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一次改名了

写文就是为了开心的,
这么大人了得互相尊重,
这样产粮吃粮都愉快。
不用客气,叫晚晚或者月月就好。
但不要转载!强行礼貌的微笑:)
因为不开心所以删了很多文
具体可以看置顶


坑多似月球
目前最爱王叶和黄叶(虽然并无产出

【轮回叶】头牌经纪人 11

#瞎编的娱乐圈故事,OOC与我共存

#个人链接

#前排广告位:个志《逆旅》 预售啦~~



叶修站在副台的幕布后头,一边瞧着台上的孙翔,一边看着台下。

 

这是轮回的场地,墙壁上早就贴好了各式礼花和彩色气球,头顶的射灯散发着温柔的光,台上一个巧克力三层蛋糕,一切都井井有条,就是七彩集团送来的鸡尾酒也被摆成了一个金字塔——代言商就是这点麻烦,七彩鸡尾酒必须出现,但这些粉丝大抵是姑娘,怎么好喝呢?而且这地面还是黑色瓷砖,酒水要是洒了,很容易摔倒……

 

门口的话,进门处还有一面百合花墙,墙上是一张孙翔的巨幅海报,下头用粉玫瑰摆出了孙翔的名字和他的生日,等下生日会结束的时候粉丝们肯定会围上去拍照的,这疏导的人员不能缺位……

 

这些叶修之前都想到了,安排好了,主要就是怕还有所疏漏。

 

叶修正一条条想着,却忽然感觉身后有人拍了拍他,叶修转身,原来是江波涛。

 

“叶哥辛苦了,你好像一直没吃饭吧,要不然先吃点东西?”江波涛问。

 

“啊,谢谢,我不饿。”

 

“那至少喝口水吧,你安排了这么久,口都干了吧?”

 

叶修点了点头,不疑有他,道:“好啊,谢谢小江。”

 

粉丝入场的时候,他确实比较忙,还有几个小姑娘要蹭到孙翔边上来,被他喝住了。他接过江波涛递过来的水壶,随手拧开然后一饮而尽……


这水的味道……

 

 

 

始作俑者江波涛自己都吃了一惊。

 

先头叶秋说自己不怎么能喝酒,他便留了个心眼,想着有机会多灌点酒给叶秋,让他的神智晕乎一些,然后酒后吐真言嘛……

 

可这哪是不怎么能喝酒啊!这是一口倒啊!

 

他身边就只有仅仅18°的鸡尾酒,为了不让叶修看出颜色不对,他还掺了水。哪晓得就这样的酒,叶秋都能立刻醉得站不稳了,见叶秋跌跌撞撞的样子,江波涛真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赶忙伸手搂住了他。

 

“叶秋?”江波涛叫他。

 

不省人事……

 

江波涛有些无语,只好半搂半抱地把这人拖到后台的休息室去——他刚刚献唱过一首,接下来将是孙翔的个人时间,然后孙翔会休息一会儿,换周泽楷替他唱一首,表达一下祝福……

 

可等江波涛刚把叶秋拖进休息室的靠椅上,叶秋又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似乎要回到台前的样子。

 

那可不行!江波涛拦着他。


他原本只是想试探下叶秋对酒的反应,看看日后的计划怎么样可能得逞——如果叶秋感觉出酒味来了自然会问他,这态度是好是坏是开玩笑,江波涛便都能有个分寸了。他根本就没想这次就把叶秋怎么样。谁知道就那么点酒精就能把这人整成这样啊?

 

江波涛知道自己惹事了,他又哪还能让叶秋走出去?真给人瞧见了叶秋现在这副痴态,他明天绝对没好果子吃。

 

“叶秋!”江波涛拦着他。

 

叶修艰难地睁开了眼睛,盯着他瞧了好一会儿,忽地笑了。

 

江波涛浑身一个激灵。

 

“雪峰……”叶修伸开手,要抱他。

 

江波涛赶忙身子一缩,躲了开来。

 

抱空了?叶修看着自己的怀里发愣,雪峰跑什么呢?

 

“是我,我!江波涛,小江!”

 

叶修怔了会儿,道:“哦,小江啊!”

 

他的眼睛乜斜着,呵呵地傻笑,拍拍他的肩膀,道:“小江帅的,有前途的。”然后又伸手来抱他。

 

江波涛忽然觉得有些无奈。

 

叶秋原本真的挺社会精英的,一眼看过去就是能干的人才,可现在,他半点精明都见不着了。他双眼无神,小脸红扑扑的,嘴巴还下意识撅起来,很是痴憨。

 

可偏偏这痴憨的神态又勾起了江波涛心尖那些微的怜意。江波涛就是这样的人,吃软不吃硬,原本叶秋强横的时候他反倒一点都不怕,现在却是有些后悔了起来,心里暗怪自己先头给叶秋偷喂了酒……

 

像所有纨绔子弟蒙眼追小妾一样,叶秋终于抱住了他。这回江波涛没躲了,反而反手把叶秋搂着。刚刚他躲的那一下叶秋的角度正好稍微磕到点墙,可如果现在他再躲,叶秋怕是就要摔了。

 

不过也好,江波涛想,择日不如撞日,今天就把问题问清楚。想着,江波涛问道:“叶秋,你是同性恋吗?”

 

“同性恋?”叶秋的眼里满是茫然,见江波涛在等着他的回答,他傻乎乎地还去抓头发。

 

江波涛引导道:“就是,叶秋,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喜欢男人,比如亲男人啊,摸……”

 

叶修迷迷糊糊地,看见眼前什么东西一张一合。那东西很漂亮的,水润润的,像是樱桃一样——这样一想,叶修忽然觉得自己好像有点饿了,他晚饭还没吃呢,还是先吃点水果吧……小江刚刚给他倒水了,是不是也给他拿樱桃来了?


想着,叶修把嘴凑了上去,咬。



 

卧槽!江波涛傻住了,随即狂推着吻着他的叶秋。

 

樱桃怎么还要跑的呀?叶修蛮劲上来了,他抱着那团东西,不让他跑,至少得等他把樱桃吃完呀!

 

这是把他当奶嘴啃了吧,江波涛边抿着嘴,边躲开,边使劲。 

 

喝醉的人都有股子蛮力,江波涛又急又气,废了老大力气才把叶秋推倒在凳子上:“叶秋你他妈……”

 

他又说不下去了。

 

因为刚刚被他推倒的叶秋靠在椅子上,闭着眼,一动不动,像是睡着了。

 

江波涛瞪大了眼睛瞧着他,疯狂地粗喘了几口气,然后,他夺门而出,狂奔到洗手间,哗啦一下直接拉开水龙头,把头伸下去……

 

足足有半分多钟,或者更久,他才清醒过来。

 

 

 

刚才……

 

江波涛一拳锤在大理石案面上,可随即,这一拳似乎耗尽了他的力气,他又踉跄了一步,向后,靠在了冰冷的墙面上。

 

他闭着眼睛,想事。


他的荧屏初吻还在啊,毕竟是个年纪这么小的偶像明星,喜欢samsara的又有很多都是小姑娘,张益玮和方明华都没有给他安排过。而且,他也希望能像爸爸一样,和一个像妈妈一样好的女人谈恋爱,到结婚,然后幸福的过一辈子。江波涛一直都洁身自好,也从来没有亲过任何人……

 

可,他又有什么好委屈的呢?事情发生了,妈妈说的,“不迁怒,不贰过”,别把什么事都推到别人身上。叶秋只是喝醉了,而且还是他害的,这能怪谁呢?

 

尽管这些他都明白,江波涛依旧是心乱如麻,他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今后酒醒了的叶秋,当然是装成若无其事最好了,可是他哪里又能装得像呢?


 


“啊!婆婆,婆婆看我看我!”外头惊叫了起来,江波涛明白,这是孙翔妈妈的VCR环节了。

 

“翔翔,你粑粑说,你现在是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了,要自己对自己负责了。我也觉得呀,18岁了,翔翔要成为一个有责任心,有担当的男孩子哦……”

  

唉……江波涛的心里乱糟糟的,他忽然觉得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他的成年礼已经过了,当时,他的父母也叮嘱了他许久,江波涛原以为自己游刃有余,可就刚刚那样的一个意外,他居然就慌了……


他下意识地,往副台的方向走,想找自己的兄弟们——也不说什么,就是想看他们,友谊总是能让人获得些许力量的。

 

这时,孙翔妈妈又道:“哦对了,你现在要是想干些大人干的事呢,我们也管不住你……”

 

在孙翔红得能爆炸的脸和底下一片尖叫中,孙翔妈妈笑得眉眼弯弯,继续道:“但是要记得做好保护措施,要照顾人家女孩子。”

 

下面一声尖叫“啊!习习我要给你生猴子!”盖住了孙翔妈妈的最后一句话:“哦对,男孩子也可以的,而且也是要照顾的呀。”

 

饶是江波涛心里沉甸甸的都是事,都不由得被孙翔妈妈的娇俏可爱给逗笑了。

 

他的心情稍微平复了点。行吧,反正他迟早都是要为艺术献身的——和男人亲不算初吻的吧……


想着,江波涛长叹了口气,回身,转到休息室里去了。


现在所有人都在副台和前台以及观众席上忙着,他刚刚就把叶秋一个人丢在那儿,这样不好。

 

可越走近,江波涛便隐隐约约听到了声音。

 

『我好比笼中鸟有翅难展

我好比虎离山受了孤单

我好比南来雁失群飞散

我好比浅水龙被困在沙滩』

 

哦,还真是喝醉了的四郎探母啊?江波涛摇了摇头,有些想笑,可还没笑出来,又听见叶秋唱:

 

『我有心出关去见母一面

怎奈我身在番远隔天边

思老母不由得把儿肝肠痛断

想老娘想得儿泪洒在胸前』

 

江波涛怔住了。


他是小票友,小时候便耳濡目染,戏剧都是这样,初听的时候不对着文字根本就不知道他们在唱什么,所以他爸爸每次带他去听戏的时候都会打印出唱词来——他记得这一段,当年,奶奶刚刚过世,父亲说,这段词便是看着字,都能掉下泪来。

 

他刚刚才在胡思乱想时看到孙翔妈妈的VCR,也不由得想到了自己父母的叮咛,叶秋这一唱,真的是无端把他又惹出眼泪来。


他怅然若失地站在门口,听着。

 

『眼睁睁高堂母难得见,

儿的老娘啊!

要相逢除非是梦里团圆』

 

江波涛心里叹了口气。戏是真的好听,叶秋,也是真的很有才华。

 

而他似乎也误打误撞地大致明白了岑老先生为什么会看中叶秋。

 

岑老先生当年年纪还小,跟着军官父亲急急忙忙就去了岛那边,奶奶和母亲来不及带过去了,就都留在这边。此后,便是几十年通不了音信。等到能联系的时候,岑老的母亲早就去世了……

 

叶秋唱得好,人又发着酒疯有几分癫狂,还是这段戏。江波涛年纪轻轻的听起来都有几分感伤,可想而知,岑老当年听到的时候是什么心情——热泪盈眶,还是嚎啕大哭?

 

 

 

江波涛推门而入,果然,叶秋已经醒了,醒是醒了,但人还没清醒。此时,叶秋正扯着自己的裤子,准备做一个武生的搓步。那样子实在是搞怪,刚刚还伤心着的江波涛忍不住笑了。

 

见到他来,叶秋高兴道:“看我的,连踢!”

 

江波涛叹气,一手抓住了叶秋作乱的脚。


叶秋的功夫不错,或许原本不至于被他抓住的,但毕竟是醉了,蹬腿也没有力道,软绵绵的。

 

“朝天蹬!”叶秋又嚷嚷,手臂胡乱挥舞着。

 

“别蹬啦!”江波涛道。

 

叶秋提气收腰,又道:“鹞子翻身!”

 

还鹞子翻身呢?这可不能临空翻了,这要是摔到一下还得了?江波涛无奈地把叶秋抓牢了,不许他闹。


可叶秋被他缚住也不依不挠了起来,他又抓又挠,弄得江波涛连连皱眉。见闹不成,叶秋就又抱着他亲,亲着亲着,还喊,从“沐秋”喊到“雪峰”喊到“方锐”,一声比一声软,各种求各种撒……娇还是撒泼?总之,江波涛被彻底地震慑住了。

 

最后,叶秋泪眼汪汪地道:“哥哥~”

 

江波涛拿他这样可怜巴巴的小眼神没办法,只好放开他,可叶秋得寸进尺,还要他陪他跳舞……

 

还不是一般的舞,叶秋边跳,边打着拍子:“蹦恰恰、蹦恰恰、蹦恰恰……”


交谊舞江波涛也是会的,叶秋自觉地跳了女步,把他的手抬高,要从他的臂下钻过去。可还没等江波涛把人拉回来呢,叶秋的“蹦恰恰”就变成了:“8、2、3、4——5、6、7、8——跳跃运动!1!2!3!4!……”


这样一折腾,江波涛哪里还顾得上什么初吻不初吻的?他是打定主意了,下次说什么都不让叶秋沾一口酒。

 

好在,叶秋很快就累了。

 

这回,叶秋是真的累得睡死了,江波涛大松了口气,伸手摸额头,早就出了一头的汗。

 

可他还没歇两分钟,门便开了,杜明和周泽楷一人一边,扛着不省人事的孙翔进来。

 

“这是怎么了?”江波涛惊了。孙翔不至于也是一杯倒吧,这鸡尾酒度数那么低呢!

 

“没,孙翔傻着呢。”杜明说,“跟每个小姑娘都干了一杯,说谢谢她们喜欢他。”

 

江波涛默然,随即笑了笑。

 

孙翔是什么样的人,他们早就已经很清楚了。

 

 

 

把两个醉汉送回家便成了所有助手的大事,由于孙翔也喝醉了,喝醉的男人一般都又臭又能打呼噜,叶秋的几个员工就帮江波涛新收拾了一间新房。


可江波涛躺在自己的床上辗转反侧了许久,还是起了床,去叶秋的房间。


他推门,看着叶秋安恬的睡颜,有很多很多话想说,可最终,出来的却是喃喃的一句:“卿本佳人……”

 

叶秋,你是真的很优秀,无论是作为经纪人,还是演员,还是戏剧的演唱……甚至,连喝醉酒的样子,都是可爱到独一无二的样子……

 

卿本佳人,奈何做贼。

 

“唉。”他叹了口气,然后把叶秋的被子拉好,回去睡了。

 

 

 

 

“卧槽!!!”

 

江波涛是被这句怒吼给惊醒的。

 

他循着声源出门,却见叶秋的房门口已经围满了人了——可,这不是孙翔的声音吗?

 

等等?什么意思?孙翔在叶秋房间???

 

江波涛立刻拍门:“孙翔!”

 

“别进来!”门里头大叫了一声。

 

江波涛有些焦急:“怎么了你们?”他扭门把手,门是锁的。

 

“没……没事的,江哥你别进来就好了!你走吧你!”

 

孙翔这毫不犹豫的赶人口气令江波涛一愣。

 

他发呆了,但其他人可没有。唐柔打着哈欠,问边上的安文逸:“第几次了?”

 

安文逸冷静地推推眼镜:“第三次了。”

 

“哦,”唐柔点头,道,“那我去睡了。”

 

“大惊小怪、成何体统?”包子也看着江波涛,严肃地教训道,“要沉得住气!”




评论(59)

热度(1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