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一次改名了

写文就是为了开心的,
这么大人了得互相尊重,
这样产粮吃粮都愉快。
不用客气,叫晚晚或者月月就好。
但不要转载!强行礼貌的微笑:)
因为不开心所以删了很多文
具体可以看置顶


坑多似月球
目前最爱王叶和黄叶(虽然并无产出

【轮回叶】头牌经纪人 10

#瞎编的娱乐圈故事,OOC与我共存

#个人链接



江波涛接周泽楷回来的时候,脸上是带着点喜色的。


周泽楷虽然什么都没说,但江波涛多人精?他一向嘴甜讨人喜欢,年纪又小,发挥着还未褪去的娃娃脸攻势,缠着陈导的助理问,得到的结果是“陈导颇为满意”。

 

陈导如果满意江波涛自然更满意。


其实,虽然江波涛和周泽楷是一个组合的,但同龄中能跟他们竞争的同类艺人太少,很多时候,他和周泽楷之间反而存在着竞争。江波涛原本对着天赋异禀的周泽楷也不是没有心态失衡过,但周泽楷沉默寡言不爱出风头,待人也好,再加上江波涛自己成长起来也更懂事,那一点点争强好胜的不满也渐渐变成了心疼。周泽楷若是能好,他是真的会开心。

 

既然是这样好的结果,江波涛想着叶秋,也没最初那么排斥了。

 

他和周泽楷一进门,周泽楷便被叶修叫了去,估摸着是问点试镜的事。叶修的员工江波涛不熟,他打算去找孙翔问问看孙翔在这边住得怎么样。

 

然而他见到的,是一个丢了魂似的孙翔。

 

江波涛奇道:“孙翔,你怎么了?”他拍拍孙翔的肩膀。

 

孙翔吓了一跳,才回过神来。


江波涛道:“你怎么了?”

 

孙翔的五官都皱在一起,他犹豫了好半天,道:“我给你说你可别跟别人说啊。”

 

对于孙翔口中这种幼儿园小孩的高频用句江波涛已经见怪不怪了,他道:“好啊,怎么了?”

 

见孙翔依旧是难以启齿的样子,他试探地问道:“叶秋?”

 

孙翔狂点头,然后道:“叶秋是gay。”


不然怎么会——自己弄自己那儿呢? 


“啊?真的啊!”江波涛惊讶,“之前华哥就跟我们聊过呢,说他可能是……”说到这,江波涛他忽然发现不对劲,问道:“什么意思孙翔?你怎么发现的?不是叶秋对你做了什么吧?”

 

“不是不是!”孙翔慌忙摆手,道,“我就是知道。”

 

他总不可能说看到叶秋自己在摸自己的光屁股吧……

 



“这个问题很严重!”江波涛严肃道,“到底怎么回事?”

 

同性恋这么隐私的事情,叶秋那样的聪明人肯定瞒得死死的,怎么能让孙翔知道?除非是叶秋告诉孙翔的,但话又说回来,叶秋干嘛要告诉孙翔?

 

虽然江波涛和周泽楷的交情更久一些,但他其实也很关照孙翔,甚至比周泽楷关心孙翔都关心得多。


孙翔是前年暑假在Z省卫视的选秀节目中脱颖而出的,被轮回公司看中,立马挖了过来,加入了他和周泽楷,三人直接组成组合出道。他虽然表面上看上去不好相处,可其实就是情商低了点,心是好的。而正因为情商低,出去演出的时候江波涛就总是看照他,这样,时时刻刻把这人放在心上记挂着,江波涛倒真的培养出了点兄长的感觉。

 

孙翔个子高,人又帅气——虽然单从五官上而言是比不得周泽楷的精致的,但孙翔那股子痞气和桀骜不驯的气质真不是一般人能有的,这就是演艺圈里常说的“长得具有辨识度”,普通观众一眼看来可能记不住演艺圈里相貌平庸的江波涛,甚至可能记不住过于完美的周泽楷,但肯定能记得住孙翔,因为他简直就是言情小说里的那种“道明寺”型的人物。很多小姑娘,甚至包括已经不那么小的小姐姐们就吃他这一套,叶秋要看中了孙翔情有可原啊!

 

这样一想,江波涛又想出了点疑点。


当年苏沐秋走的路线可就是阳光中带着点坏,江波涛记得苏沐秋最出名的一张海报。那张海报上,苏沐秋有着圆圆的大眼睛和温和的面容,却偏偏勾着一抹轻佻的坏笑——照江波涛表姐的说法,那属于让人一眼看去就觉得丘比特一箭穿心的海报。


而江湖传言苏沐秋和叶秋是一对,既然如此,说明叶秋就喜欢这一款的!何况孙翔还那么傻乎乎的好骗!

 

江波涛不是歧视同性恋,但看着无关的人是同性恋甚至还为他们加油鼓劲是一回事,看到身边好友进这个坑又是另一回事。好端端的,还是公众人物,是同性恋的话得承受多大的压力?孙翔之前明显是钢铁直男,江波涛是绝对不会允许叶秋诱拐孙翔的。

 

孙翔见江波涛这个样子,虽然有些不明就里,但还是道:“就是我有一个把柄在叶修手上……”

 

“把柄?什么把柄?”江波涛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一张照片……”孙翔支支吾吾地道。

 

江波涛立刻觉得头晕目眩——怎么会这样,就一天的功夫……

 

方明华之前提醒过他,有些经纪人为了拿捏住手里的艺人,尤其是那些很有发展潜力的艺人,会刻意搜集艺人的阴私来当作威慑,甚至本来没有污点的艺人他们都会引诱一番,因为这些经纪人怕他们火了就抛弃自己。

 

是了,他就纳闷了为什么叶秋带的艺人都说他好话,原来如此!

 

江波涛心里已经有了猜测,他厉声质问道:“叶秋是不是想跟你睡?”

 

“啊?”孙翔愣了愣,道,“虽然我们一起睡了,但他当时好像没有特别想……”

 

“什么?!你们什么时候一起睡了?!”

 

孙翔看着江波涛恨铁不成钢的脸,足足反应了半天,才说:“就,就前天啊……”

 

“你让他拍照了?”

 

“没吧……黑灯瞎火的。”孙翔说。

 

“录音呢?”

 

“啊?我也不打呼噜啊,他干嘛要录音啊?”孙翔问。

 

两人愣了好半天,孙翔忽然明白了什么,他的脸瞬间爆红:“江,江哥,你说什么啊,我还没满18呢!”

 

江波涛松了口气。

 

“反正不一样的,就是很普通的睡一起,一开始叶秋还不愿意呢,后来他才说睡一起的。”孙翔说。

 

“欲迎还拒你懂不懂啊?”

 

孙翔觉得江波涛好像要生气了,他不敢说不懂,就用明晃晃地写着“似懂非懂”四个大字的眼神说了个“懂”。

 

江波涛觉得自己仿佛面对着一个单纯的失足少女,他叹了口气,道:“我现在几乎能肯定叶秋对你有那方面的意思,希望你当他情人了。孙翔,你好好回想一下,叶修对你是不是有什么超乎了我们一般朋友的肢体接触?尤其是关于下半身的。”

 

孙翔一愣。

 

什么意思?江波涛是说叶秋对他有意思?

 

孙翔其实也是很聪明的,他想了想,就觉得江波涛真是好厉害,虽然他也不知道什么信息,但立刻就说到了点子上。

 

一见面的时候,叶秋不就注意到了他吗?他们组合可是三个人,叶秋就只留他住宿;叶秋还特别关心他的成绩,着急他考不上大学,担心他躲被窝玩游戏熬夜伤身伤眼睛;那这样的话,刚刚叶秋故意拍他穿女装的照片是不是也是因为喜欢他?而且叶秋还很想跟他妈妈搞好关系呢,说话超级温柔客气的!


那……那叶秋刚刚那样,那样,是不是像电视里的旗袍美人露大腿一样,在勾引他?

 

至于下半身的接触——孙翔的脸红了一点,当时,叶秋还摸了他的小【】鸡鸡呢……

 

江波涛一看孙翔这样的表情,哪里还猜不到发生了什么事?

 

混账!去他妈的金牌经纪人,咸猪手才对吧!亏他今天还觉得叶秋很有本事,原来只是个有才无德的小人!


江波涛不由得怒火中烧,深吸了几口气才让自己平静下来。


叶秋的声名在外,他毫无证据跳出来,只怕微博大号上信息还没发就被叶秋的监控团队截胡,而且,他只有孙翔这种不可能对外公开的证词,按理说应该告诉孙翔的家长,可孙翔妈妈他见过几面,一看就是不靠谱的那种傻女人,估计也是立刻就跑去质问叶秋,然后被叶秋糊弄回来的那类型……此事还需从长计议。

 

“你今天跟我住回公司。”江波涛说。

 

“啊?”

 

“怎么了?”

 

孙翔下意识想拒绝,他憋了半天,说:“叶秋不会同意吧。”

 

江波涛一滞,道:“那我搬过来,说我们俩感情好,我们要睡一个屋。”

 

“啊?”孙翔眼神飘飘忽忽的,从窗户看到天花板,再看到墙角再看到门缝再看到衣柜再看到地板,最后再到自己的脚丫,总之就是不往江波涛那儿看,他道,“叶秋说我成绩不好他要看着我,可你哪里有理由住过来了?他不会同意吧?”

 

这点困难对于江波涛而言那根本不是个事:“我就说我觉得他表演基本功很厉害,想跟他学。”

 

孙翔哼哼唧唧的,又道:“这里有什么好了?也没地方练舞、唱歌啊。而且你不是一向喜欢安静的地方吗,我又喜欢打游戏,我觉得我们住不了一个屋子吧,我怕我吵着你……”

 

“没事,我适应性很强。”江波涛说。

 

他有些无语,孙翔到底有没有搞清楚状况啊,纠缠这些细枝末节做什么?

 

孙翔没词了,刚刚那点词也是他绞尽脑汁才想出来的,他瘪着个嘴,道:“哦。”

 

这时,江波涛的手机忽然响了。陌生号码……江波涛犹豫了片刻,接起电话,“喂”了一声。

 

“诶!是江波涛是吧?你好啊!我是嘉世影视公司的总经理,崔立!我们半年前在星光剧场见过的,当时我给您留了张名片,你还记得吗?”

 

江波涛一愣,随即道:“哦,记得的记得的,您好。”

 

“抱歉啊哈哈,不是我不懂礼数,是这样,这个电话呢,是真的不好打给你的经纪人,只能直接骚扰你啦哈哈,不好意思啊!”

 

江波涛看了孙翔一眼,默默走出了房间……

 

孙翔奇怪地看着江波涛,却也没多问,接电话走开那是很正常的事嘛,他只是想……

 

原来叶秋喜欢他啊,切,真蠢,喜欢难道不该是对喜欢的人好吗?叶秋怎么蠢得跟初中男生一样,想故意捉弄他想吸引他的注意力?这样怎么能追到人哦,真是笨死了。

 

正想着,孙翔忽然收到了一封邮件,他奇怪地点开来看,才看到一半,江波涛就回来了。

 

“怎么了江哥?”孙翔问。

 

“没什么。”江波涛说。

 

“哦,”孙翔应了声,道,“你看你看,嘉世的人给我发了个邮件呢,跟我说可以考虑一下加入嘉世,他们说可以让我和苏沐橙一起演《斗神》!”

 

江波涛一愣,原来孙翔遇到的是跟他同样的局面,他叹了口气,随即道:“这事你别到处乱说!”

 

“啊?”孙翔没明白。

 

“老板给叶秋下了命令,让他务必保证我们三个人以组合的形式存在于轮回。如果我们被挖走了,老板估计就要炒他的鱿鱼的,这事对叶秋至关重要。”江波涛提点孙翔。

 

“哦~”孙翔明白了。

 

那他等会就跑去告诉叶秋!告诉他,他孙翔随随便便就可以让叶秋丢工作,看他还敢不敢凶自己!

 

真是的,要是喜欢他,那就该乖点嘛。对他好的话,他自然就会看到,也会记在心里的。哪能像叶秋这样,真是反了天了!居然动不动就粗声粗气地训人,还要撸袖子动手?这像什么话?


一点都不温柔!孙翔想。




叶修在冲周泽楷了解完情况以后也算是心中有数了,他对周泽楷满意极了。


“你等下是回学校,还是回公司?”叶修问他。

 

周泽楷摇摇头,道:“别吃辣。”

 

叶修一愣。

 

见叶修疑惑的样子,周泽楷歪头,问:“还疼吗?”

 

叶修恍然大悟,顿时被这三字经逼得脸通红:“小周……那个……”他咳了咳,道:“昨天晚上的事,不是你的错,你没必要记挂着。”

 

周泽楷摇摇头,道:“抱歉,我会弥补。”

 

“内部认购。”周泽楷说,“50万股。”

 

叶修一愣,随即明白了。

 

和已经上市数年的嘉世不一样,轮回是后起之秀,直到近期才把IPO首次公开募股提上日程,而此前缺乏资金的时候,是很可能与大多数公司一样,会进行内部认购的。

 

周泽楷虽然年轻,但samsara在轮回的地位非同一般,显然有一定的认股权。叶修不清楚轮回的具体情况,但也明白这个过程。比如当年嘉世是按5元一股卖出的,因为业绩好,一上市就狂涨,而随着陶轩的资本运作手段利益熟练,目前已涨到35元一股,峰值时能达到55元,真要是在峰值卖出,这是1000%的收益。

 

叶修笑了笑,道:“还担心你的劳务费全在你家长那儿呢,原来还留了一手?”

 

周泽楷摇了摇头,道:“不会同意。”所以他当年是直接请方明华帮忙截下了他的一部分工资投了进去,一直都没敢说。

 

叶修表示理解。钱不是这么好赚的,别看现在轮回发展势头这么不错,但当年谁又知道如今呢?这是当年的周泽楷在赌轮回的发展,如果发展得好,像嘉世一样,自然就赚钱,如果发展得不好,大约就只能给公司做贡献了。以周泽楷父母的眼光,未必肯同意,只怕宁可选择拿这些钱去赌。

 

周泽楷目光灼灼地看着他。

 

叶修叹了口气。

 

平心而论,周泽楷真没亏待他。其实昨天晚上的事并不是他的错,但周泽楷态度很诚恳,先来就关心人,还想着用金钱弥补。叶修心里有数,据专业财经人士分析,轮回上市后的股价约摸在10元上下,周泽楷给他的这50万股,真要是过了锁定期卖出去,也就相当于500万,而且还有相当的增值潜力——嫖个大明星也就这价了……

 

但他真要接受了这钱又算什么,被嫖的?从某种程度而言,他算是被人看轻了。

 

可叶修也明白,这并不是周泽楷的问题。原生家庭的可怕之处就在于如此。哪怕经过良好的教育,在下意识的时候,你依然会做出沁入骨子里的选择。就像周泽楷明白要待人真心,他也不会做见利忘义的事,但当他遇到大事慌张地想要弥补的时候,也会下意识的选择金钱——因为在他的观念里,钱就是能解决所有问题的法宝。

 

所以,叶修也并没有什么被羞辱的愤怒,他压根没那么清高,因为清高有时也只是伤人的。

 

叶修道:“小周,如果我觉得你错了,这点你弥补不起。”

 

周泽楷一愣,他立刻就明白了先头的行为怕是被叶秋误解了,连忙慌张地摇头……

 

“但是,你要弥补我的话,我接受。”叶修说,“我只能喝稀饭了,之前看过你的综艺,你和小江都挺能做饭的,他们都说你手艺好——我想,你至少得伺候伺候我,给我做两天的粥喝吧?”

 

周泽楷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他是多么聪明通透的人,怎么会不明白叶秋的深意?

 

他忽然觉得,叶秋这个人——他之前听闻过叶秋的厉害,然后也亲眼见识了。可厉害分为很多种,有的时候,过分优秀的锐不可当一不小心就会变成独断专行,让他人感到压抑。叶秋先头那气冲霄汉般的魄力就给了周泽楷这样的担忧,但现在,他忽然发现叶秋其实也是个很包容,也很温柔的人。

 

……不只是昨天那种,舒服到头皮都发麻的,海洋般,潮水般的包容……

 

想到这儿,周泽楷的脸忽然红了红,微微弯下点腰,等他再瞧叶修时,只觉得面前的人似乎有那么些许不同来了。

 

他随即点头:“好。”


这时,叶修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其实周泽楷听叶秋的对话就明白,事情定了。


果然,叶秋一挂电话就冲他喜气洋洋地笑:“陈导的助理的电话呢,小周,我们拿下了!”





饶是叶修,听到这样的消息也是很雀跃的。


嘉世现在声威赫赫,前年上市的时候,陶轩就提出“大娱乐时代”的概念,也就是他将不仅仅继续以往颇有口碑的艺人经纪、影视制片业务,还将进入线下院线的争夺,并组建自己的视频网站。陶轩资本操作手段一流,当年就能从新加坡上市再退市捞一大波钱,这次A股上市也不知道捞了多少①——毕竟,叶修跟陶轩的经营理念就是这个时候出了分歧的,而一过180天锁定期,叶修就抛了手中全部的股票,便也再没有关注过。哪怕陶轩曾极为得意地说他“看走眼了”,叶修也不为所动。而今年,陶轩居然想进军手机行业,这也算是叶修和陶轩彻底闹掰的原因之一。


叶修不看好嘉世这样,只觉得走得太快,但这并不代表外界也支持叶修的看法。毕竟,嘉世现在可是如火如荼、烈火烹油的局面,没有人愿意轻易和嘉世这样产业生态近乎形成的大体量公司作对。


而对叶修而言,被嘉世封杀真的很艰难,他会选择轮回,也是因为轮回正处于修昔底德困境②中不得不与嘉世对抗。可他作为轮回招牌的艺人的经纪人,也总得拿出点匹配他声名的本事来才好。如果这一回周泽楷没能成功,虽然不至于立刻就丢了工作,但现在也只怕要更加焦头烂额了……


所以啊,现在的结果真是太好了!


叶修选择从周泽楷处突围的原因有很多。周泽楷的形象气质很讨喜,他的高人气并不是吹出来的。叶修明白,即便是以文艺片出名的导演,也有一颗希望获得票房冠军的心,所以,再怎么样陈宇峰都会给周泽楷三分薄面——不是给他叶修,而是给周泽楷的。


这两天相处下来,周泽楷的聪明更让叶修感觉到了捡到宝的惊喜,也让他生了爱才之心。


对周泽楷本人的发展而言,只要他不出错,演得好,就能凭着这部影片进入主流电影圈的视线,而不是像以往那样只有商业片可以选择。商业片演多了口碑自然就坏,尤其是少年成名最招人眼红,周泽楷得给自己留后路。


想着,叶修高兴地冲周泽楷道:“小周,这是我们两个人的胜利。”


没错,对他而言也是一场胜利。这意味着他已经突破了嘉世的封锁。既然陈宇峰肯给周泽楷戏,有人当了这出头鸟,那为什么别人不继续和samsara合作?嘉世只是跟叶秋掰了,又不是和samsara掰了嘛。这样,他接下来为江波涛和孙翔找其他的资源就会相对轻松一些……他果然没看错,周泽楷就是个帅气又靠谱的队长,叶修高兴地道:“小周真厉害!”


周泽楷腼腆地笑了。


饶是叶修这样在俊男美女中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的人,也不由得被周泽楷这样的笑容晃花了眼。


明明眉眼五官都是纷繁的华丽,周泽楷却有着像山泉水一样清澈的笑容。


叶修轻轻地笑了:“小周真好看,这样好看,我要是导演也不忍心拒绝。”


周泽楷一愣,随即面颊如同火烧云般被染红了,他兀自低头,道:“给你熬粥去。”顿了顿,又加了一句道,“现在就去!”

 

他风风火火地就出去了,还贴心地关上了门。

 



真是行动力max的男孩啊,叶修想。

 

不过也好,他也忙着呢。

 

这两天全员都没有通告纯粹是因为近一个月之后的平安夜,samsara的两周年演唱会——这也就是粉丝对偶像歌手的宽容了,换在是那些出卖不了色相的歌手身上,要是敢只准备半个来月的舞蹈排练、三五天的带妆彩排就上台演唱,那直接是招臭鸡蛋的。

 

当然,更迫在眉睫的就是孙翔的成年礼,十八大寿当然要大操大办。

 

对此,叶修唯一能感恩的就是自己上任的时候周泽楷的生日已经过了——这三个人都是故意挑在一块出生的吧?11月11号的江波涛,24号的周泽楷,12月2号的孙翔……

 

只要有团体的地方,就有团粉和唯粉。周泽楷比江波涛和孙翔都大了一岁,去年的成年礼就被粉丝包了摩天轮和摩天大楼外加公交车热气球。或许因为太过火了,攀比心理无处不在。今年,江波涛的粉丝就跟快递公司合作,把江波涛的形象印满了快递单,跟双十一的购物商品一起把小江的帅照送到家。属于“你不吃这安利?我就问问你快递收不收”的那种。

 

但江波涛的生日过完了就是周泽楷的生日,今年的周泽楷虽然不是18岁的大生日了,但周粉觉得我家是队长啊!普通的生日胜过你们的成年礼那也是应该了。何况,双十一的快递到了11月24号还没有送完的大有人在好吗,周唯收到江波涛的照片多膈应啊!


周粉觉得自己被挑衅了!她们又不差钱,干脆就包了国际航班上的广告杂志——你们江是送快递的,我们周可是陪国际高端人士征服全世界的!

 

于是江粉又觉得不爽了,我家小江难得地过个生日,你在我家广场上吵什么吵?不能看我家脾气好就欺负我家啊!


直到叶修接班,两方居然还有零零散散的口水战。

 

同样,孙翔的粉丝也很能打,而且在叶修看来,孙翔的粉丝大约是三人中最夸张的一组粉丝了。

 

早先,孙翔还没到轮回的时候,他就已经很出名了,因为一个小姑娘居然为了他跳楼——此后网上一有骂战就会有人怼孙翔粉丝:“你这么喜欢那坨翔你怎么不为他跳楼啊?”这个梗实在是太好笑了,许多人哪怕不知情,也愿意跟风玩一玩。再加上孙翔自己也是二兮兮的,情商低,莫名其妙就多了许多黑。

 

但话又说回来,人都是有叛逆心理的。孙翔的粉丝见着这样的情况,非但没觉得羞耻想离孙翔远一点,反而更为心疼她们的习习,有了种誓死保护翔翔的责任感。


可是粉丝情绪上来,也是过犹不及,孙翔进了轮回之后,她们就天天在张益玮和方明华的微博下要求多给孙翔一些好资源,就连刚刚上任的叶修,微博前三条热评居然都被翔粉霸占了。


而正因为如此,周粉和江粉就觉得翔粉这是到处在卖惨,也帮着撕翔粉,翔粉把自己的遭遇代入主子——天啊!我们翔翔不是也要天天在公司里被针对吧!——垃圾轮回!

 

三个粉丝团错综复杂的粉丝关系简直罄竹难书。而为了给皇子殿下过生日,孙翔的粉丝目前在总结了前两位的经验上,选择了众筹建信号基站,目的是要长长久久地把孙翔的美好通过电波传输出去……

 

叶修好多年都没带过偶像艺人,这回算是见识了偶像派的战斗力。他当年唯一带过的偶像派苏沐秋,那时候可真是简单得很,就是普普通通的以苏沐秋的名义送书、送旧衣到山区,哪能这么牛啊!

 

不过到底怎么庆贺也是粉丝的事了,叶修唯一要做的就是,让孙翔以一个帅气的形象出现,发布一段合适的微博,录一个合理的VCR,再好好地把孙翔的粉丝生日会举办下来,以及如果孙翔的粉丝做了太夸张的事情,他得控制其他两家粉丝的舆论走向,及时删除带节奏的评论……

 

就是因为这样才让他们单飞的嘛!叶修想。

 

不过吐槽归吐槽,叶修还是老老实实地工作了起来。他还没写多久的策划,忽然,房门就被砰砰砰地拍响了。

 

叶修打开门。果然人是不禁惦记的,他刚想着孙翔的事儿,孙翔就来了。

 

怎么形容呢?孙翔昂着个头,斜着眼睛看人,一手插兜,关键是腿还一抖一抖的,吊儿郎当的样子。

 

叶修心情好,有意逗他,于是,他装作不明就里地眨了眨眼,恳切地问:“皮痒了?”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有恃无恐。孙翔觉得,这句话非常适合说叶修和他。

 

比如现在,叶修的嘴唇微嘟,眼波微动,还故意说这样惹人生气的话来撩拨他,这不就是在骚动嘛?

 

哼,明明喜欢我,还在我面前趾高气昂!

 

想着,孙翔便不痛快了:“叶秋,我告诉你,嘉世刚刚可是发信息邀请我去演《斗神》了!”

 

叶修挑了挑眉毛,道:“哦?什么样的?给我看看?”

 

孙翔是完全不能理解江波涛的“不要到处乱说”针对的是谁,反正应该不是说他们经纪人的,他还生怕叶修不信,直接把手机展示给他看:“喏!”

 

叶修接过了手机,粗粗看了一眼,觉得他大概只能说崔立这人是脑子有问题了。

 

嘉世算是很老牌的娱乐公司了,每年签下的新艺人都有几十个,头几年还好,这几年真是店大欺客,动辄便签的是15年甚至20年长约。20年是什么概念?对比一下,轮回跟samsara几个没定性的小孩都只签10年的约。表演系本科班学生大概18岁,真等到合约到期都要40岁了,也就年纪轻,脑子不清醒的孩子才会签字。


可真签了就知道大公司并不意味着好资源,反而意味着更难出头。嘉世名头大,签的人多,再多的资源也是不够分的,许许多多值得培养的新人都没有机会,这样闹事的也就越多,便是不闹的,心理也不平衡。

 

叶修觉得这一点也就是陶轩臭毛病的体现。没那个本事,又想把所有好点的人才招到麾下,这不是害人害己吗?


嘉世内部人才绝对多得能用簸箕往外赶,就这样还想用公司内都会抢破头的顶尖资源招惹人轮回的王牌,又不是不可以从自己的后备军中选——当然了,并不是每个新人都能和samsara这几位相提并论,但要是算上了samsara的违约金的话,那还真是得不偿失的买卖。


所以,崔立这样损人不利己的行为只有一个原因:没事找事。

 

见叶修皱着眉头,一副发愁的样子,也不知怎的,孙翔又觉得他有几分可怜来了。


或许叶秋就像小时候爸爸送给他养的仙人球一般,外头全是刺,可扎人了,但其实里头柔软得紧。

 

一时间,孙翔忍不住反思了一下自己——他连“反思”这个词都是思考了一下才想起来的。他就是忽然觉得,虽然叶秋脾气那么臭,一来就揍他,但,既然叶秋喜欢他,还是别欺负叶秋好了。

 

“你……”孙翔憋了好半天,勉强柔声道,“你放心,我不会走的。”

 

叶修正看着邮件呢,压根没瞧见孙翔说变就变的脸色,头也没抬地道:“那就对了。”

 

什么叫“那就对了”?这人也太不识好歹了,他都让步了,居然对他还是这样轻视的态度!


孙翔立刻怒气冲冲地道:“你知不知道江波涛不想住在公司了,想住在你这儿了?”江波涛要是来住了你就惨了,他可不像我这么好说话,他对你肯定不会有我对你这么好的!

 

“这不是挺好的吗?”叶修疑惑地抬头,江波涛想住这边?也行啊,但孙翔怎么这么苦大仇深的样子?

 

“哪里好啦?!”

 

叶修真不懂,想了半天,问:“你跟江波涛有仇?”

 

“他跟你有仇!”孙翔抓狂。

 

“……哦。”叶修懒得理他了。他算是看出来了,孙翔大概就是拿嘉世的邀请函来冲他示威的,或许也不是“示威”这么夸张,就是小男孩来显摆显摆。


对于这样幼稚的小孩,叶修一点兴趣都没有,他还忙着呢。

 

叶修直接转身,正要回到自己的桌前坐去,可这态度却把孙翔气坏了。


整个房间就一把滑轮椅,孙翔落后半秒,但丝毫不惧,反正他腿长——至少比叶秋腿长的。他快步上前,毫不客气地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叶修无语:“你到底要干嘛?这是要跟我玩抢凳子?”

 

“我……”孙翔刚要争辩,却忽然停住了,他看见叶修电脑上的文字——虽然看一眼他就忍不住脸红得不敢再看。

 

叶修在想着怎么给他过生日呢……

 

这样想着,孙翔就觉得好像他也不怎么生气了。


不就是个小辣椒呗,他忍着嘛。

 

 

 

果真如孙翔说的一样,当天江波涛就说要住进来。叶修不是没瞧见江波涛提防的神色,他也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就算是陌生人忽然当了你的大管家,你也未必会两天之内就熟悉起来,在娱乐圈里这就更多见了。甭说江波涛,如果不是昨天周泽楷父母闹出来的那样一件破事,周泽楷那样的小狼崽子也不会跟他怎么亲近,无非就是客气中带着疏离……孙翔,孙翔那脑壳就根本不像娱乐圈混的。

 

叶修只是觉得有点好奇。既然江波涛还没有特别喜欢他,为什么还要住进来,不会是想着什么“深入敌人内部”的戏码吧?

 

但这也就是想想了,叶修真没空搭理他,因为孙翔的粉丝果真没让他失望,为了孙翔的生日又和周泽楷、江波涛的粉丝撕起来了。所以,他百忙之中还得去找人撤热搜,不然这窝里斗真是让人看笑话。

 

对叶修而言,两天时间眨眼就过,转眼间就到了孙翔的生日party。

 



孙翔坐在化妆镜前,化妆师给他上着妆,叶修则边在一边拿手机给他做生日直播。


毕竟真正能到达现场,参加粉丝生日会的粉丝不可能太多,但偶像嘛,总得给其他的粉丝放点福利、固个粉。直播这个形式正好做妆前妆后对比,告诉大家她们的翔翔那是多么的天生丽质啊!

 

可拿着手机的叶修就不得不看屏幕了,一看便觉得这手机有毒。


孙翔当然是挺帅的,但在叶修看来也就那样了,毕竟娱乐圈里帅哥多得很,别的不说,至少孙翔比周泽楷还是差一点的。可弹幕里的姑娘们可不是这么想的:

 

【弟弟又撅嘴了,啊啊啊那小嘴唇真的好想亲一口啊!!!】

【啊我老公皮肤好好,嫉妒得昏过去】

【啊啊啊啊宝贝你为什么这么帅,简直能完美代入我看的任何一本言情小说男主了!!!】

……

 

真有这么好看吗?叶修纠结了。


他是经纪人,跟粉丝的审美脱离太远也是不行的。


正好此时一段长留言跳了出来,把孙翔的眼睛鼻子耳朵眉毛嘴巴各拎出来单独夸了一遍,叶修就点着那个评论,好好地瞧了瞧,还不时看一眼孙翔对比对比。

 

见叶修的表情越来越诡异,孙翔没来由地心里涌起一阵烦闷,他瞥了镜子一眼。虽然他觉得他化什么妆都是帅的,但烟熏妆到底争议很大,他之前就有人黑过……

 

“不化了。”孙翔偏头,躲开了化妆师伸来的刷子。

 

【我们习习又不耐烦了2333333】

【啊,我天,刚刚那一眼!!!看见没有刚刚那一眼!!!】

【我死了,快,快,人工fu吸!】

【这么帅化什么妆啊hhhh,我家小孩real耿直了】

 

怎么又莫名其妙地发脾气,这可是直播呢!叶修只好手忙脚乱地停下来。

 

 

 

另一边,江波涛和周泽楷的妆早就好了。虽然他们仨是一个团的,但今天他们确实不是主角,天晓得孙翔这些被邀请来的这些铁粉里有没有他们俩的黑,所以,还是不要喧宾夺主比较好。两人也就画了个淡妆,比孙翔的速度快上不少。

 

既然是闲着,江波涛就忍不住想多,正好叶修的公文包又在,他想了想,伸手拿了过来,踌躇着。

 

“你干嘛?”周泽楷问他。

 

“你说他照片藏在哪?”江波涛犹犹豫豫地道。

 

周泽楷心里无声地叹了口气。

 

别看江波涛表面上风度翩翩和和气气的,其实私下里却是个非常护犊子的人——如果孙翔算犊子的话。


网上针对他们仨的黑子很多,周泽楷向来是当作没看见,孙翔……只要跟孙翔呆上三分钟,就能知道他不靠谱,故而孙翔被叮咛得最多,所以,每次看到黑子的话,孙翔都能气炸了肺然后对着沙包狂打一阵……然后还继续看下去。


反倒是江波涛,他能同周泽楷一般不理会跟风乱黑,却在samsara得到金曲奖之后,转发过一篇看似冷静理智的批判文章,并评论道:“阅历不同,角度不同,审美不同,所以当然会意见不一。但在我看来,如今的荣耀和人气正是大家共同努力的回报,samsara实至名归。非要唱衰我们的话,人生路长,且看今后。”

 

江波涛很珍惜身边的朋友,只是他情商忒高,反而遮掩了他的真心,显得过于油滑了。先头江波涛就跟周泽楷说过这事,周泽楷也不是没劝过,但他不可能交代清楚为何他会信任叶秋这件事——不是怕江波涛出去乱说,而是怕叶秋难堪。叶秋毕竟是大老爷们,周泽楷很清楚,他巴不得那件事没发生过……

 

可不说这件事,周泽楷的劝解自然就苍白无力,而孙翔又死活不肯把话说明白。


周泽楷担忧这关系,跟叶秋提了两句,叶秋忙得很没当回事,说了句“日久见人心”,然后转头又去跟S市电视台联系综艺了——还是给江波涛安排的。

 

“这是隐私。”周泽楷毫不避讳地道。

 

是啊,这是隐私,江波涛是懂得道理的,但他就是愁啊!

 

江波涛盯着那个包,乱七八糟的心思在心头过了好几回。


叶秋其实对他们也还不错,算得上是很用心,甚至是非常辛苦了,江波涛也明白。但话又说回来,叶秋在他们身上付出这么多,一来是因为叶秋自己现在境况艰难,不得不如此;二来,既然用了这么多心思,那他们发展得越来越好了,别的什么人要是跑来摘桃子怎么办?叶秋完全有理由做点什么事来保障他自己的利益,这也是人之常情,江波涛完全能理解。

 

江波涛虽然心焦但不着急,也就是因为这个理。他相信,如果他们和叶秋不闹掰,叶秋也不会立刻把这东西拿出来,不过就是存在那里当个威慑,就跟婚前签好的离婚协议一样。

 

可是一柄达摩克里斯剑悬在头顶总让人不舒服的。何况,叶秋可能不只弄到了孙翔的果照,也有诱拐他变弯的嫌疑!这是江波涛绝对不能容忍的。

 

周泽楷大学里课多,要上课,见不着,但江波涛和孙翔可是一个学校的,天天在一起。在江波涛看来,孙翔已经处在了危险的边缘,他每天一回到叶秋那儿就眉飞色舞,硬要往人跟前凑——说起来叶秋这一套欲迎还拒真的玩的是炉火纯青,孙翔一有机会就黏着叶秋,叶秋却对他爱搭不理的,反而把孙翔惹得心痒痒。

 

江波涛没办法,只能跟着孙翔,适当地制止他、拉开他们,可也就两天时间,孙翔看他就有点看电灯泡似的埋怨了。


更夸张的是,孙翔原来可是离了课堂就不会碰书的人,就因为叶秋吐槽了孙翔的QQ个性签名“不思量、自难忘”一句——虽然江波涛自己也是第一次知道,能写出这样句子的苏轼其实三年后就换了个老婆,还为这个老婆也写了好多诗……第二个老婆娶了七年了,忽然嚎哭忘不了十年前的老婆,第二位老婆真不会多想啊……


总之,就为了叶秋这么句话,孙翔居然就巴巴地跑去查资料,顺带着把和他有恩怨的王安石变法也给理顺了,苏轼的文人画理论也给瞅了一眼,他要是原本在学习上有这么勤奋,至于门门考二十几分吗?他这状态简直就像是为了跟心爱的女生“沟通共同爱好”一样。

 

江波涛叹了口气,他觉得还是去跟叶秋好好谈谈吧。双方既然还要持续合作,这样互抓把柄根本不算个事,以诚相待才是正道。想着,他又把叶秋的包放了回去。

 

可他的心正乱着,包便没有放稳。正好叶秋也没拉拉链,一沓剧本就掉了下来。


江波涛伸手去捡起来。封面上写着“《长恨歌》剧本”几个字,更有几个手写字“江波涛”。

 

叶秋给他挑的剧本?江波涛想着,正要翻开看看。

 

此时,叶修却忽然进门了:“嚯,你看着呢?”

 

江波涛一愣,虽然他想着是看给自己的剧本,却还是有点微妙的尴尬。好在,在人际交往上江波涛一向有急智,问道:“这是想让我演哪个角色吗?”

 

哪知叶修却摇了摇头,道:“这剧本不是给你的,但我看中了里头的一个角色,想看看你能不能争取一下。”

 

江波涛“哦”了一声,明白了。


演员去争角色大抵分两种情况,一种是像周泽楷的《断魂枪》这样,叶秋靠着人脉了解到了消息,然后主动去自荐;一种是被制片人或者导演、编剧看中,便被邀约。前者当然在见面聊之前得不到剧本,就好像《断魂枪》的具体信息叶秋是从他曾经的艺人吴雪峰那儿得来的一样。而后者,为了保密,剧本也不会一下子就全部给出,最多给个梗概和一小部分看看。


这本这么厚实,一般是已经谈得差不多了才会如此,但他此前却没有跟叶修沟通过,多半确实不是了。

 

可是封面上又写了他的名字,江波涛狐疑地问道:“是要我给小周作配?”

 

“不是。”叶修说,“导演也不是要来找小周的。”

 

叶修觉得有点头大了,他本来不想说的,但周泽楷在这儿,已经把疑惑的目光投来了,他要不说清楚,周泽楷这个包工头又以为他在偷偷干私活怎么办?

 

他只好道:“是找我的。”

 

“找你?”周泽楷惊讶,但随即,他也觉得没什么好惊讶的了。叶秋虽然是个经纪人,但演技水平他们不也见着了吗?只是叶秋不是一直在幕后工作吗,怎么会有人来约他?

 

叶修看出了周泽楷的疑问,解释道:“几年前,我喝了两杯不小心喝醉了,然后人就傻了,在大街上唱戏,结果正好撞上了岑老爷子,被他看中了。这不,剧本写好了就来找我了呗……”

 

岑老爷子原名岑燕堂,笔名是望北,八十多岁高龄了仍然笔耕不辍,是编剧界的泰山北斗。这编剧的大名没写在封面上,此时江波涛一听,便觉得手中的剧本和自己的心都炙热了几分,他问道:“大街上唱戏,什么戏?”

 

叶修一脸不堪回首的表情:“四郎探母。”

 

《四郎探母》是京剧的经典剧目,和一般的京剧不一样,《四郎探母》里没有脸谱化的坏人,每个人都有着不得已的苦衷和情感纠葛,故而这戏的家仇国恨与亲情爱情的纠葛分外动人。

 

江波涛知道这戏,但他还是奇怪道:“老生?”

 

叶秋先前唱过一段《锁麟囊》,但那是旦角,跟老生完全是两个极端,而且四郎探母还不是那么好唱的啊……话又说回来,老生跟《长恨歌》有什么关系?非要有关系的话,那应该是唱《贵妃醉酒》吧。

 

“可不是嘛!嚎起来嗓子可痛了,要不是喝醉了谁唱啊?”叶修说着,忽地,表情淡了淡,他道,“唉,反正当时可惨了,被身边的一群朋友笑话呢。”

 

江波涛敏锐地观察到叶秋看似连贯的话中那一点点停顿,还没等他继续发问,孙翔却忽然进了门,他仿佛没看见两个哥哥似的,直接冲着叶修道:“怎么去了这么久?你要是忘了准备认罚就是了,可别现在随便包一个糊弄我!”

 

“哪能啊,早就给你准备好了。”叶修便跳过了刚刚和江波涛他们聊的话题,从一边的手提袋里拿了个盒子出来。

 

看样子真不是临时准备的,蓝色格子包装盒装得好好的,上头还扎了一个小蝴蝶结。


孙翔心尖有些喜悦,他竭力下撇着嘴角,伸手就往蝴蝶结上拆。

 

“急什么,这么想看呢?回去拆啊。”

 

孙翔手一顿,可立马又继续了,道:“切,谁稀罕了,我礼物那么多,要是堆在一起我马上就会忘了谁送的,谁知道你会不会随便送我个东西,然后我不小心就把别人送的好东西当成你送的啊……”

 

说着,孙翔已经拆好了,看到里头的东西嘴角抽抽。

 


 《五年高考 三年模拟》


“应该不会跟别人重复吧?”叶修说,“重复了我给你换成《试题调研》?”

 

孙翔额头的青筋飞快地蹦蹦跳跳,良久,他才道:“哼,这么便宜的东西,敷衍。”

 

“也没啊,”叶修很诚恳,“虽然这里只有一本,但那是因为装不下。你放心吧,六科大礼包一本不少,剩下五本出来前都给你塞抽屉里了,加在一起也有300了。”

 

孙翔哼哼唧唧了半响,到底还是把蝴蝶结丝带一点点叠好,和练习册一同塞到包装盒里去了。




---------------

①非娱乐圈真实案例改编,眼熟很正常,不眼熟也不便透露

②修昔底德,古希腊著名哲学家,“修昔底德陷阱”是指一个新崛起的势力(大国)必然要挑战现存最大势力,而现存势力也必然会回应这种威胁,这样,战争将不可避免。

③所提及的所有上市程序等问题为了可读性全部简化了


评论(100)

热度(13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