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一次改名了

写文就是为了开心的,
这么大人了得互相尊重,
这样产粮吃粮都愉快。
不用客气,叫晚晚或者月月就好。
但不要转载!强行礼貌的微笑:)
因为不开心所以删了很多文
具体可以看置顶


坑多似月球
目前最爱王叶和黄叶(虽然并无产出

【轮回叶】头牌经纪人 06

#不懂娱乐圈,全是我瞎编

#个人链接

 

 


等叶修走了,孙翔正要生气他妈帮外人,哪晓得翔妈妈居然先声夺人道:“翔翔,因为CP又到了,你帮妈妈个忙好不好。”

 

孙翔一愣,随即想起了某些不堪回首的经历,满脸通红:“不要。”

 

“呜呜……”杨小柳哭,“可是你不帮我卖东西,我就挣不到钱,虽然你们父子都会挣钱,但作为新时代的独立女性,我怎么能依靠你们生存,如果我挣不到钱就没钱养自己,没钱做保养,我现在穷得只能买拉妹护肤了,呜呜,然后我就要变成老女人了……”

 

孙翔有的时候真的觉得自己妈妈真的不像妈妈,反而像妹妹——妈妈跟他妹妹就真的像好姐妹一样的好。

 

好在孙翔虽然从小就花近乎90%的时间练功,却也习惯了妈妈的不懂事。他无奈地妥协道:“好嘛。”

 

 

 

而逃出生天的叶修很快开车到了老火车站,四处张望了一眼,就发现了裹成了粽子的江波涛和周泽楷。亏得现在是寒冬腊月,不然就这身打扮,不被看出来才有鬼。

 

他挥挥手,招呼着他俩。周泽楷和江波涛也看见了他,立马聚集了一起。

 

“叶哥,”江波涛道,“您怎么让我们来这种地方……”

 

“这种地方怎么了,是脏了你江大少爷的鞋还是污了你的眼了?”叶修挑眉。

 

说完,也没顾着江波涛的一句“没”,叶修便瞟了周泽楷一眼——在叶修看来,周泽楷小男孩的占有欲旺盛到了夸张的地步,不允许他“有二心”去关注别的艺人,无论是邱非还是吴雪峰,他说一句话,周泽楷的身子就立刻绷了起来,他倒想看看……

 

想着,叶修伸手,给江波涛整了整围巾,顺手在他粉嫩嫩的脸上摸了一下:“小脸冰冰的……”

 

江波涛下意识一躲,但没躲过。

 

叶秋怎么把他当小孩似的,他也是男人了啊,江波涛想。

 

叶修偏头,周泽楷表情很正常。叶修明白了,周泽楷并不介意他和江波涛亲密,或者说是不介意他和samsara的艺人们亲昵——既然是这样的话,那周泽楷上辈子一定是恨不得把眼睛长在劳工身上的资本家,见不得员工干私活。

 

想完这一点,叶修也就放过了,决心干正事。周泽楷是需要加强训练,好拿下角色,而这个训练对江波涛也是很有必要的。


叶修解释道:“我看过你们的简历,小周,还在婴儿时期就被看中,觉得太漂亮了然后带去拍了婴儿奶粉的广告,此后你的父母就重点将你往这方面培养,从六七岁开始就把你送进轮回做练习生训练,已经有十三年了;小江你呢,父母希望你全面发展,把你送去声乐班、舞蹈班、诗朗诵班,因为各方面都不错被轮回看中,现在也有十多年了。你们的生活里,不是舞蹈房和音乐室,就是飞机通告,连回家的次数都很少很少。哪怕是去上学,也因为过度的关注几乎没有校园生活。

 

“而这,也会是你们艺术道路上最大的障碍,因为许多的人生经历,你们都缺乏了。

 

“为什么人们会喜欢艺术,因为艺术是一个时代社会生活的反应。你把一本非常火爆的网络小说带给孔老夫子看,他会崩溃的。而孔老夫子说得话——说起来你们现在《论语》读得懂吗?你们作为明星,需要的是抓住这个时代的潮流,跟随着大部分人的审美情趣。

 

“可如果,你们都不知道人是怎么生活的,你们怎么能做到创作出打动人心的作品?很多人都失恋过,都求而不得过,但我说‘失恋’很痛苦,很难过,你们有感觉吗?没有。我们说人生四大铁,一起同过窗,一起扛过枪,后面两句不说了。你们没同窗,没当兵,真的能知道这感觉吗?能表现得出来吗?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发现,现在小说作品的分工日益明显,医科生毕业的写医生文,理科大牛写《三体》,官场中混过的写官场文,女生们感情细腻写情爱,了解哪个朝代的,就专写哪个朝代的架空历史……因为他们了解,所以写得出,写得好,写得有代入感,别人没那个经历,就是写不出。可作为想往影视方面发展的明星,你们却没有这样扬长避短的机会,你们不可能只演一个类型的角色吧,那你们很快就会无戏可演的。

 

“但反过来说,这既是你们的压力,也是你们的幸运。想想吧,你能写,能唱那么多首不同感情的歌,你们能演那么多人的人生,普通人只能一辈子活在自己的轨迹里,你们多么幸运?

 

“所以,你们要学,学你们根本没有了解过的人生。怎么学?看书是一条路,看得书多,了解的就多,懂得也多。还有一条路,就是观察,观察别人。”

 

“小周。”叶修顿了顿,道,“虽然陈导不会给你试镜剧本,但你有没有想过,他可能怎么考你?段共和这个角色,你揣摩了吗?”

 

“社会底层。”周泽楷说,“勤奋,思想先进。”

 

“嗯,很好,那就说社会底层。社会底层该是怎样的?你不要跟我说让化妆师给你上点黑粉底,装作灰头土脸的样子就万事大吉了。”

 

周泽楷愣住了。

 

“如果,如果是段共和,现在,就在这里,他会是怎样的?他可不是上班族,上班族们哪怕地铁里天天盯着手机看,看上去很颓废的样子,其实他们都是富足的,至少是温饱的,他们是精神的空虚,还带着点迷茫。段共和不是这样的。那段共和呢,小时候的段共和,在一个人多的车站,或者菜市场,他会怎么样?”

 

怎样的?一个妓女的儿子,母亲嫌长身体的他饭量大要撵他走,别人瞧他瞧不起,他没有做错任何事,却可能会被这里所有的,匆匆来往普通的行人踹一脚,供他们发泄生活的不满……可他又远远没有到乞讨的地步,他虽然卑微,但他渴望着改变命运,所以,他还是昂扬地活着。

 

周泽楷忽然明白了叶修说的那句“一直帅下去就好”。他原本还奇怪,担心这个角色的表演中可能会让他剃平头或者刻意扮丑、扮弱,这就违背了他的发展方向,少女们可不会希望“老公”这么丑这么弱的……

 

可什么是“帅”?不是挺直了脊背面对镜头,表情僵硬地微笑,而是需要把整个角色的核心精神给表达出来。段共和这个角色的出生是何等地低贱渺小,但他也很帅,在逆境里,他是有生机的,他就像石缝里破壳而出的嫩芽。

 

“然后有个人救了他。”叶秋说。

 

对,那个人是师父,师父救了他,尽管师父从来不说好话,也是辱骂他居多,但,段共和早就能读懂人心。师父好歹还是救了他,给了他一口吃的,教他武功,希望他好……所以,哪怕师父的侄子欺负他,他也可以忍着,他希望能好好练功,让师父开心些……

 

江波涛看着周泽楷在叶修的轻拍,或者语言的引导下,面部的表情、眼里的东西、站立的姿势不断变化。周泽楷并没有什么大动作,却已经被他过完了一部戏。

 

真是令人叹为观止。

 

叶秋忽然道:“小江,你也别闲着,你告诉我那个穿着藏青色羽绒服的男人是什么样的一个人?你可以跟着他,别被旁的人发现,五分钟后告诉我。”

 

江波涛一愣,然后依言去了。

 

而五分钟后,周泽楷和叶修已经坐进了边上一家汉堡王里歇着,他们坐在角落里。两人的桌子上摆满了垃圾食品,但显然,周泽楷是不能吃的,叶修倒是吃的起劲,见江波涛回来,叶修抬眼看着他:“知道是什么人了吗?”

 

“是生意人吧,做电子元件的。”江波涛说。

 

“具体点呢?”

 

“多半是有点实力却也没多大实力,但又是急,又是想炫耀炫耀自己的社会地位,故意说几十万几百万的项目,吼得可大声了……然后,啤酒肚,也抽烟……”江波涛努力思考着,回答。

 

叶修笑了笑,扭头对周泽楷说:“小江很聪明啊,这也是以后你的练习。如果你试图通过一个人的姿态、仪表猜测一个人的身份,那么,你就会在以后的表演中,明白如何通过小细节来表达人物。”

 

“但是叶哥,车站人太多了……”江波涛说,“万一被认出来……”

 

“对呀,不能被认出来。这可是火车站耶,大家都步履匆匆的,谁管别人怎么样?保证自己东西不被偷就挺难的了。只要你不太显眼,没人会关注你的。

 

“而怎么不显眼?学啊!装啊!装成一个,和普通人没什么不同的旅客。你得背着大包小包,而不是一堆助理围着,你得让人一眼看过去就觉得是生人,你假装不会说上海话,最好还能学一口中西部地区的方言,你走走路就得下意识地停下来,看看地标,哪怕你明明认得路……就这样,只要把每一个细节都做好了,谁认得出你来啊?这多简单啊!”叶秋说。

 

江波涛无奈,这哪里简单了,只是理论上有可行性吧。

 

“还有一个小练习。”叶秋说,“小江,你恨周泽楷嘛?”

 

“啊?怎么可能?”江波涛说。

 

“可我现在要你恨他。”叶修说,“你怎么演?”

 

江波涛看着周泽楷,周泽楷也看着他,他尴尬了许久,都没能摆一个表情出来……

 

“哎呀,好笨。”叶修说,“你现在先假设一下,你看,小周这么帅是吧,假设你女朋友跟小周跑了……嗯对,现在的表情有点恨了,但是很表面啊。”

 

“叶哥我……”

 

“跟你说恨,你做不到,跟你说情敌,你做得好了一点点。那么好,如果我跟你说,你的女朋友跟了周泽楷之后,她不会每天跟你在一起,给你每天做爱心餐了。你们的海誓山盟没有了,可是你桌上还摆着跟她一起去在欢乐谷里玩的照片呢。她当时笑得可开心了,你们一起玩了海盗船,她上去的时候趾高气昂,下来的时候害怕地窝在你的怀里。你们还一起吃了一根棉花糖,那是她看着别人也有吃,所以撒娇,然后你跑过去帮她买的。大热天的,你跑了半个园子,又排了好久的队,终于给她买到了。她贪吃,却也心疼你,所以她吃一口也要给你吃一口。棉花糖可甜可甜了,你到现在还记得那味道呢。可她再也不会回来了……她抛弃了所有的过往,你们所有的曾经,跟,跟你最好的朋友,你不止失去了她,你还失去了朋友啊……”

 

叶修说到这,惊讶地发现江波涛已经入了戏,他的嘴唇抖着,看着周泽楷的眼神,那既是恨,也是痛,眼泪也淌下来了。

 

真聪明,真是有天赋,叶修想。

 

“所以啊,这就是看剧本,你不能恨了就咬牙大吼,伤心了就点点眼药水,开心了就哈哈哈。有的时候,伤心是哭不出来的,有的时候恨不是恨,是爱,是失望,是绝望。要把戏吃透了,你才演得出来。”叶修道,然后递给了江波涛一张纸巾。

 

“您很厉害,懂得真多,”江波涛轻轻地擦掉眼泪,说,“可我能不能问一句,为什么您这样优秀的人才,嘉世要……”

 

“因为陶轩要推我到台前来。”叶修说。

 

“什么意思?”周泽楷也问。

 

“就是,我不仅懂理论,我还会。他希望我不仅仅做经纪人。”叶修笑了笑,道,“来个难点的吧,小周,你被爱过吗?”

 

“啊?”周泽楷一愣。

 

然后他就看到叶修微微带着笑容,眼睛像是波光粼粼的湖,还是是月光下的那种,所以叶修的眼睛里不仅仅有着涟漪,还一闪一闪的有光……

 

或许也没有湖水那么宁静,他眼睛里的喜欢是层层叠叠的,像潮汐起伏;他的眼神那样温柔,仿佛带着神爱世人的圣光,可是,眨眨眼,他又好像是一个普通人,看着普普通通的心上人,带着点崇拜,带着点欢喜。

 

叶修的姿态很自然,一手撑着下巴,可肌肉,手指,却都是松散的,他就像在一个放松的环境里,就好像昨晚他们一起入睡,现在刚刚起床,又或者叶秋正坐在餐桌边,等着爱人的投喂……

 

明明外头都是喧嚣的人群,他们都还害怕被别人发现,可周泽楷却忽然觉得,外界嘈杂的声音都没了。

 

好像岁月静好。

 

好像,除了爱他,叶秋什么事也不想做。

 

然后,叶秋收回了目光,周泽楷忽然有些怅然若失。

 

“走呗,我给你们表演下。”叶修说。

 

 

 

江波涛和周泽楷一开始并不认为这个表演会很夸张——直到叶修从汽车后备箱里拿出了一块板子,和一个音箱,还有一把吉他。

 

江波涛拿着板子,看了一眼。

 

“我们离家在外,来沪打工,无耻老板卷了工资和货物,我们没有文化,找不到好工作,也不敢再找,只好在这儿唱歌,如果您喜欢,请施舍些钱财,也帮帮家中重病的老娘。”

 

光是看这些字江波涛都觉得没脸见人。

 

哪晓得叶修端详着他俩,忽然道:“小周还是太漂亮了,不行。”

 

江波涛一个激灵。

 

“小江脱下衣服,你衣服太干净了,往地上摔摔,然后帮我伴奏。”

 

怪不得叶修穿的衣服这么旧这么脏。

 

“叶哥……”江波涛打心底里抗拒……

 

“怕什么?”叶修笑了,“演戏不能太要脸面,那就把自己拘着了,有点时候表情必须得夸张,而有的时候,即便你已经用尽全力,你还是会碰到无数的喷子。如果怕被嘲笑,怕丑,怕丢脸,你怎么表演呢?”

 

见江波涛还是一脸为难恨不得羞耻欲死的样子,叶修无奈地摇摇头,道:“今天第一次,就我先,你们俩一边看着去吧,躲着点,别被发现。”

 

说着,叶修居然真的不怂,就开始旁若无人地吊嗓。

 

这太夸张了,整个站前广场的人的眼睛都往他这边看来,江波涛觉得这些不是眼神,而是一把把黑洞洞的枪,如芒在背,他受不了这个,赶忙拉着周泽楷躲到一边去。

 

好容易躲到个安全点的地方,江波涛松了口气,却听见周泽楷说: “好听。”

 

江波涛一愣,勉强压下心中的羞耻感,往叶秋那边看去。

 

是啊,叶修的声音真的挺好听的,他自然而然地唱着抒情的流行曲,像所有的卖唱艺人一样——这才唱了几句,居然就已经有人扔下了硬币……

 

明明是在大马路上,可叶修居然好像在世界舞台的中央,明明什么舞美都没有,但叶修的身边却好像光芒万丈。

 

江波涛忽然失了神。

 

等唱了几曲流行歌曲之后,叶修忽然甩开了话筒。开始唱戏。

 

江波涛吃了一惊,这是程派戏剧的经典剧目《锁麟囊》,是,男旦——也就是说,叶秋唱的是女声。

 

『一霎时吧七情具已昧尽,渗透了酸辛处泪湿衣襟。』

 

江波涛父亲是票友,所以他耳濡目染之下也能分辨得些许好坏,他只觉得叶秋幽怨哀婉得恰到好处,忍不住感叹了句:“他还有什么不会的吗?”

 

『这也是老天爷一番教训,他教我收余恨、免娇嗔、且自新、改性情、休恋逝水、苦海回生、早悟兰因。』

 

周泽楷沉默地看着,没有说话。

 

但很快,周泽楷的手机响了。

 

被打断佳乐的欣赏总是很不舒服的,江波涛偏头,看着周泽楷接起电话,脸色越来越沉。

 

“好。”周泽楷说,然后挂了电话。

 

“怎么?”江波涛问。

 

“我妈,等下接我。”周泽楷说,“吃饭。”

 

江波涛一愣,随即难免露出了同情的眼神。

 

“没事。”周泽楷说。

 



叶修自认为算是个好老师,周泽楷和江波涛也显然都是十分聪明的孩子,就这么一天时间,两个人都进步很大,这令他十分欣慰。

 

但他今天的重头戏还是放在周泽楷身上的,毕竟,明天上午陈宇峰就要试镜了,叶修非常希望临阵磨枪能帮助周泽楷拿下这个角色。

 

毕竟现在周泽楷正在读大一,叶修始终认为,科班训练对演员而言是非常有必要的,如果为了一时的利益而放弃这样密集的学习机会,绝对是短视的表现。因而对于周泽楷而言,曝光时间更长的电视剧显然没有太多时间去拍,但电影就不一样了,电影的长度无非就120分钟,总共才差不多三集电视剧的量,周泽楷又是男二,满打满算,花上一个月也就够了,还不用天天到场……

 

令叶修比较纠结的就是周泽楷的台词关。说来也奇怪,周泽楷明明是个歌手,声音好听到能让耳朵怀孕,当年叶修还不是samsara的经纪人呢,偶然听到,立马就喜欢上了周泽楷的声音,还专门去搜,惹得苏沐秋都愤愤不平。但直到当了周泽楷的经纪人叶修才知道,周泽楷平日里是真的几乎不说话,嗯哼哦啊几个字就足够应付大多数对话了。这直接导致叶修第一次“品鉴”周泽楷主演的电视剧的时候,如果不是因为那张帅得可以令人望梅止渴的脸,就那破剧他都根本不忍心看下去。

 

演员要求的所谓“声台形表”,即声乐、台词、形体、表演,四项里就有两项和嘴巴有关,可见在表演中,这嘴上功夫是多么重要。叶修一开始还很怀疑周泽楷去年怎么过的省考和校考的,好在经过今天的加深了解,叶修发现周泽楷比当年那第一部电视剧确实进步多了,当然在他眼里仍然是惨不忍睹就对了。

 

编剧已经写好了剧本,语意确实不需要过多顾虑,但感情色彩还是十分需要演员的实力去表达的。对于一个不爱说话的孩子,周泽楷日常的练习就很少,仔细体会语气、断句、语调的机会就腰斩了。反过来,这也是导致歌手周泽楷明明在唱功方面几乎无可挑剔,但声音的感染力依然不足的原因。要不是因为段共和这个角色全场台词都不超过二十句,叶修甚至不好意思带周泽楷去尝试一下的。

 

但在叶修眼里,周泽楷已经是最好的璞玉了,毕竟,所有的硬件条件都已经具备,好好调教一下,他总是会发光的。

 

慢慢来,不着急。

 

这边正教学相长着,周泽楷的父母却忽然不期而至了。

 

叶修很喜欢周泽楷,所以是带着笑容迎上去的。出乎意料,周母的态度极为轻慢:“哦,叶先生是吧,你好啊。”

 

叶修呆了一呆,觉得自己又有了教学案例——同样一个“叶先生”,翔妈妈和周妈妈的台词那可是亲切和蔼和敷衍至极的经典模板。

 

随即,叶修也明白过来了,周妈妈这是暴发户心态。所谓暴发户心态,就是没有与之相匹配的实力和教养,却偏偏得到了不该有的钱。叶修想了想周泽楷登记的户口地址,也大概明白他们家多半是拆迁幸运儿了——还生了这样的一个好儿子,直接让一家人的阶级都往上拔高了一层。

 

叶修没道理用热脸去贴人冷屁股,周泽楷这些天又没通告,人父母一年到头见不到儿子几面,要求吃个饭那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他也就嘱咐了周泽楷一句:“有什么事记得立刻打电话找我。”周泽楷乖巧地点了点头。

 

周泽楷走了,叶修把目光转向江波涛,刚想问他累不累要不要去歇歇,却看到了江波涛忧虑的目光。

 

“怎么?”叶修问。

 

江波涛一愣,随即道:“没事。”

 

“你在担心周泽楷?”叶修问。

 

“啊?”江波涛一惊,张了张口,又把话咽下去了。

 

“别憋着了,我都猜到你要说什么了,不就是‘叶秋你怎么知道’吗?”叶修替他说。

 

江波涛这次更惊讶了,而这回,咽也咽不回去了,道:“你怎么知道我要说什么?”

 

“那得怪你你刚刚的表情那叫一个浑然天成,做了一天的表演练习都没有这么准确过啊!”叶修无语,“行啦,我也不指望你能说,我知道你们都还没有信任我,不告诉我就不告诉我呗。”

 

江波涛有些尴尬,道:“也不是啦叶哥。”

 

“行啦行啦,我还不懂吗?”叶修说,“你们这年纪的小男孩,心思多着呢。”

 

江波涛可不是任人宰割的主,立马就似笑非笑地怼回去:“哪能啊叶哥,您不也就比我们大个五六岁?”

 

意思就是,要说我们心思多,那你心思也不少呀。

 

“三年一代沟啊,”叶修感叹,“两条大沟呢。”

 

江波涛附和着假笑。这话他可没法接,然后,他决定转移话题:“叶哥您这么厉害为什么不去自己演戏啊?”他是真的对这个问题真的特别感兴趣,刚刚就想问了:“叶哥也这么帅气,风流倜傥的,就在幕后工作这多可惜?”

 

“因为我当经纪人更厉害嘛。”叶修说。

 

江波涛只好再次礼节性地笑了笑,他觉得自己碰上了自己的终结者。

 

江波涛其实还蛮喜欢跟人沟通的,之前也参加过一个综艺,因为表现得好,所以许多粉丝都夸他是接梗小能手,是团队里的润滑剂。有了他,一般经常撕逼的综艺节目都能变得很和谐。有一期的节目里,两个比他大上一轮的姐姐闹别扭还是他去开解的。江波涛还因此自鸣得意过一段时间——原来这纯粹是因为综艺节目里没碰到叶秋啊。

 



没有周泽楷,叶修只照看江波涛更是无比地省心,两人继续练习了许久,然后杜明来接人了。

 

叶修正准备和江波涛挥手作别的时候,忽然接到了周泽楷的电话,周泽楷在电话那头气喘如牛,道:“叶秋,帮,帮我……”

 


 

 

+++++++++

可算是写到这儿了,看把我給铺垫得

删了穿越梗,本来就是为了搞笑的配角剧情,不影响行文。

评论(70)

热度(1417)