 

被叶修弱弱的,水汪汪的大眼睛这样一瞧,孙翔心中的保护欲立刻肆虐了起来:“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不会推卸责任的,我,我会负责的!而且我也成年了!”

 

叶修:???

 

叶修反应了好一会儿,总算明白了。他又好气又好笑地道:“你想多了,这事跟你没关。”

 

“怎么会跟我没关?”孙翔立刻反驳,他漂亮的大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叶秋!你什么意思?在你心里我就是这样的人吗?敢做不敢当?!”

 

什么叫敢做不敢当啊?我们根本就没做啊!叶修完全不能理解孙翔这一股子无名火是从哪来的,是不是看多了三侠五义有一个英雄梦啊?

 

叶修只好道:“我们昨晚真没做什么,这是我自己磕伤的。”他总不可能说是周泽楷干的吧。

 

孙翔瞧着他,瞧了半响,然后缩了缩脖子。

 

“我会照顾你的。”孙翔说。

 

叶修一愣。

 

却见孙翔下了床,默默地把叶修丢了一地的衣服一件件捡起来,然后,就蹲在床边递给他。孙翔那样子就像只可怜的小狗,黑葡萄似的眼睛扑闪着,望着他,道:“我不会惹你生气了。

 

“你给我的礼物,我都会写掉的,我也会乖乖学习的。至于练功,我一直都很勤奋呀,以后还会更努力的。我知道嘉世欺负你,我会努力挣钱养你的,让你不再被嘉世欺负了。

 

“至于工资卡……”孙翔低着头,弱弱地说,“早就给你了。”

 

 

 

叶修本来真心想拎着这个搞不清楚状况的傻娃去淋浴喷头底下清醒清醒,可听到他这样一通保证,忍不住沉默了一会儿,道:“真的?”

 

“啊?”孙翔抬头。

 

“期末考试得考300分,我就同意。”叶修说,“如果是光说不练假把式,那还是趁早滚蛋吧。”

 

孙翔腾地起身:“切,说到做到好不好!我先头只是不愿意,又不是笨,又不是不会。”

 

“弱者都喜欢把做不到的事说成不愿意。”叶修说。

 

孙翔一滞,然后恨恨地说:“你等着瞧好了。”

 

叶修再也忍不住,笑道:“好,我等着瞧。”

 

他这一笑,笑得眉眼弯弯,孙翔当真是看傻了,许久,才急吼吼地偏开头,道:“你是不是很喜欢喝小米粥?”

 

“啊?”

 

“我看周泽楷最近给你做了好多小米粥喝。”孙翔说。

 

叶修咳了咳,道:“算是吧。”

 

“好。”孙翔说,然后跑了。

 

 

 

叶修叹了口气,捡起了衣服开始穿。真是莫名其妙的一通误会,还不好解释……

 

唉,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单纯,就算真的发生了那又如何?居然觉得睡一觉就跟天塌了一样。

 

叶修根本就没真把孙翔的话放在心上,在他看来,孙翔本来年纪就小,更兼之调皮不懂事,没个定性,哪能把他的话当真了?

 

他随口就提了一个孙翔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孙翔这样的性子让他熬下来读书,真当人家学霸是碰碰嘴皮子就能当的呀?他要是轻而易举地就把成绩提高了,那对那些一直很努力的孩子多不公平?天道酬勤,老天是不会给懒人面子的。孙翔的基础那么差,又是他不喜欢的东西,叶修自己前头一点点引导激发孙翔的兴趣都费了老鼻子功夫了,指望孙翔能自己坚持下来,怎么可能?铁定三五天后就受不了……

 

受不了也好,孙翔那样好强的性子肯定会不好意思,就再也不会跟他提起“负责”这个话题了,之后也肯定会夹着尾巴做人。至少就能乖一点,给他省点心。

 

这样不战而退人之兵最好了,不然他怎么解释着一身青紫,真把小周供出来啊?

 

万一孙翔真要是扛下来,那就更好了,孙翔成绩提高一大步真是他叶修的功德一件,这要进了大学,什么样的俊男美女见不着,哪里还会记得今天这档子事?

 

想到这……叶修的手顿了顿。

 

昨天孙翔的生日party前,他捏着孙翔的耳朵让他背他写好的发言稿,孙翔死活不肯,把他气得要死。可他却没想到,孙翔到了场上,自己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了张作业本上撕下的纸拿着念——他生日会上的感谢稿,是他自己写的。

 

而且,孙翔刚刚那番话,也不是不动人……至少比真正的罪魁祸首当时的发言贴心多了,在那么几秒钟,叶修想,他不是没有被打动的。

 

只不过叶修立刻清醒了,他是经纪人,跟艺人谈恋爱,这本就是不应该的事。

 

但不管怎么说,无论孙翔他做不做得到,做不做得好,这个孩子的心终归是好的。既然如此,叶修就不舍得让他吃亏。

 

孙翔很想演《斗神》啊……也是,《斗神》是这样的一个顶级IP,谁不想要呢?

 

虽说是为你好,让你知难而退,但……我会想办法把《斗神》送给你的。

 

 

 

江波涛被孙翔押进了厨房之后,就一直提心吊胆。

 

他觉得孙翔不是在做饭,而是在炸饭:“别就放进去啊,至少得把锅擦一擦洗一洗吧……哎哎哎,别加那么多,太多了……别,水也很多,这点儿就够了……”江波涛手忙脚乱地指挥着,抹了把汗,问道,“你干嘛呢,忽然想着要做饭?”

 

“给叶秋做的。”孙翔说。

 

江波涛眉头一挑,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你这是要干什么?”

 

孙翔支支吾吾了好半天,见江波涛的脸色,也知道是非说不可了:“我昨天晚上……欺负……了叶秋。”

 

“什么?!”江波涛差点没把饭勺扔到天花板上,“什么东西?!”

 

江波涛觉得自己心里头乱七八糟的,他有很多东西想问,最终问出来的却是:“叶秋是受?”

 

孙翔点点头:“啊……”

 

他一点都不痛啊,可叶修却从醒来后就一直捂着屁股啊,谁攻谁受一目了然嘛,孙翔这点见识还是有的。

 

江波涛懊恼地给了自己脑门一个巴掌,这真是重大误解……

 

孙翔说完了,见江波涛没什么反应,就盯着电饭煲看了。可他看了几秒种,忽地,便拔下了插头。

 

“你干嘛?”江波涛问。

 

“刚刚90%的步骤都是你帮我做的,这样给叶秋的话,算是你给他做的还是我给他做的?”孙翔说,“我已经记住了,还是我重新做一遍吧……”

 

刚刚几秒钟已经足够江波涛整理思路,抓住了核心问题:“那你跟叶秋……打算怎么办?”

 

“虽然我喝醉了,他也喝醉了,但,我要是装成若无其事,岂不是没心没肺?既然不能无动于衷,那我要是不对他好些,岂不是狼心狗肺?”

 

江波涛默然无语。他陪着孙翔,看着电饭煲上的计时器倒数,心里不知道该想些什么。

 

“我还是先去看书吧。”孙翔说。

 

 

 

等周泽楷拎着一个保温桶回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孙翔捧着碗粥。

 

“队长,”孙翔说,“以后不用你麻烦了,我给叶秋做饭吧。”

 

周泽楷眨了眨眼睛,有些不太明白,他偏头看向江波涛,江波涛居然觉得一时不知从何说起……

 

“嗯对呀,小周就别麻烦了,”叶修点头,“而且上回你答应的两天时间早过了不是,就把这麻烦事交给孙翔吧。”

 

“不麻烦。”周泽楷说。

 

“怎么不麻烦了?本来你们学校做饭就没有我这儿做方便,你午休也没多少时间,还得赶回来一趟,还得抽空练歌练舞,别麻烦了。”

 

周泽楷愣愣地看着叶秋点了孙翔的脑门一下,然后亲昵地跟他说“你等下也给我好好去看书去”。

 

啊,不高兴。周泽楷想。





+++++++

再叨叨一遍《逆旅》预售最后一晚了哦~

评论(80)

热度(1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