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一次改名了

写文就是为了开心的,
这么大人了得互相尊重,
这样产粮吃粮都愉快。
不用客气,叫晚晚或者月月就好。
但不要转载!强行礼貌的微笑:)
因为不开心所以删了很多文
具体可以看置顶


坑多似月球
目前最爱王叶和黄叶(虽然并无产出

【轮回叶】头牌经纪人 07

#瞎编的娱乐圈故事

#OOC与我共存

#个人链接

#前排广告位:《逆旅》(喻黄叶)预售 已经开始啦~~




叶修大惊,他叮嘱周泽楷的时候纯粹是作为经纪人的本能反应,没想到周泽楷还真的出了事,他的眉头狠狠地皱起:“怎么了小周?”

 

“天颐酒店,33层,男厕……”周泽楷说。

 

然后电话断了。

 

叶修的眉毛狠狠地拧紧了,他拨了个电话,道:“罗辑,给我发周泽楷手机的定位,半分钟更新一次。”

 

 

 

周泽楷勉强把手机推开一点,离水远一点——等下或许叶秋还要找他。然后,他用冷水浇头,勉强保持着理智。

 

叶秋说过的,谁都不可以信,他怎么能忘了呢?

 

一上车,父亲就先数落他上次得罪了某个女老板,道:“爸爸从小就告诉你,胡雪岩怎么挣钱的你不懂?”

 

父亲太懂了,红顶商人胡雪岩,因为其拥有12位姨太太而成为了父亲的榜样,然后,父亲用这辈子没用过的心思,认认真真仔仔细细地钻研了胡雪岩的生平。当年,胡雪岩还未发迹的时候,就敢挪用公款资助了王有龄,而后来王有龄当了高官之后涌泉相报——简而言之,赚钱最好的方式就是抱大腿,抄捷径。

 

周泽楷原本还以为是他自己多想,哪晓得后来直接收到一条短信,女老板还半夜约他到宾馆她住的房间相见……

 

周泽楷原以为,那是女老板自己的想法,谁会想到亲生的父母要卖孩子?所以,周泽楷虽然觉得难以启齿,却并未多想。可这回,这回……

 

这回是见一个“仁波切”,也就是传说中的活佛,但这个活佛当然是假的,不过是以这样一个名义骗财骗色罢了。但父母说这个仁波切杨大师可厉害了,他是十几个影视圈大咖的座上宾。


周泽楷明白父母的心思,他们一直都希望他合约到期了立刻单飞,早就不满轮回对他劳务费的抽成了:“经纪人哪里有自家人向着你?经纪人和老板都是血蛭呢!活生生吸你的血的!”


周泽楷一直都知道,他的父母或许过为高瞻远瞩,他们以自己的名义,结识了许多其他的明星亲友——即便这样,周泽楷也没理由拒绝,因为是“为他好的”,因为血缘本来就无从选择。

 

然后,他们约到了这位“大人物”。

 

因为这个仁波切都是五十多岁的男性了,周泽楷自然也没有多想,哪怕叶秋昨天才跟他说过娱乐圈有多腌臜。


周泽楷不太会说话,表达尊重的方式只能是一口闷。可他自己清楚自己的酒量天赋异禀,几杯酒根本不算问题,但这酒明显不对劲,他只觉得现在全身的血液,不是在胃里,而是在下腹……

 

他已经不能自制地勃【】【】起了。

 

但比身体更难过的,是心。

 

他真的是亲生的吗?有亲生的父母会这样对待儿子吗?

 

即便他不是家里唯一的孩子,他是哥哥,他父母才得了个弟弟,可这也太可笑了,为了富贵,就把他送去让人包养,就把他弄上所谓大师的床?!

 

其实周泽楷从没有说过,他羡慕极了江波涛和孙翔。

 

那年,还是十三岁的时候,他第一次见到了江波涛一家人。后来,他先走了但又忘了拿东西,所以回来了一趟,因而,他听见江波涛一家在偷偷议论他。

 

江母说他帅气可爱,却又偏偏叹了一句:“这样的好孩子怎么托生在这种人家里?当真是‘陋室出明娟’啊。”

 

江父闻言,立刻生气地道:“说什么呢阿媛,你就这么教育儿子的?背后不语人非,那是小涛以后队友的父母,他把你这样的话跟人家小周学一下,小周怎么想,怎么看他?毕竟是亲生父母,你挑拨什么关系?”

 

江母一愣,却也没有争执,只是冲江波涛道:“哎!是爸爸说得对,小涛,妈妈刚才做错了,你别学我。”

 

偷听的周泽楷都愣了愣。


江波涛的妈妈很讲道理,很温柔啊……

 

“我就是可怜这孩子,你以后要跟人家好好相处。”江母对江波涛说。

 

周泽楷想起这些,只觉得剐心地疼——可是,如果连血脉亲人都不能信任,那他还能相信谁呢?

 

“哐——”地一声,他反锁的门被踢开了。

 

那一瞬间,叶秋维持着跆拳道标准的提腿动作,似乎在准备着如果门没有开的话那就在来另一个下劈……

 

周泽楷笑了笑,然后一直强撑着的那口气便松了开来。


这气一松,人便再也撑不住了,他不受控制地往叶秋身上倒了过去。

 

周泽楷在倒的时候就已经彻底断片了,所以他不知道,他直接一口亲在了叶修的嘴上。

 

很甜,很舒服……本能,还有血液里流动的药效,控制着他深吻了下去……

 

 

 

卧槽!酒!

 

卧槽!酒精还这么浓!这得是60°了吧?!!

 

叶修感觉到嘴巴里的酒味,心里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他从来不敢告诉别人,为什么他这么能打还要保镖,因为他都不是半杯倒,而是一口倒的酒量啊!

 

他赶忙推开周泽楷,努力想要把酒精呸开。

 

可周泽楷又缠了上来。

 

叶修见多了喝醉的男人,所以并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即便周泽楷撕扯他的衣服,叶修也只是想着:小周你先别吐啊,等等再吐啊,别吐我衣服上啊……

叶修的脑子很清醒,周泽楷这模样一看就是醉酒的状态,可如果仅仅是醉酒,又有什么必要把他招来?所以,肯定发生了一些什么特别的事情,只是他现在不知道。

但无论是发生了什么事,目前的第一目标是先带着周泽楷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否则万一给记者知道,天晓得这群想象力丰富的狗仔们会编出什么故事来。 

“楷楷呀,怎么啦,这么久都没回去,身体没事吧……呀!小叶!这是怎么了?”

 

叶修扭头,见到周父出现,立刻松了口气。

家长在就好,家长都在,神志又都清醒,又能有什么大事?他刚刚还以为周泽楷和他父母分开了呢。

那只怕就是单纯的喝醉了。

 

臭小子,叶修想。

他一开始还真以为是大事,一路吃罚单赶到这儿的,哪晓得周泽楷居然只是喝醉了……

不过叶修倒是不至于就生气了,周泽楷的性格不像是会故意搞事的,多半是吃醉了,意识不清醒才打电话过来,跟醉酒的人能讲什么道理啊?

叶修不疑有他,道:“啊,周老哥,原来你们在呢,小周他怎么喝了这么多酒?我带着小周先走吧。”

说完这句,叶修见周父立刻变了脸色,只觉得奇怪。

但周父的面容很快又温和了些,他道:“能有什么事啊,我跟他妈都在这儿呢,就是见着好久不见的朋友,哪能不喝酒啊?”

也是。人家是亲爹妈,又长年累月见不到孩子,舐犊情深可以理解。

既然如此,那叶修觉得也没什么好说的,就是担心这宿醉问题,他道:“小周明天还有个试镜呢,对他的发展很重要,您稍微劝着点。”

“好嘞好嘞。多谢小叶的关心啦,有小叶在我们可就放心了。”周父说。

叶修便轻轻拍着周泽楷的背部,道:“小周,跟你爸回去呗。”

可周泽楷抱他抱得很紧很紧。

好半晌,叶修才勉强把这男人从自己的身上弄下来,出于好心帮忙的心理,叶修问道:“要不要我一起帮您送一下,他还蛮重的。”

“啊,不用不用。”

那也没什么好客气的了,叶修跟周父一起去电梯间,叶修按了个下,寒暄了几句便告别。

 

等叶修下楼,杜明已经守在这儿了,知道周泽楷可能出事,他和江波涛哪里能若无其事?他和急匆匆的江波涛一起问道:“没事吧?”

“没事,估计是喝醉了。”叶修说,“我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原来他父母都在,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说到这儿,叶修愣了愣。

这个逻辑真的这么肯定吗?

叶修想到周父心虚的表情,以及江波涛先头奇怪的担心,周母冷淡的表情……

天颐酒店3楼以下及33楼都是饭厅,其他的楼层则是住宿区,周泽楷在33楼的厕所给他打电话,说明他们应该是在33楼吃饭。可为何周父要把他带到电梯间?

即便是周泽楷刻意避开了自己吃饭的楼层,跑到33楼去,周父要把他带回包厢,那也说不过去啊!那样,周父应当同他一起下楼,而不是按了个上……

上……

叶修终于觉得不对劲了,他回头,冲进了电梯间。

他下来的那处电梯间共有两梯,一个停留在1楼,一个,已经到达了顶层48层……

顶层正是总统套房。

 

叶修心里狂震,已经有了个匪夷所思的猜测。

有没有可能,周泽楷没有胡闹?

如果没有胡闹,是真的有危险,以周泽楷那样的性格,那么冷酷无情的小狼崽子的性格,遇到了事肯定是先找最信任的人,可他的父母就在一起,那周泽楷为什么还舍近求远打电话给他?

除非,父母也是不能信任的——这或许也没那么匪夷所思,娱乐圈里,或者有钱的地方,撕逼的父母子女他还见得少吗?

 

可能吗?可能吗?万一呢?

叶修觉得他现在就真的和轮回老板说的“媳妇”的比喻是一样的为难。

 

那是周家人的事,他是外人,哪怕他一心是为周泽楷好,也比不上血缘的先天亲近。

身为周泽楷的经纪人,叶修本来就刚上任没两天。他能感觉到自己刚刚的所作所为已经令周父产生些许细微的不满了。

双方关系的轴承人物是周泽楷,可显然亲属有别,一旦出了矛盾,周泽楷只会更亲近自己的父母。如果他就凭着点也没什么证据的猜测大闹人家的饭局,如果只是他想太多,那周泽楷酒醒,该会多烦他?

而一旦失去了艺人的信任,这段合作关系肯定很快就要走到尽头。

 

可是被周泽楷嫌弃的后果叶修担得起,万一的后果,他担不起。

不是因为他要承担什么责任,叶修完全尽到了自己的义务,他已经将周泽楷交给了他的父亲,正常人谁能想到那么多?

但,如果这个孩子是从恶魔的手里逃出来的,在绝望之中选择了他,第一次冲他表露了一丝善意和信任,虽然这也是因为周泽楷已经别无选择……

可如果他再亲手把周泽楷这最后一点希望毁去,那周泽楷的人生呢?他以后会变成什么样?

 

叶修转身,进了杜明的房车,翻衣架。 

艺人的房车里面总是会有几套备用衣服的,他今天穿的这一身太邋遢,而且刚刚又直接爬楼梯爬得一身臭汗……

然而……叶修粗粗地扫了一眼,就知道这些都不合适,毕竟samsara的三个成员还是少年风格,车上的衣服大都是破洞牛仔裤之类的,根本就不适合他。

 

叶修把目光转向了杜明,今天,杜明穿了一套BUBERRY。

“脱。”叶修说。 

“什么?”杜明惊恐。

“把你的衣服给我。”

“啊?”杜明害怕地捂住了胸口——他早就听说江湖传言,叶秋有可能和苏沐秋是一对gay……

“磨蹭什么,我数五下!”

杜明吓得一哆嗦,下意识解开了扣子。

完了完了,叶秋也开始脱了。呜呜,难道贞操要不保了吗?呜呜,小唐,我打不过他,但我真的爱的是你啊!亏我今天还特意穿了身高档的想要在你面前露一下脸……

“叶哥,这,这是……”江波涛惊呆了。

“借下他的衣服。”叶修说。

吓死我了,杜明想。

他小心翼翼地道:“哦哦哦那好呀,但是叶哥,不是我小气,我这衣服很贵的,我足足花了半年的工资呢,您小心一些啊……”

不过,话说——叶秋的身材好漂亮啊。

叶修应了声,直接就套上了杜明的衣服,然后对着镜子理了理自己的鸟窝头,其后又喷了点定型水。

叶修的面部线条很柔和,所以他盯着看了半晌,叹了口气,不得不上了点修容,让自己的面部显得更立体一些。

“还成吗?”叶修用三分钟搞定,然后扭头看他。

天啊叶秋原来这么帅的吗!

“还,还成。”杜明结结巴巴地说。

而从叶修刚刚脱衣服开始就傻住了的江波涛更是长大了嘴,一副活见鬼的表情。

“嘿,霸道总裁这么个没挑战的角色!”叶修说,“你们两个继续候命吧。”

 

说着,叶修跳下了车,然后扯了扯领带,转眼间就变了个样。

他步履稳重,面容坚毅而自信,气场昂扬,手臂挥摆的角度都是指点江山的风姿,他走到了前台——刚刚他刻意避过的地方,颐指气使地道:“你好,总统套房,两间。”

“啊先生您好,是这样,现在我们只有一间了。”

叶修似是吃了一惊,随即玩味地笑了笑:“小妹妹,新来的?”

“啊?”服务员抬头看他。

叶修从钱包里掏出了一张黑卡:“刷这个,让他们把房让出来,我可从来都不习惯跟别人住一层楼。”

服务员懵得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正好这时大堂经理来了,一见到叶修他立刻怔住了:“小公子?”

“您好。”叶修微不可见地点点头,倒是没多倨傲,却又有上位者的自矜。

别的地方他还要愁一下,谁叫周家人要在他家的地方请客啊,这能怪谁?

 

 

 

 

 


评论(52)

热度(1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